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5月9日GTV直播連線魔女Peace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貴先生:大美女今天第壹次相見,妳這忒漂亮了,我今天不好意思了,嚴重轉移視線妳這是。

魔女Peace: 祝您生日快樂,因為我們這已經馬上就要過零點了,所以我們的日本的是可能是這個全球最早就是祝賀妳生日快樂的,我今天不僅代表我本人,代表我們所有的日本、在日本的戰友們。因為就在昨天我發出這個信息之後,很多在日本的戰友都說妳壹定要代表我們去向文貴先生問好,我還有壹個小小的請求。也是我們所有的在日本的戰友們,就是、就是要問壹下,因為現在日本的疫情很嚴、很不透明,那個國家呢,他們政府的那些措施也不是很、就是看不清楚他們是要幹什麽的。

然後呢!他們就是現在批的那個藥叫阿貝卡,它也是非常有那個副作用的。所以呢!我們還是堅信我們的藥是比他們有作用的。但是我們現在的確是拿不到這個藥,如果法治基金在日本有囤的藥的話,看看我們怎麽能夠快捷的送到我們每壹個日本的戰友手裏。謝謝妳!如果能給我們壹個這樣的好的捷途的話,大家現在很多人在問我這個消息。那個有錢的沒錢的,現在最主要的是藥。對,是這樣的。

對了,還有剛才我在那個、我在草根小哥那聽了很多就是有關於金幣、就是G幣的事情。正好也是,本來也是我想問的,但是呢!比我、草根小哥比我問的還要深刻。所以現在呢!解決了我很多的問題。

那我就是想,我下壹步是不是、就是把我的有的黃金或者是錢呢!就是全部,也不說全部,就是說投到那個金幣裏面去,然後用金幣、用那個G幣再投各個。壹個就是G-Fashion也好,這些平臺就是再把給它投過去,就是這樣的。就像那個撒網壹樣吧!這樣我覺得是,剛才給我的壹個、就是壹個這樣的壹個方式,我覺得是應該很好的投資方式吧!您說呢?文貴先生,您說。

郭文貴先生:謝謝啊!非常榮幸到魔女節目,被妳邀請,跟妳連線很榮幸。這個壹睹芳容啊!這個是、這個是每天聽到妳聲音是如此的美麗,看到妳這樣的本人啊!妳這個確實是時尚、確實是時尚。不過最喜歡看到的是中國女性那種像妳這樣的自信的、健康、陽光,我覺得中國女性有著世界上女人太多沒有的、沒有的這種美的地方了。比如說所有西方人都羨慕,哎呀!中國女性到了60歲、70歲,皮膚還是細嫩白滑、像、真是像雪肌白、白細的皮膚,他們很羨慕,包括身材能控制的很好而且不顯老。

中國女性是長壽的,而且中國女性壹旦像妳這樣就是說有知識、有實力、很健康的時候,就是那種陽光是很多人真的沒有的,我覺得中國女性是世界上最棒的。雖然我跟很多世界上女性打過交道,但是我覺得中國女性還是最棒的,壹看到妳真的、真的是非常非常棒。

魔女Peace女士: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謝謝妳剛才問的我的問題啊!就是G幣,首先、之前我先回答藥的問題。這個叫、咱們翻譯叫什麽西韋、叫做什麽西韋的藥,就日本的這個藥,這個藥實際上副作用是非常非常大的、非常大的。

我們現在有,我們現在在日本本地有這個羥氯喹,我們送過去大概壹部分戰友以後,我們很多人都給要回來了。我們最擔心的是這個氫氯喹送到以後,有些人吃了。他就真的覺得,我得吃,我得提前預吃。現在各種內部消息告訴我,預吃的後果有可能很嚴重,雖然機會很小。

另外壹個就是這個阿奇黴素,阿奇黴素要跟這個氫氯喹真的按照處方去吃,才是有效的醫囑,所以亂吃是絕對不行的。另外壹個就是這個日本的叫什麽,它就叫什麽?這個中文叫什麽藥啊!這個是。這個材料現在控制最多的還是中共,日本現在是吃這個。但是這個到目前它的副作用和危險性可能比這個羥氯喹還要多、還要多。妳等壹下,我拿個藥給妳看看。

魔女Peace女士:好,嗨!妳們好。

郭文貴先生:現在另外壹個問題就是現在,從香港往日本寄藥,壹盒都寄不了。

魔女Peace女士:是的,是的。

郭文貴先生:壹盒都寄不了。就不讓妳,就全部打開看。所以說有的是羥氯喹實際上是戰友們可以給妳們,因為我們都不是中國產的,有的是在亞洲中國產的,但這是最好的、最好的,我們做的。是很多特別廠家產的阿奇黴素、羥氯喹,這個是可以給戰友的、可以保證質量管用。

可以保證質量,管用,但現在問題也是寄的問題。壹會我就讓廠家,妳給我個地址。我寄給妳去,我寄給妳壹部分,我再試壹次。寄完以後,妳可以把這個分壹些給戰友——其他的我覺得妳就別碰了。日本這個什麽偉……妳們千萬不要碰。中東的某國,到日本去,安倍給了他不少,中共給了不少。頭兩天她說:妳們拿走吧,我們不要了,但是妳得給錢。我說:妳給我錢我們也不會要。因為這個東西副作用太大,妳們不要用——這是我的建議。

