2020年5月18日川普總統致WHO的公開信

戰友之家新聞譯制組

2020年5月18日 晚10點55分,川普總統發推文,致WHO的公開信,詳情如下:

白宮
華盛頓

5月18日2020年

閣下
譚得賽·阿德諾姆·格布雷索斯博士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
瑞士日內瓦

尊敬的譚得賽博士:

2020年4月14日,我暫停了美國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捐助,等待由我的政府對貴組織對COVID-19疫情爆發的失敗回應的調查。 這次審查證實了我上個月提出的許多嚴重關切,並指出了世界衛生組織應解決的其他問題,特別是世界衛生組織令人震驚的缺乏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性。 根據此審查,我們現在了解以下信息:

 世界衛生組織一直無視有關該病毒於2019年12月上旬或更早在武漢傳播的可靠報道,包括《柳葉刀》醫學雜誌的報道。 世界衛生組織未能獨立調查與中國政府的官方解釋直接沖突的可信報告,甚至包括那些來自武漢內部來源的消息。

 早於2019年12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駐北京辦事處就知道武漢有一個“重大公共衛生”擔憂。在12月26日至12月30日之間,中國媒體強調了從武漢出現新病毒的證據, 根據發送給多家中國基因組公司的患者數據。此外,在此期間,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張繼先醫生告訴中國衛生部門,新的冠狀病毒正在引起一種新型疾病,即 當時,大約有180名患者已經感染。

 一天之後,臺灣當局已向世界衛生組織傳達了有關人傳人傳新病毒的信息,但世界衛生組織選擇不與國際上其他國家分享任何重要信息,可能出於政治原因。

 《國際衛生條例》要求各國 24小時內報告突發健康風險。 但是中國沒有通知世界衛生組織武漢的幾例起因不明的肺炎,直到2019年12月31日。盡管很可能對病例早幾天或幾周就已知情。

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貞博士說,他於2020年1月5日對中國當局說,他已經對該病毒的基因組進行了測序。 直到六天後,即2020年1月11日,張博士將其研究結果自行在線發布後,該信息才發布。 第二天,中國當局關閉了實驗室並對該實驗室進行了“整改”。 甚至連世界衛生組織都承認,張醫生的行為是的偉大的“透明”舉動。 但是,世界衛生組織對於關閉張博士的實驗室以及他聲明自己已在六天前就將他的突破性成果通知了中國當局這一說法顯然的保持沈默。

 世界衛生組織曾多次針對冠狀病毒發布嚴重不準確或誤導性的信息:

 在2020年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無恥的重申了所謂冠狀病毒不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這一現在已被揭穿的謊言,世衛組織聲稱:“根據中國當局的初步調查,並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在中國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會在人與人之傳播。” 這一說法與武漢被刪掉報告直接沖突。

 據報告,2020年1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您施壓,要求您不要宣布冠狀病毒爆發為緊急情況。 您第二天就屈服於這種壓力,並告訴全世界,冠狀病毒不是一個可以引發國際關註的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 一個多星期後,即2020年1月30日,相反的壓倒性的證據迫使您改口。

 2020年1月28日,在與習近平主席在北京會面後,您贊揚了中國政府在冠狀病毒方面的“透明性”,宣布中國設定了“爆發控制的新標準”並為世界“爭取了時間”。您沒有提及到那時中國當局對於幾位吹哨人和醫生的迫害和懲罰,以及當局禁止中國有關機構發布有關該病毒的信息這一事實。

 即使您在2020年1月30日遲來的宣布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之後,您仍未及時向中國施壓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國際醫學專家團隊入場。 結果,這個關鍵團隊直到兩周後的2020年2月16日才到達中國。即使如此,直到他們訪問的最後幾天,該團隊才被允許訪問武漢。 值得註意的是,當中國拒絕了兩名美國隊員進入武漢時,世衛組織保持了沈默。

 您還強烈贊揚中國對國內旅行實行的嚴格的限制,但卻莫名其妙地反對我關閉美國邊境,即對來自中國的人實施的禁令。 無論您的意願如何,我依舊實施了該禁令。您在這個問題上的政治小動作是致命的,因為其他政府依靠您的

