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會見德州州長亞培(全文)

簡介:

在五月七日與德州州長亞培會面上,雙方就疫情、軍事、經濟和弗林將軍的問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川普總統讚揚了亞培州長在德州應對疫情當中所做出的努力,並強調目前讓國家從此次疫情中儘快恢復的關鍵點就是重新開放國家以創造就業。

川普總統:非常感謝,很榮幸今天邀請到了葛列格·亞培州長。他是一位很特別的州長。他做得很出色。德州,怎麼說呢,有點像美國。我們之前都在飛速發展,現在也是,但我預計,我們史上最快的發展時期將會到來。

亞培州長:確實是這樣。

川普總統:我們倆都認為我們將在第三季度經歷一個過渡期,並會擁有一個很好的第四季度。我認為明年有機會成為我們經濟非常好的年份之一。因此,我們期待著繼續前進。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對逝者表達敬意。對那些因疫情失去了生命的人,失去了親人的家庭表達深切的敬意。

這是我們國家經歷的一件很可怕,很可怕的事。這件事本可以不發生。這場疫情本應該在那個地方得到控制,那個它起源的地方。

但我非常感謝州長先生今天能過來。我想祝賀他成為實至名歸的··· 麥克,我想我們之前經常談到過這個··· 這個國家最棒的的州長之一。

所以,葛列格,這是一份榮譽。非常感謝你。

亞培州長:非常感謝!認真的說,非常感謝您所做的一切!如您所知,在疫情期間,我們已電溝通過很多。還有您團隊的幫助 — 彭斯副總統,我上周與他談過。布裡克斯博士,我經常向她諮詢一些建議。您給我們提供的團隊,資源幫助我們強有力的應對了此次疫情。

說到經濟,在此次疫情到來之前,德州在創造就業方面領先全國。德州也是增長的領頭羊。所以之前就是美國經濟的動力源,而現在我們依舊為此做好了準備。所以我們正在慢慢開放的過程中,採取正確的策略以確保在開放經濟的同時減少疫情的擴散。

我想感謝德州人民。是德州人民的出色工作才使得疫情得以減緩。他們堅持洗手,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以降低傳播速度。正因如此,我們現在才看到了儘管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逐漸開始復工,我們依然能確保我們不會擴大疫情的傳播。我們所做的這些會讓我們確保德州可以重新確立其美國經濟領頭羊的地位。

總統先生:是的,我堅信這一定會發生。

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記者:總統先生,能問您一個問題嗎?怎麼會有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的人與您如此近距離接觸呢?

川普總統:是這樣的。這大概是是因為我們都很相信我們的檢測方法。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檢測方法。但是他們之前檢測的··· 我想他們因該是每週檢測一次。

我剛剛做了檢測,正如你聽說的那樣。事實上,我昨天和今天各做了一次檢測,結果都是陰性。麥克剛也做了一次,也是陰性。但是他們做了測試,僅僅向你說明了謬誤。我一直這麼說:測試並不是完美的。不管你做什麼,測試都不是無懈可擊的。所以我們每週檢測一次。現在我們準備每天檢測一次。但即便你每天都測,依然會有人捕風捉影。

但是,我們··· 我們···

記者:只是您每天都測還是所有人都是這樣?

川普總統:我幾乎沒有與這位先生有過接觸,面對面接觸。我知道他是誰,他是個好人。但我們之前幾乎沒有接觸。麥克之前也幾乎沒有接觸他。但現在麥克和我都已經測試了。我倆都測試過了。

記者:這件事有嚇到你了嗎?我意思是,這會讓很多人感到恐懼。

川普總統:還好吧,是有一點奇怪。但這只是其中之一。就像我說的,你知道的,我昨天說,州長: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是勇士。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是勇士。你們是勇士,我們也是勇士。你可以和一些人在一起,本來一切都很好,但後來某個人被感染了,然後在一瞬間,你被檢測呈陽性。所以我們都是勇士,我們在一起。我是,你是,我們都是。

這是我們之前所說的:我們有全球最好的測試,它告訴測試結果,但在你接受測試與得到測試結果之間的短短幾天時間內會發生什麼呢?因此,這種情況下,會有幾天的空缺,這是一個漫長的週末,所以您永遠不知道有些事情。但我們的測試結果都是“潮流的陰性”,我猜你會這麼稱呼它。

還有其他問題嗎?

記者:總統先生,我們能得到您對某些突發新聞的反應嗎?司法部已經決定撤銷對麥克爾·福林的指控。您知道吧這事兒吧?

