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167:來自中國人的聲音

作者:雪菜 & Sarathecat 編輯:文紫

內容摘要:

本期關於中國人民反抗中共的特別節目由班農, Jack Maxey和Greg Man為大家帶來,特別嘉賓Eric和Giovanni分別帶來各自的故事, 揭露中共和其旗下企業華為的種種惡行。

詳細內容:

班農先生首先介紹本週六《墜入地獄》特別節目的主題為“中國人民反抗的聲音”。指出中國共產黨當前這場戰爭中,他們與自己的人民交戰,他們也在與美國人民以及全人類交戰,然而幾十年來在世界各地還有很多替共產黨說話、做事的人和各種機構,他們成為了中共的同路人、中共的走狗以及“有用的白癡”。比如今天的《華爾街日報》發表的題為“與中國進行冷戰將會是一個錯誤”的文章,作者是負責理事會對外關係事務的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文章的主題思想是與中國冷戰是個錯誤,文中說美國現在連自己的疫情問題都沒解決好,先管好自己的事,班農表示,就當前的情況來看,中共正與美國展開激烈的戰爭,經濟方面的資訊方面或許已經是熱戰了,總統已經說了,這次襲擊比珍珠港,比9/11造成的傷亡還要慘重,而對於讓美國先管好自己的事情,班農指出理查德•哈斯外交政策上的路線錯誤,當前,中共發起的“超限戰”,如果美國不能奮起反抗,將會葬送美國的未來。出於對今後外交政策的擔憂,傑克補充說別忘記了,由於以前策略的選擇問題,現在中共控制著通往巴拿馬運河東部和西部的那些港口。

今天的第一位受訪者是來自中國大陸的Eric,班農問及Eric家人與中國共產黨過去的歷史淵源,聽聞Eric的家庭一直被中共迫害。

Eric首先向班農先生以及所有美國朋友問候,向班農先生和美國人將中共和中國人區分開來表示感謝,談到自己的家族,Eric說他的家人被中共視為反對中共的政治階級敵人,就因為他的祖父在1949年是區域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或首席法官,當共產黨接管他們時,他被拖出了城鎮廣場在人們面前,讓他的孩子跪在他旁邊,然後當眾鞭打他。

班農繼續問,當時你祖父被他虐待後發生了什麼事?

Eric回答說他的祖父被中國共產黨這樣折磨過很多次,但他勉強倖存下來,但是祖母忍受不了痛苦在1959年自殺了。

班農繼續瞭解,祖母最終自殺是否是因為她無法忍受丈夫遭受的酷刑?

Eric說是的。

班農想知道到底中共指控Eric的祖父犯了什麼罪而要折磨他。

Eric說因為祖父之前是政府高官,而中共統治之後,將社會階層進行分類,而因為祖父曾經是國民黨,所以被劃分為“黑五類”。

班農希望Eric回顧一下19世界從50年代一直到70年代,因為整個世界在那一階段是戰後的黃金時代,美國成為超級大國也是在那一階段建立起來的,中共統治下的1949年到70年代中期,是什麼樣子的呢?

Eric說在我眼中的1949年共產主義做了三件事:首先注意的三件事是共產主義的核心意識形態,重建社會結構重建財富和分配制度,其次是建立強大的集權和絕對是武力統治,共產主義只有在有人害怕的情況下才會獲得最終的權力。第三條是改組,中共就像是絞肉機一樣,他們的內鬥非常血腥,因為獲勝者可以獲得更多財富和權力,所以他們發起了一系列的人們之間的階級鬥爭和煽動仇恨使他們與每個人進行鬥爭,中共從中獲利,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祖父受迫害的原因。

班農希望Eric向大家介紹一下大躍進時期的情況,希望瞭解到更多關於大躍進時期的饑荒以及文化大革命中更多的資訊。

Eric說大躍進是1958年至1960年由共產黨主席領導的極端共產主義政治運動,毛澤東說要讓中國超過我們美國和英國的鋼鐵產量,因此農民不再種地,在每個村莊把所有的鐵制炊具搗爛,準備在村子裡的傳統爐灶中鍛造出世界一流的鋼材,試圖實現工業化並趕上在美國與英國,如此荒謬的生產過程伴隨著不科學的社會佈局,最終人民公社化過程中使得3000萬人死亡。從1960年到1962年的最近三年中,由於大躍進,人們都不種地了,將近三年的大饑荒中又增加了3000萬人死亡。

班農想知道在今天,中國14億人口中,只有9000萬中國共產黨, 但是如何中國人民對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的大躍進和大饑荒有什麼反應呢?

