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168:來自中國人的聲音

作者:VOG翻譯組小綿羊&椰子喔耶 編輯:文紫

內容摘要:

本期關於中國人民反抗中共的特別節目由班農, Jack Maxey和Greg Man為大家帶來,特別嘉賓Charlie和前華為工程師Heisenberg分別帶來各自的故事, 揭露中共和其旗下企業華為的種種惡行。

詳細內容:

班農指出美國正處於第四次轉型之中,而美國最大的敵人是中共,中共也是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愛好自由人們的共同敵人。班農同時引用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 「與中國冷戰是一個錯誤」(“A Cold War With China Would Be a Mistake”),作者是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哈斯(Richard  Haass)。文中提出美國未來的外交策略是不要和中國發生衝突。班農告訴美國民眾,民眾黨提出的這種論調,是基於中共長期欺壓中國民眾,帶來的低成本勞工成就了美國的全球化戰略。他們長期和中共勾結,資助了中共,甚至是中共的合夥人,但是看看以紐約為首的美國疫情災難,還在為中共唱讚歌的勢必會被它拉下水。今天稍後連線的兩位中國嘉賓會揭示出中國人民在中共極權下的悲慘生活,誰協助中國人民獲得他們的自由,也必將在二十一世紀的歷史上寫下濃重的一筆,解放了中國人民,世界也會重獲自由。

班農痛斥了美國一些聲音當時反對川普總統的1月31號旅行禁令,現在又提出要向中共低頭,對於剛剛過去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戰勝利紀念日75周年紀念日,你們將如何面對二戰中死去成千上萬的為自由抗爭的戰士 。更不要說根據美軍的最新規定:「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將會永久無法參軍」,也就是說,感染了新冠肺炎,你將無法為你的祖國效力。而來自GNews和爆料革命(Whistleblower Movement)的這些人,冒著生命危險在揭露中共的邪惡,這些拿著美國政府工資的人,你們就是中共的走狗。

班農連線戰友Charlie討論關於中共如何控制中國人民,Charlie首先感謝整個WarRoom團隊,大量的中國人民在防火牆內都在觀看你們的節目,感謝你們為中國人民的自由所付出的一切,班農為Charlie點贊。

Charlie談到中共在所有中國人的檔案裡都會記錄政治傾向,檔案裡有過反共歷史的人,在就業和生活上都會受到打壓,舉例如果你參加過六四事件的遊行,將很難有工作機會,還有你的保險和孩子就業都和戶口密切相關,雖然你可以自由的在中國內部任何地方生活,但是醫療和教育等等費用就需要自己承擔。此外醫療和公共教育的資源過度集中於超大型城市如北京和上海,很多外地人從出生就被迫需要向京滬深遷移而格外努力。此外,全國範圍內開始做重點人群維穩,目前律師和維族人是重點處理對象。

班農提問:你認為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言論監控會給人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Charlie:大規模的監控限制了人們討論的自由,它逐步成了吞噬意識形態的寄生蟲,而長期的意識形態管控的惡劣影響將導致性格扭曲,很不幸我父親就是一個例子。我父親在我們當地城市的執法部門工作,主要工作職責是保護城市整潔。我小時候有一次在街道上玩 ,發現一個老奶奶在賣水果,這時候來了一輛卡車,執法人員把她的所有果籃都扔到車裡帶走了,我發現我的父親是其中一員。在這個體系下,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受害者,包括老奶奶這種弱勢群體,為法律挺身而出的律師和香港街頭的抗爭者。

班農總結,對於中國人民正在遭受的苦難,包括地下天主教會,基督徒,佛教徒和法輪功學員,都在遭受中共無情的打壓,(對於一個基督徒為主的社會),拜登的對外政策裡完全忽略了這些可怕的中共打壓中國人民的事實。

班農提到中共用《超限戰》裡的資訊戰,包括宣傳和科技等,不僅針對西方,還用於壓迫中國老百姓。

Charlie稱,所有端到端加密的軟體在中國都被禁用,老百姓只能用微信,裡面所有資訊都受政府監控審查。Charlie舉例了幾個中國特色現象:中國出售的蘋果手機,表情符號裡沒有臺灣國旗;Charlie的小侄子在家隔離上生物網課時,課程被網路監控強制斷掉,因為老師提到人類生殖系統的‘網路敏感詞’;在微信裡對政府有微詞的線民被員警找上門,並會把此事記錄在社會檔案。