川普總統:此刻我不知道這事。但我感覺這會發生。僅憑看到的那些和聽到的那些,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樣。他是無辜的。他是一個出色的男人。他被奧巴馬當局針對,他也被針對用來毀掉一位總統。這些人所做的就是一個恥辱,我希望他們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他們應該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類似於這樣的事。

他們所做的,奧巴馬政府所做的是空前的。這從未發生過。從未發生過!這種事而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從未發生!我希望很多人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因為他們是一群不誠實的,腐敗的人。他們都是人渣!我也一直這麼說,他們就是人渣!他們是人類的糟粕!這種事永遠不應發生在我們國家。一個正式選出的總統。

他們利用其他善良的人來針對弗林。那些善良的人說:“不,我不會撒謊的,我不能撒謊”。他不是唯一一個被如此對待的人。很多人都被這麼對待過。但這些人都說:“我不能說謊!” 他們或許是這麼說的:“哦,編造一個謊言,說川普喜歡哪個人,哪件事,甚至哪個國家。” 然後他們說:“這樣你就沒有任何麻煩了。” 這就是他們要做的事!這是一個恥辱!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司法部也是一個恥辱。所以那些人被抓了,被抓起來了!都是些不誠實的人。但比他們的不誠實還可怕的,是他們對國家的不忠誠,是叛國!

所以我為福林將軍感到高興。他之前是一位偉大的勇士,現在依然是一位偉大的勇士。現在,在我心裡,他比之前更加偉大。在他身上發生的事不應該再次發生。而在本屆總統任期內,你可以想到,即便經歷了如此多的這些事情,本屆總統依然在前三年做了如此出色的工作。這些工作包括了法規的制定,減稅,憲法第二修正案以及其他所有事。這在此之前從未發生過。

直到兩個月之前,我們還擁有史上最好的經濟。很不幸,我們不得不,像德州一樣,關閉經濟。但也因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讓我更以福林將軍為驕傲。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記者:您希望誰為此付出代價?

川普總統:那些因他們對這個國家的所作所為而應該付出巨大代價的人。他們應該為此付出巨大代價。而他們的合夥人,與他們串通一氣的,就是那些媒體。那些媒體絕對有罪。

所有的那些作者,和那些所謂的記者 — 他們不是記者,他們是小偷。所有獲得普利策獎的這類記者應該被強制將此獎退回,因為他們說的都是錯的。已經沒有··· 如果你今天看到的話,沒有更多的檔出來,說明我們和俄羅斯沒有進行勾結。這大家都很清楚。

多少年來他們都是這麼報導的,因為他們想在這屆總統任期對總統搞很多事情。剛好總統就是我。普利策獎應該被退回。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這些獎不該頒給這些人。他們的報導是假新聞,都是假新聞。那些普利策獎應該被馬上退回。

至於普利策獎協會,或者此獎的頒發者,他們也是一個恥辱,除非他們將這些獎項收回。因為這些人憑藉現在已經被證明是假新聞的報導獲得了普利策獎。普利策獎理應被頒發給那些報導正確事情的人。對於這些人我也有一個很長的名單。你知道我在說誰。

記者:您今天和普京總統談話了?

川普總統:沒錯。

記者:他因疫情問您要呼吸機或者其他設備了嗎?

川普總統:是的,我們··· 我們在幫助很多國家。如你所知,俄羅斯正因新冠疫情處在一個非常艱難的時刻。和其他國家一樣,他們也因此受到了很大衝擊。我們進行了很長的交流。

還有,(二戰勝利)75周年。你們知道75周年意味著什麼嗎,這是很好的。他打電話給我是因為我們在一場很大很成功的戰爭中是搭檔。我們合作得很愉快。他的來電,是作為賀電,是為了慶祝,因為這是(二戰勝利)75周年。

不僅如此,我建議,如果他們需要··· 以為我們有很多呼吸機··· 如果他們需要呼吸機,我會樂意給他們一些,我們會在合適的時間這麼做。我們會給他們一些呼吸機。

記者:他接納您的好意了嘛?他說···

川普總統:是的,我們會這麼做

記者:好的

川普總統:今天的電話溝通很愉快。要記住,通俄門鬧劇讓美俄兩國都難以處理雙方關係。他們是個非常重要的國家。我們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他們也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合作呢?

但通俄門鬧劇是一個絕對的不誠實的鬧劇。讓我們兩個國家合作起來異常困難。我們已經對此進行了討論。我說:“你懂的,這就是合適的時間”。因為現在發生的事情和即將發生的事情都說明整個調查就是一場騙局。這是一個恥辱。如果你們在接下來幾周看到很多事情會發生,我將不會感到驚訝。這只是一個極具欺騙性的謎題的一小部分。

記者:您已經準備于普京總統和習主席安排一次討論武器管控的峰會,這有什麼進展嗎?