再壹個就是說到G幣投資,我剛才跟草根小哥說的,大概這周吧,妳們就可以去預購金幣了。如果……我就知道妳今天壹定會問我這個問題的,剛才我下直播上洗手間的時候,我就想妳會問我這個問題。我給妳兩個如果:如果妳的錢——這個錢不是我等著要花,這錢我隨時可以兌現,我還可以流通,然後我還有期望可以更高,就是那種翻跟頭升值的,買G幣。妳投資股票,畢竟妳得經歷壹年也好,兩年也好,三年也好,甚至到5年,它可能到時候可以上市,可以大貼現。上市之前妳也可以賣,實際上就是6月份拿到股票妳就可以賣了,不影響任何賣——而且壹定是掙錢的,那是肯定的。

妳賣了錢幹嘛去?我先問妳,妳把錢賣了去妳幹嘛去?妳又沒地方放了,是吧?妳還不如在那等著錢生錢,錢生錢。想用花的時候妳賣多少嘛——不要把錢都放在那。家裏放錢,放金條,這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因為它每時每刻都給妳帶來危險,每時每刻都會貶值。

另外壹個就是金條——雖然讓大家去買金子,但是我從來不說的。我壹再說,才中國有金條,等於家裏放了壹個叫人搶劫妳的東西——誘惑犯罪。共產黨來,警察來,檢察官來……不好。另外壹個我覺得:妳咋用啊?真用錢的時候妳花不出去呀!所以我強烈地建議:把黃金變成G幣——變成G幣可以流通,是不是?因為區塊鏈我在全世界以G-Fashion的名義,最起碼,我想買啥我買啥。我不行我直接就可以換成小的金幣了,壹塊兒壹塊兒的,是吧?我可以壹塊錢到壹百萬的,我可以揣兜裏,我到哪我去換去,甚至我可以換成美金——達到這個目的,就是妳讓它能流通。

所以我說,買G幣,先預約,然後把它換成區塊鏈幣或喜馬拉雅幣——純金的錨定的幣,這是我給妳的建議。但是妳現在妳先想想:妳這身行頭值多少錢?這得好幾萬吧,妳太有錢啦。得三四萬美元吧?

魔女Peace: 沒有,沒有。我這個帽子是專門為您選的,因為我知道您是喜歡黃色的。所以今天祝福您的生日快樂,所以……

郭文貴先生:黃色是吧?妳這意思“黃色”

魔女Peace: 然後想問壹下,我們日本政府是不是和美國有個協議——懲罰中共的協議。有沒有這個“懲罰協議”呢?

郭文貴先生:我可以負責任的,可以認真的跟大家說:在四周前,美方就提出來,向這個……(附身拿藥,並展示)這個藥看到了嗎?最好的,最好的。

魔女Peace:太棒了,我算是完成任務了。

郭文貴先生:就這個,我會給妳們寄這個藥。但是呢,有的人寄4-5次都寄不到。阿奇黴素,羥氯喹——咱們多了去了。還有妳說的日本這個藥,都有。這樣的箱子,多了沒有,能拉壹千個箱子都沒問題。廠家可以為我們專門生產。本來想給我們貼標:叫“喜馬拉雅羥氯喹”,“喜馬拉雅阿奇黴素”,我們會把這些寄給戰友們。這些是給我們的安保團隊、警衛團隊,還有廚師們用的。在廠家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已經捐給很多國家機構了。包括妳給法治基金捐的錢都已經買了,也都捐出去了,這個我會給妳寄到戰友那邊去。回到剛才說的,四周前吧,美國政府就跟日本政府提出來,希望妳跟我壹起要求中共幹兩件事,第壹件呢就是配合調查,整出真相,第二個就是索賠。日本立馬拒絕,日本人說我們不幹這事。日本不但拒絕了,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中共說,我們不跟美國站在壹起,我們要和妳們好。日本在這壹方面做的非常絕,完全是相反的。妳們待在日本的人妳們要想到她不會害妳們,但妳指望日本和中共幹,挺難的。

魔女Peace女士:我們是很絕望了壹點,所以壹談起這些傻瓜政治家們

郭文貴先生:他們絕不是傻瓜,絕不是!Peace妳要糾正這壹點。

魔女Peace女士:那他們想走向什麽地方去啊,不跟著美國走是沒活路的啊。

郭文貴先生: 妳想的太簡單了,妳想的是美國,政治這個東西是最醜陋的,所以我說二戰的六集紀錄片,壹定要看,好好看看,每個鏡頭都是真實的,那是電影拍不出來的。希特勒壹個人的瘋狂全人類差點給滅了,他就是壹個政治家。然後妳看到法國那幾個政治家,傻啦吧唧的,最後上那個火車上羞辱他,說老子簽的那個凡爾賽協議壹次大戰我輸了,老子在這讓妳把法國交給我,投降,就是羞辱他,然後還得把火車運回的過去,就是法國那幾個政治家。妳看看英國的丘吉爾,那也叫政治家,絕不妥協,張伯倫的綏靖政策,老子堅決不給妳幹,厲害!也是政治家。為什麽?壹個是品行,還有政治智慧和人格問題。日本的政治家絕大多數都被藍金黃了,日本人還不相信這事呢,這日本民族的偉大之處現在成了弱點,他不相信我這個國家領導人被藍金黃了。日本人被藍金黃太容易了,兩個妳這樣的美女過去搭訕壹下子,再弄點錢搞定了。日本人見不了這個的。還有他們各種家族企業在國內的,他玩不起的。所以說他們的很多決定啊,包括和美國的決定,看上去好像是是國家利益,美國和日本,妳老說美國,其實就是安倍和身邊幾個極端的幕僚,做出了壹些私人的決定而代表了國家,壹模壹樣,非常可怕。

魔女Peace:那我們在日本的戰友能為爆料革命做些什麽呢?

