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9日郭先生GTV直播连线草根小哥

战友之家听写组

草根小哥:七哥好、七哥好,剛不好意思。

郭文貴先生:草根小哥好,早上好。

草根小哥:感謝您百忙之中還得抽時間來我這壹趟,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萬分感謝能加入到草根小哥的節目。我是真正的草根,妳不是草根,妳是草根中的超級富豪。

草根小哥:沒有沒有,其實是不是草根壹聽說話就知道,因為您接觸的富豪比較多,真正有錢人家的孩子不可能——就是性格都很平和的,像我這樣這種特別極端性格的,那只能是草根。謝謝七哥,就是說知道明天是您的生日,戰友們也想讓我帶大家提前預祝您生日快樂!

郭文貴先生:非常感謝草根小哥,感謝所有戰友們對我生日的祝福,我也收到很多祝福,特別感謝!

草根小哥:謝謝七哥,其實感謝的話有很多,因為您的時間也非常的寶貴,戰友們的時間也非常的寶貴,大家來到這都是想聽您給大家多說說,我也不想浪費大家時間,我就單刀直入了,還有幾個問題想請教請教您。第1個就是說,因為我這人壹直以來不相信有什麽巧合之說,就是在419的時候,在419的時候,這個孫立軍其實在2月底的時候,我聽您說就已經被抓,然後被清算了。但是在到419當天鋪天蓋地中共新聞宣布這個事情,我覺得這個事情是不是在向您致敬啊,這個事情。那麽在510這壹天是您的生日,會不會發生類似這樣的事情,就是黨內的戰友向您致敬的事情。

郭文貴先生:謝謝草根小哥,妳的問題非常好。首先我再次很榮幸地能參加草根小哥的這次被草根小哥邀請來,在這聊聊,也很高興地和戰友們分享壹些我們和很多戰友們關心的問題。

草根兒小哥首先問的問題,我覺得特別好。事實上我要糾正壹下時間,就是3月11號的時候應該是跟孫立軍先談的,談完以後就讓他離開了。就是所謂的黨內問話,給妳說有人說妳有事了,妳有啥事了,妳是不是老實交代。他肯定說沒有,我這絕對沒有,祖宗八輩、祖宗十八輩是吧,發誓。

像曾宏、還有莊列宏壹樣,拿了奶的、爺爺什麽八輩都出來了是吧,都這樣。然後又磕頭又下跪,然後就說妳走吧,回去想幾天。他就出去了,走了以後就到湖北、上海、廣東都轉壹圈。按黨內程序,這些都給妳盯住了,看妳跟誰去求饒,還有轉移資產、安排後事啊。他真正最後說要雙規了是4月11號,大概中間差壹個月的時間,但是壹直沒公布,到了4月19號黨內公布。

因為大家知道,就是妳問的問題特別好在哪。不是咱自我感覺良好,就是黨內新的孟建柱之後的政法委,咱壹個也沒報過,而且郭生琨這個人很煩孟建柱。我給妳們講過,煩孫立軍煩的跟狗屎壹樣。妳想就兩個騙子、小混子,郭生琨畢竟是正牌大學出來的,當過中冶的老大是吧。我到這來了,我有曾慶紅看得起我,郭生琨修養很高。

2017年妳記得我最早爆料說過壹句話,郭聲琨說中國企業家裏面還有壹個郭文貴真難得了。為什麽呀,抓了以後的官員,只要涉及到任何私人企業家,私人企業家就立馬舉手,“妳們想問誰啊?我馬上交代,妳說誰?我現在我交代、我配合”。人家問著問著吧:“看誰誰誰在妳那嫖過女的?”,“不是嫖過女的,是嫖過處女”;“嫖過兩次?”,“嫖過兩百次。”

就中國的私人企業家當中,就是那種德性,那種道德——恨不得所有的人都死光。絕不是對共產黨的仇恨,他對員工也這麽狠,他對同事也那麽狠,他對合夥人也那麽狠。所以說郭聲琨看到那麽多,那時候孟建柱還在,郭生琨看到馬建被抓以後,讓我就是幾次跟我談妥協,說“妳只要說出馬建的事,只要妳簽個字,妳簽完字啥事都沒有,不動妳家人。”

郭文貴先生:不可能,我絕對不做的。這讓郭聲琨對我們是、對我。本來就認識我,他媳婦就在民族證券上班,妳知道嗎?

草根小哥先生:哦……

郭文貴先生:就是我民族證券,他老婆。他非常清楚我這個人,他身邊的人都是——原來都上我那個球場去打球去嘛!所以說他非常清楚我的為人,說難得有這麽壹個企業家。

這個時候的孫力軍啊!我跟妳說過就是摟著他膀子,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吖!妳也沒幹過公安,幹得不錯嘛!”他那時候是公安部長。他那時候是個秘書,妳知道那旁邊的人,那看著是什麽感覺呀!那是、這個不尊重人吶!在某種場合是讓人受不了的,誰都有尊嚴。那麽孟建柱對郭聲琨,那就是敲敲打打,別不識相呀,別以為妳有慶紅,我分分鐘辦妳,是吧!妳那底我都知道,那郭聲琨也都被壓抑厚了。

還有壹個趙克誌公安部長。趙克誌跟我很熟,因為趙克誌他在河北的時候,張越在河北幹政法委書記嘛,他身邊的人也都跟我很熟。趙克誌多次說過,如果咱黨內要能真能出現100個郭文貴,咱這些所有人啥活都不用幹了。他說站在那給大家講講,講個道理讓妳服氣,用得著這麽過激嗎?他說咱們都是忽悠、靠忽悠,忽悠的代價就是再忽悠,然後就動硬的啦!

說他對我這個很大評價。站在盤古,他那時候經常去盤古。他說妳看這個樓,中國那麽多房地產開發商敢蓋壹個龍的嗎?沒有。然後就誇獎,帶著很多人去參觀吃飯,然後這是我們中國的企業,包括那時候楊娘娘跟他很好,楊娘娘老約他,跟他吃飯。所以說這個419、我、我們感覺沒有絕對證據,我覺得在這種、這個我最煩的人被抓了。

草根小哥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這個郭聲琨也好,趙克誌心照不宣。給郭文貴這麽壹個,這是壹個、這是壹個感受。但反回來事實是什麽呢?我可以告訴大家,三月份他們就過來溝通,就溝通說,如果妳把這個Gnews關掉,馬上妳什麽員工呀!什麽給妳放掉。然後孫力軍被抓,我們可以說孫力軍對郭文貴家族的陷害,我們可以列入到卷宗中去。包括傅振華、還有傅振華的弟弟,先抓的、傅老三傅於華,而且很多財產已經被沒繳了,包括他前妻在那幾個房產都繳了。

說我們都給、給妳面子,說因為陷害妳,甚至把妳壹部分資產給妳還回去。我說NO,沒有這種可能。妳抓不抓他,是妳的事,我不會做、跟妳做任何交易。這點上他們也覺得是挺意外的,因為我知道跟他的交易的代價是什麽呢?那個代價是交易不了的。