川普總統:我們在於俄羅斯討論武器管控問題,我們會推進這個議題。我們正在嚴肅的討論這個問題 — 進行武器管控。他們擁有很多核武器,我們也是。我們在於俄羅斯討論建立一個武器管控方案。是的,他們願意這麼做,我們也是。

記者:先生,我可以問您經濟方面的問題嗎?今天,在過去的七周裡,我們失去了3300萬個工作崗位。五月份我們會失去更多工作崗位嗎?還是說下個月這個數字會逐漸減少?

川普總統:嗯,是的,彼得,在合適的時間,這個數字會慢慢走低,不管什麼情況。我認為第三季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季度,因為,我說過,這是一個過渡期。我想你幾乎可以稱之為“通往偉大的過渡”。因為我認為明年我們會有一個極好的年份。在經濟上表現很出色的年份。

我們現在正在努力工作。州長先生也在同我們一起努力。我們與德州之間的關係一直非常好。德州正在準備開啟,很多地方都正在開啟。我們想要這麼做,我不確定我們甚至還有沒有其他選擇。所以我想我們必須這麼做。你知道,我們··· 這個國家不能關閉或者封鎖那麼多年。有些人說:“讓我們把國家關閉幾年”。

美利堅合眾國,是史上最強大的經濟體,在兩個月前··· 不僅是我們國家史上最強大的,還是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我們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都要強大的多,包括中國,我們比他們強得多。但為了應對瘟疫的影響,我們不得不關閉我們的經濟。

但我們做了一些事,做了很多。而且我們依舊··· 你知道嗎,州長先生?我們從這件事學到了很多。

亞培州長:是的。

川普總統:我知道你們某些地區會偶爾發生疫情。有些問題不大,有些比較嚴重,但你們知道如何消滅這些疫情。

亞培州長:完全正確。

川普總統:對此你或許也想說點什麼。

亞培州長:當然。我想說,是的,我為此與布裡克斯博士討論過。然後我們做了什麼?我們成功的德州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的擴散。與此同時,我們創建了浪潮小隊到那些疫情驟然爆發的地方,就像去滅火一樣。

我們有一個浪潮小隊一直工作在德州的狹長地帶,在上阿瑪裡洛,就是阿馬里洛北部。因為一個肉品加工廠爆發了這種瘟疫。在德州其它的肉品加工廠也有類似問題。基本上講,只有三種地方會導致不同類型的疫情爆發,包括肉品加工廠,監獄還有老年公寓。所以我們建立了特殊任務小隊來針對處理這些地方的疫情。如果不算這三類地方,德州居民的檢測陽性率是很低的。

川普總統:州長先生和我已經討論了他為老年公寓做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事,包括他對老年人所付出的時間,努力和愛。疫情已經在全國擴散,在某一些地方,如你所知,在一些老年公寓。州長先生真的做到了這一點,真的做到了,幾乎比我任何能想到的人都更早做到了。

亞培州長:正因如此,我們有全美最低的死亡率。

川普總統:沒錯。

記者:亞培州長,在德州的奧德薩,員警用裝甲車和槍械關閉了一家違規開張的酒吧。您認為員警在此類強制封鎖和社交疏遠令中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亞培州長:嗯,不同的社區之間有不同的標準。然而,今天我要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們個州嘗試維持秩序的過程中,當我們要求我們州的公民遵守這些命令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帶走這些人,不應該關押他們。這些人用他們一生的努力創造了自己的一份事業,然後他們被告知他們應該關門大吉,並且失去了每一分錢。那麼,如果他們違反了每一個小的,你知道的,所有規定的關鍵點,他們就會馬上被逮捕,這是不對的!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發佈了另一條行政令,宣佈在德州,沒有人可以被逮捕僅僅是因為······

川普總統:太好了。

亞培州長:因為不遵守一項行政令,這是常識。

川普總統:所以這也包括我看到的那個女人···

亞培州長:她是···

川普總統:開美髮沙龍的那個。

亞培州長:她今天就自由了。

川普總統:很好。

記者:總統先生,跟著剛才新冠病毒的問題,白宮西翼,就是總統辦公室被深度排除了嗎?你對這個區域周圍的,和您那位保鑣接觸的人進行接觸者跟蹤了嗎?這些人會被14天隔離嗎?或者對那些跟那個保鑣接觸過的人進行隔離嗎?