Eric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因為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大饑荒發生在中型和小城市和農村地區,中國東南部並沒有發生,因為那裡土地肥沃,他們可以種任何東西。二是對於不瞭解歷史的年輕人來說,中共廣泛並有效地用所有宣傳系統覆蓋,這幾十年來,有些人甚至40多歲的人現在都不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班農進一步問Eric:你是說現在中國40多歲的人都不知道大躍進的事情,他們也不知道人民公社和大饑荒的事情嗎?

Eric說中國人會學習一些有關的知識,但是中共不讓說真話,他們給中國人洗腦說:以前在共產黨的思想中、共產黨的某些人、共產主義的產物是不好的,但共產黨解放了自己,現在不同了,我們已經成功改革了,所以中共就是這樣轉移人民的視線並篡改歷史的。

在結束了對Eric的訪問後,班農先生接進了另一位來嘉賓Giovanni。Giovanni目前本人已不在中國大陸,但家裡人還在國內。班農引入話題,希望Giovanni先介紹一下他的背景以及上這個節目的原因。

Giovanni是一位某領域的專業人士,他上節目是為了告訴大家中國共產黨(CCP) 就是一群控制狂,是存在與他們的遺傳基因中。CCP一直恐懼真相,害怕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幾天前,中共的黨媒中央電視臺連續幾天用粗暴的言語詆毀謾駡 班農先生和國務卿 Pompeo,就是因為中共害怕大家知道病毒是從他們在武漢的實驗室出來的這個真相。 

班農說,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出版的一本由中共兩名軍官所著的《超限戰》一書中詳細闡述了現 在中共正在進行的是資訊戰,因為我們這些日子都看到了中共對我們的無端指責,就因為他們不喜歡我們揭露的事實,不願意聽到我們說中國老百姓是和我們站在一起的,他請Giovanni給聽眾 講述一下中共如何控制資訊以及什麼是資訊戰。

Giovanni說,中共一直認為他們的統治依靠三樣 東西:鬥爭、宣傳和統戰。

班農問道:“什麼是鬥爭?” 

Giovanni說,普通民眾是不可以擁有武 器的,但中共認為,槍桿子裡出政權,中國人就在中共的槍桿子威脅控制下屈服和順從了他們七 十年。

班農打斷Giovanni說道,美國人有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持有武器的權力,而 Giovanni所述的毛澤東的著名的槍桿子裡出政權的理論,是否就是中共通過剝奪人民持槍的權力而由他們全權控制來打壓中國人民的主要方法?

Giovanni解釋道,自中共1949年奪取政權後,他們認為如果允許人民持槍,就會威脅到他們的統治,人民有可能會推翻他們的政權。

班農追問 Giovanni,中國人民自己是否有持有武器的想法和想享有這種權力?

Giovanni認為人們應該享有持槍的權力來保護自己。

班農接著問,Giovanni的意思是否是說,如果中共地方政府賦予人民持槍權,他們就失去控制民眾的能力了?

Giovanni給與了肯定的回答。 

班農接著問Giovanni什麼是他剛才所說的宣傳。在他們的理解裡,宣傳是面向國際的手段,就像中共向世界說我們是外國的惡魔要消滅中國人民之類的,那Giovanni所說的中共面向國內的宣 傳又是怎麼理解呢?

Giovanni解釋到,在中共的網路防火牆裡,中國人只能聽到由中共篡改了內 容的輿論宣傳。中共用電子設備監視控制所有民眾,幾乎所有的手機短信都被監控,毫不奇怪如 果有當地員警敲你的門說你發佈了敏感資訊。這就是中共控制國內輿論和資訊的方法。

班農又問Giovanni,是不是所有的短信都會被監控?