但有壹條,後來改、修改郭七條當中,說妳把我很多戰友給放了,因為我知道這個數字是多少。誰被給喝茶了,誰背判了。唉!他們完全同意、完全接受、全都放了。但是我的兩個哥,他們沒有提,我也不提,他們也不提,我也不提。但是提到戰友都放了。

所以三月份到四月份這個期間是和他們有勾兌的,是和他們之間是有交易的。但是促成交易是戰友,還有少抓戰友,不傷害我們戰友。然後呢!我家人、我公司、經濟上沒任何變化。

這勞斯萊斯啊!這完全是我的啊!這小哥妳別拿走啊!然後這個孫力軍這個事情,我相信是趙克誌、郭聲琨,包括趙樂際,趙樂際他跟我這各方面都很熟。文貴,我們總算替妳出口氣。他們也看不慣陷害我們。

馬建的為人吶!是黨內,為人最好的壹個人——馬建副部長。這些人就是他陷害馬建的事情,在公檢法裏邊那簡直是、那是非常大憤怒的,所以說就把他給弄了。另外壹個妳沒註意到鄭州嘞、鄭州嘞,昨天開庭了壹個叫黃保衛的。

草根小哥先生:黃保衛。

郭文貴先生:鄭州市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後來抓的時候是政協主席,那是我兄弟。他昨天開庭,在安陽開庭。他是孟建柱、孫力軍最鐵的哥們,我跟孟建柱、孫立軍之間很多溝通是通過他的。這個裏面是有意思的,我先說到這兒,謝謝!

草根小哥先生:好的,七哥。那個、那行,我下壹個問題吧!就是說這個問題壹直纏繞著我,我相信也是很多戰友關心的,關於64的事情。

郭文貴先生:妳不會喜歡七哥吧!妳纏繞著,妳夢中老夢見七哥。

草根小哥先生:老是夢見妳。

郭文貴先生:所以今天這口罩,還有咱的郭戰裝、郭戰裝。紅眼鏡太漂亮了,白領帶太、這頭型,哎呀!真以妳榮啊!真漂亮。

草根小哥先生:謝謝七哥,我都是向您學習的,這都是向您致敬的。

郭文貴先生:妳這個腦門,妳這個頭型,妳的現在這個狀態,妳別介意跟我八弟特別、特別像。

草根小哥先生:是嗎?

郭文貴先生:那什麽,我八弟就是腦門大,頭、我八弟那個帥。我八弟當時就壹米八幾?八八的個子了,他站在那他就是帥,就是這種酷勁兒,男人勁兒在那呢,太棒了啊!

草根小哥:謝謝七哥,謝謝七哥,主要是我壹直以來也沒有戰裝,但是我還想體現自己是戰友,我就是專門向妳致敬了。然後出去的時候炫耀壹下,穿著這衣服出去。

郭文貴先生:真漂亮!妳這衣服要是穿到莊烈宏身上,我估計他穿上就像喪袍壹樣,像詐屍了似的,他穿上就像詐屍了壹樣。我估計他在那裏面能轉好幾圈。不過妳這口罩應該送給莊烈宏壹個,他那牙實在是太……

草根小哥:他得擋壹下,讓人看了吃不下飯……

郭文貴先生:而且他那個口臭,就是遠在壹米之外能熏得妳……每次吃飯妳沒註意,我離他都特別遠。我最討厭男的、女的有口臭。哎呦!他那個口臭受不了,他老婆哪受得了?您開始。

草根小哥:您的忍耐力實在太強了,七哥。我有壹個問題,也是很多戰友的問題,就是6.4這個時間是怎麽來的?是您自己決定的?到底有什麽意義?僅僅是向之前的89.64的這些英雄致敬嗎?還有這個日期,具體是怎麽定的這個日期?然後這壹天會不會發生什麽大事?這是第二個問題,七哥。

郭文貴先生:小哥問的問題呢……對,昨天開始的時候妳發給我壹個,就好像是壹個問題似的。我說我從來不看問題,我真沒看啊。妳剛才壹說提醒我了,好像有這個問題啊。因為我壹有問題,我就不會回答問題了,這是個很大的事。所以妳們問我什麽,千萬別告訴我。壹告訴我,就不會回答了,妳知道嗎?

妳問這問題呢,事實上說起來很長,也可以很簡短的說。我是壹個真正的……我不是迷信,我真信上天!我本身的經歷,我信上天,我給妳們說過,我壹切壹切的經歷。我有很多現在要是說出來,妳就會覺得這個七哥就是個瘋子,就會覺得比共產黨描繪的各種邪教還堪。我在我的神秘的領域、神秘的領域,或者中國的這個奇門遁甲、易經領域,我深入的研究過。我覺得今年6.4就是它最後壹個……中國的紀念日,共產黨最後壹個,就這壹年了,這是壹個我內心的壹種感覺吧。

但是更重要的其他兩方面。我準備了這麽多年,我說實在話對中國人來講,很大的傷害真的就是習近平、王岐山,這毋庸置疑的。這個傷害中國人三代人、五代人,妳都弄不回來。但是對我們爆料革命來講,他真是我們戰友。我們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些事,這十幾年、從2006年到現在,我跟他是面對面在壹個房間。

我多次親身經歷和他所有身邊的人,我都是親身經歷的。我知道來了,上天送來了個我們的壹個戰友。就幫助我們……妳看看皇帝家、各家皇朝倒閉多少人。是外人給打垮的呀?包括羅馬帝國,是自己內部先爛。草根,老弟妳不看看,這都是他先爛了嗎?

草根小哥:對。

郭文貴先生:中國的皇帝奸姐妹、殺兄弟、是不是?把自己的養母都給幹了,把自己的父親死後的三宮六妃都給睡了,然後就王朝就沒了。都是人畜不分、天地不敬,沒信仰、人道德淪喪。這個時候自己爛了,外面壹推就倒了。所以說外因想幹掉共產黨,外因幾乎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共產黨、共產黨內部腐爛。但是中國人吶,那個維持腐爛的能力天下第壹啊!中國人太墮落太自私了。

但是當他倆出現的時候,這個事老百姓真沒感受,就像班農在戰鬥室說,他三個小時與王岐山談,他跟我說的話“天吶!天吶!”說了好幾次天吶,我說怎麽了?他(王岐山)生活中他真是個魔鬼,壹開始出來的時候很客氣、很禮貌。壹扭頭,就像魔鬼壹樣,頭發耷拉著嗷嗷在那叫。

說“中國人那就是豬,中國人連起碼的壹個人性還不懂呢,妳給他搞什麽主義?搞政治?”中國人吃草怎麽著,那不是那次說的啊,“吃草吃幾年沒問題,妳美國人沒有牛排行嗎?”他就怕他(班農先生)把老百姓喚醒了。那麽王岐山這個魔性,加上習的全家被害的經歷和那種惱怒,和穿著姐姐的繡花鞋、拿墨水給抹了,包括在地瓜窖裏面藏著,上來吃生茄子,現在壹聽說茄子就吐。

