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專制落後向開放複興的革故鼎新

作者:XQ

爆料革命從現象延展到人類命運的變革,再次開啓從柏林牆倒塌,冷戰結束後沈默的世界話題,兩種社會制度的較量,孰優孰劣;人類的命運到底去向何方。

15世紀,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五大洲四大洋地理連通,人類不僅在地理上重新認識世界,更重要的是拉入了共同工商的市場體系,毗海而鄰的西歐海洋文明興起。18世紀,由英國瓦特改良蒸汽機開啓工業革命,機械生産代替人力勞作,人類進入工業時代,此後百年,人類在技術創新、生活方式,社會結構各方面以指數級的變革突飛猛進。工商市場的力量在突破地理阻隔後,以量級增長的方式把世界拉入新的形態,全球化作爲不可逆轉的潮流,以市場經濟形式深刻改變各大洲、地區不同種族、民族的生存狀態,海洋文明勃興,傳統的大陸文明,在與海洋文明的碰撞、交融中,面臨從傳統到現代的變革之路。

做爲傳統大陸文明典範的中國,近代以來的轉型之路令人唏噓。洋務運動、清末新政的流産,滿清帝國體制下的政體轉型破産,既有士大夫階層夏夷之辯的老大帝國思維作祟,又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滿漢衝突相加,以皇權帝制向君主立憲的道路中止;辛亥革命造就亞洲第一共和,卻始終空有共和的名號,而從無共和的實質,議會政治與強人政治的衝突,換來袁世凱複辟帝制的鬧劇,而後中國走入軍閥混戰的北洋時期;北伐戰爭後形式上統一的民國,難得的發展機遇卻因日本侵華而中止,抗戰勝利後,國共內戰隨即爆發,中共建政,中國陷入更深的共産災難。內憂外患是近代以來中國所經曆的苦難,在每個曆史機遇的拐點,總是擦肩而過的惋惜,或是戛然而止的悲歎。

19世紀中葉,仍以中央大國自居的大清國門從海上被視爲偏遠莽荒莞爾小邦的英吉利闖破。當天朝士大夫還在感慨三千年未有之變局的惶惶時,歐洲共産主義的幽靈已開始徘徊,誰也沒想到,這個幽靈從歐洲徘徊到東亞生根發芽,百年後,在中國開出朽花惡果,成爲人類曆史上繼納粹、蘇共後威脅世界的又一個極權邪惡政體。馬克思主義作爲一種學說本無不妥,然而,當它被奉爲金科玉律,被視爲絕對真理,被改造利用,以先進的名義,披上現代的外衣與大陸帝國傳統專制主義形態相結合,卻是禍害無窮,俄國如是,中國如是,烏托邦共産主義造成的人間慘劇慘不忍睹。

共産極權政體以爲公之名,行爲私之實。大推以公滅私,搞“一大二公”,以爲公的名義剝奪私人的物質與財富,而掠奪個人財富實質是剝奪個人權利,將社會個體原子化,在社會原子化的基礎上建立等級森嚴的中心化,即一個中心的極權政體。以傳統帝國的官辦經濟與官僚集權衍生爲極權政體下的國有經濟與黨國體制。在意識形態上奉馬列主義經濟邪說爲正溯,排斥其它,以政治灌輸與思想控制爲主,系統宣傳共産公有光榮,資本私有的邪惡,泯滅個體追逐獲利的人性,造一心爲公典型,以致工商改造、國有參股的國進民退倒退形式,欠缺社會輿論的反駁與大衆的反對;在經濟結構上,從低效公有經濟到民間經濟的補充、參與,再到鼓勵私有資本,共産國有經濟的壟斷形態從未改變,所謂控制國民經濟命脈,實際上是依靠政治權力壟斷獲取經濟利益特權,在金融上,以岐山控制的銀行勢力爲代表,將國民的財富上下其手;石油等能源等行業從康師傅失勢後,其它政治家族全盤照單瓜分接收;新興的電信、互聯網等其它行業,凡是賺錢,就必然成爲與民爭利的政治勢力染指的地盤;所謂爲國爲民的公有經濟外衣,實際是黨國統治階級內部家族勢力與裙帶關系的掠奪與分贓。而經濟開放下的市場體系不過是披著市場外衣的名不符實的僞市場經濟。

