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美國重錘在即,華春瑩眨眼傳信?

上一篇中共《後浪》的文剛寫完,旋即就收到戰友的信息,就川普總統最新講話的內容,建議我說說自己的看法。不得不說,跟以往相比,近期的重磅實錘越來越密集,以致於每次接任務時,感覺都像在肝一款3A級遊戲:剛做完支線——牆內叢生的怪象——的任務,就得馬不停蹄地回到主線——牆外的最新表態——任務上來,剛做完了一截,又匆匆跑回去掃支線……我上氣不接下氣地問戰友,說可不可以不拼命,他說不行,因為這是使命的召喚。

說實在的,沒有這位戰友,我恐怕還跟從前一樣,不是在睡覺,就是正在準備睡覺。我的看法是,無論幹啥事,一旦久操成習後勢必積重難返。而正是由於戰友的存在,我才在堅持敲鍵盤的過程中,尋獲到一股對抗惡習的力量。不可否認中共的鍵盤也在劈裡啪啦,但跟我相比,它就沒這麼好運,由此便可確定,它敲鍵盤不是為對抗,而是在一根筋服務於惡習。依我個人之見,川普總統此番講話不僅證明中共始終背運,同時也在提醒中共:即便有幸交到好運,如今也為時已晚。

據路德直播中所講,僅存最後一點面子。倘若我沒理解錯,這點面子只作用於局部區域。言外之意,尚武的美國人已徹底覺醒,滅共的意志堅不可摧,而所謂的面子,只是在看中共願不願為自己留個全屍。看明白問題的本質後,我滿意點燃一隻筆挺的泰山,經我猛吸一口後,直接變成了煙屁股。我猜不乏有中共高層正和我做著同樣的動作,唯一區別僅在於我是因亢奮,他們則是出於恐懼。值得強調的是,此猜測僅針對男性高層,碰到像華春瑩這樣的,我就沒太大信心。

雖然戰友說不可以不拼命,但當我請求偷下懶時,倒立馬得到了他的同意。當然,主要是因為經過長期的合作,找偷懶的理由我早已總結出竅門。譬如我可以告訴他先不急,等看看後續還會發生什麼,以便於能連在一塊寫。這樣雙方就有了台階,有利於彼此間的默契發揮效用。昨天我用了同樣的招數,結果等來了華春瑩。戰友說你看看她,笑得多不自然,完全沒了從前那副耍流氓的姿態,可見中共有多麼緊張。我覺得戰友說得很對,但應戰友的建議剛一動筆,就發現光寫中共緊張似乎有點不太划算。為此我預感到和之前一樣,這篇文的思路得盡可能發散。想到這兒,我便暫時放過鍵盤,打開米袋子,安心跟米蟲交手了一整晚。

第二天剛一醒,就聽到戰友們在群裡議論紛紛。仔細一看,圍繞的焦點正是華春瑩,準確說圍繞的是她那鬼畜般的眨眼睛。至於討論的源頭,則來自一位戰友的察覺:眨眼可能並非出於緊張,而是在傳遞某種信號。此推斷一出,瞬間四座皆驚。講真,其實我也覺得奇怪,那眼睛眨得的確很不自然。然而正當我迷惑之際,那位戰友把細節都記下來了:華盛頓(眨了四下)後邊的那些人(眨了三下)好好地思量一下,如果在今天(眨了兩下)……進而參考莫爾斯電碼表,得出的一串橫點交錯的符號,立即讓我想起了《寄生蟲》裡的那仨燈泡。

盯著一串語焉不詳的橫點,有戰友又提出得用凱撒密碼試一下。幾分鐘過後,一段OMYYNDKBTBMI的字母串讓他自己都有點暈。於是他斷定肯定還有一層加密,甚至不止一層,畢竟莫爾斯電碼是明碼,事情沒那麼簡單。這件事折騰了我們一上午,雖然過程挺有趣,但大家還是決定先散伙兒,理由是不好挖,破譯太難。不過出於有挖出脈絡的可能性,就說明圍繞華春瑩眨眼的事,或許在座的還會再聚。據我了解,這並非華春瑩的第一次,倘若此推斷成立,那這姐們兒豈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為了展示自己密碼學上的獨門絕技,每隔段時間都會來那麼一次?

眾所周知,伏尼契手稿堪稱密碼學上的聖杯,哈希什麼的跟它完全沒得比。不過我聽說不久前連聖杯都被破譯了,假如此消息屬實,便更鞏固了我“縱使受有千般武藝,攻永遠技高一籌”的信念。但嚴格講來,這只是針對更高水平而言,以我們的水平,與其驚咂華春瑩的絕技厲害,我看還不如主動承認是我們太菜。當然,一切論斷都有個先決條件,即華春瑩眨眼傳信的事必須為真,否則我就得引用文貴先生的話,何必抱著一本念歪的經。因此,最後我也要衷心提醒讀者,推理一番也好,一笑而過也罷,總之拿捏有度即可,切不可被轉移了滅共的視線。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7697/ […]

0

熱門文章

GM09

5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