郭文貴先生:他這種經歷羞辱太可怕了,他就人格變態了。所以說希特勒、斯大林,妳再看毛澤東,都是有巨大人格變化的。這歷史再往長咱就不說,這歷史上我跟妳說秦始皇也是變態的,是不是?無數個這樣的人,這來了。這魔與不正常的人性放在壹起是什麽?潘多拉,潘多拉裏邊的鑰匙之壹,就是毀滅人類的那種欲望,我要毀滅妳們,誰會要?這倆人會要。

他倆壹說就是文化大革命。壹說話,他媽滴…還怎麽想過好日子,想沒想過文化大革命搶大金的時候?我們當年誰他娘們,他把我們幾個拽過去壹人壹條褲腿子,拽下來唏哩嘩啦就給幹了,他就講他以此為榮。流氓主義和英雄主義,小哥它可不是壹回事啊。他把流氓主義當成了英雄主義,所以看到我們中國、妳身邊很多人,張嘴說他媽的、他媽的,國罵,不罵好就不是男人。他不知道這就叫流氓主義,他把他自己當成男人主義了,這是很可怕的。

那麽這兩個人之間的文化,就是文化大革命誕生的,那是什麽?那是什麽主義?是人類上最可怕的叫獨裁思想,借助共產主義給了他壹個土壤。他恨它,他恨它的魔性,但是又想它的權力。妳明白我的意思了嗎?這兩個壹結合,我覺得日子到了。而且他們內部的情報,妳們能看得到,他能做的不就是修憲當皇帝嗎?然後去整美國、打美國,整美國能幾個整,經濟上、軍事上、藍金黃,當然他跟王岐山會不會有矛盾?壹定會有矛盾,會到什麽時候有矛盾?那就這兩年,特別是去年當我知道他壹系列的計劃都要推進的時候,我知道他結束了。

我給他的預測絕不會超過今年年底,咱擱家睡覺,明年的年底絕對完蛋,就是2021年年底。為什麽?他的生理、他的身體狀態,我是非常清楚的,包括王岐山,他的家人是幹什麽事,我也很清楚的。他每天做啥,我也很清楚。就像海航壹樣,我說它保證不會過兩年,它壹定不會過兩年。

那麽為什麽我說六四呢?去年在華盛頓開完那些會,五大機構、七大組織開完會以後,美國那幾個人跟我那麽多天的交涉以後,我明白了,他絕對完了。因為把美國喚醒這個愚蠢的行為是誰也停不了的。這就是妳看到壹直跟我站在壹起的,像班農、比爾.格茲、斯伯丁將軍、白宮的潘尼哲,潘尼哲(pottinger)非常非常重要的,彭佩奧,還有離開白宮博爾頓,埃文斯雖然後來,但埃文斯原來也是跟我們站在壹起的,盧比奧,還有現在的科頓以及幾個大的金融機構,而且卡爾.巴斯這幾個大的基金。

這幾大基金面對面,大家壹看的時候,妳想都推出他來給我當主席了,都跟我合作了,到達拉斯去開會了,邀請到山上去開會。那個山是人家私人的山,從來不讓別人去的,嚴格來講,我是有色人種第壹個進去的。這壹切事情發生之後,我覺得共產黨能撐到今年六四,它都不簡單了。它是撐不住了,它在香港這個問題上,它開始放毒了。它不放毒,妳知道導火索是在哪裏呢?我告訴妳壹定是在南海。

草根小哥:壹定是在南海啊?

郭文貴先生:當時如果沒有香港這件事情引發,中美之間的沖突,南海直接就是肯定巨大沖突,然後就是臺灣。但是香港把臺灣真的是救了,所以我去年在六四,火雞龔、班農、還有斯伯丁將軍,那個非常棒的記者Josh Rogin、華盛頓幾個政治家,還有韓連潮、楊建利這些民主民運人士在場的時候,我說我告訴大家這是最後壹個六四,我非常有信心的。

所以基於我對上天和對宗教信仰的壹些感覺,和我這些年在臥底的對他們習王的壹些感受,和共產黨內部的真實情況,和美國掌握中共的瘋狂的這些情報,然後我掌握了他們在香港壹系列重要的行動,我覺得他們完了。謝謝!

草根小哥:我知道七哥應該有很多情報、事情,現在還不方便透露,我相信等未來的話肯定七哥說的故事跟今天會有壹些差別的。

郭文貴先生:很多,妳很聰明。重要的話我今天都不能跟妳說,關於這個事。重要的今天都沒說。

草根小哥:好的,七哥。我昨天給您發那個信息,就是怕可能有的信息您不方便說,所以就問問您。尤其是因為您知道我對投資比較關心,比較感興趣,要問壹些這方面的事情,我就怕有的您不方便說。

郭文貴先生:沒問題,妳盡管說。

草根小哥:還有壹個事情,七哥就是現在戰友們最關心的,有個就是滅共的三道大門還差零點三。其中有個重要的點就是說,您那天也說了有四步,就是說其中有壹點就是滬深兩市加恒生股市,什麽時候清零什麽時候滅共才會真正的開始。那麽這個滬深股市還有恒生股市他們清零,是不是會有壹個什麽樣的標誌性的大事件發生呢?然後會不會是美國的這個大的基金從中共投資撤出,作為壹個標誌發生這個事情?

郭文貴先生:就憑妳這些問題,說妳是草根誰信呢,兄弟呀?妳長這樣妳是草根?當然啦,我們草根都應該長這樣。這個非常非常我說草根小哥特別可愛。有些話確實妳剛才很聰明,就像64那事兒有幾個具體的關鍵問題。涉及到,我想妳知道我很多話是真不能說,都簽了保密協議。

就剛才我上妳節目之前,我通了華盛頓的會。第壹句話就說Miles,out of control, out of record。Ok,我說。之外的控制還有壹個就是不能說,永遠都不能說,我說OK。妳說這話再不能說,包括華盛頓的六四的事兒。那麽我剛才回答妳的,為什麽這麽說呢?他有具體行動,他壹定會的。美聯儲絕對可以用美聯儲的這種經濟調整,把共產黨給滅了,誰都不用。當然妳滅掉共產黨,妳自己也得費掉壹半的功夫,妳懂了嗎?

另外壹個,我覺得美國的這些機構投資者。草根妳知道的,中共只要沒這投資者,他絕對完。但機構投資者要去幹那個事兒的時候,他自己也是損失巨大巨大的, 這是第二個意思。

更核心的是香港自貿區地位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只要是取消,共產黨就是出海的那個金融通道,就像那個潛水艇必經東海。所以說臺灣重要壹樣,他就完了,他就堵住了,他就腸堵死了。

這幾個事情,我相信都會發生。但是這幾個事情發生跟著壹件事情壹旦發生,我覺得共產黨經濟就決徹底垮了。只要是美國宣布,我把妳國債給妳凍結,我把妳什麽習王的個人資產給妳凍結,結束!他那個不是凍結的那個本身多少錢,壹萬多億也好,兩萬億也好,他這個只要宣布,妳我經濟上已經徹底不可逆轉的敵人。所有的美國剛才我們說的所有的養老金、投資者,他被動的、他必須往回撤。

就啥都沒有了,也往回撤。美國是有這個膽略的,是有這個魄力的。當這個撤的時候,共產黨就是壹下子幾個股市就完了。因為它基礎沒了嘛,就像抽木壹樣壹下子就抽沒了。而且我已經肯定的在兩年前就說過,這壹定會發生。那什麽中概股,那它根本就不存在中概股。人家壹抽回來了,妳中概股還在?哪有?都給妳凍結了,是吧?

