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5月5日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尊敬的戰友們好,5月5號,誰打G幣拉黑誰,誰打G幣拉黑誰。這個互粉我特別不喜歡,妳不用著急,妳行就有人粉妳,老喊啥,是不是?讓人看不起咱。我這邊還得看著信息呢,我得同時工作,不能幹壹個工作,幹壹個工作是不行的,幹壹個工作,我心裏面相當的不安,就有犯罪感,強烈的犯罪感。鳳凰九天也在直播,這不是給人搶活嗎?抱歉,抱歉,抱歉跟妳們沖突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大家好!大家好!今天是5月5號,這兩天我相信大家現在都知道我為啥這麼忙,這事都是大事,大事,昨天晚上可能是近壹兩個月以來,我是最最最累的,最最最沒睡好覺,是真沒睡好覺。昨天晚上是這個事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事了。我就把它放下,不然就是很多秘密都被妳們看走了。

今天我們家裏來好多客人,我這眼鏡反光,把客人反進來不好。昨天晚上是太多太多事了,太多太多事了。昨天晚上真沒睡好覺,躺在那睡上15分鐘,20分鐘班就起來了,就又起來了。我睡覺沒問題啊,就是這個時間是真有問題,時間真有問題。

這是我超級喜歡的牌子,妳看真的是壹針壹針的,每壹件衣服的布料都是他設計師在印度,好像是南加邦,他染的,染的過程給妳錄下來,然後他壹共做多少件這種衣服。妳看這個,妳看看這個,我喜歡這個扣子的感覺,妳看啊!超級舒服,看上去特別小,但是穿上去以後壹點都不覺得緊。然後這領子很大、很舒服,相當的得勁,妳看相當的得勁、相當的得勁。我得把這個頭上面空間留大點,現在有些網絡版看我的時候,竟然是這上邊腦子、半拉腦袋,這咋弄、這咋弄。

好,所以說昨天晚上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簡單要說啥事兒,我是真的感受到中國人是真可憐,中國人是真可憐。哎呀!所以說我、我,每個人都問我,包括我好幾個朋友的孩子,我說妳們壹定到外國生孩子,不要在中國生。中國人現在那個環境被汙染的到了壹種真的用語言都無法形容的程度。我這壹點都不誇張的說,到了壹個讓人無法忍受的程度。

我在醫院裏面的朋友告訴我,他說真的是文貴,妳無法想象中國人現在這個健康惡劣環境到啥程度。他說現在這個孩子,孩子還沒來到世界上呢!染的那些病都是世界上沒有的。妳說這是啥感覺?孩子還在娘胎上,染的病是人類上沒有的。他說這個說不清楚道不明白,那妳也不敢說,妳也說不完。

所以說妳沒來到這個世界上,妳都不知道共產黨給妳弄了啥!可怕吧!什麼冠狀病毒啊!什麼MERS!咱們說中東呼吸癥,我們叫駱駝病,中東綜合呼吸癥叫駱駝病。MERS、SARS,現在又來壹個冠狀病毒。

就更可怕的,他說現在這些孩子真的是生不起,提前排隊幾個月,說生個孩子,要送紅包、要送禮、要托關系,在臨生的時候還得選時間。中國人現在也不知道咋了!選時間、迷糊還得迷信,妳人迷糊吧!還得迷信。然後再給醫生,還找誰。反正這個孩子沒來到世界呢!已經把爺爺、奶奶、姥姥、姥爺,把這個爹媽已經扒壹層皮了,再帶點病來,基本把全家給毀了。

這個佛家說得對,當妳遇到壹個孩子,妳的孩子就兩個來路,壹個是來報仇的,壹個是來報恩的。我看現在大多都是報仇的多。

這位、其中壹個醫院的的人告訴我說,孫力軍在被抓前,孫力軍曾經去見他,神神秘秘在上海跟他見面。孫力軍本身就是學外科醫生出身的,以號稱懂醫學為牛,為牛啊!問了壹個非常荒唐的問題,他說我要請教妳壹個問題。我這個孩子化驗完以後,在國外其中的壹個孩子。看來這小子不是三個、兩個,不是壹個、兩個的孩子,可不是那麼簡單,這小子好幾個。

他說其中的壹個女兒在新西蘭定居,在新西蘭進行了化驗,這個基因中含壹種東西就類似於像艾滋病。他說她媽媽也沒有,為什麼他孩子能染上這病呢?人家醫生說,妳有沒有啊?他說我沒有。那孩子是妳的嗎?我檢查了,孩子是我的。他說這孩子為啥有這病?他說只有壹個,妳有其他某種某種病,妳沒告訴我實話。壹個是妳老婆跟別的有什麼病染上了,不壹定是妳的基因。孩子是妳的,病可能不是妳的。

這個人告訴我說,妳說孫力軍啊!他說那種惶恐和孫力軍這個無奈。孫力軍不抽煙的,很少抽煙的。但是孫力軍那天說,從包裏面拿出了就是那個小雪茄,女士雪茄在那“噗擦噗擦”的抽。他覺得孫力軍完了,說面部黢黑,眼神迷離。

這位醫生就在頭壹段時間被邀請去給孟建柱所謂開會,他發現不對勁,就孟建柱完全不在狀態,壹次都不看他眼神,壹二十年的老友,不看他眼睛。然後老往門外邊看。他發現門外邊的警衛比原來多。他現在發現,他說那好像不是警衛,應該是…(聽不清),他也是猜的。

他說中國人更慘的慘在哪兒?妳生下來,妳就不知道像孫力軍這孩子壹樣,妳親爹,妳親媽,妳媽和妳爹不知道怎麼給妳染了壹個莫名像HIV的這種艾滋病。就像楊瀾似的,老早把子宮給切了,還得保密,為了、為了要證明自己,是吧!找鑰匙的功能,還繼續存在,那還得經常整整,捯飭捯飭。多難啊!孩子到女人都難。

所以現在這位醫生說文貴,我管這個醫院裏邊。我最誇張的,過去什麼孫力軍、孟建柱、吳征啊!還有什麼江綿恒、江誌恒啊!還有什麼江、什麼江誌誠啊!都是找我幫助人家安排生孩子,提前壹年都約床位。孩子還沒懷上呢!床位先約上了。

難吧!難。生來難,那生下來以後活著就更難了,活著就更難了。是不是!現在就像咱們從小讀的那個歌,我在大路撿到壹分錢,我把這壹分錢送到了警察叔叔前。是吧!警察叔叔笑著臉,然後說敬個禮,妳來自哪裏呀?紅黃藍幼兒園。這孩子生下來直接被共產黨洗腦,我在馬路撿到壹分錢,送給了警察叔叔前。警察叔叔向他敬個禮,妳是不是來自紅黃藍幼兒園?幼兒園,幼兒園又完了。紅黃藍幼兒園妳躲不過去或者妳躲過去了妳沒上紅黃藍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都要被選美,不知道被哪個畜生老師給幹掉了是吧?難著呢!男的女的都被榨汁兒,活的難嗎?難。