郭文貴先生: 我說實話Peace,妳們已經做的非常好了。特別是最近我發現,日本戰友的經濟條件、個人素質、生存條件在全世界應該是前三了,最好的之壹。基本都是個人生活非常穩定,經濟都很富裕,教育都很高。做爆料革命的傳播可以說是很低調,但做的很紮實,傳播爆料。特別像妳是,咱倆見面根本就沒說啥,妳說的每句話都是直通心窩子的那種,幹的事也是直通心窩子的。妳這種勇敢和積極性真的特別特別讓我感動。因為我能隔著屏幕感受到對方是真實的還是假的,真相信爆料革命還是假的相信,真願意付出還是假的,我是深有感受的。所以妳真的很了不起,妳就是日本咱們戰友的壹個縮影。我最希望的日本戰友有兩件事去幹是最重要的,第壹個是,日本對未來對喜馬拉雅,也就是今天說的reserve這個非常非常重要,日本現在是往外花錢除了共產黨之外最難的國家之壹,他給妳找各種理由,我從2017年就說世界上金融最失敗的國家就是日本。日本簽下廣場協議之後,後來美國就把他打的變形了,妳會發現在日本沒有壹個外國金融機構能在日本活下去的,它絕對排外;日本的金融機構也沒有活長的,要麽就破產,要麽就完蛋。而且日本的金融機構騙錢,就是騙老百姓的錢就是明騙,到這個年就騙妳壹把,割壹把韭菜,很糟糕的,所以在日本的金融領域,妳千萬別投資。妳說任何壹家我都能說出他們的背後故事,全是家族性、政治性。日本不腐敗,但日本是明搶,絕對明搶,金融就是搶錢的工具。

所以我告訴日本戰友更多的是在喜馬拉雅reserve上,把自己的錢,這絕對是保值的。日本沒有壹個錢說我日元保值,拿啥錨定?妳是跟著美元的。喜馬拉雅reserve 未來是對應黃金的,妳直接買金子,拿金子走的。妳不拿金子,錢可以在G-Fashion 、區塊鏈上,愛買啥買啥。

我覺得需要通過這個建立壹個日本咱們戰友的紐帶,讓日本戰友的錢更加的保值、增值,然後形成壹個像您這樣素質的人,把更多戰友連在壹起。因為日本對中共影響特別大的就是華人圈,很多中共的家人的好人也在日本,要把他們團結過來,同時照顧他們。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以後,讓他們能在日本和戰友們盡快的團結在壹起,形成壹股力量,我覺得這特別重要,這是壹個我希望的;

第二個我覺得,日本戰友素質都比較高,我希望強烈的參與G-Fashion、G幣,還有這個平臺,強烈參與,多參與,因為這個參與會形成巨大的力量。事實上,當未來就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很多人最願意去的地方之壹可能是日本,所以我希望日本的京都、大阪,北海道,甚至是南部,包括九州那邊,都能盡快的形成,東京就不用說了,形成喜馬拉雅農場和喜馬拉雅俱樂部的分支機構,有壹批日本人包括妳們在日本時間長了,忠誠度就非常高,講信用,這個信用太重要了。就像我跟妳聊天,我相信妳,而且我絕對相信妳,而且妳說的什麽事都是非常真實的,這個信用度極高,Peace,我希望這個喜馬拉雅帶壹個模範出來,戰友們到日本去,吃的、喝的、住的、用的、交通的,戰友們自己之間的資源,包括G-Fashion,很多這個名牌,咱們要做的潮牌,最大的店都在日本,所以是非常大的,這是我希望妳能做的,當然傳播爆料革命是必須的。謝謝Peace!

魔女Peace:我聽您說G幣亞洲的分店要設在日本,對嗎?那日本政治這麽不穩定,您沒有任何擔憂嗎?如果我們要拿黃金去買。

郭文貴先生:它影響不了我們的,我們的總部不在美國,也不在日本,總部是在另外壹個國家,非常穩定的國家。日本在遵守國際法律上是世界上排第壹的,不是美國是日本,比如說我們作為壹個外資企業進去以後,在那交易,經營,它是絕對不敢碰的。還有壹個,我非常有信心,在日本國,不論哪個領域,我們所擁有的力量都足可以讓我們所有戰友更加安全,沒人敢碰。

魔女Peace:這句話能聽到,我們就安心了,因為現在真的是太擔心這個國家了,看到民眾也沒有意識到這個的嚴重性,實在是也喚不醒。

郭文貴先生:妳記得班農先生見的那些日本人,包括我見的那些日本人,妳還記得嗎?未來這些人壹定是日本最中堅力量,壹定會的,而且會極大改變華人在日本的形象,會保證日本的安全,他們會成為下壹個真正的日本政府權力重要的組閣成員,妳放心,peace !

魔女Peace:非常感謝您,相信我、信任我,可以參與G-Fashion的下壹步的工作,那您對我有什麽要求和期待呢?

郭文貴先生:我極為期待沒要求,絕對是期待,我覺得在管理上,特別是妳對Fashion,妳看妳這色彩,妳看妳的家,燈光這些,我覺得妳真能代表中國人,給這些設計師提出要求,針對中國人做出來,不是花裏胡哨的跟花大姐似的那些衣裳,而且做出來非常現代,要讓中國美女展示自信,展示最美好的壹面的,適合中國人的時裝,包括首飾啊,包括出行的壹些東西啊,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棒的。我認識過法國人,日本人,我覺得日本的女孩是真的是永遠不背叛的啊,非常信任度很高,她穿的衣服也都能給妳傳達出非常穩,非常沈穩,很優美。法國的女人很浪漫,很火辣,但是呢,非常懂得和男人打交道,非常招男人喜歡,從不背叛,這兩者之間的衣服妳都能看得出來和時尚。我希望有妳這種經驗,妳也是時尚界的老中醫了,把這老中醫的這些變成實實在在的東西,變成我們中國女性身上去。