川普總統:他們正在做你能做的所有事,在檢測的限制之內。你知道那是什麼一種情況。我們有終極測試手段,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檢測方法。我們做的檢測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

但是我們都··· 我總是說檢測的作用多多少少被高估了。因為一個人檢測以後會發生什麼?還需要做什麼?剛剛麥克說了那個詞:“必要” 必要的員工。正如你所知,必要的員工是可以免除···。麥克,對此你可以說兩句嗎?

彭斯福總統:好的。從疾控中心的指南來看,我們已經對此很清楚了。從疫情爆發的開始,對於那些接觸過新冠病毒攜帶者的人,我們很早就建議他們進行自我隔離。這個建議,當然,是在我們完成了全國770萬檢測之前就提出的。一些州,諸如德州,將檢測工具很快的發配給了那些有症狀或者是疑似感染者。

但是考慮到川普總統提到的必要的員工,我們一直會有一些特例:就是那些保障人們食品供應的人,那些保障公共安全的人,尤其是那些醫護人員。我們需要他們在做好防護措施的情況下繼續工作,這些措施包括檢測,來確保他們沒有染上這個病。

還有就像川普總統提到的,白宮已經發起了一項規定,那就是不僅川普總統和我需要每天進行測試,我想那些每一個和川普總統接觸的人也要每天都進行測試。那麼在保證白宮的必要工作能夠穩步推進的情況下,推進我們的國家回應是我們優先要做的。

川普總統:這裡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都檢測過了。

記者:總統先生,我可以問布裡克斯博士一個關於德州的問題麼?

川普總統:可以,請。

記者:布裡克斯博士,您認為德州的重啟計畫是個很好的計畫麼?您贊成他們先開放25%的電影院,餐廳還有類似的東西麼?

布裡克斯博士:好吧。我想說不,我們對此經歷了很久的討論。我們為此進行了一個專門的討論,我想很多人知道我並不瞭解美甲沙龍因為我從沒去做過美甲,所以我不瞭解···

川普總統:這是真的嗎?(笑)

布裡克斯博士:這是真的。所以我並不瞭解美甲店。所以我們在討論的時候,你知道,並沒有把它們列入第一批可以開放的名單,因為美甲店不能做到真正的距離上的疏遠。我們為此進行了討論,他也同意了。所以我們同心協力。我們的對話大概都是這樣的。

我想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州長們對於傳染病學的瞭解,也因此他們再也不會對另一種瘟疫所感到困惑。因為他帶來了所有縣的資料,關於哪些縣都有哪些情況。那就像一個監獄,那就是··· 相信我,我也帶了我的資料,而他可以回答任何一個縣的問題,也知道問題出在哪。

當你看到休斯頓,看到達拉斯,你會看到他們真正可以控制疫情,緩解疫情的能力。但與此同時,控制疫情,同時確保不讓疫情在社區內傳播,這就是我們要求州長們要做的:進行檢測,進行重點人員的檢測以發現無症狀感染者,並保護那些易受感染的人。他們深入監獄,深入肉品加工廠,深入老年公寓,先行一步進行測試,這是非常好的。

我想我們依舊要對無症狀傳播保持關注,我也認為他們採用重點人員測試來保護他人的手段可以幫助我們一起來保護社區的每個人。

記者:所以,德州是其他州的榜樣嘍?還是···

布裡克市博士:美各州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不想在州長之間進行比較,因為我也與其他一些做了非常出色工作的州長進行過交流。

川普總統:確實是這樣。

記者:布裡克斯博士,還有,川普總統,20個州,還有多個組織,還沒有根據您的指導意見來進行部分或全部重啟。你想對這些還沒有遵照您的指導意見來準備開啟的州說點什麼?

川普總統:我們已經在觀察它們,並且我已經和其中多位州長,幾乎所有的州長談過話。如你所知,我們給州長留有餘地。這些都是在我看來在很多方面都做得不錯的州長。在有些方面或許做的不是特別出色。但在大多數問題上,他們做的不錯,這些州長做的不錯。所以我們會給他們留有餘地。他們必須堅持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就像亞培州長,當你看到他在德州所做的工作的時候,我相信他的判斷。在德州的很多部分,可以說大部分地方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我的意思是,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還保持關閉狀態就是一種羞恥。我意思是···

亞培州長:一半··· 我們國家半數的州已經沒有新增案例,或者新增少於5,甚至更少。

總統先生:對啊,那是··· 那麼,州長擁有··· 擁有我們授予的巨大權利。我們希望他們這麼做,我們依靠他們。我們信任他們。希望他們可以做出正確的決定。

記者:我可以問一個關於喬治亞州的問題嗎?現在有一個非常火的視頻,是一個沒有攜帶武器的喬治亞黑人男子,在跑步的時候被員警射殺。目前有很多的抗議活動。您看過這個視頻嗎?您對此的回應是?