指導意見,延誤了救命的對往來中國的旅行限制。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您 在2020年2月3日強化了立場,聲稱由於中國在保護世界免受病毒侵害方 面做得如此出色,所以出行限制“弊大於利”。 然而彼時,全世界都知道, 在封鎖武漢之前,中國當局已允許500萬以上的人離開該市,其中許多人通 過國際旅行去往了世界各地。

 截至2020年2月3日,中國正向各國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暫緩或阻止旅行限制。 當天您向世界發出的不正確陳述,該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傳播 “規模很小且緩慢”,並且“將其傳播到中國以外的機會非常低”,進一步支持了中國的施壓。

 2020年3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引用了中國官方數據來貶低無癥狀傳播的嚴重風險,並告訴世界 “COVID-19的傳播效率不如流感” ,以及與流感不同,該疫情並非主要由 “感染但尚未生病的人” 所傳播。 世界衛生組織告訴世界,中國的證據“表明,只有百分之一的病例沒有癥狀,而且大多數病例在兩天內就出現了癥狀。”但是,許多專家援引日本、韓國以及其它地區的數據有力地質疑了這些論斷。現在已明確,世界衛生組織向世界所重復宣揚的中國的結論是完全不正確的。

 截止2020年3月11日,您最終宣布該病毒成為全球大流行時,它在全球至少114個國家已造成4000多人喪生, 100,000多人感染。

 2020年4月11日,幾名非洲大使寫信給中國外交部,談到非洲裔人士在廣州和其他城市遭受到與疫情相關的歧視性待遇。您了解到中國當局正在對這些國家的國民進行強制隔離、驅逐並拒絕提供服務。 然而您沒有對中國這種激進的種族歧視行為進行評論。 但面對臺灣對您處事不當理由充足的投訴時,您卻毫無根據地將其打上“種族主義者”的標簽。

 在整個危機中,世界衛生組織一直耐人玩味地堅持稱贊中國所謂的“透明”。 盡管中國根本就不透明的,但您始終如一地向它朝貢。 例如,在一月初,中國下令銷毀該病毒的樣本,從而使世界失去了關鍵信息。 即使到現在,中國仍在拒絕共享準確、及時的數據,拒絕提供病毒樣本和隔離毒株,並隱瞞有關病毒及其來源的重要信息,從而破壞了《國際衛生條例》。 而且,直到今天,中國繼續禁止國際社會上對其科學家和相關設施的接觸,同時廣泛而肆意地譴責並審查自己的專家。

 盡管最近已得到自身緊急委員會的背書建議,世界衛生組織仍未公開呼籲中國允許對該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世界衛生組織未能這樣做促使了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們在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上通過了“ COVID-19應對”決議。該決議呼應了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為其對此次危機處理進行公正,獨立且全面性的審查。 該決議還要求對病毒的起源進行調查。這對幫助全世界了解如何最好地對抗此疾病是必要的。

或許,比所有這些失敗更糟糕的是,我們知道世界衛生組織本來可以做得更好。 就在幾年前,在另一位總幹事的帶領下,世界衛生組織向世界展示了它的能力。 在2003年,為應對中國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癥(SARS),總幹事哈林·布倫特蘭(Harlem Brundtland)大膽地宣布了世界衛生組織五十五年來的第一份緊急旅行諮詢,建議不要往返於中國南部的疫情中心。 她還毫不猶豫地批評,中國試圖用慣用手法,以逮捕舉報人及封鎖媒體來掩飾疾病爆發的真相,進而危及了全球健康安全。 如果您以布倫特蘭博士為榜樣,本可以挽救許多生命。

很明顯,您和您的組織在應對此大流行中一再犯下的錯誤對世界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世界衛生組織是否能夠繼續前進的唯一途徑,是真正表現出對中國的獨立性。 我的政府已經開始與您討論如何進行組織改革。 但是行動必須迅速。 我們沒有時間浪費。 因此,作為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我有義務通知您,如果世界衛生組織不在未來三十天內做出重大實質性改進,我將從原本暫時性轉為永久性的凍結美國向世界衛生組織所提供的資金,並重新考慮我們在該組織中的參與。 我不能允許美國納稅人的錢繼續資助一個,在目前的情況下,完全沒有服務美國美國利益的組織。

此致

原推文鏈接: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262577580718395393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6965/ […]

0

熱門文章

GM10

5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