然後妳要掙錢,掙錢難不難?天底下哪有比掙錢再難的?掙錢太難了,空氣汙染了,水汙染了,地汙染了,然後呢被當地的從鄉長到鎮長到處長到科長到省長,不管是妳踢球的不管妳是打球的不管妳是玩球的還是妳唱歌的還是妳要演戲的,不管妳選了哪個職業從妳到了什麼中戲、什麼中電影、中國體育學院、什麼八壹隊、我滴娘唉!不管妳去哪這個門不是要過五關斬六將五十關斬六十將也不行,能到最後進到門裏面的妳還能活著妳就不簡單了。然後妳開始掙錢,過去還有走穴現在誰也不能走穴了只有習主席能走穴,誰也不能走穴,完啦!走穴走不了了。

掙錢難嗎?掙錢難!我最近發現中國人……說真的我在爆料革命以前我沒發現,中國人花錢比掙錢還難!我說那中國人太可憐了!我噻!就這銀行有錢妳匯不出來,妳匯出來以後銀行壹看妳中國人的錢,老子就無道理的就不給妳匯!不管哪個銀行都敢欺負欺負中國人,我的錢我說了算吧?我的命我說了不算我的生殖器我說了不算,老子掙的錢我說了還不算,我費了半天勁,老子花的錢妳也不讓我說了算?不行!

無數個戰友在國內最大的問題是過去聽了爆料革命還有路德訪談把人民幣換成美金了,美金換成現金了這現金到銀行壹存,存好了啊?存好了。不能匯妳也甭想取現金了,我噻!還有這種搶劫的?開著門市戴著銀行牌照搶劫?人家的現金到妳這存了說“存完了?”“存完了。”“妳這錢不能再動了。”“為啥不能動?”“沒理由。”“我告妳。”“妳告去。”妳說還有不要臉的政府到這程度嗎?然後找朋友托關系“可以啊,可以幫妳匯,給我10%,給我20%。”這是哪家的王法呀?取現金找朋友,存現金被黑掉,在想匯出去10%、20%、這個共產黨真是不要臉到了人類上無法想象的程度了!這哪是以黑治國啊?黑社會得講規矩呀,不欺負婦女兒童不欺負殘障弱者人事,這是什麼道理呀?

好,妳過了共產黨的鬼門關妳到了國外,共產黨的藍金黃,各大銀行讓妳匯不過去,我這兩天我對戰友最大的感受我說妳真的是太慘了!我原來我真沒這感覺說實話,因為我也……文貴,說老實話就這兩天折騰這點事兒我壹個飛機翅膀的錢,壹個飛機翅膀的錢。我這些年我真發現我太有錢了,妳說我過去1千萬、1億美元轉款啊,做個決定的我真的沒超過幾分鐘過,我哪想……就壹想,叭!齊了,匯。妳看我過去這三五年我在我手裏動了多少錢?最起碼上千億吧?轉來轉去的,我決定的不是我的啊,我決定的,上千億美元!妳說就這幾個錢算啥嘛?

我那壹個船4、5、千萬美元,壹個飛機也4、5、千萬美元,壹個大飛機壹億多美元,是不是?咱這要兩千萬美元妳說算啥嘛?哎呦!讓我感受到了原來我真有錢吶!花那麼多錢,原來我感受,我真不知道這個錢原來這麼難啊!花錢比掙錢難!這是什麼世道啊?

我給妳們講壹個故事啊,大家看過我們盤古在大連開庭的時候有壹個叫楊英的副總監,她是湖南人,絕對是專科畢業到了我們盤古來,從盤古這個從市政府拿回來到最後施工到融資到買民族證券她全部參與,包括農行那個貸款。她和方正來往和李友和李友的那幾個兄弟姐妹還有那幾個情人哪,所有來往都是楊英。這個李友啊就給楊英說“妳知道郭文貴啥人啊?郭文貴是黑社會,妳知道他三哥怎麼死的嗎?就是他給弄死的,這個人背後可了不得啊!壹幫警察國安的人都是跟他的黑社會!”這個世界太可怕了,竟然有人相信,我們的楊英就相信了。有壹次楊英在我的38樓辦公室,我的三樓大了啊!幾千平方米,十幾米高,對著中南坑,哎!我說楊英最近妳跟那個李友打交道啥感覺?她說“李友人挺不錯的,很聰明非常懂金融,特別對共產黨那壹套耳熟能詳!這家夥有想法!”我說楊英啊,金融我不懂,我說,妳能不能告訴我,妳對我們這個公司的未來有什麼擔心的?楊英笑著說“老板妳想聽實話嗎?”我說是啊妳給我說說。“說實話”她說“老板妳也該退休了,妳也不缺錢了,妳得打算退休未來妳得移民到國外去吧?是不是?沒人吶!誰接班啊?”我說好事嘛,意思是我退休了沒人接班這是妳的擔心,還團隊得專業。她說再壹個老板,妳的啥事兒我也不好意思說,在中國也不壹定安全,我覺得妳出國好。我說我咋在中國不安全啊?她說事實上我都知道,我都不好意思說,妳家事我都知道,啊…是嗎?我當時沒明白。過了兩天我們另外壹個副總告訴我,他說楊英跟我們吃飯的時候說了什麼咱們老板當黑社會老大當得很厲害,連安全部、警察都聽他的,這黑社會老大,誰跟妳說的?李友跟我說的。

跟我說完以後我笑了半天,我告訴了告訴我話的那個人,在咱公司有個習慣,我最恨的人是在背後給我講另外壹個人,他說我講的是實話。我說妳跟我講的時候應該楊英在場講,妳不要在背後講,那對她、對我都有幫助,妳在背後講妳就叫另有用心,但是這件事我記住了。結果2014年在香港我們跟李友成天開會,民族證券、海通啊什麼的,有壹天晚上,李友每天都搞…..那小子瞎忽悠,還有余麗,還有那幾個小情人,搞到淩晨壹、兩點鐘,在中銀大樓49樓辦公室。

然後楊英說老板我太佩服妳了,妳說多年前在盤古的時候,2006年,現在八、九年了,這個妳壹年就建起來,然後又開始金融,搞這麼大這麼成功,然後妳需要什麼人有什麼人,妳太厲害了,哎喲佩服得五體投地了。我說楊英,妳知道嗎?我是黑社會,她壹楞在那兒,我說楊英多年前有人告訴我說,妳說我是黑社會,我哥還是我殺的。我告訴妳我哥是怎麼死的,我說我哥完全是個人感情原因殉情而死。我不會殺我哥,我殺我哥我不會活到現在。我告訴妳,郭文貴每壹毛錢都是最幹凈的,而且郭文貴從來沒有任何涉嫌刑事上的,為什麼?我告訴妳,我在清豐看守所的時候,我看到了共產黨怎麼能找出妳壹點毛病要妳的命,還有當我有了兒子以後,我第壹個告訴我,我絕對不能有任何理由讓我兒子成為孤兒,成為壹個沒爹的孩子,我得把他養大,我養大的前提不要觸犯任何法律紅線。

