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2日郭先生GTV直播爆料香港P3實驗室

战友之家听写组

兄弟姐妹們,5月2日文貴亂聊直播,這投資的…,親愛的戰友們,5月2日,現在第壹個先給大家說凱琳已經在上壹周出院回家了,已經出院回家了,感謝戰友們對她的關心,我還沒跟她通過話,我還沒跟她通過話,她家人壹直在陪著她。

戰友們因為外國人的習慣,跟我們還真不壹樣,人家在這個時候,咱還不能老是…,咱以為是關心呢,這個怎麽樣啊?這個好了沒有啊”。人家不壹定…,就是在西方文化裏邊並不見得是壹個禮貌的事,所以說我還不能老去問,我真不能老去問,希望大家能理解。所以希望戰友們,我已經將戰友們的關心,我相信已經轉達給她家人,我相信凱琳也知道大家對她的關心,謝謝戰友們對凱琳的關心。

我不能老代表她家人對戰友們發個信息:“啊凱琳出院了,啊凱琳很好了”。人家老公說妳幹嘛呢,這是不是?所以說有些事行好妳得註意方式,得註意方式。我先把這個留言放壹邊了,大家妳們留言我先暫時看不見,首先凱林的事情希望大家記住,凱琳知道大家在關心她,她也很感謝,但我不能代表凱琳老在這發言。

第二個這兩天熱鬧的不得了,說跑到歐洲的是石正麗,我告訴大家妳們太小看文貴和爆料革命了,啥時候了還談石正麗呢?輪得著她嗎?石正麗要跑來,我們連壹個早餐都不會讓她免費吃,因為她的級別太低了,她起的作用太小了,有用嗎?沒用,妳們太小看我們爆料革命了,還猜什麽石正麗,還有孫力軍。

怎麽可能戰友們…怎麽可能呢?戰友們吶!怎麽可能啊!怎麽可能?我再遠點,還不行,我就討厭斜著,妳說這玩意,就這吧!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怎麽可能?大家瞎猜的。

昨天我看到007和江財神直播節目,火的都不行啦!又是飛機、又是遊艇的,在下邊的金幣嘩嘩的、嘩嘩的呀!這個裏邊007還有江財神講的非常好的觀點,我聽了壹會兒,我打完賞就跑了。就是在這個G-TV上,唉!不是,錯了、錯了。在這個平臺上、在這個平臺上、在這個平臺直播,壹定要唯真不破。

妳想在這塊這個平臺上說,我今天我聊聊東家長、西家短、大米茬子,是吧!殺豬菜。然後呢!妳就不可能長遠,不可能的,妳會輸的很慘的,這是、這是個根本的問題。

妳講的要有用,大家千萬別拉粉絲、拉絲、拉絲,拉了、拉了又怎麽著?拉了以後怎麽著,大家就在這塊等著妳了。不要玩假的,不要存有幻想,只要妳做到有用的事,才能真正的被人尊重,我覺得這特別好。妳像石正麗這個事情,妳傳啥呀!可能嗎?妳太小看爆料革命了,妳太小看文貴了,這是不可能的。

另外壹個,我想今天給大家說壹下。我舉個例子啊!剛才我在直播前,我接到了壹個戰友的電話。這位戰友是孫力軍被抓的時候,這位戰友是最關鍵的作用之壹,來自於澳大利亞。這位戰友用兩年的時間把孫力軍在澳大利亞的脈絡和孫力軍他老婆和他包括他澳大利亞讀書的情況,包括當時他組建的那個家庭搞得清清楚楚,這戰友太偉大了。就是他這個最關鍵的時刻,讓中共的內部上層和江家的絕對保護勢力,千萬別忘了孫力軍級別不高,孫力軍的權力太大了,位不高,權重。他手裏邊有港澳臺情報,所有的百分之百的決定權和發展權,就發展妳成為特務間諜。他手裏面有2006年到2020年、2020年所有的中共上層的搞雙修,所有的騙錢以及那些狗破醪糟的事,包括反腐運動,他是第壹殺手。傅政華都是第二殺手,傅政華現在也下臺了吧!傅政華也玩了吧!下壹個就是傅政華,壹定是他。現在我先不多說,大家走著瞧,有大故事。

這個孫力軍,他位不高,權重,他是江家、孟家、王岐山家絕對殺手。我給大家講過多次,王岐山在中南坑和孟建柱的辦公室,他倆是對著的。孟建柱不在政法委辦公,孟建柱就在中南坑辦公,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王岐山也在中南坑辦公,他也從來不去中紀委、很少去中紀委。他們倆門對門,他倆研究完幹誰的時候,就直接下手了。下手的是誰?是孫力軍。

