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15日郭先生GTV直播

“…留條命吧,保個家人吧,給家人留條路吧,是吧?”現在怎麽樣,輪到他了。“我忠於黨啊,我忠於習主席啊,我從無二心哪,我要給習主席寫信呀,我這個時候不能出事,我還願意燒盡最後壹把火,願意配合中央要把反腐運動形象維護住,我還願意出來在電視臺面前配合…如何如何。”

還想幹掉習?習心裏很明鏡的,南普陀計劃該執行最後幾步了,最後幾步就是斬首了,斬完首他們就上去了。他利用習滅掉所有黨內的敵人,最後把習滅了他們上去。現在是最後要滅習的時候,習不願意了,老子還想把妳給滅了呢。這就是共產黨黑吃黑、假騙假。

戰友們、還有國內的私人企業家,還傻叉呢,誰上來都不是妳好日子,誰上了扭頭就吃妳。那還用說嗎?到非洲大草原去看看去,動物世界壹幫獵狗圍著獅子咬,把獅子放倒以後,很多獵狗不去吃獅子,在旁邊看熱鬧的幾個動物先給妳吃了,那就是中國私人企業家。

只要共產黨在,妳放心,中國最慘的就是私人企業家、還有知識分子。能讓妳好日子過嗎?妳們知識分子不是要追求信仰嗎、追求理想?妳追求信仰理想,共產黨的假醜惡咋辦呢?那就把妳們閉嘴,妳自覺閉那就算了,妳不自覺閉,我把妳頭給妳割了,我給妳送監獄去。有些知識分子不但閉嘴了,還把褲子給脫下來,把腚給撅過去了,這就是很多知識分子。

演藝圈、體育圈聽不聽話?不聽話。不聽話讓妳身子趴下,叫妳屁股撅過來。這就是共產黨,大家還有什麽爭議嗎?在這個問題上還有什麽幻想嗎?沒有了吧。

我們從第壹天爆料革命,我們說幾個大的核心,中國私人企業家,共產黨這幾個惡人:王岐山、孟建柱、傅政華、孫力軍,現在還有個楊娘娘,千萬別忘了楊娘娘——楊潔篪。楊潔篪壞的很,非常非常壞,非常非常壞。這小子是個蔫撲騰,特別對海外華人,對海外爆料革命的殘害。

那吳征是個垃圾,吳征壹定是待在監獄裏。還有楊瀾,楊瀾這會有地方找鑰匙了,楊瀾我估計會跟那些殺人犯、強奸犯弄在壹起。那裏面的女孩,進去那裏面的所謂的犯罪分子、那些女性們,還有抓來的所謂夜總會的媽咪們,那跟楊瀾在壹起天天找鑰匙,找多少鑰匙找去吧,弄個煙頭也不錯,是吧?

所以說熱鬧了,熱鬧了。所以說我可以肯定告訴大家,這個是喜馬拉雅CCTV路德訪談昨天節目挺火爆,時間也很好、昨天特別好,國內反應很大。咱閑聊完了啊,八卦八卦。咱聊聊昨天早上我說的正事,我先說正事前我看看戰友多少人上來,8966才8966個人。

我現在給大家說,昨天我直播的時候是78,000多,App好像不到79,000。今天早上83,000多,大概上了四千新的APP,讓我很震撼!這咋咱們戰友咋這麽糊塗呢?妳們咋這麽糊塗呢?就妳們這個行動力那不壹輩子窮下去嗎?不但妳窮,妳還得子孫都得窮。這個事要靠自己的雙手、靠自己的大腦來致富,抓住壹切可能的機會,只要不偷、不騙、不搶,這長點腦子嘛!是不是?

三周前說的那2千把椅子,大家沒說明白,現在大家哭著喊著來。現在是、真是崩盤了都快,還在那問呢!但人家先行壹步的厲害了。是不是!今天壹大早上,人家團隊給我打電話,郭先生壹切都得停啦!不停不行了,爆啦!都瘋了。

我說我們現在不是要最、最什麽的,我們要的是,要找到那些真的是,妳比如說今天早上有壹位戰友,我和我表弟捐過壹個9萬,捐過壹個7萬、壹個9萬,我又剛捐了1萬,這是我捐款。妳說能把人家落下嘛!那有些人只捐了20塊錢,我們也讓投了。20塊錢人問的話可多了。但是妳說妳20塊錢是不是應該讓路呢?妳是應該讓路的。人家那捐款是壹開始就捐的,人家兄弟倆。我給他發,我等的就是妳,妳必須得趕快,這個椅子得給妳。是吧!

另外壹位香港的戰友捐了七百多次、七百多次,妳說妳能把人家忘了嗎?忘不了,不能把人家忘下。但是妳想想戰友們,有些人、我先在這聲明壹下,妳提供的法治基金捐款,我說妳千萬別造假。妳是家人的,妳可以算數,如果是別人的,妳要是給放進去了,我會告訴妳,那個電腦自動是錄屏的,妳提供的法治基金包括那票據,包括妳的email,不是現在給妳核對,也可能現在核對不了,但是壹定會無數次核對,不是我核對,是律師核對,是會計師核對的,妳可千萬別造假。

妳像雞腿潘那個王八蛋,莊烈宏他把他老婆什麽什麽也給弄進來了,百分之百給妳踢掉,不但踢掉,我們直接報案,妳造假,這在美國叫證券詐騙,這就叫詐騙。不是說我這是,妳詐騙,到那時候妳可別後悔。誰敢提供壹個假的,那妳後果絕對自負,我先把話說在這。因為我們在等著尋覓、尋尋覓覓、覓覓尋尋,就是找到我們的真戰友。那妳冒充穿著馬甲來了,那我們肯定找出來,不可能的。

這壹次我告訴我們法務團隊,我們要找到任何壹個穿馬甲、假的,就是這個反爆料革命、支持共產黨的人不行。共產黨倒沒事,妳現在、孫力軍現在說我有錢,我現在我滅共了,給我們資料,馬上孫力軍給妳投。跟共產黨、只要妳支持爆料革命了,支持法治基金了,支持滅共了,妳跟共產黨沒半毛關系。現在不是妳家什麽人,妳哥哥、兄弟、壹家人在那中南坑上班,都半毛不影響。妳過去什麽黨員不影響,只要妳支持爆料,妳捐過壹塊錢,壹切過去拉倒。

這捐不是捐的我的,這幾天王雁平正在組織又去捐口罩、捐醫療護服,都是妳們捐的錢。妳們捐的錢是花在了妳們的孩子的未來,但為什麽要感激妳們,因為妳們有良知。妳們在為中國人的未來在著想,這就是我們的核心。但是有些人想冒充,那妳絕對不行的。妳比如說我發現了有壹些給我發的信息,我這捐了100塊錢,然後我就、我說好給妳發過去。但是後來我就問他壹句話,妳確定妳捐的是妳的嗎?後來對不起,這不是我,是誰的。我說現在就算拉倒了,再說壹次,我立馬就報警了,絕對要唯真不破。

妳不能把那真的戰友,真戰友多少錢知道嗎?戰友們,現在法治基金捐款都上1000多萬了,妳算算多少人吧!有時候壹開始有著20萬、20萬,現在就是1千萬。國內捐款被幹掉的將近60億美元、60億美元吶!多少人吶戰友們。怎麽也得幾百萬戰友吧!妳幾百萬裏面選2000把椅子,我的祖奶奶呀!還不能都用完了,妳得多幸運吶!