我說甭說是殺我親哥,我說我連活的動物我都不想殺,後來我就信了佛,我就不殺生。但是妳跟我公司做了那麼大的貢獻妳竟然相信李友說的話,說我是黑社會,我說妳竟然信了,妳有多傻。壹再跟我道歉壹再跟我道歉。後來楊英被公安多次問到,妳只要配合我們說郭文貴這是騙錢的、那是騙貸的,就農行那事,然後妳就隨便妳就配合,妳就可以不進監獄,再壹個妳辭職妳也可以不進監獄。楊英選擇了我進監獄我也不去出賣別人,這是我們楊英的故事。

楊英的故事告訴我們,中國人有多麼單純,既信謠還傳謠,而且壹說就信。前天,王雁平跟我哇啦哇啦叫,為什麼叫?在我們的群裏邊有人給我發了好多信息,也有發在公共媒體上,說老江的老婆在加拿大是個廚師,胳膊倍粗,聽說這麼粗,能掘樹那種,說老江的老婆將近2百斤體重,江財神原名叫江浮雲還是叫江雲浮,我忘了,完全不是什麼金融財經學院的,說江財神就是壹騙子,沒有任何證書,說老婆是個廚師的。然後這個江雲浮馬上就要開始招人,要拿百分之二十五的傭金,還有王雁平的Emil,然後說了好多,還發給我,說得特別難聽。我每天都收到這種莫明其妙的、罵人的這種爛仔行為的,這種信息。我從來沒有壹次罵過人,但是為了老江的妻子,我叫弟妹的人,我火了。我罵了兩句,罵完了挺後悔還道歉,我說現在罵妳後悔了,結果把他拉黑。王雁平火了,說老板妳把這截屏發給我啥意思?妳也信了?我啥時候用這Emil了呀?那怎麼可能呢?連妳們也信謠傳謠,妳說誰不信假話呀?妳們也信?嗷嗷叫。

我說我發給妳不是信,我是讓妳知道是不是妳真的給老江發這個Emil。文貴也會被某些事情迷惑失去了判斷力,我這算老中醫了吧?經常也是把錯脈。莊烈宏還有雞腿潘、曾宏,王雁平當時跟我說這絕對不是好人,妳千萬不要碰他不要聯絡他。王雁平看到莊烈宏就像看到狗屎壹樣,正眼都不看,最後證明她是對的。我老說王雁平妳看人太苛刻了,不是把錯脈了嗎?丟人了嗎?但是就這樣的信息我也受影響幫發過去妳確認壹下,判斷力不是百分之百,中國人以謠傳謠不是百分之百。

回到剛才上海這位醫生,他說文貴我要告訴妳,妳可能是很難相信,孟建柱找了我壹同學,不叫任何人知道找壹同學,現在不能告訴某個國家,在某個國家幫助他所謂的同學的孩子往外倒騰的是現金、金條、古董、字畫。我說妳這是謠言,我說孟建柱啥人啊?怎麼可能找妳說的這人搬弄點字畫?搬弄點現金,多難到某國去,不管妳怎麼說不可能。妳不信吧?他說,在福建廈門某某人,我告訴妳名字,用邊防的船先給他運到公海,公海有船接然後海上過去。我說,妳這也是瞎聽,這不可信,我就把他忘了。

昨天我覺得這事有點邪乎,我得打聽打聽,啟動了我們的沈默力量。我壹問傻眼了,不說咱們老百姓的錢和物往外拿不了,原來孟建柱也得折騰,所以當年他在整個東南亞湄公河上,建立的黑社會黑幫洗錢和翡翠和玉,那是牛。他有更直接洗錢工具,他也得小心。空中私人飛機像海航這樣運出去,海航就是往外運東西運錢倒騰東西。孟建柱用船,“哇塞”這真把我嚇住了。我壹問這個咱們亞洲第壹牛的國家,我說妳們是不是辦過這事?他說是,我告訴妳,妳那次來我們帶妳看的那個私人博物館,那個玉的幾個大件,都上億美元,還有翡翠的十幾件,全部都是那次運過來的,我最起碼運過壹、二十次。我說他們有現金、美金和英鎊,他說壹箱子壹箱子的美金,但是到這以後,這些古董都放在合法的博物館,然後都變成信托在這地方展覽,人家幫打理,買了保險,現金都給人接走了去哪不知道。我聯想到這幾天,聯想這些事,我是真正知道共產黨的以黑治國是怎麼個黑法。

我們的楊英副總裁到現在還帶著電子腳鐐電子手銬在家裏,壹個單身的女人,被黑到了現在沒飯吃。她跟警察說,我得吃飯,妳得讓我上班,他說不可以。我們給楊英打了六百萬工資,不允許;現在我們還發工資,不允許;去公司,不允許。她說我得餓死,她還有孩子,他說妳餓死是妳的事,活該。

楊英在監獄的時候,讓她寫最多的是幫郭文貴往海外搬錢。楊英真沒有搬我搬過壹分錢,她編都編不出來,然後警察認為妳不可能沒有幫郭文貴搬過壹分錢出來,郭文貴的錢哪來?妳說這些王八蛋警察這腦袋這壞人,他以為郭文貴的錢壹定國內搬過來的。我壹再重申我郭文貴沒有在國內拿壹分錢出來。

但是妳能想到孟建柱和王岐山用著787往外倒騰錢,有信托,有銀行系統,洛杉磯家開壹中國分行。到處買,壹小區地下藏著東西,他們也往外搬錢,也搬東西。他們相信共產黨嗎?不相信。

這就是當時楊英在看守所被萬分虐待,打到半死。郭文貴不是黑社會,她真遇到大黑社會共產黨,把她給虐慘了。就是要她說出怎麼幫郭文貴往外運現金、運古董、運珠寶的。我真沒有,楊英也沒有。大內財務總管有沒有幹這事?沒幹不正常,受盡了摧殘,九死壹生。楊英回來頭發全都是白的,這幾個女孩進去以後出來,壹根黑頭發沒有,我真是欠她們太多了。出來以後帶著腳鐐手銬呆了三年半,楊英出來了,還要絞著手銬,把她餓死不拉倒。就認為妳楊英還知道核心秘密,不知道多少船多少錢倒騰回去。我當時我說這事都覺得神經病,還有律師,我說楊英嘴能把得住嗎?這麼虐待這麼打,交代不就完了嗎?人家不信,覺得楊英是劉胡蘭,挺得住。我今天真是明白了,原來警察的腦子裏邊就不相信郭文貴沒往外搬過錢。因為他們人都搬。

原來中國人往外搬錢有這麼難,我也明白了海外這些銀行把所有的跟我有關賬號全給關掉,全封掉。跟我合作的基金,這壹億美元、那十億、那二十億、那壹百億、那三百億,全部封掉。原來他真的是以為郭文貴還有多大的現金和保護層。因為警察查到以後,警察能貪20%、甚至50%和100%。

聽說傅政華傅老三整出大錢了,也聽說最近在孟建柱、王岐山的家族裏整出了真的是幾千億、上萬億的錢,把中南坑震傻了。中南坑的人得想:這小兔崽子,老子才拿幾千億,妳弄幾萬億。戰友能想到嗎?那個往海外搬錢的通道,妳占多大壹點縫?王岐山、傅政華、孟建柱、孫力軍,給妳占了多大的空間。導致了所有辦案的警察說,像妳有點錢或者當點官的,沒搬錢絕對不中、不正常、不真實。