魔女Peace:我現在還有四分鐘的時間,文貴先生我最後壹個問題就是,您對未來的Fashion是有什麽樣的壹個看法呢,會是什麽樣的壹個路線呢?未來的Fashion。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把全世界最年輕的設計師聯系在G-Fashion上,最年輕的,最有希望的,把中國的吳帶當風的服裝和世界上現代化的時裝綜合的結合在壹起,讓中國人找回到幾千年錢的真的那種吳帶當風的自信,這是我所希望的。而且讓中國人買,必須是價格最好,最合理,然後買的衣服和各種時尚的東西都是藝術品,而不是工藝品更不能是假貨。

魔女Peace女士:剛才在草根小哥那聽了真的是很多非常有益的我自己是問不出來的,但是我心裏是很想問的壹些東西,尤其是對
郭先生:小哥真的是特別特別棒的。

魔女Peace女士:尤其是對下壹步的投資計劃,在我身上也是壹個空白,我也不知道是怎麽樣去計劃這個東西。

郭文貴先生:我壹會兒,先壹分鐘說這個藥的事啊,妳看這個藥,這個壹個是幾沓,6盒,6沓,但是呢,共產黨買的是兩沓,它是壹盒裏兩板。而且呢,我們做過測試,共產黨的藥的含量,跟這個含量是差距太大了,質量差距太大了。現在我們這個,我們擁有大量的這個藥,但是很多,壹,寄不出來,二,不敢寄。但這個可以寄到日本去,妳把那個咱那些戰友,妳都分發給他們 ,好吧。妳像這個,妳像這個阿奇黴素,還有妳說日本的這個叫什麽西韋啊,這個的這個藥裏面,妳看這500的,共產黨是100的,所以說完全是不壹樣的,這都是救命的藥,這壹定要保持最好的才可以,好不好。

魔女Peace女士:好的好的,壹定

郭文貴先生:真抱歉,我這時間的問題,我這,我真是這怎麽能沒把時間給妳調。他給了妳多長時間吶,這是!天吶!哇塞,120分鐘!把妳聊睡著了得,妳先放個枕頭在這塊兒,放個枕頭。 請,魔女。

魔女Peace: 我還是有G-Fashion的壹些問題哈.就是,G-Fashion在我的想象中呢是壹個像T臺壹樣的,走出去延伸出來的壹些很多壹個宏觀的東西。我想那個,那個文貴先生呢壹定有很大很多的這個宏觀的這種想法在裏頭。 有沒有壹個讓我們感覺到非常興奮的東西給我講壹講,好麽?

郭文貴先生: 我覺得,我看到妳對Fashion感興趣,就是妳確實是搞Fashion的天才,問的也很好。我比如說啊,所有的我們這個Fashion的這個,這個我那天有個樣,寄走了壹個網站的樣板發出去了。身在日本的妳,好幾個咱們的戰友非常 棒的戰友,就跟妳完全不同的意見回來了。“哎呀!太簡單了!太俗了!太不通了!”然後,然後這個,然後,“為什麽男的在上邊兒啊?為什麽女的在下邊兒啊?為什麽女的那麽少啊?”我幾乎都沒有回答,

我要告訴大家,這就是妳剛才問的問題。我們的G-Fashion絕對不是賣東西的,不是說給妳賣衣服,賣內褲,賣胸罩,是不是?絕不是這個!但是妳想要這些是有的。我們絕不能變成壹個所謂網商,網上商店。我們這個G- Fashion最核心的價值,最核心的就是,它是壹個把大家的戰友的資源是聚集在壹起的,全世界的資源。而且這個資源絕不是妳拿了錢。我們,未來我們會有機制的,比如說妳拿了壹萬美元,我買了妳5個Level的妳就可以享受 VIP的資格。但妳天天搗亂,我今天推出了壹個東西,壹共就五件,什麽人什麽樣的買。妳壹個人把五件全買走了!沒了!因為設計師都是有限量的。妳不能壹個人買去,什麽樣什麽樣的人買。那妳搗亂。比如說,妳買了東 西,穿上以後在外面壹轉,完全整得不是那麽回事兒。或者說妳這侮辱了這個G-Fashion,我們會有資格把妳這個取消,把錢還給妳就完了。妳懂我意思麽?

這就是經過這個要求和篩選,要求妳必須達到壹個跟fashion相對的行為,和同等素質的人在壹起。我們可能會有選美,我們會有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地方,在世界級各種地活動,讓大家聚集在壹起。它是個平臺。更重要事 情,我們要讓設計師跟妳在壹起。啊,我壹看,魔女,我要把魔女,我覺得妳脖子那麽長,是吧?皮膚那麽白,聲音那麽好聽,個那麽高,然後妳肩又那麽平。那妳這妳穿衣服,妳適合穿什麽。妳適合穿的衣服就顏色越是 單壹越好看。如果妳某壹方(面)有點兒缺陷,可能有點什麽衣服色彩,把自己給裝扮裝扮啊,轉移壹下視線是可以的。但是,怎麽做呢?妳讓我說不行,妳自己做不到。我特別受不了咱們很多戰友說,這個是 我要設計的,這個我親自做。我告訴妳,不管妳怎麽做,怎麽設計,那叫手工活,手工產品,它不叫藝術品,不叫設計師。要不然要設計師幹啥,妳都去做去了。它這個專業在裏面兒呢。

