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頻繁的降准到直接補充資本,中小銀行還能撐幾時?

作者:麓山之蜂

首先我們回顧一下中共國人民銀行從2019年5月至今,針對中小銀行的降准:

2019年5月6日,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准備金率。此次降准的核心內容: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准備金率。對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規模小于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執行與農村信用社相同檔次的存款准備金率,該檔次目前爲8%。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

2019年6月14日,中共國人民銀行增加再貼現和常備借貸便利額度3000億元,加強對中小銀行流動性支持。此次加強對中小銀行流動性的核心內容:于2019年6月14日增加再貼現額度2000億元、常備借貸便利額度1000億元,加強對中小銀行流動性支持,保持中小銀行流動性充足。中小銀行可使用合格債券、同業存單、票據等作爲質押品,向人民銀行申請流動性支持。

2019年7月31日,中共國人民銀行增加支小再貸款額度500億元支持中小銀行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此次再貸款的核心內容: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增加支小再貸款額度500億元,重點支持中小銀行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本次增加額度後,全國支小再貸款額度爲3695億元。截止2019年6月末,全國支小再貸款余額爲2267億元,同比增加1323億元,創曆史新高。

2020年3月16日,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定向降准,釋放長期資金5500億元。本次降准的核心內容: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于2020年3月16日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對達到考核標准的銀行定向降准0.5至1個百分點。在此之外,對符合條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再額外降准1個百分點,支持發放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以上定向降准釋放長期資金5500億元。

2020年4月3日,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于2020年4月對中小銀行定向降准,並下調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准備金利率。本次定向降准的核心內容:中共國人民銀行決定對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准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共釋放長期資金約4000億元。並決定自4月7日起將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准備金利率從0.72%下調到0.35%。

以上是筆者從中共國人民銀行官網收集到的針對中小銀行降准的新聞,如有遺漏,煩請大家補充。

中共國的人民銀行從2019年5月至今,在一年的時間裏,針對中小銀行進行了數次降准,這個力度可以說是空前的,也是超乎常人思維的。難道針對中小銀行遇到的問題,緊靠降准就能解決問題嗎?答案是:肯定不行的。

就在2020年5月4日,由劉鶴主持召開了中共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二十八次會議,會議內容有許多,但是特別重磅的屬于:有關部門已經制定中小銀行深化和補充資本的工作方案,要抓緊落實。必須把改革和發展有機結合起來,立足服務基層和中小微企業,在落實資本的同時,解決好中小銀行在業務定位、公司治理、信貸成本等方面的突出問題,推動治理結構與業務發展良性循環。

中共國對中小銀行的救助,已經由過去的數次降准步入了直接補充銀行資本;對中小銀行所面臨的風險關注的部門也由人民銀行上升到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而所有對中小銀行降准、補充資本的理由都是爲了支持中小微企業的發展,降低其融資成本。如果這些降准釋放的資金、補充銀行資本的資金用途真如其說的那樣,那爲什麽又會在短時間內大量中小型企業破産、倒閉呢?爲什麽又在短時間內那麽多工人失業呢?

再加上中南坑將中共病毒戰線拉向海外的戰略,並且中南坑在處理中共病毒問題上一直采取造假、隱瞞的態度,這就直接導致了中共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再加上與美、歐等文明國家的關系的惡化,就直接導致了大量外資企業的加速撤離,外貿出口訂單的驟降,而這也就導致在這短短兩三個月內,就有大量的中小型企業破産倒閉。而企業一旦倒閉,那企業在銀行的貸款肯定是還不上了,而如此大規模的企業倒閉,必將使企業貸款違約率急劇上升;而企業倒閉必將帶來大量員工失業,而這些員工一旦失去了收入來源,那車貸、房貸、信用卡等借貸的違約率也會驟增;2020年4月5日甘肅銀行股價閃崩,就有網店出現了擠兌。而現在美歐等國陸續發表聲明:要對香港自貿區地位重新進行評估。如果自貿區地位被取消,再加上中共冠狀病毒造成的影響,那中小銀行的擠兌潮還會遠嗎?

如此大規模的擠兌潮一旦出現,難道還不足以引發中小銀行的倒閉潮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