未來也是不管妳是G-Fashion、不管妳是G-TV,也就是2000把椅子,而且不管壹到五次,妳都不能用完。妳這是開玩笑呢,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千萬別冒險,在法律面前,千萬別冒險,別搞假的。

說到這,我要說為啥說我很驚訝呀?我這些天都在想怎麽能把這幾百萬的戰友,都能成為我們這個並肩前進、壹個也不落下。我們都是草根出身,我們不能變成另外壹個共產黨——我們家吃香的喝辣的、朱門酒肉臭,妳們家路有凍死骨,跟我沒關系,不行!我們不是共產主義,但是我們是絕對要盡可能的給兄弟姐妹、戰友們提供機會。我這幾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把他20塊錢的、把那200萬的,能放在壹起發財。200萬的,那妳賺200個億、20個億。妳讓他兩個億行不行,2000萬美元行不行?這個是我最要想的。

所以G-Fashion大家都能想得到,對了說到G-Fashion,我昨天晚上論證了半天,原來是2000壹格,2000壹格是5格,就是1萬美元買壹個會員進去。現在是肯定變了,得變成5萬美元,肯定要變了,為啥要變?這回投資傻了,這麽多人投資進來,妳未來是1萬美元壹個,那就全擠爆了。但他買東西,咱賣的不是壹般的東西,都是手工的。我這些天給某個我最喜歡的那個品牌的鞋子,大家妳們能看到,我說妳壹年能產多少啊?

他說妳要多少,我能產多少。我說那妳告訴我個數吧,他說我壹年產兩萬多雙。妳說兩萬雙,我戰友男女再壹分,還有大小號,那我這個戰友買的機會是多少分之壹了,千萬分之壹能買到妳這壹雙鞋。因為我這幾億個戰友未來,就現在幾百萬個戰友,妳壹共兩三萬雙鞋。哎呀,他說也是啊,我壹年也就買個1萬雙,最多就賣過1萬雙,壹般買個5000雙,他說他都手工的,他賣1800壹雙。

我找找,我太喜歡這個鞋了,因為太適合中國人了,就那個鞋太漂亮了。哎呀我的媽呀,別把天大的秘密都漏出去,最近這絕密的料太多了。我們有喜馬拉雅CCTV臺——路德訪談、喜馬拉雅國際臺——班農戰鬥室,特別特別棒。我這個手機這號已經是完全爆了,找不著了,所以說戰友們,拜托了,現在給我發信息,沒事堅決不發。這這這,找到了,妳們看這個,戰友們,看到沒有,這就他說,I have blue water,Los Angeles,傻了現在傻了,再有錢也傻了。妳看這個鞋,他在洛杉磯,賣是1800美金壹雙,這都是手工的,壹針壹針縫出來的,我們千萬不要玩量,我們不要玩量。

老給我發裸體,這這這,咱們戰友沒人給我發裸體,就這幫人給我發,哈哈,忒搞笑了,我這人生太豐富了,什麽人都有。壹會腦子這邊壹會腦子這邊,到處飛。不是妳這個鞋,咱戰友們妳想想,哎我買我下單,永遠這個單子是沒的。後來我說妳現在妳把這生產線全加大,他說我全加大。因為很簡單,咱們未來的這個G-Fashion上,這個鞋的料子在哪呢、在哪做的、誰設計的,在市場上、妳在線上多少錢,必須放在那,戰友們可以去查去。哦這個鞋是在洛杉磯產的,這鞋都是洛杉磯產的。

所以他們這些人說,我們要給妳上這個平臺G-Fashion,只美國產和歐洲產我們做,還有日本產,其他貨我們都不會放在壹起。這真是個很大的挑戰,就甭說中國了,亞洲都不行,土耳其想都別想,不跟他們合作。現在洛杉磯已成為世界上fashion潮牌厲害第壹大市場,生產加工它已經排在世界上和意大利並排齊驅的地方。

親愛的戰友們我說到這兒我再插壹段啊,誰在洛杉磯近、懂得G-Fashion、懂得fashion,又是戰友,能在那工作。咱們的洛杉磯總部就在洛杉磯的Rodeo Drive,Rodeo Drive我再說壹遍啊叫名店街,我們正在購買兩個大樓,正在買。現在呢先租,等著價格又要跌了,我估計的50%以下了我再買。我們趕快再征詢戰友,到洛杉磯能工作的、懂得fashion的、必須英文好,法文好也行,到那去工作的,全薪工作、全薪工作,帶全職工作。請跟誰聯系呢,澳洲的是找安紅、找木蘭,美國的找Sara、找路德,加拿大的找老江叫江財神,亞洲的哎呀這亞洲找誰呀,日本的找peace魔女日本的魔女,臺灣找文欣、侯小寶,香港的、香港的註意安全,不能說出來。

大家趕快去找啊,妳們現在馬上聯系,還有壹個也可以直接妳重要的給我發信息,先寫上第壹個開頭就是我是G-Fashion工作的,到洛杉磯。然後吶我們現在洛杉磯那塊兒要最起碼五到十個戰友去,因為那塊兒現在都是老外啊,咱的團隊都是老外都是法國人、美國人。我昨天我給他團隊說呢,我的讓我的戰友全面參與,錢、物、人和事兒,我不能讓別人參與,我的讓中國人、咱的戰友先參與啊,帶薪工作,到那兒去工作去,有意願的妳符合資格的。

如果說妳沒有過去有法治基金捐款,沒有爆料革命支持的真實業績,還有我們要最嚴格的安全背景調查,妳就壓根就別來。我也告訴妳們老江、Sara、木蘭、路德、安紅,凡是沒有這個經歷的,妳也不用給我推薦,我們也不會接受的。凡是支持爆料革命的,到那兒去工作的,年薪最起碼都在13萬到30萬之間,就是13萬到30萬之間,行政的、財務的、懂fashion的、懂設計的、懂加工的、懂生產的、懂電商的,都可以加入進去,我先說到這兒。

我再剛才說那個鞋,他說我撐死了我把這加州我把它弄起來我能加十萬雙,還的給我半年時間。另外壹個,我們要做的就是那個我最喜歡的、就那個最潮的,就是daoni(不知道是啥牌子,不會拼寫)的,那個那個衣服最棒的,是個年輕的設計師。我說妳能生產多少?他說我最多就是十萬套。十萬套我說壹年十萬套,我說我壹天就給妳賣完了。大家妳知道昨天晚上,妳知道賬號上,stripe還沒回來呢,嚇得還癱著呢,妳知道賬號上中間買G-Dollar多少錢嗎?戰友們。

我說妳們數著啊,我不能具體說,壹,個十百千萬,十壹個零,哈哈,壹個賬號啊、壹個賬號,我們還有秘密的賬號吶,好幾幫人。嚇不嚇死人啊?銀行全傻了。妳說這些人得買多少個鞋、得買多少件衣服啊?他只能生產十萬套。

所以未來我們那卡從1萬到5萬,不是從2千到1萬。我們要控制那卡的數量,和打折的那個人——50%終生折扣的人。但是我怎麽能讓大家又能賺到錢呢?妳現在壹下就提到5萬了,從1萬美元到5萬美元,咱那個壹樣,1萬起步,哇全來了,妳弄壹千個億都是壹分鐘的事。

提高到10萬,這幾天基本上都是60萬、80萬、100萬、400萬全這數,基本都這數,都這數啊!幾個億來的、8千萬的,9千萬的、2億美元的壹大把。那妳說還有別人活了,沒別人活了。說只能提高了,叫大家都有機會買到,但是我正在嘗試。G-Fashion可能也,可能啊、希望啊,這可完全不是承若啊,這不是承若。

可能未來誰買了G-Fashion這個卡的,自動可能給妳大概5000股、甚至1萬股認股權,不是給妳的,認股權——還是按1塊錢壹股。第壹次私募壹定是1塊錢1股的,就是不管是半年、二年、三年後上市的時候,還能讓妳回來能拿認股權。這樣的話戰友們都能發財了麽?

