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土曼挂鈎中共國的冥幣

作者:文小明

據伊朗多家媒體報道,2020年5月4日,伊朗議會投票通過《伊朗貨幣和銀行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將官方貨幣“裏亞爾”(Rial)改爲“土曼”(Toman)。

法案要求伊朗央行在考慮貨幣儲備和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承諾的情況下,以“土曼”重新計算彙率。爲了支持“新幣兌換舊幣”的活動,該法案給了伊朗人和外國人兩年兌換時期,在這個時期內,10000裏亞爾可以兌換1土曼。

近年來,裏亞爾在貶值的道路上基本是沒有停下過腳步。

貶值的結果就是國家只能不斷地推出面額更大的鈔票,以緩解拿一兜子的錢去買一袋辣條情況。鈔票的面額不斷變大,鈔票上的“0”就越來越多。不斷增加貨幣面值注定不是一個長久的辦法,因爲總有一天“0”會塞不下的,所以還是要想其他的辦法。

早在官方宣布更換鈔票之前,土曼就作爲伊朗的非官方貨幣一直存在,只不過沒有現鈔,當時10裏亞爾等于1土曼。據了解,這次新的貨幣換算將變成10000裏亞爾兌換1土曼。新法案要求伊朗中央銀行在考慮貨幣儲備和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承諾的情況下,以“土曼”重新計算彙率。法律還明確規定,“裏亞爾”將與“土曼”一起保持兩年的信譽,在此期間,將逐步收集舊硬幣和鈔票,並用新硬幣和鈔票代替。

土曼是民間商業交易活動中約定俗成的貨幣計量單位,1土曼相當于10裏亞爾。有說法稱,伊朗政府改革貨幣的動機之一是簡化交易中的計算成本,減少居民出門購物需要攜帶大量現金的情況。當前伊朗市面上還有500裏亞爾、1000裏亞爾等小面額的貨幣,但由于這些年的通貨膨脹,這些小面額的零碎錢基本上買不到任何東西。

7、8年前,買一張伊朗人吃的馕要花1000裏亞爾,但現在一張馕的價格已經達到25000裏亞爾。

在首都德黑蘭稍微上檔次的餐館吃個飯,動不動就得花10000000多裏亞爾。這麽多零,小明表示看的鬥雞眼了已經。

這次貨幣改革,直接抹去了裏亞爾後面的4個0!

近年來,伊朗裏亞爾彙率不斷走低,黑市中美元對裏亞爾彙率達到約1比15萬。

數據顯示,在2005年內賈德執政初期,美元兌換裏亞爾的彙率爲1萬,到了2013年這一彙率達到了3萬。

自1971年以來,該國貨幣已貶值3500倍。

這個消息給人感覺,伊朗好像在實施“廢舊鈔令”。

小明個人認爲,新鈔換舊鈔,就是羊駝和草泥馬,西紅柿和番茄,區別就是沒有區別,少印幾個零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甚至連緩兵之計都稱不上。

貨幣貶值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問題,也是一個得上了就很難治好的病。

第一像新冠肺炎這樣的突然襲擊打的伊朗手足無措。

第二國際大環境的原油暴跌讓伊朗倍受牽連。

第三債務過多,供求不平衡都會導致貨幣的貶值。

要是單單的把貨幣翻新一下就能解決問題,那津巴布韋老大哥是不早換了。人家100兆津元兌換20美元,都沒想著換貨幣,你著什麽急。

印度此前爲了打擊僞造貨幣和腐敗行爲,就廢除了市面上流通的500和1000盧比的大額面值紙幣,結果導致印度大約2180億美元一夜間成爲了廢紙,也讓印度中小企業飽受打擊,造成大約150萬人失業,更讓印度政府深陷財政赤字和美元債務雙重危機中,這樣慘痛的教訓,令世界矚目,伊朗不可能不知道。

土曼本來就是伊朗民間使用的貨幣計價單位,經常出現在伊朗人的日常生活當中,盡管後來,伊朗官方將名字改爲了裏亞爾,但老百姓還是使用至今,只不過1土曼相當于10個裏亞爾。

另外,伊朗央行作爲應對措施,希望通過多樣化的外彙儲備,還宣布正式用人民幣替代了原來美元的位置,使伊朗貨幣直接與人民幣挂鈎。

敢和冥幣挂鈎,真是中共國的好盟友啊,在巴基斯坦放棄使用中共國的醫療設備和軍事武器之後,伊朗算是至死效忠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拿十多年前津巴布韋換幣事件來佐證伊朗換幣,仍然會陷入飲鸩止渴的境地。前者在06年、08年曾兩度更換官方貨幣,津巴布韋每次更換的新貨幣在經曆短暫的穩定之後,又會陷入瘋狂的貶值中。

但伊朗與津巴布韋不同的是,伊朗擁有一個硬通貨——原油和天然氣,雖然當前由于美國的制裁,伊朗出口的石油份額在持續下降,但實際上伊朗通過各種手段,比如將原油低價賣給俄羅斯,然後原油貼上俄羅斯標簽進入需求市場,或是伊朗直接擴大對黑市的石油供應,這些都迫使伊朗擁有一定的穩定收入。但是依然改變不了跌向萬丈深淵的腳步。

還有委內瑞拉,如今的委內瑞拉民不聊生、慘不忍睹。小明也不想再啰嗦重複。

小明好像發現,不論是伊朗,還是津巴布韋,還是委內瑞拉,都是和中共國CCP深度合作的國家,這種鈔票的管理方法跟中共國國內一個模子磕出來的,小明甚至猜想,中共國對這些國家輸出了一批類似金融專家一樣的國師到這些國家去。不然爲什麽我看到的CCP的未來走勢和它們一模一樣呢?

中共國現在“零存款”人口數量據某度搜索顯示高達5.6億。達到6000人民幣繳稅資格的只有6500萬,占14億人口的4.6%,十八線城市的房價百萬人民幣左右,當地百姓工資竟然只有3000左右,即使是這樣,某部門還分析老百姓,平均出了一個317萬的人均財産,小明認爲,如果這個數字在一定程度反映了老百姓的人均負債水平還是多少有些靠譜的,尤其是在2020年春節前後,突發不可抗力來襲,很多人因爲缺少現金而陷入困局。

小明憂思,真等到了上證崩塌、恒生爆破的時候,你的真實價值是貶值到幾千倍、還是貶值到幾萬倍、還是直接變冥幣青煙袅袅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