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然宗法向工商契約的法治關系構建

作者:XQ

爆料革命的文貴現象,已不止于現象,而是實在的社會革命,這次劃時代的革命,已突破現有意識形態與社會結構,而成爲開創新世界人類命運的變革。它的作用不止在中國,而延擴到世界,深刻改變現有的世界格局與人類命運。

從地理區位看,人類有兩種文明,一是海洋文明;一是大陸文明。海洋文明以古希臘雅典的部落城邦爲樣本,發展出貿易城邦的工商形式,大陸文明以商周部落邦國爲模型,發展出統一帝國的自然農耕形式。中國是典型的大陸文明,在地理區位上,長期存在與北方遊牧部落的衝突,大一統的帝國形式,可以使農耕文明集聚力量有效抵禦來至北方的侵襲,到近代1840年的中英戰爭,中國第一次真實面臨來至海上的危機,大陸文明開始與海洋文明碰撞;在文化形態下,中國大陸文明形成“中央之國”的世界視角,衍生出由內到外,由此及彼的中心體系,同時,毗鄰海洋的城邦則以“封建邦國”的世界角度,出現內外並重,由點對點的分散體系;而作爲維持生存的經濟活動,則更體現出不同的形態與價值取向,中國以農耕文明爲重,重農抑商是傳統,強調自然經濟形態下的宗法體系;而由地中海推及大西洋的海洋文明,向來以工商爲重,重商主義爲固有。在發現新大陸與航海技術革新的推動下,海洋不再是大陸的阻隔,大陸文明與海洋文明相互之間的碰撞與交融成爲主線,時至今下,兩種文明交融形成新的人類命運體系,將是世界的未來,郭文貴石破天驚的爆料革命有意無意的成爲這兩種文明交融彙聚,演化創新的催化因子,意義深遠。

自然經濟形態下,相對封閉、單一的經濟體系,滿足于自給自足的內部循環,地域的相對分割,促成以血緣關系爲主的宗法關系形態,主要體現在重情感輕理性、重群體輕個人、重道德輕法理。中共建政後,先是搞階級鬥爭,用運動的方式把固有的地方群落宗法勢力摧毀,將群衆個人以原子化的烏合之衆存在,不准有其它中心或組織,只有它一個中心與組織;同時,用舶來的共産主義意識形態,通過加工灌輸,用歪理邪說逐步控制個人的價值取向與判斷,把它樹立爲絕對真理,其它一律斥爲歪理邪說;而後把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個獨裁的極權黨國體制坐實,以極度中心化,使社會原子化,分裂化。從鎮反、反右到文革,此起彼伏的運動治國,而後經濟開放,接著有六四鎮壓、運動反腐,修憲獨裁,總體表現是社會凋敝,道德淪喪,世風日下。中華民族既隔絕了傳統,又不吸納現代,在共産主義烏托邦的表象與獨裁專制腐敗的本質中光怪陸離的煎熬了70年。

大陸文化重視以家族或宗族爲聚集,文革破産後,在經濟開放的前提下,自然宗法與工商關系相交融,江浙的一村一品,一村一業興起,從琳琅滿目的小商品市場到産業鏈齊全的加工制造,工商經濟迅猛突進;西南地區典型的投親靠友,叔侄妯娌的整村整鄉集體勞務輸出,無疑是宗法關系到工商關系的衍生;同時,重集體的宗法體系,雖然輕個人,輕法理,但其講秩序,守信用,數以億計的密集型勞務輸出工人,在生産線上嚴絲合縫,吃苦耐勞,創造中國財富。宗法體系的重道德,守信義,在工商契約的法文外,更顯出情理仁義。大陸文化並不天然排斥市場經濟,而是更融洽在現代市場經濟裏,突出對勞動價值創造的肯定,突出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市場是開放、統一的資源要素整合,資源要素流動是關鍵,確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關鍵是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市場經濟的競爭機制本質是以個人獲利價值觀念爲指導。在市場機制下,首先,個人是獨立的主體,具備獨立的權利與義務主體資格,享有權利,承擔義務;其次,個人是自由的個體,通過個人(勞動者)的自由流動,以法定工商契約的權利與義務形式,享有勞動者個體勞動的自由。平民主義與正道主義的理念與市場有機契合,平民主義倡導個體的獨立與權利;正道主義追求公正、平等,自由的市場、社會環境。

獲利是市場活動的動力,經濟關系是維持社會的基石。在市場經濟中,以獲利爲目的,追名逐利的行爲本身無可厚非,過度化的物質層面追求,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盛行,社會風氣日趨功利化也不可避免爲人诟病。然而,社會風氣功利化與道德的整體滑坡與市場經濟本無必然關系。“利益最大化”的價值觀以及“效率優先”的強調,獲利本能既有個人對物質利益的追求,又注重實踐效果。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 反對“假、大、空”,獲利追求本身與不擇手段、唯利是圖的拜金主義、極端個人主義具有質的差異。社會風氣的功利化與道德的整體滑坡關鍵是兩者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系構建的模糊,只有通過法治關系的構建,才能實現個體個人功利與社會責任權利與義務關系邊界的合理確定。即好的制度,使壞人也要辦好事;壞的制度,逼著好人去辦壞事;從法治的制度環境,而不是單純的道德良善去構建與市場經濟本質相適應的開放、統一政治制度體系。