Giovanni肯定地說,是的,所有的每一條發出的短 信和資料都被自動監控和審查。

班農接著問, “那人們還怎麼自由的交流呢?”

Giovanni說,人 們必須非常小心謹慎的說話,不要說錯話找來員警。

 班農又讓Giovanni解釋一下他剛才提出的最後一個 “統戰”一詞,這對美國聽眾是個新詞。 

Giovanni說,統戰是代表著社會的不同階層的一個系統。中共通過統戰系統管控社會,他們組織 了一些所謂的點,比如宗教學校,少數民族社團,商業協會等。

班農問,那中共如何通過統戰來控制民眾呢?

Giovanni說,統戰包含了社會所有階層,比如在少數民族社團裡,通常領導人都是共產黨員。他們可以把所有成員的資訊彙報給統戰系統組織來控制民眾。

 班農最後讓Giovanni描述一下,在他剛才所說的三種中共控制社會的手段下,非共產黨員的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Giovanni說,需要知道的是,中共給每個人建立檔案。這個檔案從 每個人小學開始會一直伴隨終身。班農想進一步確認他對個人檔案系統的理解,是不是每個人在五、六歲開始上學時,中共就開始給每個人建立個人檔案?

Giovanni又給了肯定的回答。

班農緊接著問,“那什麼樣的資訊會逐漸加入到個人檔案呢?是不是就是純粹的個人資訊檔案?”

 Giovanni回答說,個人檔案除了本人的資訊外,還包括家人親屬的資訊以及個人的社會關係等, 這些資訊檔案一直保留記錄到工作退休的時候。 

廣告回來後,Jack講述了他所瞭解的在中共恐怖統治下上海發生的大樓自殺事件。在中共奪取政 權後,他們對和資本主義或所謂邪惡西方有關係的人進行鎮壓。毛澤東說,我們不能公開的殺掉 這些人,但我們可以允許他們自殺。這導致了上海人心惶惶,人們走在街上,路過高樓時,都會 擔心會有人從樓上跳下來砸到他們。

班農接過話題說,從前蘇聯和中共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 這些上世紀中期奪得政權的惡魔他們的恐怖統治是多麼令人震驚。

Jack接著說,他們毀滅人性到了一種再邪惡不過的地步,就是他們通過讓你自殺的方式殺了你,這樣證明你是有罪的,你是畏罪自殺,不是我們讓你死。 

班農接著又請進了Giovanni。班農說,華為是個集資訊戰和技術戰於一體的電信公司,大 家知道,許多美國人也在華為工作,還有人擔任董事,現在又有一家律師事務所宣佈成為華為在 西方的說客。班農請Giovanni講一下西方應該如何看待華為。

Giovanni說,華為其實是中共控 制宣傳的一個大門。華為不僅只是收集資料,更是通過它的基建設施滲透到世界各地網路,執行 中共指派的各種任務。華為給西方社會不同階層開大量支票,這表明華為是帶著任務的。我們也不是很理解為什麼西方主流媒體總是為華為說話。但又一點我們知道,美國之音(VOA)就是中共 的大外宣,諷刺的是,VOA是美國納稅人的錢資助的。

班農接著問Giovanni,他作為一個剛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中國公民,真的認為VOA腐敗,是中共的大外宣嗎?

Giovanni肯定地回答是的。 他認為,VOA應該為美國發聲,而不是為中共的喉舌。

班農再次問,他是不是主張說中興、 華為這些電信公司正企圖滲透到全世界的電信網路。

Giovanni說,是的,因為這些公司由中共指 派並且軍隊化,他們是中共實現其政治日程和目的的經濟前線。

在剩下的幾分鐘裡,班農問 Giovanni,如果中共發現你將西方的資訊帶回給國內的親人朋友,你會有怎樣的遭遇。

Giovanni 說,家人朋友也許疏遠我,或者我儘量不聯繫他們,否則他們會有麻煩,這也是我們現在每天所 面對的。

班農問,那是什麼樣的麻煩呢?

Giovanni說,可能會給我打電話讓我不要在上節目或 說一些中共不喜歡的話。

班農最後感謝Giovanni的勇氣來到他的節目。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