我們跟團隊壹說。團隊說,Miles妳這什麽腦子啊?我們怎麽從來沒想過呢,這不就讓大家都可以賺錢了啊。關鍵任何人做這事做不成,我們有壹個爆料革命的戰友的巨大的信任,和對我們的真正的希望的統壹認識。所以說這才是我們,誰都做不到。

那麽我們如何讓這些戰友壹起發財呢?我說我必須得想。所有人說,郭先生我們家人啊我們先買兩個,我們先買兩,每個人都要買。什麽意思?妳拿了5萬美元買了G-Fashion的壹個VIP卡,妳終身享受,我不是全部啊,妳買飛機不能50%的,妳說現在這個飛機BANNADI是不是,6800萬美元,我給妳5折不可能,我也做不到啊。

就是首先是我們的潮牌和大多數產品。人家廠家願意的,都是終身享受50%。包括有壹些其他的衣服、其他的東西,妳比如說像手機架,甚至我們可能某些手機廠家,我們都是特定品。我們不要那麽多利潤,就是50%,有的可能30%啊,但是絕對潮牌,甚至某些大牌都是50%。為什麽?所有這些大牌子到我這來的時候,沒有中間商。

我們每個卡大概收2.5%的年管理費,這是唯壹咱們G-Fashion可能賺點錢,其他全部都是給戰友,無償的奉獻,保證高質、高量的,絕對唯壹的潮牌。絕不是說在中國溫州、廣東東莞,妳這褲子壹件100,壹萬件也是100,壹千萬也是100,我便宜,這不可能。是多少件,這世界就那麽多。很多大牌說,我這是LINPEISH,我是壹個限制版,絕對是限制版,他不會做多。那咱們國內有個習慣,“我說是壹百,我可以做壹千麽”,那絕對不會的。

所以把限量品——高質量、高標準的,設計的藝術品,讓戰友盡可能的讓大家都拿到。然後壹些比如說其他飛機的,拿到最低的價格,那不能50%。所以這個卡就厲害了,所以妳想想這個G-Fashion有多大?大家想想。

壹千萬人買了這個卡,5萬塊錢壹個,多少錢?大家算算,5千萬,就是 5千億美元了,哎呀媽呀,太大了錢。5千億美元,這是這麽大錢,嚇人吶。5千億美元,但這5千億美元的消費量有多大?可是妳想如果這五千億美元的時候,我要給出去妳的股票,認股權是多少錢?妳算算,大家算壹算。那是多少錢?

壹個人有壹萬股、壹萬塊錢——給妳壹萬股的認股權的話,妳去想想1000億美元吶!誰敢給呀?我的媽呀!只有我敢這麽幹,誰敢呀?這是壹個。

為啥昨天我說,看了我很傷心,很震撼?昨天這麽好的政策,結果壹堆會計師、律師說,“郭先生,不可以啊,妳不能這麽說,最多壹股,最多壹股認股權。”所有人都認為,壹股就夠啦!決不能多說。我說“我已經說了,十股啊”。他說,那妳改呀!我說“我不能改——往少了改不能改,往多了改可以。”我說我對我的戰友,永遠記住:往高改可以,往下改不可以——永遠。戰友們妳們記住我今天說的話,給妳們的承諾,往上改,是郭文貴;往下改,妳就壹定罵我、遠離我。我說這不可以的。

他說,妳知道他們要真知道這十股的代價,鬧明白的時候,就像頭兩天投資壹萬還在問妳,現在投資100萬、1000萬搶著進的話,那是什麽概念?我說沒有什麽概念啊,這就是我們戰友啊!我們國內現在有幾億人,他都上去手機App了,那不是對我們好嗎?這是個共榮的圈兒。他說“那會瘋掉的,那未來7、8月份,8、9月份,天空WIFI就開始試運作了,那妳這App那不是崩盤啦!幾千萬?”

Youtube那麽多年訂閱量,才在2000萬,實際活躍量不到300萬。他說,“那妳可了不得啦。”我說這就是我們這個平臺呀,這就是我們的G-Fashion。天哪,太討厭了,不讓說啥話,太難受了。快點兒到點吧,5月26吧。

所以我說,這就是這個平臺漲錢啦,水漲船高,給戰友分錢不是很正常嗎?他說,妳說那時候十股是多少錢,妳算算?他說,妳私募4次,假如妳私募4次,壹次漲壹倍是多少錢?1塊錢變成2塊錢,兩塊再漲壹倍多時候變成多少錢?4塊錢。4塊錢再漲壹倍多時候,8塊錢。8塊再漲壹倍是多少錢?16塊錢。16美金壹股,那壹個App是10股的話,那是多少錢啊?他說“妳想過沒有啊?他說可以壹輩子免費使用iPhone手機啦。”

我說“妳說這真是太少啦,如果1次到4次不漲十倍,我就應該不要上市。”那要漲10倍的話,妳算算10股是多少錢吧戰友們。認股權,妳還拿10塊錢,人家那股可能變10塊錢、100塊錢,妳還拿1塊錢。抱歉,壹說到錢就敏感,戰友們。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去想想,就這App才漲了3000-4000,妳這不是糊塗嗎?妳還不快點下。9月1號,我說9月1號,這個不能改——9月1號到淩晨。他們法務團隊和投資團隊,特別那個投資團隊,特別“壞”。我覺得那個英國佬,只要是給錢,他永遠反對的。9月1號,昨天給我記下來:妳說9月1號啊!9月1號必須停!戰友們,妳糊塗啥呢?旁邊咱那些窮戰友們,妳照顧照顧他們嘛!

所以說,我剛才給他們發個信息,我說妳看才漲了3000多4000,妳們不用害怕,3000-4000。他們說Miles, 我們這兩三周跟妳經歷了從壹萬到壹百萬——爆發式的。我看到銀行裏這麽多人往裏面投錢,我是知道的——會爆發!我說記住,沒有這些人,我們這東西屁毛錢都不值。我說妳換另外壹個人試試?妳賣G dollar, 妳去賣喜馬拉雅喜幣。有沒有,有人買嗎?沒有。沒有爆料革命、沒有郭文貴,連個屁都不是,人家說妳是騙子。什麽什麽股票私募,扯什麽呢?我說這是大家捧上來的,妳們要給。

大家看到今天的那個G幣了吧,以前那些都不會再出。今天剛發的兩個、那個疊的那個,那個漂亮、真漂亮。這都是戰友啊,我從未謀面的戰友啊!我們的文喜來自戰友之家,戰友之家的文喜和其他幾個戰友在做這個事情。妳看這做的,這都是壹個團隊做的,我從未謀面,還有他媳婦玲玲壹起,還有幾個其他的戰友,哎呀呵我不敢說。

妳看我都傻啦,妳看這個漂亮,剛才我發給外國團隊:哎呦Miles,太好了,我要買我要買,太喜歡了!這中國的文化有多偉大!本來做的是七芒星,還做的這,我說叫喜馬拉雅這個聯儲啊,喜馬拉雅聯儲,喜馬拉雅幣叫喜幣,喜幣就是公幣——穩定幣。大家別忘了啊,做成的金幣他是壹個金融、金子的產品,和它所謂的是金子是兩回事,別搞錯了。然後呢另外壹個區塊鏈叫母幣。母幣叫什麽?叫G幣。喜幣就是喜馬拉雅山,背面是啥大家看到了嗎?

