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聯盟關於中共蝙蝠病毒研究項目泄密文件中的幾個關鍵發現

據零對沖(Zero Hedge)報道,一份泄露出來的由西方情報機構匯總的文件顯示,在中共冠狀病毒剛開始爆發的關鍵期,中共故意壓制真相,銷毀證據。該文件提到中國研究人員一直在實驗並製造致命的冠狀病毒。下面是從這份五眼聯盟匯總的15頁報告中得到的幾個關鍵信息:
掩蓋真相
這份檔案的其中一個關鍵主題是由於CCP對給公眾預警的醫生禁言並讓他們消失,他們的過失和謊言使整個世界處於危險中。
• 針對這種新型病毒勇敢發聲的醫生被關押並受到譴責。伴隨着武漢警察要求“所有人禁止編造謠言,傳播謠言,相信謠言”的呼籲,對這八個醫生的關押在中共主流媒體引起轟動。
• 1月2號,《環球時報》發推說,在中國中部城市武漢,警察逮捕了8個人,因為他們傳播不明肺炎在當地爆發的謠言。他們之前在網上稱這種病毒是SARS。” 中共這種行為致其它想要揭發真相的醫生不敢出來發聲。——《每日電訊報》
而且,中共故意銷毀證據,並拒絕提供活體樣本給國際上的科學家以便研發疫苗。
《周六電訊報》得到的這份檔案顯示了中共“壓制言論, 銷毀證據”,並指出“基因組學實驗室的病毒樣本被下令銷毀,野生動物交易市場大規模消殺,基因序列不公佈於世,上海實驗室因“重修”關門,受中共科學技術部審查的學術論文和關於無癥狀感染者的數據被要求保密。——《每日電訊報》
中共致命的否認
該文件抨擊了中共在冠狀病毒上一貫的謊言。指出“儘管在12月早期已經有人傳人的證據,中共當局一直否認。直到1月20號才承認人傳人。並補充說“世界衛生組織也是這樣說的。” 然而台灣的官員早在12月31號就提出了可能會人傳人,香港的專家1月4號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
中共在國內已頒布旅行禁令,反而責備準備採取類似措施的其它國家
文件顯示,疫情爆發後,1月23號政府封城前,數以百萬計的人逃離了武漢。整個2月成千上萬的人飛到了海外,中共卻施壓美國、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亞、東南亞鄰國以及其它國家不要採取旅行禁令,儘管他們自己已經在國內實施了嚴格的旅行禁令。
該文件還指出,中共成功的施壓歐盟,打擊對於中共國的虛假信息言論。中共還對澳大利亞要求繼續調查毒源施加威脅。因為澳大利亞一直要求對病毒大流行開展獨立調查。為此,中共威脅要終止同澳洲的貿易。針對美國要求中共在冠狀病毒增加透明度的要求,中共的反應也是異常憤怒。
病毒是人工編輯的嗎?
該文件對於中共冠狀病毒是否是來源於自然界還是人工編輯沒有明確結論,但是它包含了一份來自華南理工大學2月6號的研究報告。該報告稱,“這個致命的冠狀病毒很可能來源於武漢的實驗室。”這份報告後來被撤回,因為主要作者說沒有直接的證據來支撐這個論斷。但是 3月5日,學者黃岩忠說,目前還沒有科學家確認或者駁斥這篇報道的論斷。
儘管如此,《每日電訊報》指出,目前美國官方認為中共冠狀病毒不是人工改造的,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或者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泄漏出來的,距離早期發現感染者的華南海鮮市場大概900英尺。美國國家執行情報總監理查德·格倫內爾(Richard Grenell)說,情報界認同科學界的共識,即冠狀病毒不是人工合成或通過基因編輯而成的。他還補充說,情報界會繼續嚴格調查得到的信息和情報,以判定該病毒是由於直接接觸感染的動物還是由於武漢病毒實驗室意外泄漏所致。
中共國從事“有風險的蝙蝠研究”並製造致命的病毒
雖然國際科學界一致認為中共冠狀病毒不是人工編輯的,這份情報檔案特彆強調了科學家石正麗和她的同事周鵬所從事的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他們修改蝙蝠冠狀病毒以測試該病毒對其它物種的傳染能力。零對沖(Zero Hedge)在1月份已經強調了這點。石正麗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她2006年曾在澳大利亞工作過。
• 該檔案提到2013年的一份研究報告,包括石正麗在內的一些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們從雲南一個山洞裡採集到了馬蹄蝙蝠的糞便樣本,隨後這個樣本被發現含有同SARS-CoV-2 96.2%相似的病毒,這個病毒形成了中共新冠病毒。