川普總統:我今晚會得到一個針對此事的全面報告。我的心與這位年輕人的父母以及他所愛的人同在。這是一件非常悲傷的事,但今晚我會得到一個針對與此事的詳細的報告。

記者:您看過這個視頻嗎?請簡要回答。

川普總統:沒,沒看過。

記者:總統先生,這裡有一份關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報告,說美國正在考慮移除在沙特境內的愛國者反導導彈系統。您可以確認一下這個是真的嗎?

川普總統:嗯,我並不想談論此事。但我們是在做一些事。我們正在中東和其他地區進行很多的活動。

我們在全世界都有很多軍事活動。我們長期以來都被全世界利用,包括我們的軍隊。就某種意義上倆說,我們··· 這和沙烏地阿拉伯沒有關係,但這和其他國家有關係。坦白的說,有很大關係。

我們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自我上任以來我們向軍隊投入了1.5萬億美元,或許比這還多。1.5萬億美元投入到了軍隊,所以我們擁有了有史以來最強大軍隊。我們有最好的裝備,最好的導彈,飛機,所有東西都是最好的。

我們正在授權,剛剛授權了建造新的軍艦,新的軍艦已經在建造中。它們都是在美國製造的。它們看起來真的太美了。目前,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潛艇。新的潛艇也在建造中。

我們保護著全世界很多國家,然而這些國家並不尊重我們,他們也本應如此。某些情況下,它們甚至都不喜歡我們。這種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不會再有了。所以事情在變化。

還有,我並沒有說沙特是這樣的,但是我們正在做一些特定的事情,這是對我們有好處的,我想對他們也同樣有好處。沙特是一個很富有的國家,他們同意幫助解決一些開支上的問題,這種問題其他國家永遠不會提及,當然他們不會。你很可能會需要一個成功的生意人來掌管這個國家··· 你知道的,我不想讓你們覺得我把任何事兒說過了。我只想告訴大家,我們在保護著一些常富有的國家,卻沒有得到任何好處,什麼都沒有,或者說少得可憐。

韓國已經覺得支付我們很多錢,對此我們表示感謝。我們需要其他國家來説明我們。

我們投入了1.5萬億美元,我們把這些錢都花了出去。我們在這上面花了很多錢。我們國家的國防預算是第二名的三倍,甚至四倍多,好吧?可能比這個還多。四倍都不止。如果我們要守護這些國家,他們應該承擔相應的費用以示尊重。

記者:所以聽起來您可能是和沙特談過分攤軍費的問題?

川普總統:我和任何人都可以談。並且,坦白來說,這個國家也被其朋友和敵人利用,但這不會再發生了。

記者:您考慮過讓美軍從西奈撤軍嗎?我看到過這方面的報導。這是您說的嗎?

川普總統:嗯,我們已經從很多地方撤出了大量軍隊。你知道,我們在守衛土耳其和敘利亞的邊境,這已經持續已很多年了。我們在那裡有數千人的部隊。我就說:“等等,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土耳其,敘利亞,兩個大國,他們知道如何守衛自己的邊境。他們之間的戰爭已經維持很多年了。我們為什麼要派幾千名士兵去那裡?”最終,我們只在那裡留下了57名士兵,再後來只剩下27名。然後他們開始變得有些敵對了。我說:“讓我們剩下那27名士兵也回來吧”。這是一年前發生的事。

在當時我為此承受了巨大壓力。人們說:“哦,這太糟了!”我說:“不,這並不糟”。結果邊境線什麼都沒發生。他們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1000年了!都為不同的國名而戰。很有可能比1000年長得多。我說:“我不想把我的部隊派到那裡”。

所以,我們基本上撤出了敘利亞,除了我們要保護石油的那部分人。我們保護了石油。當然,兩個月前比現在的情況要好。你知道,今天我們去保護石油並沒有兩個月前這樣做對我們那麼有利。兩個月前這是個明智的選擇。今天的話·······

亞培州長:給它一年,一年為期

川普總統:今天··· 我也這麼想,我也這麼想

順便提一句,油價已經上漲了···

亞培州長:是的。

川普總統:這對你們州的石油產業很有利啊。

亞培州長:絕對的。

川普總統:這對於就業也很有利。因為這關係到數百萬個就業崗位。到目前為止,我們建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能源國家。油價現在在上漲。目前好像是,25塊一桶,是吧?