我幾年來告訴大家,我認為中國人的華夏文化從夏文化是最重要的,給人類在幾千年前就定義為三權鼎立。玉琮,代表著我們的信仰、天地;玉壁,壹個圓、中間壹個孔,代表著財富;第三是壹個玉鉞,代表著人的就是權利的那個軍事——force,三權鼎立妳看放在壹起。本來我們設計師還顛倒過來放的,玉琮在上邊,我說妳放下邊來。玉琮在下邊是天圓玉鉞、地方玉琮,中間是壹個玉鉞跟個人似的,結果旁邊放著兩個法治基金的平衡,整好形成了壹個人,整好形成了壹個人。

妳看這叫什麽,天圓地方——玉琮、玉鉞、玉壁,中間權利——人、權、財,華夏文化的精髓啊。那個時候西方整啥呢,西方還在那塊兒沒有褲衩穿呢,中國人就提出了三權鼎立。人、權、財啊,天圓地方,這文化了不得。哇!壹下子出來了,旁邊的喜馬拉雅,啪,結在壹起構成公幣,我們叫喜幣。

哇,太漂亮了!我們這文喜太厲害了。對啊,他叫文喜,我咋忘這事兒了呢,妳看他叫文喜啊。哇,太厲害了啊,文喜。這個團隊搞出來的。另外那個G幣,大家想大家知道那個共濟會幫助我特別多特別多。更重要的是God、Good ,是吧,上天、好的,Go還有去,還有金子,還有good好的,這個G跟我郭文貴沒有半毛錢關系。我壓根兒沒想過,我最討厭個人因素放上去,放那幹什麽啊。啪,好多G有關的,結果那天文喜跟他,跟他:“七哥,G是排在英文字母A、B、C、D、E、F、G.”哎,也排第七,天意!

上邊有七個星,妳看我就喜歡7星,北鬥七星啊,七星是神仙回家識別方向的星,也是神仙之路。所以盤古七星不是那個級別的星,是在北京中軸路上啊,中軸路是什麽?是天子——皇帝是天子嘛,神仙在紫徽星住著的神仙啊,是派下來的兒子叫天子、叫皇帝。所以中軸線是皇帝的線,皇帝從天上來的線叫中辰路,咱們叫做中西路,也叫天辰路。

所以西邊的西辰路、北辰西路是盤古;東辰、東辰路是亞運村東路——奧運村東路,所以中間是中軸路,中軸路也叫中辰路,天龍路。妳看看,我們現在發現鳥巢妳知道,鳥巢是玉璧—天圓,地方—水立方,旁邊盤古,妳看看戰友們,天意啊!

喜幣——這邊喜馬拉雅,這邊是玉琮、玉鉞、玉壁。這邊是G幣GOD,我們是上天的GOD 。還有七個星、北鬥七星,然後是G幣,然後是GOOD,然後是GO,哇。那個太了不起了,形成了母幣和公幣,3D都出來了,我的媽呀,這戰友太偉大了!妳想想他設計這東西,未來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他將是多麽偉大,這壹生可以了。

今天看到文喜給我發來的時候,我真的是太震撼了,太漂亮了,謝謝所有的團隊,太牛了。另外壹個我們的團隊可以看到設計的股票、紙質的股票,漂亮,我相信,文承承正在做,今天要做完,哇噻好多好多事,這都是我們戰友做的,這太有意義了。

所以說妳想壹想,我再說說APP,妳們糊塗啥呢,戰友們。說我在國內,我上不了網,我下載不了。天啊,如果我把妳當成家人,我真想給妳急,妳知道嗎?為什麽中國那麽多人、上億人能看爆料革命,妳看不了?如果壹個翻墻妳都做不了,翻個墻妳都有10股的G-Fashion的認股權,妳都做不到,那妳不得等著窮死嗎?那不太容易了嗎?妳不下載APP,妳上網絡版妳訂壹下唄,自己註冊個號,在電腦上也可以訂啊,妳這不是傻嗎?

那不是10,10乘以10是多少?10乘以100是多少?妳知道這個10是...人家是從這開始種地、種菜、然後養牛、養雞蛋,然後支鍋、整火,等廚師把飯做熟了,端在妳前面說,妳可以拿10份,算什麽價錢?算原來開始的時候買菜籽、買地的時候這個價錢。妳想啥呢,親愛的同胞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在美國。戰友們,妳只要是動動手,妳就在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最有希望的地方妳就有了10股上市的希望。妳想啥呢?

慢則三年、四年,快則可能壹年就開始了。妳想啥呢?才三千多?就這麽大的十四億人口的國家,海外上億的華人,就幾千人醒過來,妳這不是糊塗嗎?我最希望是妳們賺錢啊,我希望那個上市的時候,看到無數的人眼淚流下來,感動說“我們跟著文貴、 跟著爆料革命值,這10股變成的股我要留給子孫。”未來最起碼這是個希望啊,這在美國的希望,永遠不可能被消滅的。

所以妳說糊塗不糊塗啊?我看看現在是多少?哎呀...真著急啊,八萬三千四,才漲了不到四千,妳說可怕不可怕?我以為昨天說完到今天怎麽也得幹個十五萬到二十萬,然後壹周就直接幹到壹百萬去。妳說這糊塗不糊塗?我求求所有的戰友們,妳們掰碎了、揉碎了,告訴旁邊這些咱的同胞們,他糊塗沒問題,妳不要糊塗有點耐心,這是我要說的。

哎呀..說了這些咱說點國際的吧,著急著急。昨天晚上九點鐘壹個重要人士給我打電話,咱說說美國的。

這才3400多個人,等我壹下……壹分鐘上廁所啊,PP啦。哎呀!大家都PP了嗎?都休息壹下時間。

我給大家說壹下啊,昨天大概9點鐘,就是起草的,現在在華盛頓啊,有幾個小組我今天可以告訴大家,在國會山壹幫人在起草,這邊行政部門的起草、這邊法律部分的起草。這是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的,即使伊拉克戰爭也沒有的,起草,美國是個法律國家,查誰的資產?為什麽查?先立法,現在定的是8月1號前,8月1號啊記住我說的話定的是8月1號前完成,立法,執行,行動!部門,啪啪啪再弄,然後給我打電話,Miles我現在告訴妳8月1號我把將把這些事情全部做完,我們都在加班,妳的爆料革命現在有任何妳們的想法、觀點、情報、告訴我們!我說好啊謝謝妳們啦!