班農提到武漢的英雄李文亮,正是他在微信裡提到新肺炎疫情被審查出來,才被員警迫害被迫簽了認罪書。

Charlie表示,人工智慧審查技術真實存在。除此之外,中共用五毛黨和監獄服刑人員,在網上發帖給黨唱讚歌,同時言論攻擊異見者。發一個帖子價格是五毛錢,所有叫他們五毛黨。最近五毛黨壯大到100多萬人,工資也有所提高。香港的壓制抗議者的五毛工資漲到7美元1小時。更為誇張的是,現在五毛有了官方頭銜:網路評論員。相當於毛時代的紅衛兵。被洗腦幾十年的中國人,有些人即使不是五毛,思維方式也被五毛帶偏(俗稱小粉紅)。可能李文亮在群裡的言論被小粉紅看到,認為不和諧就把他舉報了。五毛最先用於中共國維穩,現在在推特和油管上有多語種五毛來誤導輿論。中共用人力和智慧科技雙管齊下監控老百姓的網路言論。Charlie提到起初他對上節目有一絲恐懼,但他最終選擇勇敢站出來說出真相,引用了Matt Pottinger 的話 “這是我微小的勇敢之舉 “。Charlie感到很榮幸參與戰情室。他認為中共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寄生蟲,最好的不被傳染的辦法就是殺死寄生蟲。

班農追問,中國人如何看待川普總統的副國家安全顧問Matt Pottinger這周關於五四運動的的中文演講。

Charlie表示他聽說演講內容公佈後的半小時,就被中共刪除了。演講裡提到的科學民主與中共的價值觀相悖。之後內容被曲解,中共稱Matt Pottinger根本不瞭解中國和五四運動。

Jack提到,縱觀美國的歷史,所有大事件都圍繞人類自由。獨立戰爭,南北戰爭,二戰和今天的中美之戰,主題都是一致的。Jack引用了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一句話 “正確的人占多數。擁有上帝和良心的我們,是宇宙的裡大多數”。

前華為工程師Heisenberg連線班農。他介紹自己在2000年初任職華為,隨後到一家華為供應商的美國公司工作了10年。

班農問,中共如何把華為作為工具來實現擴張?

Heisenberg提到資料是十分重要的資產,而華為是電信設備供應商,設計和生產所有種類的通信和資料設備,包括路由器,交換機,無線基站,伺服器,電腦和手機。華為是中共最具價值的科技公司,不單是任正非,許多高層都有軍隊和國安背景。企業軍事化管理,首要目標並不是盈利。所有制定的戰略都圍繞著支持中共政治。

班農問,華為如何用其系統和設備來收集情報?

Heisenberg稱所有華為設備都設有 ‘後門’。比方你買了華為手機,他們可以用手機後門來竊取你手機裡的信息。

班農提到,華為一直否認‘後門’的存在。作為工程師, 你如何讓人們相信華為用戶掉入了中共解放軍的情報收集系統?

Heisenberg稱,每個設備都有‘後門’是IT界的常識。但不同的是華為受控於中共,中共政府可以隨時拿到使用者資訊。另外Heisenberg轉去華為供應商公司工作後,他意識到相比於民用科技,華為對軍用科技更感興趣。

班農問到華為怎樣用科技來壓制中國人民?

Heisenberg回答,華為利用深度封包檢測技術搭建防火牆,這項技術源自美國矽穀。這個防火牆使得中共能夠自動高效的審查所有網路資訊,輕而易舉地控制風向。沒有這項技術,中共無法如此大規模的審查龐大的中國網路使用者。中共的統治建立在宣傳之上,從李文亮醫生開始,對疫情報導根本不透明,老百姓無法得知真相。除了相信中共的走狗,如世衛組織,水軍五毛,人們沒有其他獲取資訊的管道。世衛組織所宣稱的沒有跡象表明病毒人傳人,已經被證明是虛假消息。但當老百姓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情況已經變得不可控制,許多無辜的平民失去了生命。如果沒有防火牆,國際社會本可以提早瞭解真相,派專家來解決問題,這次災難本可以避免。所以西方應該重視防火牆,它的危害已經波及全世界。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9204/ […]

0

熱門文章

GM09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