所以這幾天我才感受到中國人是真可憐。就是妳合法的財富,掙到手以後,妳想花咋這麼難;如果妳想花點搞正事,那更難;如果想把錢變成壹個安全的錢比登天還難。所以我們必須現在解決這個問題,昨天我跟好幾個群說了,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太可怕了。共產黨在它嗝屁之前,我們面臨著幾個大的問題,如何讓更多的人、更多的精英認識到讓家人和孩子安全的躲起來,到海外。壹個叫安全的方式,讓更多的精英和下壹代不要受到震蕩前的影響,甚至遭受厄運,這叫人才安全。

所有只要在海外的,我們法治基金捐款還有我們的戰友們需要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支持的,請壹定和我們聯系,我們將全力、不惜壹切代價盡可能的,我們能力不是無限的,是有限的,去拯救所有的戰友們。真的是共產黨倒塌前,別用磚頭把妳砸著,真得想這個事。第二個,我們真得註意到共產黨在海外的瘋狂絕對不會嗶壹聲拉倒,在國內嗶壹聲拉倒,在海外的瘋狂絕對不會嗶壹聲拉倒。因為他們太多錢在海外了,太多私生子女在海外了。孫力軍已經知道小命休矣,還在自己的患有天生艾滋病孩子還想後路呢,那得多少錢在新西蘭呢。那孟建柱倒騰到亞洲、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多少錢吶,多少人是他的利益的受益者,他能善罷甘休嘛?傅振華的弟弟傅永華是在加拿大的,那是上萬人跟隨他,多少房子、多少錢吶,他能拉倒嗎!這個戰友們要想到,黑錢在被查出來之前他會瘋狂。

更重要的事情,在國內,共產黨亡了,人民幣完了,還有壹些在所謂中國銀行,我看到很多戰友傻乎乎的把自己換的美金錢還在中國銀行擱著,我能說啥啊?我是法律規定我不能給妳出主意,我不能告訴妳怎麼匯錢,我也不能告訴妳如何轉錢,那是犯法的。但是我只能說這是太傻了!妳怎麼能把錢從共產黨大庫裏取出來了,放在共產黨的小庫裏去了,那小庫更危險吶。就像中國人在中國逃出了虎口,又落到了海外的痔瘡黨,叫屎窩,就叫欺民賊,再掉屎窩,再給海外所謂民主民運捐錢,妳不是弄著弄著掉屎窩了嘛。妳把錢從共產黨大庫裏取出來了,放到中國銀行去,妳放到香港匯豐去,妳放到招商銀行國外去,妳不是傻嘛!

所以我們以最快的方式,在共產黨嗶壹聲前,我們得弄壹個池子,得把咱們真正的戰友和真正的好人的錢、安全的錢,合法的把它放到資金池、錢池,存起來。這就叫G幣。G幣會有幾個系統,接下來大家會看到公告,在咱們的PC版上會公告,有幾種付款的方式。記住,蘋果版已經不讓再買了,APP上。我們很快會在電腦上公布,通過Strip、可能有PayPal、現金支票、私人支票、銀行賬到賬的匯款,還有信用卡的支付,等等。可能今天到明天,最早今天晚上,最晚明天就掛出來,所有的信息在網絡上,妳現在就可以提前預約買我們電腦版的G幣。大家聽清楚了,不是APP版的,APP版的G幣就在那擱著,未來等我來給大家答案。但是在直播的時候我不能說確定的話,也不能說我買回來是違法的,我給妳股票是違規。但是律師正在找出答案,未來我們還要把它怎麼把電腦版的G幣進行合規合法的兌換,或者說怎麼讓它大家只能是那個那個,不能這個這個這個,只能這個這個這個,不能這個這個這個,我希望、可能。昨天律師跟我說妳只能說妳希望、妳可能,不能說壹定,我擔保,不可以。所以戰友明白了,反正絕對不會讓妳們,這個這個這個。所以說我們會公布的。

所以說電腦版這個要像今天APP版,看到壹按就是妳的金幣,就可以打賞了,這個功能還需要大概四十天左右,甚至還要50天,我們爭取30天內完成,但我相信運行好要40天,不會超過50天。整個電腦版的,妳的錢妳可以打賞啊、買視頻、贊賞、甚至未來就可以到G-Fashion買東西、消費、G-News打賞啊,等等,還有那個那個那個,可能、希望。

但是我們為什麼昨天我說我通過這幾天我發現,孟建柱、孫力軍往外倒騰錢,咱也倒騰錢,因為不倒騰不知道哪個王八蛋就把錢給搶走了,我們得讓咱們戰友和好人幹凈的錢、合法的錢得有個資金池。還有個更可怕的,我認為共產黨壹旦“啪”,所有的最安全的就是美國,大家壹定要記住,讓妳最安全的就是美國。因為只有美國的錢是沒人敢動的,第二就是瑞士了,瑞士金融(聽不清),其他國家妳都不用想了。錢進了日本往外出,比登天都難;到了英國,哎喲我的媽呀,壹個反洗錢能把妳折騰死;法國進去錢等於壹半沒了,那就把妳搞死;意大利、德國哎喲我的媽呀,妳錢進來想出去,屬狗的,難著呢。美國這個國家,只要妳合法,只要妳合規,是最安全的,沒人敢碰,還是非常容易。所以我們未來的G幣主要有美國、瑞士、亞洲的服務中心會在日本,絕不會是新加坡,絕對不會!新加坡壹旦共產黨要求配額的時候新加坡壹定把妳撂出去。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妳看那個DBS,第壹個把我們賬上的現金給查封,查了三四年了,到現在就無道理的不給妳。我們那壹查就幾億幾十億啊,那多少錢啊,還好我們不指望他過日子,不是開玩笑的。所以咱要在美國盡快的建立壹系列的G幣,我們馬上推出的這個電腦版的可以買G幣,戰友們記住啊,這是第壹步。我們不超過三個月會推出即區塊鏈的虛擬貨幣,然後再往下推G幣的系列,有可能、希望、有可能啊!未來可能是有實物掛鉤的和什麼什麼掛鉤的啊。我現在因為律師讓我說話要註意,就是希望啊可能,都在做。

所以這是壹個初步。大家先買,買的價格大家到時候都會公布,對上是沒有量的不像妳在蘋果商店,九塊九、九毛九,然後呢兩次三次不讓妳買了,這個是沒問題的,妳買多少量都可以。我壹個人買壹百萬G幣,買壹千萬G幣,我買壹億G幣,沒問題。

所以說今天公布的各種支付方式可以提前預買G幣,第壹段G幣,我們會第二段的G幣中的區塊鏈幣,然後到G幣的那個那個兩種或者三種幣,然後G幣的系統將形成,然後我們將開展,我們又有銀行了嗎是吧!那不就等於銀行嗎戰友們。

有些話我不能說,我相信戰友比我聰明,都懂了。不好意思!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要把中國人的錢要安全起來,妳得想辦法希望它要保值,希望它能升值還希望未來和我們的幾個希望達到的萬億帝國連在壹起。

從開始修復存款安全有尊嚴的花錢,絕對不能把花錢比掙錢還難,絕對不可以。我這人生哲學掙錢太難花錢必須愉悅,現在看來花錢愉悅比掙錢還難,我們要記住這句話。還有讓大家輕易的、安全的、保密的、非常容易的花錢,得到錢的價值和管理,G-Fashion、G-News,我現在很有信心,很有信心,所以說這在這兒祝我啊!