這個時候導致的經濟崩塌,就是剛才說的壹定會發生。這是共產黨倒閉前必然發生的事情,小哥壹定會的,而且分分鐘鐘就發生。謝謝!

草根小哥:明白!其實我通過聽您的爆料,我發現您說的就包括您剛說的有好幾條,每壹條都可以要了共產黨的命。我知道您做事情從來不求任何人。然後您給共產黨設的,我看到是壹個連環套,等於說它整個大套套小套。怎麽著,他絕對是活不了了。其中有壹點,七哥就是說,我個人有個看法,就是說有點可能政治不正確。就是我不認為集結全世界正義的力量就可以通過這個正義的手段可以滅了共。

我認為只有當全世界,哪怕對這個正義,還有滅共這個事兒不感興趣,只對錢感興趣的人都參與到滅共的時候,這個才能真正完成滅共這個事情。因為我看的比較片面,當您發動這個投資,就是那個大家都懂的投資,正在進行的時候,尤其是現在這個G幣的時候,我真心的是感覺到共產黨是真完了。

因為包括我身邊很多腦殘的紅衛兵,現在這個因為要賺錢這個目的,都是擠破頭壹直在問我這個G幣怎麽參與,這些問題,所以說我認為就是當對這共產黨這個不感興趣、對正義不感興趣的時候,這個事情是什麽時候,就是包括這個投資、還有G幣的事情,什麽時候妳開始規劃的,這是不是滅共的壹個核武器?

文貴先生:絕對是最重要的武器之壹。草根小哥妳問的非常非常的好,我真的是對妳非常的佩服小哥。這個問題,這個開始,妳看到我們這次的獨立董事,其中壹個人就叫John Morgan,這個是很大的事兒。很多戰友現在信息太多了,現在妳發現戰友很多人說,我去看是路德的節目啊,我看誰節目,我看誰節目,非常好,但是妳發現竟然我的老師說,要不我給妳整個三十萬美元。什麽概念,妳知道嗎?

把節目當成娛樂了,完全沒吃透。他沒有像妳這樣,妳像昨天文信問的問題,妳別看文信磕磕巴巴的,看文信問的問題,他也是認真思考了的,他沒有在那亂問的,他真思考了。

這個大家爆料革命最重要是實錘,是真正的戰爭,妳不能當娛樂幹。剛才妳問這個問題,妳想想這個G幣能壹夜就蒙出來嘛?為啥今年搞,去年咋不搞,前年咋不搞?

草根小哥:不到時機。

文貴先生:對了。現在G幣是5.6億5.6億個,我都傻眼啦!因為妳想想,要是我沒有控制,小哥,而且99%的錢都是來自國外的,都不是國內的。我們那個投資啊,我不能說,那個投資是到5月26號。(網友各種打賞)小哥妳發財了,現在十套Brioni都沒問題了。記住我的話,妳絕對不止十套了,最起碼壹二十套了。

所以說妳想想,如果這個G幣開放,妳想是多少錢啊?我給妳簡單(分析),我們那個投資是最後壹天5月26。昨天晚上我的手機最起碼來了不下於200個,投資都是壹百往上或者幾百,甚至到壹千。所有這些人都告訴我壹句話,我是體制內的。我要跟妳說實話,文貴,但我是支持妳爆料革命的。我是黨員,我能不能進來?妳知道我告訴他什麽話?

只要妳是支持爆料革命的,妳給法治基金捐壹塊錢,跟共產黨身份都沒關系。我說過,王岐山現在要是說,“郭文貴我現在支持妳,我要買G幣”,我馬上接受。因為妳投的不是我郭文貴,小哥。妳投的是妳自己呀,妳投的是這個未來。妳想想如果這個錢我給整沒了,真的大家不把我吃了,吃了都不拉倒,燉了給慢慢喝我,妳知道嗎?

我太清楚這裏邊的意義啦。壹個人要是錢讓妳拿走,他最多生三天氣、壹星期的氣,但是妳拿走了我的信任,又拿走了我的錢,或者妳再拿走我的女人,我這壹生非整死妳不行。這是任何壹個民族常識,這就是這麽個概念。妳想要是每個人壹說,我老娘、我老爹、我全家、我兒子、我孫子、我閨女,我來了。

所以昨天告訴說,文貴,是不是最後壹天了?不是,不是,5月26號最後壹天啊,5月26號之後晚幾天也沒問題。方式很多,不要太笨,方式很多。

那麽這個事情說明啥?妳能想到最多的就是海航的,最多的就是體制內的。最多更讓我驚訝萬分的,大多是公檢法的。未來會嚇死妳呀,小哥。這可真不是妳、我這樣的草根啊!

人家是真有錢,咱們這草根,妳以為妳有個幾千萬當大錢了,在人家那不算錢,真不算錢!這些年這錢在哪?都在他們手裏邊。

其中壹個軍隊的哥們說,在外面安排了加州的基金說,他說我現在想投3億美元。我說不接受,接受犯法的,我們要求就不接受。這說明了什麽?妳剛才的問題太重要了,G幣要在兩年前(發行),他們會嗎?

草根小哥:信任度不夠。

文貴先生:對啊,妳喊他爹,他都不搭理妳啊!什麽G幣,妳傻幣吧,妳滾壹邊兒去妳,對吧?現在搶啊,大概、大概兩三天以後,就會在咱們電腦網上會公布啊,會很詳細的。就是大家妳現在可以通過信用卡,妳通過轉賬,私人支票,銀行轉賬,包括現金,甚至妳可以委托到某些銀行,金條、現金都可以給,都可以買,真正的。(草根小哥:國內也可以麽?),都可以的,都可以。但是私下裏妳幫助傳播壹下就行了,不能公開傳播。

這是合法的,首先都認證完了。買G幣是為了什麽?是未來兩個幣,兩個幣最終。壹個是跟,可以兌現黃金的。就是今天小哥妳拿了錢,妳說有壹塊的、五塊的、十塊的、二十塊的、五十塊的、壹百塊的,然後是兩千塊、五千塊、壹萬塊、壹萬塊到二十萬、五十萬、壹百萬,最大壹個壹百萬。它的厚度設計都會不壹樣,都是純金的。

這些金幣呢,妳拿完以後就會兌換。比如說壹百萬的壹個額度,它肯定不值壹百萬,妳拿它可以換到壹百萬的金子、金幣出來。這個是什麽?這就是跟金本位,就是以金子價格來錨定,妳可以隨時換金子的。