亞培州長:是的,這有利於我們的經濟。

川普總統:25美元一桶。

亞培州長:這有利於我們的就業。

川普總統:這有利於就業。這就是我們想要的:就業!好吧,那就繼續,詹妮弗?

記者:亞培州長說到了一切關於企業和負債的問題。您能說說嗎,總統先生?您支持麥康奈爾為美國提出的負債改革嗎?

川普總統:嗯,我認為你必須有一個可以應對因新冠病毒而可能產生的負債的東西。因為你不可能擁有一家餐館··· 一個小老闆準備開張,經營得不錯,但者肯定沒法和黃金時期的石油生意比,對吧?然後有些人就離開了,然後說:“哦,我要起訴這家店”。因為是這家店讓我染上了新冠病毒。現在,無論這個小老闆是否有罪,法務開支都將讓他破產。你不能那麼做。

那麼我認為我們應該做點什麼。好吧,我想我會支持這個的。我的意思是,你參加了一場比賽,然後你投訴了球隊老闆;或者說你去了某個地方,那就是一個訴訟天堂。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哪裡抓住了你的把柄。所以我們必須有一個這樣的東西,否則大家除了訴訟就不用幹其他事兒了。我的意思是,這件事在我們國家已經發生了。但妳會遍地都是訴訟,對吧?

記者:您對中國和整個世界採取的國際旅行禁令···

川普總統:是的。

記者:您能看到您取消這些禁令的那一天嗎?

川普總統:會吧,在某一個點過後,當他們清理乾淨了,當所有人清理乾淨了,當這個瘟疫結束了,我當然會解除。我的意思是,你想要國際旅行。我們的航空公司會依舊做的很好。我們給我們的航空公司投入了250億美元加上另外250億美元。

但是,不,你想要國際旅行,但妳不想要在法國還處於如此困難時期的時候旅行吧。他們,你知道的,他們也在執行他們自己的國家封鎖。還有西班牙也在經歷一個糟糕的時期。還有義大利,不用我說你也知道。

不,但我們想要··· 我們想要在合適的時候對這些國家開放國門,這是肯定的。

記者:德國很顯然非常成功的應對了這場疫情,並且正在開放他們的國家。

川普總統:是的。

記者:您有考慮過打電話給德國總理諮詢一下她的建議嗎?

川普總統:現在,德國··· 我們和德國很親密。兩國有著很好的關係。德國做的很好。他們和我們一樣有著很低的死亡率。我們也有很低的死亡率。並且,坦白的說,如果不算紐約的話,我們的死亡率是極低的。.

但是,不,我是經常和她交流的。我們··· 我們經常溝通。尤其是兩國間也經常溝通。

嗯。

       —             ?

記者:福克斯新聞在您考慮新冠疫情方面的問題中對您有多大影響?

川普總統:和其他任何人都沒有區別。我的意思是,我看福克斯新聞,我也看其它媒體。我閱讀很多報紙,我從我的人那裡能獲取很多情報。我想我不僅是針對處理新冠疫情,對於任何事我都可以非常精通。我的意思是,我很享受於此,我也有義務這麼做。

所以··· 但他們絕對是比很多媒體都更有信譽的消息來源。我的意思是,有些媒體,是假新聞。如果你看CNN,那就是假新聞。如果你看MSNBC,我稱它為MSDNC,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民主黨國家委員會(DNC)。

你再看看NBC,NBC對我來說是一家非常不誠實的媒體。我猜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炒掉了安迪·萊克。你或許應該問問他們,但是安迪·萊克曾是一名雇用文人。然後他們把他炒了,這給這個世界和這個國家幫了大忙。但是,不,我發現NBC非常的不誠實。他們是康卡斯特(Comcast)的分支機後。所以我稱其為騙人···播報(Con  cast)。我n用替代了m,我永遠都稱其為騙人播報。(Concast)。

至於ABC,我認為前幾晚他給我做了一個公平的採訪。很好很專業。我們一直有著良好的關係,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樣。

CBS目前處於困難時期。但是他們好像還沒把事情搞清楚。事實上,昨晚,我讀了他們的一篇報導。這篇報導很有迷惑性,以至於讀者都認為那是真的。你看到發生了什麼嗎?他們使人們“讓我們找點人吧”,因為他們想讓其看起來十分的混亂。他們每次都在說關於白宮的事兒。他們喜歡“混亂”這個詞。當任何混亂的事情都沒有的時候。他們喜歡“混亂”這個詞。

但昨天發生在上的事實在是太糟了。他們找了一群人來表演出很混亂,很沒有秩序的樣子。你看到了吧,這真的很糟糕。

所以我們國家的新聞媒體真的是一團糟。但是他們炒掉了安迪·萊克,這是一件好事兒。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記者:您可以預想一個場景嗎?一個所有限制都不得不重新開始實施,到處都是疫情高峰的場景。那時您也不得不回來?