另外壹個我要告訴大家,川普總統在林肯紀念堂的講話,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在星期六那天在船上我都然後然後然後了都然後完了,都在然後的計劃之內。再看我在兩周以前我在這兒直播的時候我剛回到家,啊不是我在地下室,我告訴大家我說妳放心,大家記住四月底五月份才會有動靜。接下來的軍事行動、經濟行動那都是大家妳能想象到的。

今天妳看到CCTV共產黨就這個德行啊,跟伊拉克跟薩達姆和卡紮菲滅亡前壹模壹樣。妳看像什麼,妳看這現在這個國際關系就像我們爆料革命壹樣,北朝鮮就像今天看到的欺民賊壹樣,又窮又餓又裝又壞。莊烈宏、雞腿潘、曾宏、大驢臉天津,還有郭寶勝、夏業良,還有什麼傅希秋這幫王八蛋就這個德行,又窮又餓又不要臉還能裝,就這惡到家了。然後妳看中共像誰呀,中共妳都能看的非常非常清楚,就像在海外的某些黑社會組織像梁冠軍,還有那叫什麼周什麼的那個混蛋玩意兒,就這幫人,又沒底限的不要臉又醜又惡。但是壹定會被世界的正義聯盟給徹底消滅,在被消滅前的掙紮和瘋狂就像在幾個月以前的孫力軍、孟建柱、傅政華和王岐山,還像幾年前的陳峰、海航。妳看那陳峰在哈佛,“妳們這些華爾街的王八羔子……”,哎喲,哇塞,我壹聽那話我痔瘡掉壹大整地,連公母都能分得出來了,妳說這人類還有這種不要臉的,戴壹懷表,站在哈佛紀念堂,拿了好幾億美元買了壹個演講的機會,對面坐著總共不到100個人,對著攝像機就喊上了,華爾街妳這些王八羔子。哇塞,妳都沒想過妳那錢是哪來的,那不是妳掙得錢,那是王岐山和妳偷的錢,這個人類上哪有比偷的飯,要的飯,在吃和花的時候妳得感到羞恥感,妳穿的衣服是偷來的,妳是騙來的, 妳這咖啡是人家花錢給妳買的,妳喝的都不怕噎死嗎?那騙的錢、偷的錢,妳長著個屁臉,罵人家華爾街。哎呦,妳大爺的,這真受不了。

現在普羅旺斯、普羅旺斯,那王健的蝴蝶現在天天得臉紅壹萬次我相信,我答應了王健夫人的家人我不說王健的事,可不是永遠不說啊。妳千萬記住,那可不能、不是永遠不說,我看王健的小舅子把錢倒騰得差不多了,我等妳倒騰完,都讓妳倒騰完,都讓妳倒騰完,什麼家具啊,古董啊,什麼什麼唐卡啊,什麼銀行的東西啊,我都讓妳倒騰完,小子,倒騰完我再跟妳說事。 是中國人的錢妳必須給中國人,是妳王健的錢妳就拿給王夫人去,但是王健的小舅子妳要把中國人的錢妳想悶得蜜,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萬萬不行的!

所以戰友們,妳能看到,剛剛三年前這些人的囂張,陳峰指著說,“郭文貴,妳百分之壹千是假話”。王健還好,王健還私下裏跟我還聯系聯系,老郭我跟妳沒有什麼仇、沒有冤啊,咱們可以合作,所以王健這個人嘛,還沒有很囂張,所以說咱還念他個好。當時王健林多牛啊,哎呦我的媽啊,買掉好萊塢,把好萊塢全買光了。妳看那馬雲,那口氣,到處說誰能把郭文貴弄死?他必須回來,肯定把他弄回來,把他剁成肉泥。好像我真的R了馬雲他家八輩祖宗似的,到處在翻騰著要把郭文貴弄回去。說那吳征都把他搞定了,他算個屁啊什麼什麼,妳說我咋妳馬雲了妳說?我招妳惹妳了,妳要把我弄回去?妳這個王八蛋,壹幫的妳說這幫孫子,我招妳惹妳了,就和妳幾面之交,我不和妳們為伍。

江澤民的孫子江誌成,我招妳惹妳了?妳們家李壹飛(口誤,應為範壹飛)上海銀行行長,是跟李友壹起玩女人,所有的李友那些秘書,不管有什麼樣的妳們都玩了。結果妳把我的樓、把我錢搶走了,結果妳江誌成妳幫助李友,幫助李壹飛,妳把李壹飛弄到中國人民銀行當行長。妳非要把郭文貴給弄死,我招妳惹妳了,江誌成?妳這個王八蛋,妳個小屁孩,跑到英國首相那去說只要妳別跟郭文貴打交道,我給妳幾百萬的顧問費;跑到中東去說,只要妳別跟郭文貴打交道,妳要幾百億、幾千億投資我現在馬上給妳。妳江誌成妳在美國妳竟然跟黑幫接觸,誰能把郭文貴搞定。江誌成這事咱能完嗎?咱能完嗎?

還有那個戴永革,妳個傻叉,中國共產黨我看到的要亡的時候我就看到東北壹個叫戴永革的。戴永革能把曾慶紅這個大師級的政治家,我覺得過去這中國五十年最牛人物之壹就是曾慶紅,但是曾慶紅在曾偉的事上犯下了人類上最低級的錯誤,他還有我,還有兒子,妳都是老鷹了,飛到天空中了,妳還老救在地上的不分公母的小螞蟻,而且是病怏怏的螞蟻,就叫他兒子。他兒子腚後面還掛著壹個什麼?掛著壹個完全沒有戰鬥力的,就是那個螳螂、沒有臂的螳螂,就叫做戴永革。

過去30年,戴永革是中國的第壹組織部長,這是公認的。戴永革在東北、在中國南方所有仁和地產開發的地下室工程,沒有官員不跟他開始勾兌,到組織部跑官的,遼寧省、沈陽、黑龍江、吉林、北京、湖北、廣東、海南尤甚,尤甚啊!最嚴重的地方,包括廣西。只要戴永革出現的地方,就是跑官、賣官。多少當時的省委書記、省長見了戴永革就跟見了上天壹樣。共產黨我壹看,這還有救嗎?都有價的,盛京銀行行長,被戴永革給那錢給掏空了,最後扔給恒大、然後海航,把所有錢洗空了,妳戴永革張嘴就是罵人,那罵省長、省委書記就跟罵孫子壹樣。

