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恰恰证明了中共投毒的事实

作者:立武

4月28日,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发布新闻公告,称该所已完成“法国输入性与早期传播病毒的朔源分析”的相关研究,根据该研究,法国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不是由1月份来自中国的输入病例引起的,也并非来自意大利,而是来自一种在当地传播的来源不明毒株。

该研究并没有否认法国存在输入性病例的事实,但是认为这些从中国来的输入性病例并非引起法国疫情爆发的源头,两者是同一个“祖先”(太过遥远以至于并没有太大关联)的两个不同分支,这两个分支有不同的两个原始株,在法国流行的这个病毒株与亚太地区(包括湖北武汉)的病毒株没有关联

事实上,这个研究在当地流行病毒株与输入性病毒株不一样上可能是正确的,但不意味着中共所谓的“疫情最早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地是中国”是正确的,中共在推出这篇新闻可能是为了让民众错认为病毒是具有多来源地的假象。但是,这恰恰证明了中共向世界主动“投毒”的可能性更加大。

我们可以观察到亚太某些地区,包括中国除湖北外以及东南亚地区,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死亡率,由于病毒的扩散特性,随着病毒的不断变异,毒性可能越来越小,使得从武汉扩散到中国各地及中国周边各国的毒性远小于在武汉流行致死率较高的病毒类型。

然而,在中国疫情形势似乎缓和的同时,欧美各国却出现疫情的大爆发,这恰恰印证了该研究所的这份研究,即输入性和大爆发病毒的毒株是不一样的,那只有可能是中共故意“投毒”,而且是毒性最强的原始毒株才能导致这一大爆发。

这个毒性最强的原始毒株很有可能是导致武汉疫情爆发的关键毒株,特别是在封城之后中共介入、中共解放军要接管P4实验室,事实上就是在采集并隐藏这一毒株,然而该研究所却声称法国流行的毒株与包括武汉的病毒株没有关联。这恰恰正是了中共掩盖了部分毒株序列。

此时法国巴斯德研究所这篇研究完全是在配合中共制造病毒多源头的假象,看上去是正确的,实际上在打擦边球,因为中共并没有交出全部的毒株。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法国一直是与中共联系非常紧密的一个国家,包括在武汉的P4实验室也是法国协助进行建设的,以及马克龙与中共之间暧昧的关系。

2000年,香港大学与巴斯德研究所共同建立了香港大学-巴斯德研究中心,该研究中心的科学主任包括来自斯里兰卡的裴伟士。

2004年,法国巴斯德研究所与中共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建立上海巴斯德研究所。

值得注意的是该论文提到了法国在1月10日就启动了病症监测,但当时在中共政府隐瞒疫情的情况下,许多国家仍未能重视该疫情,如果中共在通知法国当局的情况下,未能够对中国民众公布真实的疫情信息,那么中共更应该对隐瞒疫情真相造成中国疫情爆发负责。

现在,中共正在动用学术圈的蓝金黄力量为自己推卸责任,但在人证物证俱在面前,任何否定中共人工重组病毒并主动扩散到世界的事实,都是别有用心的,是为了将川普总统以及其团队推向孤立,但就如二战一样,诺曼底登陆和中途岛战役后,轴心国的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5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