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 159:恢復商業的風險責任誰擔?

總結:starwar

班農開始說道:我們得搞清楚現在疫情是什麽情況了。國家要重新開放,恢復商業活動,但是國會山現在正在爭論誰要為可能的風險負責。我們已經談了兩個多月疫情了,要有哪些指標。數據很重要,會幫助了解我們的處境。這有兩方面,首先是關於疫情,然後是經濟。經濟上現在三千萬人失業,6萬億資金註入市場。我不希望看到的情況是,川普總統剛開完發布會,說可能會有9萬死亡,接著就有報告出來,就是我們壹直討論的計量經濟學模型,但是川普和疫情特別行動組的人都說沒看過這個報告,不知道是怎麽漏出來的。為什麽CDC沒有說過什麽模型,NIH的福奇(Fauci)沒有講這個模型。接著另壹個爆炸性的消息,來自於波克絲醫生(Birx)。周日總統剛講完可能達到9萬(死亡),接著報告就出來了說6月份會達到20萬(死亡),數字和之前的不壹致。總統講之前為什麽沒有人去報告或者檢查以下呢?

我們要搞清楚三件事,壹是關於疫情方面有多少死亡等等,二是經濟方面有哪些量化模型,如果說7月我們會復蘇,我們需要做什麽,哪些指標可以看。三是如果向中共索賠。很難想象,現在每天兩千多人的死亡,我們還在談論著這些被驗證不準確的模型。

傑森(Jason)說:就在很多州在準備恢復的時候,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布隆博格醫學院的教授的報告突然“泄漏”給媒體,他們的模型顯示感染人數可能增加到每天20萬,死亡3千。這基本就像是醫學屆給要恢復商業的州壹個“電磁脈沖轟炸”(EMP)攻擊。我們不是陰謀論,但是事情沒有偶然。這樣回看,川普之前很多的早期政策是奏效的。我們沒有做30天的完全隔離,沒有像韓國那樣基本控制傳播,但是讓增長趨緩。聯邦政府的醫療專家意見應該和各州的行動有壹個共識,不能像現在這樣各個州準備恢復了,波克絲醫生在電視上完全唱反調。

廣告回來傑森接著說:這個報告“漏”給媒體,基本就是布隆伯格醫學院代表的醫學科學屆對那些要恢復商業的州政府的直接攻擊(EMP)。班農說:這些報告肯定之前就有了,只不過是周壹放了出來。我不能接受的是,為什麽總統在周日林肯紀念堂講話之前,沒有人給他匯報這件事?這是為什麽我對福奇有意見,這不關系政治,他為什麽沒有對這些模型數據有全面了解?傑克(Jack)說:我覺得這些報告出來,是因為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對福奇提起的訴訟,要求他公開所有和WHO的通信記錄。報告是幫福奇的。班農說:我要聽“絲巾”(指波克絲醫生,她每次都戴絲巾出鏡)的采訪。

播放波克絲的采訪錄音:(報告中的內容)預期壹直是在完全隔離的情況下,死亡會是10萬到24萬之間……

拉希姆(Raheem)說:我們不是完全隔離,歐洲的完全隔離是什麽都關了,我們沒有。波克絲不應該說我們是在完全隔離。26%只在封閉空間戴口罩,10%說壹直戴, 8.3%還沒決定, 55%的人說不戴。

傑克說:我覺得美國人現在已經逐漸看清問題了,很多感染和死亡都是已經在接受護理的老年人。Costco超市裏面擠滿了人可以去,但是理發店只有幾個人不能去嗎?大家被隔離政策搞糊塗了。紐約市有報道說有20-25%的人感染了,隔離其作用了嗎?很多人可能會有疑問。

廣告回來,傑森說:有五件事情要搞清楚。第壹,要定義好什麽情況下是恢復。搞清楚什麽可控,什麽不可控。第二,搞清楚高危的人群(低收入,健康保險不好,擁擠環境下工作等)。第三,各級政府應該有意見壹致的行動,要根據各地情況有所不同,但是不能出現像現在完全相反的意見。第四,把科學和醫生團隊分出來,讓他們去負責數據的事情,川普總統不應該對這些負責。第五,川普總統應該是經濟恢復的主導。我們抓住可以控制的因素,向美國人以往面對困境那樣去奮鬥。

拉希姆說:川普總統的報告和講話的數據是團隊裏的醫療專家給的,這些專家要對數字和模型負責,而不是川普總統。

傑克說:各個州和地方政府應該對自己的區域負責,監控疫情,預測趨勢,制定對策。聯邦政府做協調和指引。班農和傑森討論什麽樣的情況算是成功的重新恢復商業,結論是目前大家都還不知道。有調查顯示現在78%的人不願意回到餐館就餐,66%的人不願意回到零售商場,不願意回電影院的比例更高。傑森提到,現在很多公共衛生和醫療的專家沒人願意站出來負責疫情的數據和模型(包括福奇,波克絲),他覺得是因為沒人願意承擔責任。

節目最後部分,主持人討論提到了NBC的加裏醫生應該代替特別行動組的福奇和波克絲醫生,承擔醫學專家的角色。還播放了壹段阿紮(Azar,主管公共衛生部門)的采訪,說他沒看到過媒體報道的這個報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5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