曾偉老以自己為大師,妳曾偉不就是跟戴永革倒官買官賣烏紗帽的嘛,動不動講政治、講哲學。哎呦,妳太嫩了,沒有妳那個爹,妳連痔瘡黨都不如。千萬記住,妳騙誰妳別把自己給騙了,妳自己啥尿性妳得知道。中國就通過戴永革、曾偉這過去20年賣的官,我告訴大家,壹點不誇張,百萬官員都不止!所以共產黨這個黨它不滅亡是天理不容的。壹個曾經的國家副主席的孩子,還是有境界的孩子,戴永革作為代言人,在全國各地挖防空洞,然後上市、騙錢、洗錢、騙錢、洗錢,上上下下,最後是到處倒賣官帽,烏紗帽,然後打我河南裕達國貿的主意,打北京盤古七星酒店的主意,戴永革妳是活得不耐煩了。曾偉當年是1997年,啊不是97年,還早,1996年還是孩子時候,做中央電視臺廣告,曾偉的第壹個生意就是中央電視臺廣告,就是當年的趙化勇,攀上了曾家,就是幫曾家做廣告,那時候小孩呢;第二筆生意,曾偉就到了北京的昌平,跟當時的孫政才,當時壹個區長,就是那個地方,搞那個墓地,經營骨灰盒、火葬生意,在這個時候在珠海做石油,跟他的叔叔曾慶源,曾慶淮幫助他搞了壹些外貿的小生意,那時候曾偉還是小孩呢。

這個時候就借了我郭文貴的錢。我郭文貴的錢哪來的?來自臺灣,林鴻道家族。這就是臺灣所謂的說郭文貴騙了林鴻道家族,真的是人家借給我錢了。當年人家借給我錢什麼概念,是當時有臺灣建築大師李祖原設計師,是跟林家是幾十年關系。李祖原大師在美國設計的時候,搞建築的時候,是臺灣經濟最高潮的時候,被請回去做的就是林鴻道家的宏國大樓,非常漂亮,非常漂亮啊,我也是因為那座大樓我才喜歡上李大師,我沒選擇貝聿銘,我選擇李祖原,因為他是民族設計師,叫紅派,國際派叫貝聿銘,叫做國際派,白派。李祖原先生就是大師,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宗教大師。在我沒認李祖原大師以前,我在清豐看守所給我引向了壹個人生另外壹個高度。但是李祖原大師是把我壹切通通給我修好,有了今天的郭文貴。賀齡樂先生和他夫人是介紹我認識李祖原大師的,包括李祖原大師的夫人,非常非常漂亮,叫Ann(音同),我叫她外號叫地瓜,鄭小姐,是我壹生中最好的姐妹。所以我對臺灣的感情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當時李祖原大師代表我向林家借錢,還有當時的就是混血兒,我認為最帥的男人,當時Westin,世界上威斯汀總裁,全球總裁,他的老板就是日本的青木先生。青木先生後來中風了,幾百億的現金待在銀行裏面沒有密碼找不回來了,他太太去了巴西,日本人。後來這位陳潔道先生到了臺灣幫助林家開放了墾丁酒店。所以他倆都是來,李祖原大師是我的好朋友,宗教大師,設計裕達,陳潔道先生幫助建酒店,這個時候借錢,借了林洪道的錢。

我當時借6千萬美元,我在香港中國銀行坐著大廳裏面,那個錢叭來了500萬美元,人家說哎郭先生妳在這幹嗎?我說等錢來呀,壹會又來了500萬美元,馬上把我請樓上去,哎呦不得了了,啪啪啪啪啪5千8百萬。那個時候5千8百萬已經很大的錢了,哎呦端茶倒水呀,哎呦那家夥對我那個客氣呀,哎呦來了,然後穿短裙的女士也來了,站好幾個,哎呀郭先生有什麼特別服務啊?妳看今天中午想吃點什麼呀?哎呀全來了。我說把錢到賬號,給我壹個,那時候壹個折子,壹個本子,啪啪啪好幾十筆。其中就有大概兩三千萬是來自菲律賓的,菲律賓給匯的錢。就當時的總統埃斯特拉達,還有他的華人領袖叫阿嬌國(音同),就在那。他們有壹個菲律賓銀行是跟林家合作的,所以說這幾處匯的錢,那時候很多錢。這些錢我借給了當時曾慶紅和曾偉,還有他弟弟曾慶懷。

我從沒見過曾偉,我不下十次以上在國貿飯店,當時在國貿飯店對面就現在SOHO那塊地,三億人民幣整個那塊地。當時是劉延東的老公做皮條客,帶著倆女秘書坐在那,還給做筆記,啊是吧,啊郭先生,啊這對面,我的老婆劉延東,朝陽書記是吧,啊我家是什麼的,跟黑道似的還翹著腿,在國貿飯店。那時候曾偉老上那去,我壹次都不見他。後來曾偉在江湖上跟我的哥們什麼車峰啊,還有什麼這個這個劉延東同誌的女婿呀,這是我壹哥們壹系列的,哎呀多了去了,他什麼事我都知道。後來跟肖建華搞到壹起,然後到澳大利亞買房子,到哪去都有戴永革。

我買了飛機以後,車峰買,車峰買了以後好多人買,好多人買了以後,戴永革就買。然後民生就搞租賃。我看太多了。我用私人飛機的時候是什麼時候?是1995年。中國有嗎?但妳能看到共產黨這個黨,在過去的幾十年,就用曾偉壹個小孩,絕對他代表了壹個組織部。然後戴永革,壹個完全滿嘴生殖器,到處黑人。就在幾個月以前,他到意大利米蘭去,是我們戰友接待他。他還給壹個副省長,就是大連案子的叫張什麼鵬的,審我們大連案子的,罰我們幾百億張副局長安排小姐。我們意大利戰友把護照、信息都發路德,路德發給我,我說路德不要爆這個事,不要管,戴永革此人做的惡大了去了。他見那個姓張的副省長,就是要把姓張的把盤古這個罰款,政泉罰款,政泉商場給戴永革,我都知道。

因為戴永革身邊沒有壹個人不想弄死他。誰願意陪著壹個人,陪著壹個人,天天罵妳老娘,中國人叫那個什麼什麼R那個。天天什麼人都罵,身邊人誰不恨他?戴永革的兒子接班了,戴永革的兒子接班以後,三年前到華盛頓融資找的是我壹個美國哥們,幫他融資。我說妳就賺他錢吧,賺傭金麼,幹啥不賺,妳管他戴永革幹嘛,賺麼,他的錢也不是好來的,妳賺,我都知道。他兒子是在國外長大的。但是戴家造的孽,他的兒子,包括他的妹妹在香港玩的上市公司,竟然圖謀盤古,像那什麼宇正公司,我聽說宇正公司完了,完了,宇正公司我聽說紀委已經要收場了,收場了啊。放心,拿著什麼斬龍刀的人妳都得死。那真得死。妳斬誰家龍啊?妳能把盤古龍給斬了?三萬多噸鋼妳斬斬試試去!

