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在中共國培養不了人才了,也留不住人才了?

作者:文小明

錢學森,大家並不陌生,錢學森先生離開我們已經10年了,除了留下了他開創的航天、導彈、自動化控制事業,還留下了著名的錢學森之問:爲什麽中國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

2005年溫家寶總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學家錢學森,錢老曾發出這樣的感慨:“回過頭來看,這麽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和民國時期的大師相比。”錢老又發問:“爲什麽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這就是著名的錢學森之問。

那爲什麽中國培養不出優秀的人才,如今有了答案了嗎?還有問題之所在?

記得之前看過一個新聞,一位鄉下中學的校長把一位老教師喊到會議室,說是經過研究決定給這位老教師頒布一個榮譽證書,鼓勵他30年堅持不懈的教書。誰承想,這位已經快要退休的老教師二話不說接過證書直接就撕了!

這些年,爲了鼓勵各地鄉村教師執教,不少地方已經開始給這些教師們發證書了。老師們最先確實也都受到鼓舞,但是後來就變了味。因爲一開始不少老師以爲他們的待遇會隨之提高,沒想到還是這樣子,連一點實質性的獎金都沒有,什麽都得不到,發證書變成了“畫餅充饑”。

發證書,發獎狀這本來是一件令人開心的好事,結果現在很多老師都不屑于拿這個東西。

首先,就是這個證書實際上一點作用也起不到。拿評職稱來說,這種證書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把話說白一點,其實就是一張寫著“漂亮話”的紙而已!

其次,拿這個證書可能還不是榮譽,甚至還會受人恥笑!這個話怎麽講了?

老教師堅守崗位30年,這背後可能就會有人議論呢:“這個老頭在農村待了這麽長時間,肯定沒什麽本事,要走早走了!”人言可畏啊,所以不少老師看見這種榮譽證書來氣,不僅一點實質性的作用都沒有,還要受人嘲笑,上文中的老教師或許也是因此撕毀證書!

而相反的一方面,看看那些高等學府裏的教授是如何的作態。

在北大120周年校慶致辭的時候,時任北大校長的林建華把“鴻鹄之志”念成“鴻浩之志”,而且有細心的網友觀察到,林建華校長在致辭中念到著兩個字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卡頓,似乎有點茫然,可見這個發言稿並非出自林校長之手。在致辭中,除了“鴻鹄”被念錯之外,“莘莘學子”中的“莘莘”也被讀成“jing jing”作爲北大的校長,在如此重要的場合居然出現這樣低級的錯誤,實在讓人有點感到不可思議。

無獨有偶,跟北大比肩的清華也在一個常用的詞語上“翻了車”。問題出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迎新條幅上,“熱烈歡迎”寫成了“熱列歡迎”。本來也沒人去注意這個條幅,這事也就過去了,倒是趕巧的是清華大學校長和新入學的圍棋天才柯潔握手就在這個橫幅下面,于是這個圖片被傳到網絡,受到不少的網民的謾罵。

清華和北大都是中國的頂尖名校,卻在這樣常見的字上面“翻車”,讓人對他們的能力和實力産生懷疑,竟然這樣的人坐上了高等學府的招牌,讓人懷疑這個學府的真實水平。

再比如,上海複旦大學教授陳果,曾經風靡網絡,在短視頻平台大出風頭,人們被他的雞湯灌得一愣一愣的,它獨特的講課風格也被很多人稱道。但是陳教授在一次參加節目中,把“耄耋”念成“毛至”,“耄耋”這個詞語雖然不是很常見,但是作爲大學教授還是應該有所了解的,因爲在形容老人的時候這個詞語使用頻率何時很高的,念作“mào dié”,指老人家高壽,八九十歲。

陳果念錯“耄耋”之後,很多人在網上對她提出質疑,對她以前的課程提出質疑,于是陳果教授慢慢退出了人們的視線。

再有推特上的2019年山大陪讀事件,有個黑人寶寶把他的山大女朋友的性愛視頻發布在推特上,標題爲中國大學給我配備的三個陪讀女朋友。而事實上,山東大學一個留學生配三個學伴的計劃早就開始了,從2017年的一對一配對,改革爲2018年的每個留學生配三個健康學伴,形成三人學伴小組,落選學伴則列入學伴庫。山大陪讀事件只是一個縮影,全國各大院校多大的把帶著艾滋病和懶惰的黑人請來當祖宗供著呢?每個黑人每年補貼6萬人民幣,在中共國有多少天才上不起學,竟然還有某教授出來講話,每年6萬其實並不多。

中共國的教育體制,真正有能力的人,都給用力的壓迫在窮苦鄉村,30年都不給任何福利和獎勵,而那些大腹便便的各種庸才,利用各種關系坐上了名不副實的位置,一切目的都是爲了賺錢,擴招黑人學生掙錢,四處做演講掙錢,四處拉贊助掙錢,買學生掙錢(此處不想講了,郭先生的直播視頻裏有很清楚的講過北大方正的事情,每每想來,恨不能手撕禽獸)

想想最近幾次的衛星發射失敗,科研領域的抄襲,偷竊,完全沒有了詩書的浩養正氣,拿什麽來培養人才?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