那麽,在G-Fashion上把設計師和妳是零距離的。然後,由於妳的買的卡不壹樣,妳可以要求設計師說:“這壹款,這個褲子今天我很喜歡。”就像我剛剛的,昨天訂的兩條褲子,我打電話我說:“這個褲子我很喜歡。但妳 要把這褲子什麽時候按照我做。”哎,人家設計師就給妳去做去了。但壹條,人家本來市場價是壹千二,但我收妳壹萬五。壹萬五美金啊,十幾倍啊,那我就,壹萬五,壹萬五就壹萬五嘛。三兩條,但我再拿手來給妳做 去。那麽這種情況下,都是叫量身定制,或者說在某種已有的基礎上給妳要求,這能滿足。

然後另外幾個東西,就是在這個G-Fashion網站上,妳看到我那個模板的時候。它就是原來愛馬仕的,最早的這個網站。我給妳講過,沒人看明白這個問題。妳去看全世界前十個最大的Fashion網站,全給妳推廣告,花裏胡 哨,“啪啪啪”,基本都是針對中國人做的網站。然後呢,壹妳說T恤壹堆,花裏胡哨。妳的女的胸罩,壹千個壹萬個頭都懵了!就像那亞馬遜那網站,爛死了!什麽都給妳往上放。尿罐也往上放,然後古董也往上放,花裏 胡哨的。愛馬仕網站是我調查過所有的大品牌,Dior,Louis Vuitton。Dolce&Gabanna,Chanel,還有這個,這個香檳酒,Dom Perignon。所有這些網站都做得最好之壹的,我可以告訴妳去查壹查,只有愛馬仕用了三年的開發 期。我們這個網站就是愛馬仕開發網站的人,是咱們公司的員工。

我們要的那個就是壹打開就是壹個視頻這個視頻不是讓妳看女人屁股的,大家壹看壹個美女端著水杯啊哈過來,不是,它讓妳看到的是後面的埃菲爾鐵塔。這是工業革命的壹個新的旗幟,打破傳統然後法國又壹領世界,然後這個女的又端了壹杯水然後又穿了壹個緊身褲穿了壹個休閑夾克,粉色的,對著那邊過去,那邊是哪裏?香榭麗舍大道。他告訴妳從工業革命走向香榭麗舍大道的現代時裝文明。它是有概念的,然後給妳壹個動感就是那種飄逸,輕松,不讓妳感覺到壓抑,然後未來是什麽?妳看愛馬仕網站上今年的新季它都有壹個視頻,非洲的絲巾、東歐的絲巾、還有巴洛克的絲巾、它是有系列,他是有DNA圖騰來的,所以說今年妳不花哦今年是這個,妳點擊男裝和女裝,他為啥先(點擊)男裝後女裝?沒問題這個不重要,人家法國經過研究買女裝消費是68%,女裝是排第二,所有的女的買禮物給男士買的時候,法國男士80%的領帶是女人給買的。所以妳買完下完單,妳看女裝的下面是有三個層系列的所以妳選壹個胸罩下面所有的胸罩全在下面,但是妳只看到妳點的胸罩的時候下面壹排壹點不影響妳,色彩就三四種突出的是那個產品。點到了行了妳就可以點價格,價格都是多少多少價錢,就這麽簡單,然後旁邊壹個鉆石點進去1、2、3、4、5、5個層次,當然他做的是錯的不叫discount完全是錯的不叫discount把這個人我已經fire掉了,什麽叫discount哪有discount?是VIP,把他給fire掉了。

當妳進去以後妳買完這個卡事實上就進入了這個金融系統,然後妳拿著這個卡妳買東西的時候妳會發現完全不壹樣了,為什麽?專門給妳的界面這是妳的卡的界面,我上次我模擬選了這個顏色的黃色和綠色的這是最好的搭配是最陽光的搭配的顏色,這次它自動就給妳跳出來接近於妳的,適合於妳的,如果妳點壹個我在家裏面穿的拖鞋,妳把拖鞋壹點出來妳這個黃色……妳這個是黃色的帽子不是綠色的啊綠色的上衣直接就出來了。包括適合妳的眼鏡,妳喜歡寬邊的眼鏡啪就給妳跳出來了,它叫習慣性的AI世界而不是在屏幕上吧吧吧……現在妳看看法國幾個網站妳壹上去我噻!嘣嘣嘣能把妳砸暈了!都是往外推東西,壹點根本就進不去了點不完了,G-Fashion另外壹個最大的核心——很多人看到的東西最棒的東西真不是最大的品牌,妳看我現在很多的衣服啊,我去看那些Fashion牌子是天才中的天才,妳不要忘了所有在大牌裏面設計的這些產品都是這些天才,經過他們標準化後推出去的,幾乎都是這樣。

妳像鞋子人家是100年才成就壹個鞋子的牌子,咱們就是copy人家的,這個鞋子怎麽能讓妳穿的舒服啊?鞋子裏面就差那壹點點皮就是點點軟皮和翻毛皮讓妳穿上去能不能磨妳腳,還有這個跟啊妳老想那麽高才好呢還能穩當但是它能要妳的命它能傷妳的腳,那個鞋是皮子它就滑,現在流行的是膠底的彈性底的,怎麽能叫女士穿襪子和不穿襪子還要走著不傷腳還能走出來挺胸波濤洶湧的安全的走在馬路上,這些是西方工業文明以後和人們行為藝術。生活方式的壹個巨大的融合,這個不是說妳穿去壹看我值錢我值錢好幾萬啊,好幾萬美元,不是錢的問題,妳穿這個東西第壹它讓妳自信,我現在穿的這套西裝跟妳聊天妳發現我有啥變化嗎?和草根小哥直播。