他說我發現妳咋不熱情啊?我說我熱情什麽呀?我有什麽熱情的?美國人幹這事就行了。他說這是多大的事啊?妳咋不興奮?我說我沒有什麽興奮的,它本來就壹定會發生的!他說妳是不是覺得晚了有點?我說沒有覺得晚,8月1號挺好。他說是不是妳心情不好?我說我心情非常好。他說妳在乎什麽?我說我沒有什麽在乎的妳們往下走就行了。

最後這哥們兒有點糊塗了,啥意思Miles?他說我覺得妳聽到這個應該很開心。我說我可以告訴妳我聽到的好消息比這個好聽多了去了。我再給妳說壹遍,我說美國的精英們,妳們的行動是不夠的!我剛才跟另外壹個人通電話已經告訴我這個事了,我說如果在兩年前妳能聽我們爆料革命,妳美國不用160萬人等著死亡,被染上病死掉8、9、萬人,大家知道不?華盛頓死亡的人數當中86%全是非洲裔,曼哈頓將近63%至68%的(死亡)每天是非洲裔,我們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實啊!為什麽這麽多的非洲裔感染,死亡?家裏太窮,住的房子太小很多人都服務於公眾部門還得上班,再加上也沒那麽在乎,這壹系列的原因,這個是災難中的災難!哪有壹個世紀災難讓竟然80%的壹個種族死亡?
他說:Miles,這個妳說得對。我說:美國的貧富懸殊,還有美國的遲緩,還有今天妳們自以為傲的立法制度。我告訴妳們,共產黨早在幾周前都往外撤東西啦。都在往外撤錢,撤路啦。我再告訴妳華爾街這些中概股,他說都會讓它消失。我說讓它消失的1萬多億,錢妳能拿回來嗎?誰把那壹萬多億還給股民去啊。全人類是郭文貴第壹個向美國提出來,妳要做這些事,都是在三年前我說的。

我說妳看看當時我在妳們華盛頓,見過妳們所謂的這些部門。美國人說:Miles,加入我們吧。我說對不起,我什麽也不加入。妳要什麽?我什麽都不要。我郭文貴連個護照都沒要妳們的,對不對!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提出來說,給我壹本護照吧,從來沒有!我也不會加入妳任何組織。我愛我的中國,我愛我的中國人民。我希望中國人好,那就只有幹掉共產黨。要是能幹掉共產黨,我說把我吊在天安門我都願意。

如果習近平,我昨天原話和他說,如果習近平說,我們現在開始,立地成佛,中國實行真正的獨立法治,中國現在實行真正的信仰自由。當然啦,這必須是法律,在法律的監督情況下實現。獨立的法律,系統和信仰的自由。

然後把所有的冤案、假案,全部平反掉,然後給人民壹人壹票的權利。這壹人壹票的權利,我說壹定不是跟妳西方壹樣的,最起碼壹人壹票妳不能天天就選舉去,壹選選兩年,把老百姓的錢全花光。我說我們未來用最科技的辦法,讓每個人真實的投下壹人壹票,最低的成本。比臺灣香港還要好。我說我立馬,習近平打個電話,我自己回去,妳不用害怕我,我這就回去,妳先把我軟禁起來,把我殺了都行。妳習近平要敢在全世界說這話,我就敢這麽做!

我說我更關心的是中國人民,妳以為妳查了中國人的錢我還很開心嗎?我很不開心。因為有很多是中國人的錢,妳知道吧?我不開心!中概股沒了,妳覺得我開心嗎?我跟妳說實在話,我真不開心!我希望共產黨亡,我可不希望中國人這錢…,如果讓我說,這錢就不能分妳美國人。妳政府還瀆職呢,是不是?我們在這爆料妳為啥不聽啊?還是什麽可控,可防,人不傳人。以前那個譚德塞,我說我第壹個告訴他,譚德塞完了,他不完可能嗎?全人類有壹個敢說這話的嗎?我原來我跟妳們美國人說,我說譚德塞妳根本不用說話,他就滾蛋,他也得完。

為什麽?全人類上死那麽多人,他還能在那兒嗎?不是美國要調查啦,全世界都調查了。譚德塞算個屁啊,完了吧,他完了吧?林鄭月娥,我像我說的,她壹定會完,香港七百萬人能容納妳林鄭月娥壹直這樣下去?想殺誰殺誰,像奸誰就奸誰,像抓誰就抓誰。有天理嗎?我說香港那些被奸被殺的孩子,我看壹次照片我心疼啊!疼得我心揪著慌!我壹看陳彥霖母女我心揪得慌!因為下壹個可能就是我們啊。

我說妳美國人妳有行動嗎?妳香港保護法妳有行動嗎?妳搞了壹下子,雷聲大雨點小。香港死人不是人嗎?現在美國死人了,妳就在乎。八萬人是冠狀病毒死亡,香港被殺就壹萬多啊!我說妳們夠冷酷的啊,還到八月壹號呢,還讓共產黨禍害人呢。

我說現在我感覺最危險的是臺灣。如果臺灣的戰友妳們要是能聽到我說話,妳們壹定要記住,我最擔心的是最後共產黨的瘋狂,如果習不能立地成佛的話,這個臺灣十之八九是個大災難。壹定打臺灣去。因為我太了解這裏邊的情況啦,因為臺灣這些有壹堆的王八蛋,親共人士,像什麽柯文哲,柯P。那些國民黨的那些老惡棍吶,是不是?這幫孫子!妳像連戰家族啊,恨不得把臺灣砸碎才好呢!

共產黨現在就誤已相信,他們很愚蠢的,就像它要挑戰美國壹樣,我能把美國幹趴下壹樣,我噻!臺灣已經很多人都是跟我壹夥兒的了,我去打臺灣我就贏了,它愚蠢吶。這些賣臺賊會讓共產黨會讓中南坑這幫傻叉們、愚蠢的東西們、這些豬們會認為這幫人代表了臺灣的民意。結果去了,把臺灣給砸了個稀巴爛,肯定輸、肯定死,但是用得著把臺灣的孩子毀那麽大嗎?

就像香港壹樣的道理,要不是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還有叫張什麽明那個傻叉,我幾年就說,我太了解這個孫子了,天天給人家那幾個女同誌在旁邊拎包,給人家找那個鴨子店找鴨子的人成了駐港辦主任。張曉明,傻貨,我早就知道,他給共產黨在那兒說:哎民意民意,李嘉誠完全默認了,郭家默認了,彭家默認了,馮家默認了,鄭家默認了,全默認了,香港遣送法案絕對過。都是這幫孫子啊。叭,中南坑真信了,那兒扶著椅子扶著龍椅:啊,是嗎?能過,那就走吧。香港法案開始了,結果傻了,壹腳踢了個八十萬人,咣嘰幹出兩百萬人,能收的了手嗎?收不了手了。咣嘰,那個他也不服輸,要面子,妳個王八蛋妳個傻乎,妳要什麽面子啊?有壹點腦子的政治家,香港同胞我錯了,香港保持50年自治,我再給妳多點權利,不就停下來了嗎?還要壹條路走到黑,妳大爺來的!結果殺人、抓人,把解放軍穿上香港警察的服飾吸著冰毒,大家天天抓天天殺,然後還買通幾個議員,還弄黑社會,妳說這流氓下三濫,完了,香港完了,共產黨也半條命沒了。

臺灣壹樣,臺灣有壹堆的什麽壹幫老幹部,什麽這雄啊,什麽那白頭啊,是不是?還有那什麽連戰吶,國民黨啊,還有柯p啊,還有馬英九啊,拿人家錢的,被人家掌握錄像的,雙修的,玩搟面杖子的。喲,都可以,臺灣大多數人壹心向中啊,最後壹分鐘打妳去了,又是壹個第二個香港。到那兒踢壹腳鐵板回來了,毀壞妳就像香港壹樣,毀壞的是老百姓啊!