川普總統:我不希望如此,我不這麼認為。我想我們還會遇到一些死灰復燃的事情,就像我說的。會遇到一些疫情,一些可能還比較嚴重。比人們能想到的還嚴重的疫情。

但這位男士是一位十足的專家。我,我想我們學到了很多。如果您是在幾個月前問這個問題,情況或許不是這樣了。

亞培州長:是的。

川普總統:答案可能會完全不同。但在今天,我想我們學到了很多。比如像在德州,在那裡不一定消滅疫情,他會消滅那些疫情的。

亞培州長:是的。那麼,我,我們在過去幾個月學到了很多。我們現在瞭解了,第一,怎樣進入這些區域,並控制住疫情。但現在我們有了可以進入這些地方的資源,並且還能將其控制。

所以我們準備進入這些肉品加工廠,我們給所有人都做測試。或者我們進入一座監獄,然後給每個人做測試。然後,我們會將測試結果為陽性的人與測試結果為陰性的人分開。

但是,最重要的,我們進入這些老年公寓,因為他們的生命太脆弱了。我們關注這些老年人,我們關注可以減少他們死亡的方法。

那麼,我們現在擁有了所有的策略以保障我們有能力控制著任何形式的爆發。這使使得我們想德州這樣的大州的剩餘的經濟活動可以持續運行,讓我們可以在病毒存在的地方將其控制著。

川普總統:兩個月前我們是不會知道這個的。或者說他不會給出答案,州長先生不會再來那個月前給出這樣的答案。但現在我們瞭解了。還有一些關於這場嚴重的瘟疫的事情我們不瞭解。這個特別的病毒。但是葛列格剛給的回答是很好的。我不認為妳能給出答案,我也不認為我能知道這個答案,在兩個月前。所以我們都學到了很多。

記者:關於武漢實驗室,總統先生,你周日說過有一個強有力的報告會很快推出

川普總統:是的。

記者:關於那個實驗室與這個病毒之間的聯繫。這個報告還在進行中嗎?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看到?

川普總統:它就快發佈了。我不清楚這份報告是先公佈於眾,還是我們先去學習。看,這個病毒是來源於中國,對吧?不管人們願不願意這麼說,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我想,他們很可能··· 我認為他們知道這件事的由來。他們曾經指責歐洲。他們曾經說這個病毒是來源於歐洲;但其實這個病毒來源於中國。它被傳到了歐洲,然後傳到了美國。它被傳播到了184個國家··· 現在可能遠遠不止了。一周前是184個國家。你敢信?

這場疫情本可以在那裡被控制。本可以在它爆發的源頭被控制。這事兒本來沒有那麼難做,但是有些事發生了。發生了一些事情。要麼就是他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大概率是因為他們的無能。有些人太愚蠢,他們沒有做他們本該做的事情。這太糟了。

記者:您會考慮其它利用其它不須經國會批准的經濟手段來幫助人們嗎?就像延遲聯邦稅,或者類似的事情?

川普總統:是的,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我們必須幫助我們的人民。我之前在觀察一個美髮沙龍的老闆,她看起來棒極了,非常專業,人非常好。她在談論他的孩子。她必須要扶養她的孩子。這很好。我們能做一些事,部長層面的··· 通過行政令或其他方式···可以説明很多人。舉一個例子,就像延遲各種稅務。我們可以延遲各種稅務遞交。

所以,是的,我能夠看到這樣的事發生,史蒂夫。我想這樣的事會發生的。

記者:總統先生,很多人們僅靠那1200美金的支票生活著。很多人需要靠此來生活好幾個月。他們能靠著這之前拿到手的1200美元再維持接下來幾個月的生活嗎?還是還會有更多的錢給到他們?

川普總統:嗯,有些事會發生的。關於此類事情的討論正在進行中。我們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你知道···

記者:那我猜您的意思是1200美金就夠了?