魔女Peace:沒有顏色的變化啊。

郭文貴先生:完了,完了完了。

魔女Peace:領帶變了。

郭文貴先生:領帶變了、眼鏡變了,當然了,內褲變妳現在看不見,我給妳開玩笑。為什麽把領帶換掉了,因為對妳的尊重,我換掉領帶、眼鏡,我是針對妳來的,而且我想到妳今天大概這個打扮,讓我真是給蒙對了還。這個衣服穿上去,我穿這個衣服,和我穿休閑裝,絕對狀態是不壹樣的。我很少在家裏穿著睡衣在我臥室晃蕩出來,幾乎很少。因為家裏有很多人,保鏢、管家和其他人,妳看到不舒服。另外壹個,如果中國人像日本人壹樣能學會跟妻子跟老公之間保持距離的時候,我覺得中國人就完美了。不要說跟朋友,跟任何人都要保持壹個尊重的距離,是讓妳這個關系壹直下去的根本性基礎。服裝能給妳什麽?服裝能給妳任何任何男女之間,經過時間,就像我們挺郭小妹昨天說的愛情,我說愛情經不經歷得住時間,就是愛情的質量。能經歷住時間有很多條件的,夫妻之前如果每天妳穿的很漂亮,總能讓對方看到妳不同的壹面,對妳更加的自信,同時跟妳出去他有面子。還有壹個,有更多的機會有人相信妳、投資妳、與妳交朋友,這不壹樣。

魔女,妳說妳如果今天弄個大褲衩子套頭上了,然後在那翹著個腿,我說妳精神正常都不行啊。所以它是個基本的,服裝到了壹定的時候,就像我們北魏壹樣,是那種飄逸的,把人性的美和想法和妳的價值提升的壹個最好的工具,同時它也是個社交的工具,更重要的事情它也給妳帶來了機會,甚至是讓妳生命中愉悅,各種的讓妳生命往上升的積極的能量,這是我們的G-Fashion,絕不是說賣東西的店,我們不開這個店。

我們選的每壹樣東西,妳看像我談的那幾個設計師,哎喲我的媽呀,妳可以不知道有多煩吶,每個設計師都有自己的個性。這…是吧,郭先生。哎喲我說,咱別來這個,我是直的。然後啪摸壹下子臉,啊,郭先生,我說別別別,這太多了。但我尊重他,摟膀子,摟,咱摟著沒事,能怎麽著。

魔女Peace:Gay壹般喜歡您這種類型的。

郭文貴先生:對啊,他太喜歡了,他說妳要這樣啊,我說我這樣我這樣,可以可以。

魔女Peace:沒抓您壹下屁股嗎?

郭文貴先生:哈哈,沒有沒有。但是這些人都是很善良的,他們心很軸的。所以他們溝通,說妳看我希望的是什麽樣的,比如說做首飾那些人,他們說,啊,這個我不喜歡。我說就是那麽多不喜歡妳在能弄這玩意,但是中國人的手和外國人的手不壹樣,中國人手戴首飾不壹樣的,特別是女孩。我真受不了中國男人帶壹堆首飾,我真受不了,中國男人帶首飾我覺得太奇怪了,我從來不會帶戒指的。但中國女兒帶首飾太漂亮了,中國女孩的手都好看,他們都接受了。我說妳能不能把中國女孩的首飾設計點這樣的東西,別老是寶石、鉆石,妳看臺灣很多品牌,包括(英文品牌)現在出了很多中國的首飾,還有蒂芙尼也做了很多,卡地亞做了很多。但是在哪能找到中國女孩可以真的帶上不是那麽顯擺,又沒那麽貴,而真的很有個性的,不是蒂芙尼、不是卡地亞、不是(英文品牌)。是什麽?結果他們給我出了幾個方案,我說這就是我非常喜歡的,讓所有人上店上買,我買完我覺得我得到了,不是買完我壓力很大,太貴了,壹弄幾千、幾萬、幾十萬美元,我覺得不壹定要花那麽多錢嘛。

所以我們G-Fashion未來要有什麽,“悟”,是很有個性,然後適合於女的,而且價格非常公道的。為啥我強調這個價格,任何壹個大品牌,咱們說的壹線品牌,它的壹塊錢成本要加20倍到50倍。就愛馬仕的衣服它的成本,如果妳買的是500塊錢的時候,大概它的成本就在50塊錢或者說30塊錢。妳像這不鳥妳這套西裝1萬八,有的是八千多。這套是壹萬八千多,它的成本大概就是在1000美金或1500美金。

我們現在給所有人談的問題是什麽呢,妳到我這G-Fashion來,妳是個大的品牌,我讓我們所有的加入者、會員買妳的不鳥妳。妳給我們什麽價格,就是妳廠家到 中間的那個價格。那他給我多少錢呢?可能給我的象8000的就給我們4000,18000的就給我9000。就是他賺幾乎就是生產廠家的他那個10%。

那我們交給戰友的時候,就是咱們會員買的時候呢,可能基本上就是零了,基本上就是零,沒有了。就是我們正在在想別把運費賠進去,賠運費不就賠死了嗎?就到妳手以後,咱們絕對是零,因為所有的會員都可以查賬的。然後妳那了1萬美元有5%的管理費,就是管理費維護著G-Fashion就可以了。這是我們現在想象的。

所以很多比如那個首飾、妳最喜歡的那個首飾——這個名字我不能說。他說我不可能給妳50%的。那我說我要妳是怎麽樣、什麽樣價格能讓妳保住本。他說我現在只有20%的利潤,我說那妳是商場。出廠價,他說大概我有35%。我說那我現在定價的時候,就是買了5個lelve、壹萬美元那個,我就可以告訴說,這個首飾妳可以買,是廠家的65%。妳懂我意思嗎?