這就是我說美國妳們有想過沒有,香港死這壹萬人,如果妳美國人當時把香港,我是2017年2月份爆料,2017年8月份我正式告訴,我說,要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我給他寫報告。我說如果那時候妳們做,香港沒有今天的災難。第二,如果他開始香港去年2019年6月份以後,我們5月份開始說這事兒,如果妳們要停止自貿區,香港不用死這壹萬人。美國這壹百多萬人感染,如果是在妳聽我和班農做了60多期的直播,我們路德訪談做了幾百期,將近300多期的直播,郭文貴做了2700次視頻,但凡妳聽了,美國人絕不會死8萬人。

我昨天我告訴他,我說妳們美國的經濟,咱走著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我說我現在大把的現金,曼哈頓的四季酒店,那是我最喜歡的被妳們設計的酒店,現在已經關了吧。因為…,所有的酒店業在未來5-10年都是災難級的往下滑,我說等他降到5折,50% 、70%的價錢都沒有,我拿30%的錢 我就給它買了,買了我就叫喜馬拉雅酒店。所有戰友去了都是享受最高的折扣,不壹定5折,最起碼30%-40%。包括我這旁邊的幾個寫字樓啊,我老來開會,我都給它買了,都做成,我那天給路德說了啊,我說路德,壹整層給妳,叫路德訪談,我給妳保證!還原來搞個什麽,我要搞個直播室,是我路德的夢想。我說路德妳能不能腦袋大壹點,心胸大壹點,搞個直播室妳能幹什麽,妳能算啥?我把那個C部門用的最牛的海邊5米挑高的樓,幾層的樓,我全給它買了,大概幾萬,十幾萬尺吧。然後戰友們做個研發中心,甚至做個專門喜馬拉雅中心,對著大海。旁邊是川普家,俯視川普的家,對著他喊,直接開著船去歐洲了。吧唧壹買,上面掛上路德訪談,喜馬拉雅CCTV。我都給路德—,路德笑得嘿嘿嘿,好,興奮的不行了,大大的,好好的,是吧?

曼哈頓,我說很多酒店,包括我們的農場,我們這幾天的戰友最近這三個星期,我要是接受戰友給的地的話,昨天壹個戰友北卡的,郭先生我這裏有200個acre給妳,太可愛了,200個acre給我;這個倫敦的說,郭先生我這裏有500個acre;新西蘭的給我5000個acre。我說我這兩天要地的話成最大地主了。戰友都是給我地呀,澳大利亞我這裏有壹萬個acre,都是要給地的。我說我郭文貴要要妳壹分錢壹塊地天誅地滅,永遠的記住,永遠不會跟戰友伸手要妳們任何人壹分錢、壹口飯,絕不可以!誰要想送我禮物妳就不把我當戰友,不要送我任何東西,妳賣給我東西可以,而且不能打折,這是我郭文貴絕對的壹生跟戰友關系原則。

還有妳可以未來跟戰友們合作利用資源,大家共同發財,凡是給、還是送的事在喜馬拉雅絕對不可以,絕對的我恨這種東西!妳為什麽給?為什麽要要?如果這個機構沒有壹個經濟實力來運作的話,只給壹些所謂相信的人來去伸手要,妳就該死亡,妳就該消失,這就是我的原則。

憑什麽壹幫的欺民賊要飯黨,就把中國人毀了30年了。在海外的華人形象都是紐約法拉盛還有中國城的幾個所謂的梁冠軍,那什麽什麽周王八蛋,把中國的毀大發了!告訴妳們沒有意識到過去三年發生什麽事情,我開的每次神秘會議都是說要把中國學生在美國列為間諜,把中國人和美國的婚姻要挨個查,把在美國幾十年來中國人是如何發財,挨個查,我是沒法說的,我是簽保密協議的。

但是我們的瞿水臺戰友看出了端倪,她說文貴這事如果妳當時不制止,這事大了,因為她本身就是美國婚姻,她老公就是白人。包括Inty這個孫子,這個王八蛋啊,他把新疆人毀大了,本來新疆人和漢人在海外有大融合壹起滅共,他非要把漢人全殺光,而且要鼓勵全西方全恨中國人,把病名病毒定成中國人的。我們再也不提新疆事情,絕不再提,因為我讓Inty,還有那拿著槍的那幾個人,還要殺掉我的人,我們太傷心了。我不可能讓中國人跟隨我們爆料革命的人再跟隨新疆恐怖分子打交道。

但是知道嗎?在美國在歐洲在西方是多麽的危險,病毒是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我們做了多大的事情。把病毒叫共產黨病毒,也不是中國病毒,不是中國人病毒,中國人受害者。妳看我們的班農,還有壹系列的美國政府官員,我們做多少工作。

昨天這位美國朋友說Miles這個激動我是可以理解的。我說我壹點都不高興,我說我高興,妳把中概股都給封了,我就是變態神經病。那畢竟是我中國人的錢呢,我憑啥把妳給弄走呀?我說中國人到今天是妳美國人最始作俑者,妳華爾街,妳這個華盛頓的貪婪的壹些暴徒,中國人被奴隸,第壹個黑手現在是華爾街。

還有壹幫子臺灣香港的家族,跟共產黨同流合汙,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我有什麽可高興的,妳們要立法要搶中國人錢了,我在這兒開心跳舞?妳搶馬雲的錢我也不高興。如果現在有人在大街上打馬雲,不管是什麽顏色的,我第壹個沖上去把他撂倒,因為他是我的同族,我不是這樣我不配擁有這張臉。就像我最早第壹次我爹我娘問我,出國,我問我爹,我要不要做什麽,我爹說出了國誰是妳爹啊,妳是我爹啊,出了國誰知道誰是妳爹啊,中國是妳爹,別給妳爹丟人。啊!我說明白,我覺得我爹說得很對啊,他說誰是妳娘啊,我說我娘是我娘,他說中國人是妳娘,到哪裏都得說妳是中國人,別丟妳娘的臉。

這是我壹輩子堅持的,妳看現在大家有人打馬雲,那畢竟是我壹個同爹同娘的同族啊,我們家的事是我們自己可以料理啊,那妳幹嘛打他呀?他錯了妳們不能打他,咱們見警察上法庭。我肯定,妳打吳征也不行,妳打孫力軍也不行,妳打王岐山也不行,我決不讓妳打。這是最起碼的,我有什麽高興的中概股,查封資產壹萬多億美元,我說妳憑啥查封啊,妳查封了共產黨是死得快了,我說中國人死得更快妳知道嗎?中國人的失業更誇張妳知道嗎?所以我昨天跟他說妳們要想查封立法的時候,妳必須要拿出方案來怎麽減少中國人的失業,怎麽能保證這些錢能回到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人手裏,而不是被妳們這幫華爾街王八蛋找各種理由給搶走,那妳們要搶這個錢我們是要與妳為敵的。

妳包括熊建明那個王八蛋、那個孫子還有什麽雞腿潘啊,莊烈宏啊,還有韋石、夏業良,如果大街上有人揍他,我絕不允許別人揍他,我壹定沖上去。再說他的錢妳也不能搶,再恨他妳也不能搶,誰也不能搶,咱們得依法辦事。我說妳現在把中國人的國債給封了,妳封完以後妳想過嗎,武漢實驗室的技術、錢還有那些教授都哪來的?是美國來的。妳本來可以避免這場事情的,妳美國完全可以做到的,官僚!