共産主義實質與神棍政權如出一轍,共産主義要解放個人,神棍要解救信衆,實際上都是把人不當人,太平天國的天父與伊朗的神棍,與蘇共、中共的獨裁領袖不出其右;共産主義要建立烏托邦,神棍宣言天國理想,實際上都是換湯不換藥的專制制度,極權政體。文貴爆料剝開了僞裝成聖人的獨裁者與神棍的外衣,從意識形態上層瓦解共産意識形態,即以解放和拯救的名義,剝削與壓迫大多數人,用歪理與邪說構建的邪教體系;文貴爆料革命,在經濟結構上,用資本人心的力量去嘗試構建去中心的經濟體系,化解政治權力壟斷形成的經濟欺騙與剝削,撼動依靠龐大資本維持的現代極權控制維穩體制;市場的內在統一、開放要求政治的自由、開放,由現代工商市場孕育出的工商階層,以文貴爲樣本,在個人功利追求與社會責任擔當中,具備現代公民的意識,市場法治的觀念,成爲推動國家與社會從傳統到現代轉變的中堅階層。

市場經濟下的個人功利,一方面衝破了原有的義利關系格局,激發社會活力;另一方極權政治制度與新興市場內在衝突,造成義利關系的失衡,出現了片面追求功利的“功利化現象”。在經濟領域,或是與權力勾結,形成壟斷,産生壟斷利益;或是以假爲真,以次充好,賺取非法效益;或是喪失社會責任,偷工減料、假冒僞劣盛行,擾亂市場秩序。經濟與政治勾連,集權官僚體制呈現整體性腐敗,貪汙腐化、等級特權、官僚主義甚囂塵上,政治風氣敗壞。在社會領域,在人際交往中,出現信任危機,唯利益論,坑蒙拐騙,勾心鬥角,無所不用其極。在思想領域,迎合功利目標,是非、善惡標准模糊,違背基本常識與突破道德底線,世風日下。

意識形態上的混淆是非,現代市場經濟常識與價值導向缺位;産權結構的權責不明,個體價值創造與正當獲利缺乏有效保護;政治制度的專制極權,個體獨立、自主的基本政治權利缺失。從個人角度,市場經濟下,個人獲利是正當追求。首先,從自然經濟下工商體系向分權制衡的市場機制轉變,激發個人主體活力,以個體的自由與權利爲基礎,來擔承個體的責任擔當;其次,從舊有的專制統治向現代民主治理轉變,通過法治的制度構建,確立個人功利與社會責任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系;再者,從自然宗法向現代法治觀念轉變,以公民民主參與的規則確立與制度構建,來確保公民個人功利追求與社會責任擔當的相互認同與確認。

五千年前,發端長江流域的良渚文化,以玉爲尊,玉作爲祭祀的禮器,是權威尊崇的標志,國人常以玉爲貴,譽君子。文貴設想的G幣以玉琮、玉璧、玉钺爲元素,玉琮爲內圓外方筒形玉器,暗合天地之理,是祭祀神祗的禮器,象征天地溝通的神權;玉璧是一種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狀圓形玉器,與中國圓形方孔的錢幣契合,象征財權;玉钺爲外刃鋒利的兵器,象征王權與軍權。在古老元素下,以天平量之,象征現代法權。G幣外的G生態系統,是文貴構想建立的第三方,是人類從未有之的權利體系,以人心資本聚合爲平台的經濟監督體制;以獨立媒體爲發聲的輿論監督體系;以服務公益爲目的的公共服務系統;在西方現代法治的環境下,獨立于傳統國家政治實體,實現權利整合的第三權力。通過外在體系的權力監督,促進內在的民主、法治,保障公民基本權利的實現,超脫傳統國家地域、民族文化範疇的桎梏,擔當社會責任,爲百年來中國人家國情懷的現代國家夢想久久爲功。

社會責任的聚合,關鍵是人心,以個體權利的維護爲基礎,來履行社會責任與義務。在經濟關系上,傳統自然經濟已破除,但現代的市場體系卻未完善建立;在政治關系上,傳統的極權政治依舊是黨國體制的政治壟斷,形成特殊既得利益集團;在價值觀念上,傳統自然宗法與工商法治並未實現有機的轉換銜接,因此通過法治的制度性構建,破除共産極權政體,清洗共産邪說歪理,鏟除共産主義殘渣余孽,用正道喚醒信仰,用真相凝聚人心,革故鼎新,在人類命運上,摒棄共産極權黨國邪教,實現中華民族與世界人類的現代文明複興。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