現代市場孕育的法治,區別于人治,以維護公民權利爲主體,延展出對義務的認同。法治以理性爲基礎,以個體的自由和權利爲原則,以是否確保公民實現權利和履行法定義務爲標准。法治以個體的主體地位爲基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各産權主體之間權利、義務關系的界定與履行爲依據,體現契約信用、自主人格、平等自由等理念,通過法確認爲各社會主體理解和認同的秩序架構與秩序規則,以制度性的法治構建來限制社會主體相互間的非理性。以法治規則實現共有的民主認同和國家治理保障。

文貴的喜馬拉雅夢,自然是中國近百年來仁人志士追求的現代國家夢想。他是大陸傳統自然宗法與海洋文明的工商契約結合的典型,這個樣本意義超出了原有以地理環境産生文明的本身,而體現出一種新文明,新思想勃發的契機。文貴披露其成長經曆,傳統宗法價值內涵的忠孝仁義影響至深。忠,他始終認同自己的民族與信仰,絕無人種高低,文化優劣的觀念,這既來至對自身民族文化的自信,也體現出兼容並蓄的世界觀念;孝,對父母,對親友、對子女,由此及彼,感同身受的傳統宗法美德,體現天理人倫的敬畏;仁,既有由內到外的自然宗法,又有由點到點的工商契約,行不越矩,言之有理,講理、守信、既在固有的法律體系內,又有親親良善的品質;義,守大義,敢與邪惡鬥,用命與魔鬼爭,無私無畏。他的鬥,更體現在智慧與胸懷,戳破謊言,用真實讓匪類、賊寇原形畢露;訴諸法律,讓僞類、欺名盜世之徒繩之以法;最重要的是知行合一,用行動,實現自己的理想與夢想。

短短數日,人類從未有過的資本投資,在文貴看來,這G幣還只能算是是毛毛雨,是他六招中第一招第一式。戳破用謊言與邪說構成的共産主義價值體系,只是讓人民看清事實的第一步,共産主義信仰破産後資本外向流動的核心是人心,在經濟上搞掉中共的權貴經濟,假市場經濟,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金融是經濟的核心,金融創新的意義實質上經濟活動方式的變革,文貴在金融上推行去中心,而G幣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去中心的實質是點對點,去掉多余的中間環節與交易成本,實現流通交易的點對點,面向面,完成交易成本直線下降的目標。原有的金融創新,要麽是在傳統銀行、交易所及貨幣發行機構金融系統內的零零碎碎敲打,衍生出所謂新的金融産品與投資,金融交易方式沒有根本性改變,不過是老樹發新枝;要麽在傳統金融體系外,研發出新的虛擬金融産品或數字貨幣,諸如網絡充值或比特幣,因缺乏金融實體基礎的有效支撐,流通範圍受限,虛實轉換不易。中共的政治倒退,形象的說是從退一步,走兩步到走一步,退兩步、原地再打轉的開倒車,但別看它在深化市場改革方面乏善可陳,而在所謂金融創新方面這些年卻是花樣百出,各級政府相繼成立融資公司平台,在既有低效官辦經濟的模式下,進一步壓迫與掠奪私有企業家與民間投資的空間,經濟拉動乏力,地方債務幾何飙升;在民間投資渠道受控的同時,易租寶類似的龐氏投資騙局大行其道,站台的是政府,維穩的也是政府,讓不少民衆血本無歸;而一時時興的破解融資難、融資貴的互聯網金融,創新之說早已是不了了之。

爲何,融資貴、融資難?因爲市場失靈,未能實現自主的資本配置。而融資貴、融資難的根源是什麽,金融壟斷。打著人民招牌的銀行控制貨幣的發行權,貨幣超發量冠居全球,在各國超發貨幣的的總量上當仁不讓;國有銀行控制主要的信貸,信貸走向主要是控制銀行後面的中共政治家族,文貴爆料岐山是真有才,真懂金融,中國銀行到華爾街,海航到渤海金控,還慈航,雖說面目各不一樣,可上下其手的招數卻是無誤;那麽,證監會、交易所、上市公司構成的中股市,共同坐莊,成了徹頭徹尾的賭市,誠如文貴所說的擀面杖經濟,電腦指數,騙你沒商量。

從古至今,不與民爭利是最基本的執政理念,而共産主義烏托邦主義的核心是以爲公之名,行強盜之實,搶你的錢,謀你的命,管東管西,還管拉屎放屁,從原有公私合營到當下混合所有制,要麽以改造之名,明火執仗的掠奪,或是以參與之名,明目張膽搶劫,每次看起來有理有據,實則一夥強盜,無法無天。用法治人,是中共對法最深刻的認識。現代市場內在要求法治,人民需要自由,中華民族再一次站在曆史拐點,這一次,有爆料革命,有真相,有正道,有資本,有人心,有文貴,有夢想。

在大陸與海洋文明交融的今天,經濟上的去中心,實質是政治的去中心,抛棄極權政體,建立民主國家,應是文貴與更多國人共同的夢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412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412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4120/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