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來自林肯紀念堂滅共的戰歌

路德的直播還沒結束,就收到戰友的信息,就川普總統在林肯紀念堂正式宣布病毒來源中共實驗室的消息,建議我寫一則快評。和路德先生一樣,聽到這個好消息時,我也熱淚盈眶,隨即在客廳又叫又跳,導致躺在沙發上正在看劇的老婆驚掉了下巴,看著我如此瘋癲的舉動,以為她老公吃錯了什麼藥。說真的,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等終於等來時怎能不激動?可激動歸激動,過後必須得強迫自己平復下來,否則根本沒辦法動筆。

聽完路德的節目,所有內容在腦海裡快速回顧一遍後,我認為有三個關鍵詞值得注意。林肯紀念堂,為何川普總統選在這裡宣布,路安墨精詳的分析令我受益良多。想必很多人都看過《西部世界》,有人覺得中共再不滅,整個中共國將淪為片子的翻版。我很贊同這一觀點背後的危機意識,但針對觀點本身,我的看法不僅相反,甚至認為那虛構世界的驚悚度,撐死只抵得上中共國的毛皮而已。

十四億奴隸遍布華夏大地,而在這片多災多難的土地上,不但看不到反叛,反倒處處都瀰漫著荒誕的愛。對比當下共產奴隸的現狀,一百多年前美國,梅森-迪克遜線以南的狀況顯然要好得多。當年維繫主奴間的關係雖然也曾有愛,可起碼不至於今天這般荒誕。爆料革命以前,在基辛格主義的模型之下,全球都沉浸在伊壁鳩魯式的瘋狂享樂中。為了給少數人提供更為優質的享樂服務,十四億人因“愛”正任勞任怨著。奇怪的是明明感到活著的痛苦,卻還一味感激著“上帝”給他們的分工。然而,隨著爆料革命的不斷壯大和深入,今天,川普總統站在了林肯紀念堂,怀揣守護美國公民的初衷,準備循著先賢的足跡,為解放共產奴隸而戰!

作為反烏托邦的變種,賽博朋克題材正風靡全球。正如王小波先生所說,六七十年代,中國處於非性的時代,在非性的時代裡,性才會成為生活的主題。我覺得這個道理可視作為一條規律,能很好的解釋賽博朋克火爆的原因:在缺乏反叛精神的時代裡,反叛便成了生活的主題。如今朋克精神幾乎成了奢侈品,而這份缺失恰恰就是自我身份認同的表現。由於受中共集權的長期壓制,人們一度喪失了自我,就算被重新賦予自由,相信要掙脫行屍走肉,找回認同仍得靠每個人自己。

路德提到的第二個關鍵詞是“無名氏”。有關無名氏的話題,我剛寫過一篇文章,標題叫《無面者一出,中共瞬間斃命》,強調了在滅共過程中其不可取代的作用。而這裡我想說的是,無名氏並非身份,而是道,准确说,是一種超越了自我,上升至“毂所以能统三十辐者,无也”的精神境界。在自我認知的層面上,無名氏屬於從有到無的結果,也就是說,人在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誰時,無名氏也就無從談起。更何況選擇走上這條苦修之路,多多少少存在著因緣際會的成分,而長久處於非人困境的我們,在自由之門開啟之際,每個人是否該考慮考慮自己,與其沉湎於空羨,不如先弄清“我是誰”?

在我看來,最弄不清自己是誰的當屬中共,因此你就好理解他們為何如此狂妄至極。而第三個關鍵詞——終極制裁——便是對中共最好的回饋。何為終極制裁,路德在節目裡已有闡釋,只要一想起蘇萊曼尼那灘烤肉,包括中共自己在內,誰都會很清楚“斬首行動”意味著什麼。

來自林肯紀念堂滅共的戰歌已然唱響。今天,我在第一條蓋特裡寫道:一顆老妖樹拼命張牙舞爪,實則正在不斷皴裂、分解,那是中共必然的宿命;而爆料革命彷若一昂揚的勇士,又如多姿的少女,不斷吸引著眾戰友鳳棲梧,蝶戀花般紛紛降至。中共已然時日無多,在這最為動魄驚心的時刻,希望我們都能挺住,以便在這最為糟糕的時代裡,共同歡慶最偉大的勝利!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othing
1 年 前

你是 性情中人, 我只是握緊拳頭,眼有淚光

0

熱門文章

GM09

5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