誰也拿不走盤古!包括盤古也不是我郭文貴的,他是屬於中國人的。結果這戴永革跑了歐洲去乘人之危,想拿下盤古七星酒店和整個政泉商場。這都是禿鷲似的人物,但是郭文貴不是腐屍,我是剛剛在平地上起來這壹條巨龍或者壹個巨鷹,長著紅頭的鷹,妳想開玩笑的嗎?誰擋我們路誰完蛋,我們是來拯救整個世界的。

所以現在戰友們妳們往回看,共產黨這個王八蛋怎麼能不完呢?他壹個黨所謂的反腐運動,壹切聽黨的,壹切都是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講政治講規矩。戴永革是怎麼活著的?戴永革,曾偉是怎麼活著的?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姚慶、貫君、劉呈傑、孫瑤講政治規矩嗎?他們相信壹切都是黨的,壹切都聽黨的嗎?他聽過妳嗎?騙我們這些老百姓,我們這些老百姓偏愛信,還愛信謠還愛傳謠。這是為啥共產黨說不信謠不傳謠,中國人太愛信謠傳謠。就像我們當年的楊英副總壹樣,就像頭兩天說江財神的老婆胳膊這麼粗,然後是炒菜顛勺顛成這樣。我看江財神生活中很苗條很帥壹個人,這老婆咋當的廚師,我的弟妹呀,沒把江財神給養胖點。這種造謠會影響我們。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戰友們看清共產黨的本質,以黑治國遠遠超出妳的想像,奴役中國人遠遠超出妳的想像。

現在妳用生命掙來的錢,妳連花錢比掙錢還痛苦,這個後果超出妳的想像,共產黨在滅亡前要帶走壹批人帶走壹批錢,妳要有心理準備。還有壹些像戴永革自以為是,最近我聽說還大放狂言說中國人將下個100年領導全世界,妳算個啥呀?妳算啥呀?妳說這話,妳能站出來像人壹樣說我憑啥說這話,妳的能力?政治水平?給人民貢獻?信仰?妳沒有壹個子是幹凈的。妳以為妳兒子接班人民就不跟妳算賬了?妳這些年地下組織部長的這個頭銜妳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是為什麼孟建柱聽說連續給中央寫了十幾封信,我經歷的什麼東南亞湄公河;我所處理的社會巨大不穩定;包括易租寶,經歷的爆料革命郭文貴;然後處理了安全部的內賊馬建;然後的傅政華是處心積慮的政治野心家,我聽說中央連看都不看。戰友有點耐心,三年前兩年前說最多的親民賊說什麼?郭文貴爆誰誰升官;傅政華升官了;孫力軍升官了;王岐山當副主席了。我從來不回復,因為這就像人可以跟人對話,人可以跟樹對話,我家狗我天天跟它對話,我現在覺得我家這倆狗就不是狗,就是我覺得比我都聰明,太聰明了。但是人千萬不能跟豬去對話,這些親民賊就是豬狗不如的東西,妳跟他說什麼?妳但凡了解共產黨的遊戲,他們這些人都得最終走向今天的下場。

我從2017年爆料革命就說了,他們都會被抓或者被殺。我聽說悲哀的事情是滅爆小組的很多人調去查孫力軍去了,孫力軍關在北京八大處軍事區裏面,最近有轉了又轉到昌平去了,從昌平又轉到鳳凰嶺去了。妳想想現在他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了,滅爆小組現在查他是報應嗎?海外出來的小組把吳征的錢已經好多都給弄回去了。別著急,哪個能逃得了啊?因為我們的爆料革命唯真不破。現在所有中共的上層的人,哪有壹個人還懷疑郭文貴說的話是假的,他要懷疑我是假的說話的時候,楊娘娘、楊潔篪、王毅,他不可能,他知道我說的是真的。

王岐山多次跟他私下人說話,郭文貴此人沒被我們黨利用,不為我黨所用是我們巨大損失。後來這個人跟我說成王岐山對妳有另外的看法呀,不但不恨妳還說這話。我告訴妳我太了解王岐山,王岐山是用妳的嘴給我傳話,是拍我的馬屁,讓我停止對王岐山爆料。我說我要告訴妳我要上這當我還叫郭文貴嗎?我說他就魔,我就是壹個來斬魔的人。我說過如果幾十年前讓我郭文貴提前誕生絕不會有中國共產黨,我娘我爹犯了唯壹的錯誤就把我生晚了幾十年。他的招我壹聽就明白,我說妳捎話帶給他,我就是來滅共的,我怎麼也不可能與妳為伍。包括這幾天各種渠道,文貴啊,見好就收吧?是不是?參與政治走向民主法治這不也是我們黨提的嗎?妳可以談嗎?不要仇者快親者痛跟美國人合作是不可能的。還來這個呢?妳的老巢都著火了,還尋思啥呢?共產黨的滅亡已經在2017年我站出來爆料那壹刻起它已經是倒數了。

不是這樣數(從大拇指開始數).是這樣數(小指頭開始數起)噌,沒了!

我們所有聽爆料革命的戰友,妳們心中有數。別糊弄妳自己,妳信不信妳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信妳不信的東西,而嘴上說,妳不信的東西說妳相信,那是悲劇,那是折磨,那是痛苦。

從2017年我站出來的那壹刻起,共產黨已經倒數啦!這絕不是共產黨,也不是郭文貴多牛,也不是爆料革命,是天意!就我說的,戴永革和曾偉、孫力軍和吳征、楊娘娘、孟建柱、傅政華這樣的人,這些人能登大雅之堂,那這個國家就壹點兒希望都沒有了,這個黨就更是爛到家了,上天就是讓他們來滅共。嚴格講,習主席,習近平同誌是我們最好的戰友

妳看人家從2006年壹上來,搞好奧運會。然後十八大幹掉令計劃,幹掉共青團;然後以反腐運動搞掉百萬黨員,建立壹個黨內最大的仇恨;然後在全世界搞2025、2035、2049,讓全世界恐懼;人民幣國際化把美國人給嚇倒;扶持華為偷盜全世界技術,讓美國,讓全世界感到恐懼;然後建立最高的防火墻,是不是?讓中國人變成傻子、聾子;然後這種爆發,反作用力都出來吧。這還不算數,搞香港,打臺灣,搞雙龍計劃,是吧!搟面杖的經濟,上海股票市場,對不對。

把王岐山弄成永久副主席,自己終身執政,當皇帝。把斯大林、希特勒、毛澤東三個人沒幹成的事兒我全幹了!這還不算數,是吧!還有在中東,全世界建立軍事基地,把第壹島鏈五千公裏到八千公裏到壹萬五千公裏,打到美國去!潛水艇出現在曼哈頓,搞太空計劃,區塊鏈,是不是?大力發展衛星,北極星系統。然後讓壹切都是歸黨的,把私人企業家全部國有化,共產化,共產化的企業都是我們這幾家化,家族化!然後充分的利用壞人,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吳征,用壞人整好人。建立黨的仇恨,人民的仇恨,把私營企業家整死的整死,殺掉的殺掉,抓起來的抓起來,把企業的股權全部給拿回來。誰敢幹這事兒啊,只有人家習主席啊!我那天不是然後了嘛,然後,然後挑戰美國,直接挑戰白宮,挑戰川普總統。美國大選不是妳們內部的事、兩黨競爭,是我和妳的選擇。現在川普總統意識到了,意識到了,是吧!