另外壹個是虛擬商店,就是咱們內部消費的,就是現在的金幣。Gucci,Black Chan,大家可以消費,G-fashion、G-Mall。我們G-Mall、G-fashion,未來私人飛機、遊艇、船、各種車,首飾什麽都有。妳都可以買,什麽酒。那麽這是內部消費的。最大的問題,世界上沒有壹個人有交易所,說能把這個虛擬貨幣換成實體貨幣,是幾乎沒有壹家做到的。我們能做到,將來。希望啊,我剛才說的都是希望啊,都是計劃,都能做到。什麽概念?我在這兒放著錢,我在這裏花,花不完我想到外邊花,我想換成現金,立馬變成金子,立馬變成美元!這都是可以的。

我們申請這個量的時候,說好申請是壹百億,申著申請跟人家談著,某國政府說:“我們想跟妳,給妳壹個特批,五千億美元。”妳知道五千億什麽概念麽?五千億是這個國家,我們說的那個國家,那個國(家)不是美國啊,三個國家,美國在這方面是最差的。我們找的其它三個國家,加壹起的所有和的2.6倍。

妳想想,未來小哥就妳買了G幣,我擱在這兒了。第壹條,數據貨幣是任何人不可逆轉的,妳拿不走的,只有本人,安全吧?第二個,世界上只有虛擬貨幣我現在我可以轉換成,馬上換成另外壹個實體幣、實體幣。壹個叫作升值幣,壹個叫穩定幣。穩定幣就叫實體幣,那個升值幣就是那個區塊鏈的叫數字幣,咱內部消費的。誰能轉換過來?妳還有這個手續,妳還有這個智慧,咱麽做到了。

所以說現在就這兩三天以後,就開始可以買了。真正上線多長時間呢?9月份上線。但是這壹周,就下壹周,大家就可以買了。妳買了以後上面有詳細公布,就這個金幣到多少,就到妳,到妳那個妳那裏去了,未來還有咱G幣的腰包,還有這個金幣的腰包。

這壹系列的事情的發酵,它不可能在兩三年我能想成的。我可以告訴妳小哥,回答妳的問題。就是像妳這樣堅定的、聰明的、年輕的、黨內的戰友,也就是共產黨的區塊鏈的真正的最創始人。但他們壹開始有這想法,中南坑那些傻叉他懂個屁啊!

“七哥,咱得玩這個!而且比他高!”我說:“怎麽弄?”他說:“只要咱革命形成氣候。”他說,“財富永遠去最安全的地方,永遠是逃離最不安全和恐懼的地方。當共產(黨),當習王把中國變成最恐懼,不安全地方的時候。”他說,“只有壹個地方去——到咱這兒來。”妳看咱這戰友!“哎喲!”我說,“這個好!”其中壹位是女戰友啊,哎喲,這個女戰友真是漂亮!妳都無法想象,真是漂亮!她的姐姐是個明星,我說了妳知道她姐是大明星啊,大明星啊。

然後呢她,她說:“妳看,我姐姐跟著這個、這個老不要臉的睡了那麽多年,生了幾個孩子。”她說,“都像傻子壹樣”。她沒有結婚。她說,“我希望妳把這個事兒,妳認真做,文貴。妳讓我離開這個機構,我就離開這個機構。但是未來,我的孩子就是個G幣。”從那時候我就開始準備了。

這回在那個啥,在那個、那個IOS上,它簡單,完全沒準備,實際上我沒有,不是我計劃之壹就。壹試把我嚇傻了,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所以說G幣,還有喜馬拉雅幣,我們叫壹個新詞,第壹次在這爆料啊!(小哥妳得給我分妳的Lady May),叫Himalaya Reserves。喜馬拉雅儲備,我們叫喜馬拉雅儲備,從來沒說過,今天第壹次說。這是2015年開始的,就是妳看我那個照片了嗎,我那個照片——那個當時決定開始全面終生滅共的時候,就那個時候,我們就叫了名叫Himalaya reserve,所以說咱們叫喜馬拉雅儲備。所以回答今天妳這問了關鍵的問題,謝謝!

草根小哥:太棒了七哥,因為之前的時候,我們就我跟那個卡麗熙女士、熙姐,我們做節目的時候有邀請。

郭文貴先生:卡麗熙給妳打了好幾個船了,真喜歡妳啊,真喜歡妳啊。卡麗熙獨身吶,妳可是有家的人啊,妳倆可別亂來啊,哈哈!

草根小哥:不會的,不會的。七哥,那個當時邀請螃蟹先生來做客,我當時問他壹個問題,我說為什麽咱們這個充值系統設置的這麽客氣,對吧,最高充值才9.9,是不是不想讓人充啊。我當時問他這個問題,看來真是跟這方面是有關系的。

七哥,那個我還有壹個問題 ,不好意思啊。那個就是現在來說的話全世界啊,就是災難性的金融世界對吧,然後全世界都不知道啊,這個錢放在手裏都是貶值,投資黃金也不放心,股市也不放心,這個期貨也不放心,唯有咱們爆料革命這裏,我就能看到太多的商機了。七哥,我現在有壹個就是幸福的煩惱想請教您壹下,因為現在我能看到的就是說,這個現在已經在進行的這個投資啊,大家懂的,然後還有G-Fashion、G-news,還有我們的G幣,那麽這四項這個投資是分開進行呢,還是未來會融合壹體的。

郭文貴先生:完全分開。

草根小哥:完全分開的!

郭文貴先生:妳問這個問題小哥,真的是妳看上去很,妳覺得啥,這問題是很重要的。我給妳舉壹個最簡單的例子啊,剛才我說的那個全世界的虛擬貨幣和有實物貨幣,它倆最大的問題,只要妳敢有實物,妳只要敢在外面交易,沒有壹個銀行、信用卡給妳支付的,不允許的。我們有G-Fashion,G-Fashion裏有G-Club,G-Club裏有壹千到壹萬美元的五個等級的,這個就是說VIP價格,接下來我們還要買什麽壹萬到壹百萬的卡,妳可以買的,妳買壹百萬的卡妳買啥去,妳買車妳買勞斯萊斯,妳買飛機都可以啊。

但是最核心的問題,我未來妳進到我G-Club的時候,妳把妳的錢就變成了壹個卡,現在已經有十幾家銀行主動找我們聯系。妳看小哥妳問這問題,妳問的多關鍵。幹什麽呢,說願意跟我發Debit card,Debit card甚至信用卡,就是妳小哥妳現在妳給我找全世界去,妳說我把這個我這個錢放在妳這個銀行,妳能不能給我壹個卡,還有虛擬貨幣,沒有人給妳做的。

我們給妳做,咱們通過做了,妳在這時候同時妳說,我花在裏邊我花的錢我啥都買完了,我想變成現金,妳給我變變試試去,把虛擬貨幣變成現金。就妳全世界自由的跑完了,只有咱們的,未來就是今天所說的把這個Himalaya reserve錨定貨幣可以貼現,美金和其他什麽錢給妳。這是壹個就像咱走道壹樣兩條腿。所有全世界玩兒的全是壹條腿,所以它永遠飛不起、跑不起來,也快不了。

