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学生核酸检测确诊,感染源头无法追踪将扩大传播面积

作者:立武

5月8日,湖北鄂州通报,5月4日一所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在进行复学核酸检测时,检测结果呈阳性。值得注意的是,该学生不是在复学期间而是在复学之前进行的核酸检测,因为鄂州高三复学的时间为5月6日。而湖北鄂州直到8日才进行通报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在复学后进行通报,来避开复学前民众对复学的质疑。

而且,这名学生在确诊前,没有外出旅行史,没有确诊或疑似患者接触史,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外出坚持佩戴口罩,在这种情况下,还被感染上新冠病毒。一方面影射出还有多少潜在未被检测出来的感染者,另一方面该学生是如何在防护做得已经算不错的情况下还被感染上的也是一个问题。

无独有偶,5月9日吉林省通报一例本土确诊病例,这是吉林省连续73天来的第一例本土确诊病例,而该病例没有境外、重点省份返吉人员接触史,也没有省外活动史,那究竟如何被感染上的目前还不得知。但同样有一点肯定的是,一定有传染源,该传染源还未被找到,那意味着将可能会造成更多感染。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学生被确诊为阳性。5月2日,湖北黄冈的一名鄂州籍高三学生同样在复学核酸检测时被检测出阳性。4月30日,重庆西南大学的一名武汉籍返校学生同样被诊断出无症状感染。4月25日,一名持有“绿码”的15岁湖北籍广州学生在返校前被查出核酸阳性。

这些病例都是来自湖北地区,都是无症状感染者,而且还跨市跨省,有的甚至持有“绿码”。“绿码”已经不能确保百分百的安全,在没有症状的前提下,跨市跨省将会造成更大面积的感染,而且感染源已经没法追查,在这种情况下,鼓励复学是完全不负责的。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高校已经明确部分年级本学期不返回学校,这是为了避免聚集性感染,也意味着有潜在风险,那难道安排毕业年级返校就没有潜在风险,不会造成聚集性感染吗?

在疫苗解药没有出来之前,仍然有许多不确定性,依然可能有本土确诊,而且还找不到源头,这样的情况下,许多政策都可能会随时发生变化。5月7日,中共还在鼓吹“全国中高风险区域全部清零”,而5月8日,吉林省就将舒兰市风险等级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这种政策的不确定性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疫情远没有过去。

即使没有症状,一旦感染上病毒,很可能留下后遗症,也很可能会贴上相关的既往病史,这些将是影响一生的,很多事情做不了。不仅仅是感染过程,在治疗过程中,同样会造成一些后遗症。2003年的SARS由于大量使用激素进行紧急治疗,导致部分患者股骨头坏死、弥漫性肺间质纤维化等等。而治疗新冠的过程中,由于使用了多粘菌素B的抗生素而导致两位医生患者皮肤变黑。尽管中共一再声称新冠后遗症比SARS小,即使是真的,也意味着存在后遗症。此前有研究显示男性睾丸是潜在的攻击目标,意味着可能会影响生育,这将可能是一生的噩梦。

因此,不感染上病毒才是最稳妥的,然而,中共依然罔顾存在潜在风险的事实,安排复课复学,另一方面,正是中共的赌博式政策导致感染源已经无法追踪,无形加大了大面积传播的风险,这种风险又迫使中共朝令夕改,但代价却可能是一生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5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