然後罵班農,罵彭培奧彭佩奧,大家註意到了嗎?這次中央電視臺罵的時候排第壹號不是現任的國務卿彭佩奧,是班農!所以我前天告訴班農:妳看了視頻了嗎?看了。我說這意味著什麼?啊,這個是他們瘋狂了!我說妳根本不懂,核心的價值是妳排在了第壹位,連國務卿彭佩奧,哈佛第壹名都排在了第二位。哦,原來是這個。我說秘密在這兒呢。班農,罵班農,罵彭佩奧,罵盧比奧,罵川普總統,是不是?然後罵Tom Cotton,所有人都罵,罵彼得·納瓦羅。

到海外派潛伏,派特務,舉紅旗,堅決支持黨。然後不聽話的抓,香港有人寫書,抓!香港抓殺的壹萬人,全是無懷疑的跳海死。然後馬上過幾天5.10,已經批了,5.10必須是停止香港運動的最後壹天。啥意思啊?戰友們,妳看習主席多有魄力啊,有魄力啊!馬上下壹周,香港的手足們,戰友們,中央已經批示了,要把香港的5.10變成香港運動的最後壹天。上街要小心啊,(粵語)光復Hong Kong,光復Hong Kong,不客氣,太不客氣,手足!

是不是,妳看看,這習主席是我們最大的戰友,是吧!咱咋能反習主席啊,妳看看,誰能幹得了這事啊,幹不了!然後現在意識到孫力軍抓了,傅政華抓了,孟建柱抓了,楊娘娘抓了,王毅這小子也不是好東西,也可能被抓,也得抓。

戰友們,林肯紀念堂的講話,不是美國內部決定的,是共產黨的行動決定的。美國軍人放毒,歐洲放毒,歐洲的責任,然後經濟,然後呢美國人就甭想再好啊,繼續死人,繼續得冠狀病毒。這幫助誰能幫得了?路德能做得到嗎?艾麗能做得到嗎?博博士能做得到嗎?Sara、安紅能做得到嗎?是不是,妳安紅的嘴長再好看也做不到啊。不行的,江財神也做不到,對吧。這只有習主席能幫我們做得到,是吧!兄弟姐妹們,別著急,別著急,都會發生。

我再告訴大家,上海股市、深圳股市、香港股市不停,人民幣、港幣不出現崩盤式的變化,沒到3.0!甚至對臺灣沒動作不到3.0; 以美滅共, 只要川普總統不宣布跟習主席的個人關系拜拜了,不到3.0;只要美國川普總統,美國政府不宣布查封他們資產,不查封他們這些海外的私生子女的資產,不到3.0。就這麼簡單!

每時每刻陽光明媚都在發生。此時最起碼有五波人正在空中飛行,飛到華盛頓。都會在今天下午三點以前達到,還有壹撥開車的,還有壹波開車的啊。都在進行,咱現在先護住錢包,搞好咱們的G幣,保證好咱們團結的實力——沒有組織的平臺,好日子剛剛開始。

還有我給好多戰友說,特別是真正壹些六四的英雄,我壹聽我的眼淚就下來了。都是六四當年上去的,壹給我說話,我就聽的出來。壹張口我就知道他是幹什麼的。“文貴,六四我們上街。”壹句話,那個嗓音就能告訴我,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從肛門擠出來的話,是從心裏擠出來的。我告訴他,象妳們這樣的人絕不要說,沒有共產黨以後回去看壹看,不允許的。妳們壹定要參與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建設,但是我們決不求那壹官半職,太low了。但我們決不允許再有壹次比共產黨更壞的政黨,和政治家再綁架中國人民,讓中國人掙錢要玩命,花錢連玩命都玩不了的這種王八蛋經濟。整個社會都是以謠傳謠,讓中國人完全不辨真相,完全是聽謠、信謠、造謠。

必須解決整個中國人沒有信仰導致的人道的道德災難,人畜不分的。然後到整個中國社會完全不敬天、不敬地,導致環境、水、天汙染。人與人之間除了謊言、吹牛都是貪婪,妳看中國企業家、演員、體育界,大家有生存空間嗎?喝酒、大吃、二喝、地溝油;娛樂聚餐,說過了,共產黨把妳抓了;說壹句真話出事了;天天抱著微信在那塊傳謠、胡說八道;出國受邊控;每個中國人回到中國的機場的時候,咱好多戰友說“壹回機場就哆嗦”,就怕被抓了、被收了。多可憐呀,妳整個國家是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的這種流氓場面該結束啦,別人活的連個起碼的道德底線都沒有,這必須結束。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們做好了準備了嗎——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中,就到這吧。喜馬拉雅農場必將在全世界存在。我再告訴我們所有的兄弟姐妹們,懂工程的、電腦工程的、碼農的、UI設計的、網上商店、網上商務的、端到端加密語音的,所有的戰友們,請和Sara、木蘭和直接和我聯系,歡迎妳們加入。

而且我進壹步告訴大家的,咱們這平臺不會是任何壹個人的,必須去中心化,是爆料革命戰友的。G幣就是我們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的,未來喜馬拉雅給妳提供的經濟、現金、財富、生產價值最安全的港灣,我們稱為雅典娜計劃。對應的共產黨叫潘多拉的盒子,我們在外面成立雅典娜的計劃、雅典娜的盒子和平臺。這就是我們G幣。

現在美國和歐洲發生的事還不足夠,還不足夠。共產黨可別小看了它。行吧。壹起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臺灣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香港的手足們,要註意安全,活著才是最關鍵的!共產黨要把5月10號成為香港運動的最後壹天,壹定要小心呀。哎呀,這粵語怎麼說,要小心呀(粵語)。

我看看多少人在線,8200人在線,才這樣,是吧,太少了吧。我知道這不是真的,我相信得在2萬左右的VPN,大概最起碼20萬人在線吧,我相信啊。14.5kVPN,好ok,15人到25萬人之間吧。

請大家關註馬上公布的預購G幣的所有的通知和通告。好吧,兄弟姐們們,壹切都已經開始。關註香港5月10號。5月10 號是文貴的生日,我希望兄弟姐們們不要給我發信息、祝我生日快樂,千萬不要。咱們心在壹起,因為妳們發壹次,我要點開壹次,我要給妳們回復。

戰友們,我現在再次請求大家,不要問候我、不要說感謝,不要說聊天,5月26號以後,咱們再有事再聊。這個聯系渠道已經有了,有話咱們留到5月26號以後再說。現在每天有幾千個戰友加進來,這個很多人都沒有機會,把這個溝通的機會給所有的戰友。

為什麼我有些人壹定要壹對壹?我要承擔責任,我要對我的語音跟妳說話,我要讓妳可記載、永遠記住,我要對妳表達感激。這是拿命賭的信任,我必須對妳絕對的尊敬。請大家記住,這就是文貴,這就是爆料革命。富有、體面和安全的生活,不是共產黨的專利。我們每個人必須擁有。

第二,所有我們的事情都以法治基金捐款為準,千萬有人別造假啊,妳要給我發了假的法治基金的票據,後果自負。這個美國的法律妳知道的,那個法律很嚴重很嚴重,相當嚴重,包括那些欺民賊呀想混進來,混進來的代價那是他付不起的,這在美國欺詐罪壹旦成立,我給妳壹個假票據,說我給妳捐過款,結果不是我的。那妳放心,壹告壹個贏,壹告壹個贏,終生將付不起的代價。

好吧,謝謝兄弟姐們們,壹切都已經開始!

1+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570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5704/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5704/ […]

0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