我們這個設計就牛了,現在咱這個平臺,妳可以花錢,內部到G-Fashion妳可以花錢,G-mall妳可以花壹切錢。妳想想妳能花錢的東西,那裏邊沒有沒有的,旅行、飛機、遊艇、汽車妳需要啥,給妳安排啥,那都有了。然後啪我們又出來壹個G-News,G-News裏邊妳不要小看這個G-News,是讓妳可以通過各種設計,未來比如說文章給妳打賞,妳內部消費的功能變了,這時候G-Fashion的卡和G-Club的卡就滿足了貨幣從虛擬到實體貨幣的過度,而且是合法的,全人類沒有壹家做到的。

所以它必須是獨立的,未來它的投資是獨立的,它的經營是獨立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咱們是壹家人,是兄弟幾個姐妹、幾個老大、老二、老三,妳有妳的家,我有我的家,但是咱互相支撐這個團結,只有咱團結別人才不敢攻擊咱這個家。這才是咱們現在要的,妳比如說現在我們下壹步要把這個G-News的股份,妳放到咱這個平臺來,妳得給人家錢啊。妳不能說妳把這個人家這個。我這陽光妳看看,我壹跟妳說著說著陽光就對著我們就來了。

我們家這,因為我這我待這個屋呢,是我母親、是供我母親的地方,所以說我每天對著我母親的遺像,必須要讓她看著我在做什麽事情,當然不能撒謊、不能胡來,是吧。我來完成使命,所以說上面有天窗、幾個天窗,光壹照下來,我認為就像天光壹樣,所以說這個,這個是我要告訴妳的。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怎麽能把這個G-News的股票拿壹部分到這來,G-Fashion的股票拿壹部分到這來,未來他都要完成1、2、3、4四個私募。什麽叫私募啊,小哥。私募那就跟搶錢壹樣,我跟妳說白了。妳見過哪家公司私募的時候、上市的時候,股票是按百分比漲的啊?那沒有可能的是吧?私募從來不給外人分錢的,不管是什麽人。妳見過共產黨哪壹個私募跟老百姓有關系的?都是共產黨的七大姑八大姨。

所以說那些搞銀行的、還有中國上市公司的說,私募給誰了,誰就真是親。那是親爹、親孩子,私生子女都不會給妳的。那真是這樣,都壹家人都最親的,最近的,沒血緣關系都不會讓妳碰的。所以說,咱未來要把這幾個平臺,幾次私募,都得給咱戰友,誰都不能給。這是為什麽咱們法治基金,妳說法治基金捐款的時候,為啥我說留著、留著……妳七哥不就是想著今天的嗎,對不對?

草根小哥:沒錯!

郭文貴先生:所以妳剛才這個問題,問到家了。接下來這三家會實體運作。壹共是六家,包括Himalaya Reserve,然後喜馬拉雅的Blackchain,還有G-Club,再加上我們這三個平臺,壹共是六家。這六家獨立運作,然後又交融在壹起。這是壹個國家之外的第三方絕對性的權利——金融的貨幣權。

我們為什麽叫Reserve,美聯儲哈,我們叫喜馬拉雅儲備。這就是中國人的錢,還有它絕對是全世界流通,而且絕對安全。而且誰是投資者,誰說了算,就這麽簡單。所以我現在向妳保證,未來妳會有無限次的機會。

草根小哥:七哥,那這個就是幸福的煩惱了。我就是想問這方面的問題,妳看這六個投資方面的機會,但是我這藏在鞋盒裏的這壹部分私房錢,妳說我這是分成六份投資啊,還是現在全買成G幣啊?

郭文貴先生:我跟妳說實在的哈,如果是我,我壹定……妳問的這個問題,是妳今天問的最壞的問題,最糟糕的問題啊,最壞的問題,回去自己尋思,話我不跟妳點透。妳這個長相,妳這個年齡,妳這個能力,如果妳還不會把1變成1加1不等於2,也不壹定等於2,如果1加1妳能把它等於10或等於11。1加1等於11,妳是牛人。如果咱這幾個平臺讓妳這樣的人,不能1加1等於11,或1加1等於111,妳就是輸家。

我跟妳舉最簡單的例子,假如說妳去投了G-News私募。妳第壹次上了,第二次私募的時候跟第壹次最低是壹倍,甚至是三倍到五倍吧。這個當任何第二次私募的時候,如果不給第壹次壹倍以上的,那妳就是騙子了,開玩笑呢。壹般都是壹倍以上,甚至幾倍是吧?妳投了10萬,到第二次變成20萬了,甚至是30萬40萬。在這個時候,所有的私募的股票在網站上妳拿到手,除了不能公開交易之外,誰都可以交易,關鍵它可以融資。

這個融資押的是……第二次私募的時候,妳壹定要跟。這就像賭場玩那跟壹樣,輸了,我押1塊錢、我押20、我押200,妳讓我壹直押,我有這錢;他不讓妳押,妳只能疊付壹次。妳說這王八蛋耍流氓,賭場是騙人的。如果妳給我這個權利,我壹直往上押,妳賭場肯定輸,壹天就破產了。但這個幾家遊戲給戰友什麽權利?戰友,凡是捐款的還有那個條件的啊,參與這個的,妳優先。妳只要有,妳壹直押,妳直到把我押到服為止。這就是妳的權利,這是壹。

第二個,我再說壹遍,每個私募,2000個椅子,妳要千萬記住,它叫2000 chairs。不管妳哪家公司,私募壹次、兩次、四次、五次,妳不能超過2000個人,就是2000把椅子,妳壹超過就變了,就上市了。這2000個椅子,妳投了G-News20萬,妳拿到了壹把椅子。它第二次的時候,這把椅子的份額的價值就完全超前了。因為別人通過不了,他要通過妳啊。第三次,他壹定要通過機構來,我壹投幾百萬、幾千萬,我找誰?我找妳草根。很簡單,我跟妳是有條件的,是有利益的。第四次的時候,壹定是有優先認股權。第三次和第四次有優先認股權。可能啊,我希望啊。妳這時候有金幣……

這時候是什麽?妳想想我是傻子嗎,是吧。草根有G幣,我們怎麽希望能把妳的G幣變成股權呢?今天草根小哥買的,我們到時候會比如說,在私募第壹次之前買的G幣,我可能會按照這個股權給妳,可能壹股壹股的給妳。壹股對壹股,妳漲了多少倍?

我第壹次私募完了。第二次妳買的G幣,妳不能享受第壹次,那是有期間的。時間不壹樣,妳享受第壹次私募之後的,和第二次之間的那個價格,給妳G幣、給妳交換。這就是為啥我們有兩個幣?這是我們的希望,我完全是希望、可能,正在論證,不負法律責任。妳是多少錢,妳告訴我。那是多少錢呀!誰能擋得住?

如果妳投了二十第壹次,如果妳不順著變成後面兩個零,或者多個零。再接下來壹系列活動,那妳就是蠢到家了。妳不能說今天跟熊瞎子壹樣,掰壹個棒子擱在這(腋窩),再擱壹個棒子擱在這(另壹個腋窩),最後還剩壹個棒子呢。妳得掰壹個棒子放在壹起,掰壹個棒子放在壹起,這些棒子可以兌現,這玉米地都是妳的了。

妳得會加、加、加,這就是二千個椅子的價值,和第壹次私募、第二次私募,每次私募妳做出決定的價值。還有妳要懂得把G幣搞在壹起,這個G幣壹定要拿到手,特別是馬上,越早拿,未來那個價值越高。壹、二、三跟著,都跟著跳,這三次。

我可以這麽說,完全不負責任的,我過去做過的私募投資,都是零風險投資。沒有壹個公司還沒上市就自己自殺了,可能嗎?不可能。私募是它最後走資本,壹般都是千分比,幾百分比都很少。妳看看zoom 是多少?三百多萬美元私募,它直接幹了幾十億美元,多少倍呀!Facebook 、抖音,這不是很簡單?!