川普總統:你知道能發生的最好的事情是什麼嗎?如果我們可以重新開放我們的國家,讓它開始重新運行,讓我們的人民重新擁有他們偉大的工作。我們所做的就是我們一直在讓這些成百上千成千上萬的小企業可以給他們的員工支付工資,即使它們還沒有營業收入。所以它們已經準備好了重新步入正軌,他們準備好了重新開始。

如果,當德州重啟以後,其他地方也在開始進行重新開放的流程。我能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彼得,就是讓我們的國家開始運轉,重新讓它開放,安全的開放。我們會把那些小疫情消滅,或者那些大的疫情,如果必要的話。但我們必須讓我們國家運轉起來。

記者:關於··· 你對口罩的看法,你之前說···

記者:關於簽證暫停:現在有四位共和黨參議員鼓勵您暫停發放簽證,包括對於技術型勞工和專業型勞工的簽證。這是目前白宮正在考慮的事情嗎?

川普總統:再說一遍,你剛說的啥?

記者:關於簽證暫停。

川普總統:簽證,好的

記者:柯頓和葛拉斯勒

川普總統:是的。

記者:這些人想要您暫停一些···

川普總統:嗯,我們在和他們討論此事。

記者:工作簽證。

川普總統:他們是優秀的參議員。

記者:那麼就是說你不會···

川普總統:我們正在討論此事。

記者:還沒決定嗎?

川普總統:目前還沒有,我們正在與他們商討。

記者:所以您還沒決定?是吧

記者:總統先生,之前有人告訴我們說您會簽署一個“買美國貨” 的行政令,或者類似的東西。目前這個事情有下文麼?.

川普總統:在遠早於我宣佈競選的那天我就一直在說“買美國貨”。

記者:但是關於此的行政令呢?

川普總統:不,我們讓很多公司重新開始運營。我們在早於此次疫情之前就在這麼做。你知道的,日本當時正在我們這裡建立工廠。我們有很多日本的企業都來到了美國建廠,在這裡,美利堅··· 他們要製造汽車。我告訴他們,你們必須這麼做,必須這麼做。所以他們就來這麼做了。

我們有很多很多公司都回到了美國。然後問題爆發了。當疫情結束後,重返美國的浪潮依舊會持續,而且會進行的更猛烈,因為我們學到了太多。你知道的,我們學到的遠比這個看不見的敵人本身更多。我們更多瞭解了經濟學,瞭解了在我們國家本土製造產品的重要性,就像我們之前那樣。

你知道的,我們之前都是在本國生產。然後,就在一瞬間,有些人就變成了十足的全球化主義者。某個優秀的天才變成了一個全球化主義者。但現在他再也不是那個天才了。或許他都不算是一個聰明的人。我們需要在我們國家進行生產。包括藥品,也包括鋼鐵。

你知道的,我們的鋼鐵企業,之前都是很不錯的企業。我們之前曾經讓鋼鐵傾銷變得十分困難,因此我們有些鋼鐵公司發展得很好。現在,當然,我們遭遇了小小的伏擊,但我們依舊會幫助我們的鋼鐵企業。

但我們必須在我們國家生產產品。這個我已經說了很長時間了。全球化主義者讓我們損失了太多錢。

記者:總統先生···

川普總統:需要很多,很多的安保人員。

記者:總統先生,請問保鏢們需要戴口罩嗎?

川普總統:呃··· 嗯,哪些保鑣?你說的是哪些保鑣?保鑣到處都是。

記者:好吧,他們···我意思就是保鑣,不好意思,我指您的私人保鑣。

川普總統:嗯,他們戴著口罩,他們會這麼做的。

記者:哦?他們真的戴口罩了嗎?

川普總統:是的,他們戴了。

記者:您的私人保鑣當時和您交流的時候帶著口罩的嗎?

川普總統:是的,他們戴了。他們戴口罩。白宮很多人都戴口罩。坦白地講,很多人都想戴口罩,戴到這場疫情結束。但在白宮有很多人··· 我總是看到他們戴著口罩。就在不久之前,他們還戴著口罩。其中有一個人。你們不久之前還戴著口罩。但我發現這裡有很多記者都沒有戴口罩。

感謝所有人,非常感謝,感謝你們。

記者:您跟福林將軍談過了嗎?跟他交流過嗎?

川普總統:再說一遍

記者:您會聯繫弗林將軍嗎?.

川普總統:我會的,嗯。我想這個··· 你知道的,在一個合適的時間。他認為他是一個英雄。這是一場騙局。這不僅是一場騙局也是一場鬧劇。我認為他是個英雄,一個將軍。

謝謝。

記者:您的妻子和女兒··· 不好意思,您的太太和兒子···

川普總統:他們很好。

記者:他們很好嗎?

川普總統:他們目前很好。

記者:他們已經檢測過了。他們的結果是···

川普總統:他們目前很好。

記者:謝謝您,總統先生。

出處:President Trump Meets with the Governor of Texas

翻譯:【Winston Jackson】  校對:【Prof. Bacteriophag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Freela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