我們爆料革命、班農天天喊,頭兩天我跟班農先生還有他那個團隊war room,因為大家看到了我們選了很多戰友上那個班農星期六的節目,這周又上了。班農先生和所有的團隊包括這個美國聲音,七千萬的客戶啊,驚呆了!說原來中國人這麽優秀。咱們這些戰友,昨天下午我沒有時間上去,昨天木蘭他們還有dreams等等又跟壹批新的戰友這個星期要上去。美國人震撼,大家妳們知道最近美國多少人給拿錢,都是純美國人,說Miles我支持妳。昨天我告訴他們,我說那麽多美國人支持我們,妳知道美國人支持我們說什麽嗎,說Miles妳是我的英雄!妳是美國人的英雄!我們恨華爾街,我們很華盛頓壹幫流氓政客。

現在我們壹定要防止共產黨倒閉後的次生災害,絕不能讓它把臺灣給打爛了;絕不能讓它把香港給打爛了;絕不能把中國的經濟徹底給毀了,大街上人吃人去。更不要現在推動查封中概股的人,中概股是肯定完了,但是我們要減少屬於中國人財富的流失,我們得做這事,所以說昨天說完這個以後。

我說我告訴妳我早就知道,港幣會沒有,人民幣會沒有,共產黨會沒有,但是千萬不要趁機打劫我們中國人。妳們要想到中國人是共產黨的受害者,但是中國人不能再被妳們禍害了,這就是我們為什麽64選宣言的時候,我們首先要跟國際社會合作。但是我們要在同等條件下,國際社會要給中國人同等的尊重,妳不能借機掠奪,妳不要趁我弱,趁我有問題,乘人之危,趁中國人危難的時候發國難財,發民難財,那是不行。喜馬拉雅革命壹切是以捍衛中國人,中國人的尊嚴,中國人的安全,中國人的利益,特別是海外華人這些孩子們,我們不能把他們給忘了,這是我們的核心。誰王八蛋談什麽權力不權力,我最恨的就是有權人,任何政治家我不喜歡、都不相信!戰友們也不要做什麽這種(聽不清),喜馬拉雅就是在海外,壹個擁有巨大的財富和正義的中國人,和世界上巨大經濟、力量、綜合實力包括媒體平臺,捍衛中國人自由、未來和安全的平臺,別搞錯!

國與國之間是有利益競爭的,千萬別搞錯了,我們永遠不去傷害任何國家,永遠和平相處,也沒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意誌,也沒有這個想法。我們要在這些國家的法律範圍內,尊重這個國家,感恩國家,納稅,永遠存著感恩的心。但絕不允許任何人以反共的名義跟西方哪國,包括和美國聯合對付中國人或者變相傷害中國人都是不可的。

身在歐洲某國的那個某位科學家,他說,我老婆給我打電話,說妳是叛國賊,妳跑了,妳跟美國合壹起了。結果他嗷嗷的大罵他老婆,說我現在在英國,我沒有去美國,第壹個,第二個我要想當叛國賊不是今天,我早就幹了。是共產黨綁架了中國人來跟世界抗衡對戰,我反的共產黨,他說,妳再敢說壹次,我現在就到美國大使館去。這哥們,他說,我跟郭文貴,郭文貴是爆料革命他反的是共,他反的不是中。我說這還像個爺們。是吧!妳可以不來美國現在,暫時不出面,但是我希望他64出面,我說64啊,這又說漏了,我說64能不能妳出來,妳要64能出來,這個64就有意義了。他還正在想。他說妳這個主意不錯,我說妳呀要真出來的話,妳就6月4號,跟路德訪談和我這,我們直接連壹下線,哪怕5分鐘,妳壹出面……共產黨結束啦!

當然啦,另外我們的英雄,我也希望他6月4號能上線結果人家也不上線,人家拒絕啦。人家說不行,我不能上線,我怕被殺了。但是我希望6月4號得有這麽個人物出來,是不是戰友們?得有這麽個人物出來說說話。沒這麽個人物沒意思,我相信妳們都知道我說啥意思。

現在我文貴在妳們面前沒秘密了,是不是啊?我壹出來妳們就知道我想幹啥。現在我壹看那個留言,我的媽呀,我都害怕不敢說了,我剛這壹發出去,戰友就知道,文貴想在幹啥呢?文貴正在幹啥呢。妳說我已經沒有半點隱私了,通過我這三年,我給戰友發信息,謝謝妳什麽……文貴妳在鍛煉呢。文貴妳在廁所呢……這戰友啥都掌握我。

但是戰友們妳這反應太慢了,10股的事妳可別忘了啊,如果以後沒有拿到這10股的,妳拿10股,妳家人沒有拿到10股的,我絕對跟妳急,我見壹個跟妳急壹個,妳拿到了吧,妳姐拿到了嗎?妳媽拿到了嗎?妳哥拿到了嗎?妳孩子拿到了嗎?是不是?沒拿到,妳不是好戰友,我就羞辱妳,最起碼讓咱所有人都吃鍋裏肉的時候,最起碼大家吧,都有點湯喝!妳不能說幾個人吃肉啊,喝香的共產黨,所有人都看著,這不行吧?大家都知道都會值多少錢,都知道。那金山就在那兒呢,大金山啊,就像喜馬拉雅山那麽高,還用懷疑嗎?

凱爾巴斯都說了,MILES,我要把基金全關掉,我要去妳那兒去?我占1%都行,我說不可能,0.01都不可能。啊,這麽牛的牛叉人是吧!某高盛的,啊~說漏了……某個人某個前副總裁成立個爛基金。啊,頭兩天,跟我說MILES,我把我基金錢25%,允許的25%,那個每個基金不能超過25總投資壹個項目投給妳。然後我把基金讓出去,我上妳那兒去,我說,對不起!不需要啊,我說我在兩到三年會讓妳看到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的真正的這個喜馬拉雅research。喜聯儲,我們的喜聯儲將震撼世界!

這也是我們全兄弟姐妹們,太多好事兒啦,日本也改口了,最近啊,歐洲已經馬上全面行動,非洲非聯盟最近是最最百分之百讓共產黨控制的,現在也反水了。接下來資產的查封,共產黨私人資產的查封。病毒,現在在洛杉磯,妳能想象8月31號lockdown。

所以這兩天對我們又有利了,我們談的這些品牌:“不行,這價格不行”,最近這兩天都行了,為啥?加州lockdown ,八月三十壹號妳能行嗎?所以我等著那個名店街,我最喜歡的那幾個,幾十年前我最喜歡的名店,我壹定要打五折價格買下來,成為我們的G-Fashion。未來我們的戰友到了洛杉磯,直接去咱們的G-Fashion總部。我給妳保證,紐約、洛杉磯、倫敦、巴黎、東京、臺北、米蘭,還有哪裏?最起碼十壹個城市,都會有G-Fashion的名店街中最牛的店,只給戰友。進屋以後,戰友的酒吧、喝吧、吸吧,吸酒的,沒有雞,說雞不帶吧,這得控制著,吃肉的肉吧,到時候郭文貴的包子,文貴的包子吧,壹定會有。僅給G-Fashion的戰友們,還有我們這平臺的,只給這些,壹定會有。我最喜歡看的小說,就中國江湖過去黑道上,專門跟政府對幹的,它叫點,後來共產黨安全部也叫點,要有這個點。到處有咱的點,壹看“哇”金光閃閃的G幣,G-Dollar、G-Fashion,攝像機,走到哪裏都尊嚴體面。

好,戰友們千萬別忘了,滅共反共不是反華滅華,是挺華強華,有尊嚴的中國人更安全更好。我今天就不說了,現在壹堆人站在這兒看我呢。咱壹起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臺灣和香港人民,我真擔心臺灣,還有西藏人民祈福。

這幾天大行動,妳看福克斯,彭佩奧,彼得·納瓦羅,國會山,所有的多了去了,壹堆好消息會壹個壹個的來。妳就看路德的重磅中的重磅吧,路德現在是喜馬拉雅,我們叫喜CCTV。

這兩天青煙裊裊的事我壹直沒忘,啥時候能青煙裊裊?聽說現在是視頻+隔離席+區域的這樣所謂的兩會,但是很多人蠢蠢欲動,妳都不知道哪壹秒發生啥事。

所以爆料革命給妳的希望,就像這個投資有個希望,妳投了錢,妳老有希望。中國人是全人類最沒有希望的民族,信仰沒了,共產黨在這控制著,有啥希望?沒任何希望,只有喜馬拉雅給了希望,妳投資了,等著賺錢。