所以戰友們中有厲害的、二話不說。我壹看戰友有問我,“哎呀,我這樣……”,說實在話,我因為是戰友,如果我純站在投資者,我立馬給妳拉黑,妳知道嗎?因為沒有常識,這不是讓妳投資,是給妳機會。但是有偉大的戰友太多了,“加、加、加,壹直加”,妳能感覺得到,就是這些人腦子是很聰明的。這讓我更大信心,就是咱們這個喜馬拉雅reserve ,未來會聚集中國真正的像妳這樣的精英。

妳不用想,回家妳自己上網看,把我剛才我跟妳說的話,妳看完做壹個評比。評比完如何把它和這幾次連在壹起,等到第二次的時候,我把它變成了融資。我再融資,甚至妳融不到,我都給妳融。我們會有這個安排的,因為它是壹定會賺的,它沒有任何,怎麽可能倒呢。

妳想咱們現在這個公司,壹下子從壹到二十倍,多少天妳知道嗎,兄弟妳算過賬嗎?九天、二十倍,人類上沒有。但是他還沒開始呢,這個平臺連壹個員工都沒有,壹個正式的工作都沒有。

剛剛找好了三十多個員工,是從下周二全面正式上班。以前全部是咱們法治基金,還有咱們郭媒體的這幫人。現在這個專用平臺,下周二三十幾個人上班。這些上班的絕大多數人說,能不能不要工資,給我點股權?都是老美、都是在大公司出來的。我們說No沒有。那我能不能買?不可以買,因為妳沒有給法治基金捐款。

啥概念?人家這是在這長大的環境。妳想想門都沒出,沒見壹個人,能在九天幹掉二十倍,而且是搶的,妳給我說未來會是啥樣?小哥如果妳要買Lady may,妳要眨眨眼,妳就徹底慘了輸了。就買Lady may真的像妳現在,象上商店買個口罩壹樣。我覺得不錯呀,我的啦,這種感覺才叫成功。但是我剛才說的話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壹切是夢話。

草根小哥:我們就喜歡聽夢話,七哥,今天又受益匪淺,文貴先生壓箱底的事情給掏出來。七哥,我這還有壹個問題,還想麻煩妳壹下。在2017年以來您壹直在提壹個話題,這是非常吸引我們的,就是說讓中國人未來成為全世界最受尊重的人。但是說實話七哥,目前來看,我看到的是反向的,因為中共病毒的原因,我們中國人有可能會成為全世界最討厭的人。您說這其中會不會有壹個驚天的大逆轉呢,是由於這個爆料革命帶來的,是不是有這個爆料革命帶來的大逆轉,所以中國人未來會成為最受尊敬的人呢?七哥。

文貴先生:壹定會的,壹定會的,就像妳今天這樣的。妳今天妳後邊那幅畫多少錢買的,妳告訴我、告訴七哥。

草根小哥:這就是個海報,隨便貼著玩的,

文貴先生:壹百美金行吧,壹百美金行不,這海報妳為啥喜歡?

草根小哥:我喜歡這個電影。

文貴先生:對了,現在我們中國人像妳這樣的年輕人是多少人呢?2.8億;然後是12歲到25歲的大概在2.5億;像妳到我這個年齡的大概也是2.5億左右。這個大概8億人,就是說中年人到以下。老年人大概在我們將近4億多人口。我告訴妳就這個8億人口不要多,10%的人像妳我這樣,就是8000萬人口。

8000萬人只要每個人對著妳這幅畫、這種正義信仰般的這種畫,影響了自己的行為,妳不會做任何對人類、對世界不好的事情,妳更不會去欺負女性,妳也不會為了撒謊騙人,不能夠像莊烈宏、還有雞腿潘似的,做出這種欺宗滅祖這種卑鄙之事,還有曾宏這種爛人,為了1200塊錢能把爹娘能賣了,不會這樣的。這種人力量是多大,我告訴妳。

就像我們爆料革命,我們能在短短的不超過壹星期,我郭文貴振臂壹呼,我第壹個說出來必須讓川普總統和美國人改過來,這不是中國人病毒,這是共產黨病毒。誰能做到?不是我能做到,絕對不是,是爆料革命。我們昨天、前天、大前天從國內跑出來的科學家在華盛頓作證。他老人家隔幾分鐘就說壹次“我就是因為爆料革命才出來的,我就是因為爆料革命才出來的” ,然後呢我跟路德怎麽樣、路德。這FBI都煩了,出來都說,這幹嘛呀,這給爆料革命做廣告來了?

他不是啊。他說我要沒爆料革命我就死了,沒有香港運動啟蒙我,我就死了。他壹再提爆料革命、香港運動,然後呢就是郭文貴,然後又班農、這個路德。這種力量對美國人的刺激,妳是無法想象的。壹個人叭叭叭連續三天就這麽講,而且跟妳瞪著眼珠子,叫吃飯,我不吃飯。結果最牛的司法界情報官說他,“他是機器,他是個機器。”

他英文又好,呱呱呱又快,妳知道嗎?路德這點說對了,英文好、嘴快,不停的。我老說妳停停妳停停,他叭叭叭壹直就講,都講懵了,都講傻了。這對中國人印象是什麽?他們壹說中國人病毒。他說:妳們不能說中國人病毒,這是中國共產黨病毒。他跟人家急呀,妳們要不這麽做,我就不會跟妳們合作了。妳看看,他是發自內心的。他說我命都不要了,我家人都不要了,我跑到妳美國來。

美國人壹問他,妳為什麽這麽做?爆料革命。妳有什麽能力?妳美國人正在死人,妳說妳有什麽能力。美國人問的傻眼了。沒有爆料革命,妳們還得死人,還死更多的人。這些人傻了。他說我們不是中國人嗎?我們就是中國人啊,我們不是共產黨,這個對。

有人問他,在美國的中國學生是不是都是間諜?妳們完全是錯誤,在美國的學生全都是愛護民主自由的,在國內被洗腦的,啊啊啊怎麽樣才是壞蛋,所以共產黨得滅。這種,妳想想連著壹星期了,他每天都是十幾個小時面對著這全世界最高的情報機關的問詢,所以妳看班農現在回到戰鬥室跟打了雞血似的。妳看不見那樣嗎?是吧。

我回答妳這個問題就是我們能在幾天內,我們敢提前說,讓美國官員、任何人包括媒體,我跟幾個媒體打電話,我說我現在不上妳的采訪。但是我告訴妳,如果妳媒體上再把病毒跟中國人連在壹起,我現在就發動所有的華人我到妳那兒去抗議去。妳不信妳就試試,我不是威脅妳,我說妳講共產黨病毒。中國病毒,妳最好別講,但妳絕不允許講中國人病毒。