我要讓所有加入G-Fashion的人說,我這個東西,我買了是值得。我心裏沒有壓力,而且我會很愉悅,更重要每個人都有面子、優越感。對面戴了個蒂芬妮,我戴了個蒂芬妮。老子是花了35%,還有壹個,這個東西只有我有、妳沒有。這是什麽感覺?

然後G-Fashion未來是什麽?他是生意。今天妳戴這個帽子,妳花了多少錢?妳穿這個上衣多少錢?妳到時候妳就捐了,妳就扔了。未來我們需要的,包括很多事前啊,G-Fashion上的很多事情都能成為把他成為第二個、二手的、第三手的都能使用的人,就把它變成壹個金融。因為在G-Fashion上買點東西都是好東西。基本上妳象壹個真正的經典的鞋,壹兩萬美元的壹個包,愛馬仕的壹個包,妳壹輩子不可能弄壞的。

那妳不需要的時候,妳可以完全放到上面去,不是說叫很丟人,說賣二手貨很丟人、買二手貨也很丟人。它是非常好的壹種文化,大家可以去分享,可以去使用,它也變成壹種金融。還有更重要的,我覺得要把戰友的智慧放在壹起,大家壹起來設計,壹起來要求。說今年這個好,就像妳壹樣,我希望妳能——我建立某個部門。我把所有戰友們今年什麽貨賣的最快、暢銷貨,我今年要下單進貨的時候,我把這個進行要求,然後做出女款、做出男款。就是在生產貨的時候,更準確的滿足戰友的要求。而且是直接跟戰友間溝通的,就象妳這個有品味的人,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G-Fashion未來是什麽,壹個智慧的、高素質的、價格非常到位的、可信任的,然後分享每個戰友的財富,能夠更高效的實現-Fashion夢的,這壹系列的理想,非商業化的融在了壹起的壹個群體。

然後再把它變成了壹個貨幣交易的方式。就是妳家裏邊有金條、金磚,妳傻呀妳在那擱著,隔壹年還貶值。我把他放在G-Fashion裏邊,我放那壹年,我啥也不動,我今天穿的衣服、我的眼鏡,我足夠啦。甚至妳還可以賺錢,妳為啥不做呢?這就是我們要做的,我們要把金融、商業、市場、需要、消費、智慧融合在壹起,只有中國現在有幾億人口的市場,哪國都沒有。妳想那是多大?

所以G-Fashion,它不僅僅是個Fashion,它是智慧、設計、美好,還有金融的壹個綜合平臺。

魔女Peace:太興奮了,太期待了。文貴先生您時間可能不夠了吧?

郭文貴先生:沒問題,我定著表呢。

魔女Peace:那下面我想問兩個個人的問題,可以嗎?妳那個永不敗的精力都是哪裏來的,這麽多年。

郭文貴先生: 我覺得首先壹點,我確實從小到現在精力都是壹直很旺盛。但也有時候不舒服啊什麽的。我覺得真的跟大家分享,我有很不舒服壹段時間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在想我的人生要什麽,能不能滅共,能不能滅得了共,活著到底啥意思?完了,壹下就完了!就覺得睡也睡不夠,吃也吃不好,吃完以後肚子也大,看啥也覺得沒意思,這也沒意思,就有點憂郁癥似的,實際上不是憂郁癥。

當壹個人沒有希望的時候,妳就沒激情。沒有希望沒有激情的時候,沒有挑戰。沒有挑戰的時候,妳就沒有身體迸發出的那種力量,超出妳本人的力量。更重要的事情,當妳沒有希望,妳沒有壹個目標去挑戰的時候,等死或者是等病或者是等災難。人活壹口氣最重要的是要有信仰,要有目標,要有追求,要有挑戰。

所以妳不管什麽欺民賊罵我的時候,挑戰我的時候,我從不在乎。因為他是假的,他是錯的。我可以用我的真,能把他累死,累死他壹輩子。妳想現在砸我的這些人,他壹輩子他完了,全完了。要麽他累死在砸我的路上,要麽因為他砸我,他被送進監獄去了。

但是他給我帶來了是什麽?反而我覺得逆增上緣。就是讓我反而反省,讓我每天想我做得不對,我做得不好,我應該做好。我每天沈醉在工作中,時間的安排進展中,我跟人打交道我特別特別的開心。像我跟妳發個信息,這好多時候我這刷著牙,就給妳發信息去了,跟戰友們。上洗手間我也發信息,洗澡的時候我也看著電話。我開心吶,我充實啊。

然後生理行為上,妳要想有精力就是壹定要吃好。所有的精力第壹要吃好,不吃好全完了。第二,壹定要打坐,我要不打坐我壹下就完了。壹定要有壹個妳可相信,絕對相信的,哪怕10分鐘20分鐘打坐。我這打坐打那麽多年,太管用了。

再壹個壹定要健身,不健身是不可能的,壹定要健身。所以說這幾天有的時候,我真的搞不清楚,為啥會沒有精力呢?沒有啥沒有精力的。我今天早上妳看到我是六點,因為我這個電話系統是完全是跟戰友們、生意聯系、還有爆料革命的。另外壹個全部是關於政治系統,完全是不相關的。另外壹個是純家人的。我是六點鐘準時把那些全做完,我八點鐘開始通電話到現在。我沒有覺得任何沒有精力的,沒有任何的。我認為當以上三條以後,妳不會沒有精力的。妳可以試試,謝謝!

魔女Peace:我壹直在試,我壹直在試,但是追不上妳。

郭文貴先生:雙修也管用,我不跟妳開玩笑,不雙修實際上真的是沒有精力的。嚴重影響,陰陽協調,這個是很重要不是開玩笑。

魔女Peace:還有個問題可以嗎?

郭文貴先生:請!