大家千萬記住,我特別討厭很多宣傳說幾百倍、幾千倍、幾萬倍,別玩這個!這不是毒品生意,也不是賭博,別大家聽得爽,搞精神麻醉、精神毒品。我告訴大家,壹定會有倍數的增長,但是幾十倍、幾百倍……我認為過了。它有沒有上萬倍的增長空間,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壹定會有,十萬倍都有可能,按照今天說法。妳投了壹塊錢,咱們現在才二十億,未來最起碼值壹萬億,就是十萬倍、二十萬倍,可能的,但是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在這之前,別想幾倍幾倍的,那不叫投資,叫賭博,我們中國人壹定要戒掉這種貪婪和賭博的心理去搞投資,那叫投機,必將損兵折將。這就是為什麽會有E租寶這種事發生,屢屢發生。我們這個肯定是穩定的倍數增長,我相信、我希望,不負法律效力的,往希望這方面努力。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可能是幾十倍、幾百倍、幾萬倍都有可能,希望啊!但是大家別帶著這種心態去做事情沒意思。

妳看像G幣、G-Dollar,妳買了這麽多錢,但別忘了這錢在哪,是在美國銀行,我郭文貴敢拿妳壹百塊錢,我都得進監獄。那個錢是擱在這了,妳未來要拿它買
我郭文貴敢拿妳壹百塊錢我都得進監獄,那個錢是擱在這兒了,妳未來拿它妳買鞋、買襪子、買內褲、買胸罩那是妳的權利,妳買東西呢。妳投資的錢、妳投資了股權誰拿走壹分錢都得進監獄,這不能開半點玩笑,立馬進去誰也救不了妳。妳們是把錢放在這兒是等待著壹個希望,等待壹個回報,可不是給我的,我給妳發語音感謝是妳對法治基金的支持。咱別搞錯了關系,別瘋狂,這是壹個正常的投資,這是壹個希望不是賭博!

好,現在壹起祈福,阿彌陀佛!

多少人啦?哇…什麽?哎喲我的天啊,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57542,瘋了嗎?哎喲..我的媽呀!這是什麽意思嘛這是?最近好多人邀請我去玉米地,說實話我最近很寂寞,真的很寂寞,現在是又讓我戒煙,又戒了酒,現在我真想把性打開了不戒性了,這事也不能跟我妻子商量去,商量了大嘴巴撲上來,真的很寂寞啊。

對了,說到這兒,壹個新西蘭的戰友妳給我提了壹個特別好的建議,我特別愛妳啊,妳再給我發個信息,就是妳那個山上那塊地,建壹個戰友的、女性的俱樂部,養生的玩音樂的,這個特別好,妳再給我更多信息。特別感動…文貴他畢竟是個男人,頭兩天加拿大有壹個女孩女戰友彈了壹首曲子,五月十號的時候,叭叭叭…彈曲子,哎喲,這個曲子把我彈懵了,然後拍了演出的相片,太好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加拿大的戰友再給我發信息啊,別忘了,妳發的信息讓我老高興了。我希望很多中國古典的琵琶、二胡、笛子、葫蘆絲、大馬琴、藏樂,還有彈古箏、古琴的,戰友們能不能聚合聚合,還有我們日本幾個戰友還玩劍的那種,咱們把壹些女戰友們聚合起來,得搞個“喜馬拉雅中國古典樂團”。另外壹個我們威廉王現在搞音樂的,威廉王妳們先把咱們“喜國”,喜馬拉雅“喜國”的國樂搞出來,好不好?拜托了。

另外壹個咱們群裏邊六四宣言,咱們趕快改壹改,就兩張紙,中英文的,叫zark(英文聽不清),美國人好好看壹看,dreams、木蘭趕快弄弄,快點出來。另外壹個就是G-Fashion洛杉磯總部請趕快來聯系,然後我說的十幾個城市未來全部都有,妳們不要那麽遠搬家過來,就近妳們就可以了,好吧?戰友們。

另外壹個工程師、網絡安全工程師、各種師請出來,大師們快出來,這是妳們的事業,不是任何人的事業。去中心化就是讓每個戰友都成為中心!天啊,五萬七千多,我說嘛…我昨天給工程隊說,原來在線的數都被黑掉了,他們甚至懷疑我說話,我估計這幫小子就是懷疑我,以為我撒謊吹牛呢!國內內部的戰友告訴我說,郭先生妳在YouTube每次都是二十萬到三十萬人在線看,但是把信息給妳幹掉。說路德的每次都在20萬左右都給幹掉了。我給路德說了有壹年了,路德每次都瞪大眼:“是嘛,郭先生?”現在路德臉越長越好看了,好多人喜歡他,說長得像彌勒佛似的。但這個天真他壹點也沒改。我說真的,咱們的觀眾都少了壹個零、倆零,妳看看。

昨天黑客完,剛剛調完變成5萬7了,妳咋弄啊。我們那個關註如果達不到壹個億,戰友們,所有戰友妳們上到這塊來看直播都是個恥辱。壹個14億人的國家,被人家共產黨強奸了70年了。現在共產黨都快完了,全人類都在打共產黨的時候,結果我們這個平臺上現在什麽八萬人,妳們覺不覺得丟人了呢?妳們能不能回過頭找找人,再加點App行動行動。妳看班農跟我認識第壹天我告訴他,我說美國人特別愛講。但是美國創造財富很多都是來自其他國家和民族,這就是美國偉大。

我說我崇尚的是,我是個生意人,我那樓是蓋起來不是吹起來的。我每天都說action、action、action、行動、行動、行動、才有我的今天。包括前天、昨天我都跟班農先生說,沒有我的支持妳沒有war room,沒有妳的war room就這麽簡單。

我把路德弄到美東來,我不是上那去給我天天去捋線去了。結果有壹次我告訴我王雁平,我讓路德來美東不是我直播室來給我當工人來了。路德是要把自己的事業要幹大,路德有他的使命,我相信路德壹定是爆料革命上的最重要的人之壹,是有使命的。現在路德扮演的就是這個角色,我沒把它當成天天在這兒,我讓住了個房子然後打個義工吧,那不是郭文貴,那是熊憲民和韋石、夏業良、郭寶勝這幫畜生幹的。我們不是這種,我們把戰友都是永遠托到頭頂上越高越好。

同樣的是戰友們,妳們能不能行動行動啊?57000個又算什麽,我們要直播在線後面最起碼五十萬人在線的時候,我們可以笑壹下。壹百萬的時候,咱們再(鼓掌)。

不要把那十股當小了,那是認股權。就是在9月1號以前,都該按1美金1股G-Fashion,1美金1股。可上市的時候可就不是1美金1股了,但妳還付1美金1股。救救妳身邊的人吧,親愛的兄弟姐妹們!

光復香港、愛臺灣。不要忘了臺灣,不要忘了香港。

5萬7千多人,這是有史以來直播最多壹次啊。特寂寞呀,七哥最近啊。七哥現在都想去日本呢,去那個什麽什麽町啊去轉壹轉,郭寶勝去的那地方。沒事兒了七哥最近就給Sara打個電話,給木蘭打個電話聊聊天。壹聽木蘭聲音“七哥”。哎呀,昨天跟Sara聊了壹個多小時。聊得挺興奮,現在是完全是神交,意淫啊。

再見、再見、再見,說不完的話…哎呀!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