包括這個有幾個大記者,我的好哥們,寫了壹個中國學生對美國的危害。哇塞,這把我火大的,去年的事。我說妳要是敢寫出這個書出來,我郭文貴我不滅共了,我就跟妳幹到底。什麽叫中國學生在美國的危害,妳都把他描寫成間諜。我說我們這些孩子,出來多不容易,讀個書、去打個工,不管家裏有錢沒錢,我們都是深深的愛著妳們這個國家的、尊重妳這個國家。我們知道陽光和黑暗的不同,但是,共產黨就壹個黨啊,他們的爹媽沒選擇嘛,妳怎麽能把這個罪加給他呢。

所以我們幹這事都幹成了,而且不但幹壹個,百分之百成。這就是為什麽我希望妳草根小哥,妳們在節目當中啊,壹定要讓中國人意識到,中國人要不維護自己的尊嚴、不去講真相,如果跟共產黨再這麽折騰,再為他做大外宣,會毀掉我們真的未來的子孫,這太可怕了。

妳想想Inty這個孫子啊,還有莊烈宏、還有熊憲民、夏業良這幫人,這些人要呆美國妳想想,還有那個什麽孟維參跑到美國國會說,“哎,我告訴妳呀,中國人在印假美鈔”,這是7,8年前的事。結果到那以後,他不說了。他為啥不說了,他拿這個情報兩邊,張悅那、河北書記那玩壹把,美國這騙壹把。然後讓人家從國會說,所有中國人都不可相信,都是奸詐之人。

所以說我們壹定要爆料革命起到為真不破、真善狠,而且壹定要為我們海外華人,包括那些福建幫,都得發聲。福建人不都是壞人那,那必須的,不能讓福建幫把福建人給代表了,那絕對不可以的。所以說草根小哥,我們這個,妳們絕不要停,壹定要天天講,時時講,把中國人的形象維持住,這是我們喜馬拉雅Reserve要能不能成功,是否能捍衛華人在海外的利益,我認為他是最關鍵的。謝謝草根小哥,妳問的問題太好了。

草根小哥:謝謝七哥,妳給我們的回答讓戰友們更有信心了。我最後壹個問題,七哥,我看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

郭先生:抱歉啊,我這時間馬上到了啊。

草根小哥: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郭先生:沒事沒事,妳再問個問題呀。

草根小哥:這個問題就是關於盤古的問題。我們知道盤古是您最重要的壹個,等於說我認為是您心目中的壹件藝術品。這個盤古除了商業價值,還有藝術價值之外,他為什麽這麽重要,七哥?

郭先生:這個問題問的特別好,兩個核心的原因。盤古大觀證明了我對中國政治的判斷。1999年,我就敢判定奧林匹克運動會壹定會來到中國。誰能做到啊?我做到了;誰能說判定來到中國、能在北京奧運村大屯,沒有人能做到。這機會等於在紐約,對著北京天空上的壹個母蒼蠅,要開槍打到壹樣,那不可能的。我做到了;

第三個,這個地,我買的是私人的地,不是共產黨的地,我不腐敗,我做到了。這個地,證明了我對中國建築的理解,就北京那些爛建築,妳能看麽都是所謂的買爹的建築,都是找外國人設計的,我們是找中國人李祖源設計的,中國文化、龍頭、龍圖騰,對我對建築的理解,而且這麽小壹塊地,我蓋出了53萬平方米。中國沒有資格搞所謂的低密度,妳只能蓋高密度,像曼哈頓壹樣。

我對建築的理解還有中國的圖騰、建築文化,又證明了我這個協調事情的能力。我蓋完當時壹分款沒貸,我就把樓給蓋起來了,幾百億。不但如此,中間還遇見了強盜——王岐山和劉誌華。我是中國的壹個民間的胳膊擰過大腿的,唯壹壹個民間商人,還把劉誌華三千個混蛋全送到了監獄去,這也是我做到的,幹了三年吶,那不容易呀。

然後我用了300天建了壹個7星級飯店,誰敢叫7星級飯店,誰敢說中國人敢建,外國人都笑掉牙了。妳開啥玩笑,妳去吃痔瘡去吧妳,妳還搞七星級飯店,中國人壹星級都沒有,妳沒標準。我建的七星沒有任何外國人懷疑的,我連續四年,全世界排第五名、前五名。我把中國人的文化品味給做出來了,我做出了中國在世界上最貴的日本人餐廳,我搞出來的。這也證明了,更重要的事情,我告訴大家,中國人有風水的,風水這個東西是存在的,風水的力量是存在的。盤古證明給妳,盤古開天地,龍行天下,東魂西祭,我都做到了。

更重要的事情,我讓中國人或者相信我的戰友看到,妳看到郭文貴能幹啥,妳看盤古。中國那麽多房地產商有壹個能判斷那麽準確,奧運會來中國的麽?中國有壹個房地產商判斷出這個地,奧運會選址能選在那麽?中國有壹個房地產商不貸款,不行賄買地,能拿到這地麽?中國有壹個房地產商能把這個地蓋成這樣的密度,蓋成這樣的建築,從100快人民幣變成20萬人民幣壹平方米,能做到麽?同時旁邊還有個金泉、龍鳳呈祥,100有30萬平方米,只有郭文貴能做到。

我是金融、房地產、政治、經濟上,我是壹個全能,證明了我的能力。我值不值得妳跟隨,妳可以從盤古看,從品味、從盤古看。我相信中國不說現在,未來20年,能跟盤古酒店、盤古公寓、盤古四合院。哎呀我的媽,這金條誰受得了,妳發了。

能跟盤古比的絕不可能有,跟河南裕達比的不可能有,因為那個單價妳都比不起。現在妳有造壹個盤古的單價,就是現在實際價格,20幾萬壹平方米都做不到,裕達也是,妳做不到,所以沒有可能了。這就是我們創造唯壹性,我們只做唯壹,不當第壹,我們是領導者,創始者,盤古開天。

他的政治意義、中國的文化意義、建築藝術的意義,對政治經濟、政治關系和中國的地產、市場經濟的把握,我認為從來沒有的。這就是對我們來講,告訴戰友們,我們能,我們能做到我們想要的。

草根小哥:謝謝七哥,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七個咱們今天,還有30秒啊。

郭先生:咱壹起為全世界,妳來念叨念叨,咱壹起為全世界人民祈福吧。

草根小哥:請各位戰友們,我們壹起為全世界,為中國人民,為香港人民,為臺灣人民,為西藏人民,壹起來祈福

郭先生:咱倆這長相放壹起的話,妳說咱倆要去征婚去,妳說得多少人來呀。

草根小哥:征老丈人差不多

郭先生:給弟妹問好啊,我到時候得告訴弟妹,得少讓妳出去,給妳放個定位儀,招風。反正壹樣,咱們戰友只要是不疼媳婦的,只要不疼媳婦的爹媽的,不疼老人的,妳就絕對不是戰友。其他咱先不說啊,謝謝啦。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951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9511/ […]

0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