魔女Peace:借用您本人的話,您受了世界上沒有的任何的苦。然後呢,妳也吃得起任何的福,您說過這句話。您在每壹個角色轉換中,您有沒有覺得不適應過?比如說從階下囚到了億萬富豪。

郭文貴先生:真沒有!我唯壹的讓我感覺到突然間就“蹦”壹下子,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最不舒服,我覺得就是坐私人飛機。在這個之前我買的另外壹架,我買飛機,我壹個人坐在飛機上往回飛,我壹下子就不舒服了。我特別有愧疚感,我說我壹個人燒那麽多油,然後這個飛機要飛回去,然後這麽多人給我服務,這不是作了嘛?這個人類要都我這樣,這個地球不就更加汙染?我這是很多年了,那個時候都有汙染的概念了,我都有汙染的概念。我覺得我是受不了,哎呀,我覺得犯罪感,很不舒服了這個適應。

這個時候我就問人家有私人飛機的。他問了我壹句話,他說文貴,妳覺得妳現在給這個社會帶來的財富和給社會帶來的貢獻和妳未來妳想做的事,妳覺得飛機會幫助妳更快的實現呢,還會讓妳說不能實現,還是什麽情況?我說當然會更快讓我實現。他說妳生命中的時間,妳等在機場和在私人飛機上,包括私人飛機妳可以工作,如果妳創造了財富大於私人飛機飛行中油的話,妳應該感謝這個私人飛機。私人飛機的誕生,它就是人類文明的需要,妳不能說它是錯的,他說妳應該去更加感激它擁有它,然後妳去把妳做的更好,唉我找到心理上確實找到了安慰的理由。

但這並沒有詮釋我的不舒服,直到有壹天我是真的是明白了,到美國來華盛頓,幾個人有私人飛機的,我說妳們有沒有覺得良心不安的,咱們這壹個人做壹大飛機,呼啦呼啦說幾十噸油,從北京是加33噸油,回去再加30噸油,妳這是什麽概念?就是他們特別說,妳知道美國占有全世界多少私人飛機嗎?那個時候全世界才2萬多架,美國占93%。

當時我買的是Falcon的,就是達索飛機的,三個引擎的。他說妳知道達索飛機總部在哪嗎?我說在法國,他說不對,法國達索飛機就在紐澤西,因為98%的市場在美國。他說為什麽這些私人飛機在美國占90%多,他說我告訴妳,因為美國在創造全世界80%的電子工業技術產品,美國的經濟60%就在私人飛機手裏面控制著,他說妳要看到這壹面,他們是創造人類的文明。

然後他說Miles郭我調查過妳,妳在妳很小的時候在妳的老家妳就開始倒賣摩托車、汽車,後來到了從看守所出來以後,妳花了4倍的錢買了兩臺標致505。實際是高利貸,出租公司租的高利貸。我說我糾正妳不是,是10倍的價格。當時壹個標致是11萬,我付了他大概是60萬,因為每天Double Full,買了兩臺。

他說為什麽妳能成功,妳能從看守所出來,擁有壹個幾億的投資,來自法國,英國,美國,多國日本,然後妳能建壹個五星級裕達,因為妳的車給了妳來的人方便,還給了妳來的人信任。而且妳是我調查妳是最早用中國子母機大哥大打電話的人,而且給員工配大哥大電話的人,就是妳在乎了方便的通信,和體面的交通,提高了妳的效率,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財富,也讓妳看到了世界,妳和我們走在了壹起,妳不可能騎著驢跟我們見面。

我說這個好,這個好,我壹下就釋然了,所以說見什麽人我跟妳說魔女,妳跟什麽人在壹起,就決定了妳壹個人是什麽。

魔女Peace: 這就是我很幸運。

郭文貴先生: 這就是爆料革命,真的魔女,妳看咱倆今天在這聊天對話,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沒有咱這個平臺,咱倆咋能對上話,不知道哪壹輩子,這輩子不可能了吧,這就是現在的人類的文明,妳能在萬裏之外,妳馬上都快睡著了,我知道妳是半夜時間,看的出來,妳都能和壹個遠在美國的紐約的可以溝通聊天說心裏話,可以談未來,可以分享人生,這是多麽重要,因為時代;科技;爆料革命和這個平臺。

共產黨想把這個給壟斷,妳不能妳們隨便說話,妳得聽我的,誰敢讓妳們隨便說話,我給他cancel掉。我們這個平臺厲害在哪?,我們的金融厲害在哪,打破了集權的壟斷,全世界的壟斷,就像當年我要花幾十萬租壹個,高利貸壹個標致汽車壹樣,它能給我們帶來方便,他能讓我們交朋友,他能讓我們互相的更加的找到雙方的愉悅感,最低的成本達到最高的結果,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

所以就妳剛才說,除了那個之外,我還真沒有什麽不舒服,我就給別人帶來的舒服。

魔女Peace: 太好了,太棒了,這是我非常期待的答案,真的太棒了,文貴先生今天就麻煩您到此為止了,這麽長的時間真的非常辛苦妳了,然後最後就是在您的這個生日之際,我非常想代表我們全體,就是我所有的能代表的全體的戰友們,非常的感謝您的母親能夠把妳誕生下來,然後給我們中華民族誕生了壹個民族英雄,我壹定要說這句話。好謝謝您的參與,還謝謝我們所有的戰友們,在此陪著我。剛開始我非常的激動,非常的緊張,我們還要再次相遇在這裏,下壹次我要問文貴先生更多的問題,應該是更加的精彩,好謝謝妳。
郭文貴先生:謝謝魔女,非常榮幸,快休息吧。抱歉打擾妳了,謝謝戰友們,謝謝,再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