• 該研究報告還提到研究人員還人工合成了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以用來分析該冠狀病毒是否可以從蝙蝠傳染到其它哺乳動物。這意味他們已經部分修改了該病毒以測試它對其它物種是否有傳染性。
2015年11月,石正麗和她的團隊同北卡羅琳娜大學一個共同研究結果表明,這個像SARS的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從蝙蝠傳染到人類,而且目前世界上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案。
該份研究報告還有這段記錄,“為研究該蝙蝠病毒對人類潛在的傳染能力,我們製造了一個新的含有S蛋白的嵌合病毒,該S蛋白來自中國馬蹄蝙蝠分離出來的RsSHCO14-CoV基因序列。”
北卡羅琳娜大學教授,該份研究報告的共同作者拉爾夫·巴里奇(Ralph Baric)說,這個病毒超級致命,2002年治療SARS的方案和治療埃博拉病毒的藥物都無法有效控制這個病毒。
幾年以後, 2019年3月,石正麗和她的團隊,包括周鵬(曾在澳大利亞工作過5年)在醫學雜誌《病毒》上發表了一篇名為《中國蝙蝠冠狀病毒》的文章。 他們寫道,“為了預測病毒熱點和該病毒跨物種傳染能力。研究中國蝙蝠冠狀病毒,了解其引起另一個病毒爆發的潛在可能性非常緊急。”他們強調“將來像SARS或中東呼吸綜合症的冠狀病毒爆發很可能來自蝙蝠。而且有越來越大的可能會在中國爆發。”
該文件顯示石正麗對於冠狀病毒的研究直到今天一直在繼續,她對《美國科學》雜誌說“蝙蝠冠狀病毒將引起更多的病毒爆發,我們必須在他們找到我們前找到他們。”
石正麗和周鵬在澳大利亞的研究
石正麗和周鵬都曾在澳大利亞動物健康研究室工作過3年,該實驗室是有澳洲國家科學機構CSIRO運營的。2011年到2014年,石正麗曾安排抓捕野生蝙蝠並將它們從昆士蘭運到維多利亞的實驗室。在那裡這些蝙蝠將被施以安樂死,被解剖以用來研究致命的病毒。
美國自從病毒爆發後已經停止繼續資助武漢病毒實驗室。CSIRO拒絕告知他們是否還在同該實驗室合作。
武漢病毒實驗室工作人員消失
《每日電訊報》提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黃艷玲,傳言稱她是第一個被檢查出感染該新型冠狀病毒的“零號病人”。
• 隨後黃艷玲被報道已消失。她的介紹和照片也已從武漢病毒實驗室網站刪除。
• 2月16號武漢實驗室否認了黃艷玲是零號病人,並說她現在很好。但是從那以後沒有任何關於黃艷玲生活的任何證據,這更增加了公眾的疑慮。——《每日電訊報》
中共掩蓋事實的幾個關鍵日期
• 2015年11月9日: 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表了一篇文章,宣稱他們從SARS-Cov分離並製造了一種新型病毒。
• 2019年12月6日:和武漢海鮮市場有關的一個人在出現類似肺炎癥狀五天後,他的妻子被感染。這顯示了這個病毒可以人傳人。
• 12月27日:已感染180人,中國衛生部門告知存在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並且會導致一種新型疾病。
• 12月26日至30日:武漢病人數據證實出現新型病毒。
• 12月31日:武漢網絡管理部門在社交媒體針對武漢出現不明肺炎進行言論審查。
• 2020年1月1日:8名就冠狀病毒提出警告的醫生被關押,並且受到譴責。
• 1月3日:中國最高衛生部門下達了一條封口令。
• 1月5日至18日:武漢市衛健委停止發布最新感染數據。
• 1月10日:中共官員王廣發說疫情可控,大部分病人輕微癥狀。
• 1月12日:上海張永振教授因第一個向世界公布該病毒的全部基因序列,其實驗室被當局以重新休整為名關掉。
• 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私下警告同事,這個病毒很可能會發展成一個主要的公共健康事件。
• 1月24日:中共官員阻止武漢病毒實驗室同德克薩斯大學分享病毒樣本。
• 2月6日:中共網管收緊了社交媒體等平台的輿論管控。
• 2月9日:公民記者、當地商人方斌被消失。
• 4月17日:武漢延遲將死亡數字增加了1290人。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喜馬拉雅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