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由香港年輕人的話題展開

北京時間5月10日22:14分,就在我開始動筆時,黑警仍在香港瘋狂地抓人。從鐘樓到碼頭,又從商場到胡同,自下午一點多到現在,黑警病情發作已長達八九個小時,且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緩解的跡象。我在母親節寫這篇東西,並不指望黑警們第二天能收到來自我對其老母的問候,因為我深信佢地既老母(中共)一定收得到,所以不能指望。

為了盡快擺平香港,中共把5月10日定為最後期限。因此,昨晚我就做好了準備——翻出久已未用的TG和github的分屏,以便全程盯住現場。透過這兩隻眼睛,我見證過銘刻港人不屈的6.9、6.12、6.16……還有7.21、8.11、8.31……我不是香港人,可那些劇烈的傷痛,整個後半輩子過完,恐怕我都無法平復。寫中大保衛戰、理工大危機時,盯著現場實時發回的多屏畫面,憤怒揪心亢奮的情緒擰成一團,茶飯不思,可樂瓶裡的煙頭插得像刺猬……如今回想起來,往日彷如昨天。

在這之後,循著中共病毒的踪跡,我的視線從香港到武漢,到全國,再到全世界。繞了一大圈後,得知黔驢技窮的中共要在香港上演最後的瘋狂,視線又回到了原點。

今天路德節目中提到香港時,說這次九龍的大遊行,現場媒體反饋回的信息很缺。讓我感同身受的是,過去盯香港的現場,只要我有需要,github總能準時給出標準的九分屏。當然,在網速許可的前提下,高清的十二、十六分屏甚至都不在話下。也就是說現場媒體起碼不低於九家,然而,今天無論我怎麼改分屏數,一直到下午四點多,給過來的也只有兩個畫面。據我所見,現場的媒體其實並不少,結合路德先生所說,我推測很可能是出於中共的阻撓,到場的眾媒體不是被斷了信號,就是壓根沒信號。

寫到這時,視頻裡正傳來議員鄺俊宇被抓的畫面。多名黑警闖進公園女廁,期後女廁裡傳出慘叫的聲音。一位媽媽的兩個女兒被抓,大的14歲,小的12歲。面對市民的職斥,現場一名黑警大叫:“我們犯法販毒又怎樣?你以為律政司會檢控我我們?法院敢判我們有罪?!”近來我鼻子一直不好,此時恨不得一噴嚏把黑警全噴死。對比中共的黑警,文學也好,電影也罷,一切描繪黑社會的作品都顯得浪漫;對比殘酷的現實,押井守的《人狼》裡手足和黑警的愛情幾近荒唐。

在想像自己不了解的事時,人們往往就容易浪漫。此話若是衝著好意思而來,到我這便該有個終止:出於對中共黑警的認識,顯然我已徹底喪失了浪漫。如同不久前中共的《後浪》,無數青年在夢中獲得無限憧憬的同時,我的夢裡只有無限的憤怒。為此我決定乾脆不再做夢,可是做不做夢,決定權並不在我,眼睜睜看著夢與現實合二為一,我唯有忍著劇痛挺著。好在如今我已年逾不惑,也不用再為生計而拼搏。可當我掐指一算,才發現不拼搏只限三年,三年後就得靠老婆。在惑的期間,我靠著二十多年的拼搏,只換來了三年的不拼搏,雖然也很慘,可起碼有了做總結的資格:被中共洗腦的年輕人,瞎拼搏就是青春的全部。

抱著本該所得的十分之一,一旦表示滿意,就不會去想十分之九去了哪裡。嚴格說,並非不會去想,而是壓根就意識不到還有十分之九。對這種持續不斷的狀態總該有個定義,我把它叫做被洗腦而付出的經濟代價,換作中共的立場,叫洗腦而獲得的經濟收益。我就曾着過此效應的魔,並一度自我感覺良好,由於這一點小小的疏忽,甚至把馬雲看成了偶像。

前兩天,“偶像”又上了知乎熱榜,追溯源頭仍是起於《後浪》。看來經過幾天發酵後,中共的雞湯非但沒灌暈這代年輕人,反倒被這代年輕人的清醒整得有點暈。考慮到中共素來喜歡躲在背後的尿性,馬雲出面就有了合理的解釋。在中共國,偶像個個都是花瓶,看上去很美,裡面盛滿了中共的屎尿。當然,我並不是諷刺偶像,而是想提醒後繼們,最好提前認識到中共為你精心安排的前程。馬雲的那席話,正是他那個花瓶裡屎尿的真實寫照,我不是花瓶,更不存在裝有中共的屎尿,所以才可以筆直地站著,並說出FUCK CCP的人話。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時光倒回到我的著魔期,我簡直連正常人都不如。現在回想起來,我認為與其說着魔期,倒不如麻木期來得更貼切。此結論的根據在於我還清楚地記得,對當初的所得我並沒表示過滿意。因此,如果那時我看見視頻裡被扣電瓶車的姑娘,我的第一反應恐怕既不是恨中共,也不是同情,應該是觸碰到自己為活著而拼搏的痛點時,表露出對生活的認命。認完命後,才禮節性的表示同情。假如我自認為比她過得好,就會暗自慶幸命比她好,否則便會因同病相憐而悲傷。

總而言之,無論何種情緒,最後都將轉瞬即逝。在冷漠的鍋爐裡,關愛和同情近似於自慰,短暫的高潮過後,據說便會癱軟如初。依然有人在寫歌,也有人在聽歌。然而,在中共一手鑄造的鍋爐中,寫歌的人很難不假正經,聽歌的人也很難不無情。基於我曾有過的親身經歷,我才不難斷定中招的人有多麼的神奇,神奇到一個個像丟了魂似的。不過想必也正因為曾有過親身經歷,才讓我對香港青年肅然起敬。老實說,每當自感出現了得瑟的苗頭,下一秒總會想起香港年輕人,然後便自我告誡:你算老幾啊?每次自問完後,看似沒啥明顯好處,可我自覺除了腦袋,起碼平常心還能保住,與我而言,這就夠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5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