妳知道抓馬建副部長,當時怎麽抓的嗎?孟建柱寫好的緊急報告給王岐山,王岐山馬上、馬上告訴丁薛祥,現在要送給這個大貓,就是習。都淩晨兩三點了送給習,習迷迷糊糊起來。說馬建要跑,馬建的事情已經查得非常清楚了。而且、而且這個馬建的親家也就他女兒的老公,這個多麽、多麽厲害。我們全面要進行控制,否則要跑出去了,現在正在著急中,習壹看,簽了。這就是抓馬建副部長的絕對核心內幕、絕對核心內幕。

抓完以後,發現這事根本定不了罪呀!所有說的什麽要造反呀!殺習近平啊!什麽帶情報系統走啊!都不存在。最後就給他定罪的時候,就說李友,說是李友堅決揭發他,實證接發,說給了馬建副部長壹個億、壹個億。最後,大家都知道馬建副部長連個毛也沒撈著。是所謂李友找他姐姐,說妳來買我投資方正股票吧!然後妳沒錢我借給妳錢,這樣的話買了壹億股票。馬建部長根本不知道,最後說妳必須承認妳知道,就李友所謂的立功,就是因為當時檢舉揭發馬建,這個王八蛋這全家都是要遭報應,壹定要遭報應的。

最後大家也看到了馬建部長被抓後,安全部是絕對接受不了的,真的,我不說他是個多好的官,他絕對不至於這樣子被抓。結果說馬建副部長有三個老婆,五個情人,六個情人。我可知道馬建副部長他絕對不是,他絕對不是,有沒有情人我不知道,但是說那麽多情人,我絕對不相信,還有那麽多私生子,放狗屁。我郭文貴是郭三秒,我沒辦法給大家驗證,但是馬建副部長絕對不會超過30分鐘,他身體非常不好,每天都吃大量大藥物和壓力,不可能的,壹天抽兩三包煙。

造謠不成,最後開庭審判,最後還是以李友這個事所謂的給他定了罪。但是當時報抓馬建副部長的時候,是馬建副部長幫自己潛逃,還幫助令計劃的老婆,潛藏在了壹個廟裏。大家荒唐不荒唐,荒唐不荒唐,後來發現馬建副部長根本跟令計劃他老婆沒有半毛關系,也沒跟她聯系。這個罪行就是孫力軍和孟建柱,王岐山捏出來的。最核心的他怕的是馬建副部長手裏面,他們壹直認為他擁有的這些年,他是唯壹壹個安全部被指定的中共中央常委會查腐大案要案腐敗分子的技術就技術,給中紀委上手,就是我給妳發單子,妳聽誰妳聽誰,聽政治局的,省長的,副部長以上的,監聽監控都他壹個人負責的。所以說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傅政華,我噻我得把他給幹掉,誰知道妳有我啥呀?他也不知道妳有啥,反正我就把妳嚇壹大跳,習近平同誌簽字了淩晨3點。

當我們爆料革命說出這幾個人的時候,據說據說,我這瞎蒙的,習近平說郭文貴說的這事都靠譜嗎?咱得調查調查,當時楊潔篪出面,楊娘娘,楊潔篪第壹個就把我郭文貴從海外說這小子,我們經過多方面了解郭文貴是美國CIA,FBI人,那時候是多少?2015年。那時候我剛剛離開,我離開已經到了香港還沒到倫敦,說這小子是美國CIA ,FBI的長期培養的線人。這就是當時楊娘娘,完全受孟建柱,王岐山,孫力軍,傅政華設計。雖然這幾個不是純壹夥的,但在幹我這件事上,幹馬建副部長這事上絕對是壹致的。江家也視我為敵人。

絕對楊潔篪就是江家或者是江誌成的狗都不如,江誌成壹打電話就是罵的,往死的罵的,祖宗八輩的的撅他,楊娘娘在江家那就是個,楊娘娘在江家他連孫力軍的地位都沒有,孫力軍在江家還算壹個門口保安還得副職的保安;孟建柱是個保安的副頭,頭還輪不著他輪到人民解放軍去;王岐山算壹家走狗,就這麽幾個關系。所以說當時整個當時楊娘娘執行這個命令的時候,陷害的時候,就是要彌補王岐山和孟建柱,孫力軍當時抓馬建副部長。大家千萬別忘了,馬建副部長位不高也是權重。職位沒那麽高,但他這些年,幾十年管反腐的,搞八局的,還有反間諜的,他的位置重要了,所以說必除之,必除之。這也是導致我後來跑到了倫敦,我從北京到了香港,他們沒動我。我掌握著情況,那個時候叫作在香港每天我們也是我經常來美國,英國,日本到處跑。後來說弄我的時候,就從到香港去弄我的前20個小時不到,我大概知道,我就馬上飛到英國,飛英國之前我的飛機沒有任何申請,到機場我說起飛,他說沒有申請我說飛,打電話給塔樓,塔樓這時候說,妳們可以飛。哇,到了空中的時候說,希望妳們飛機回來我們有緊急調度,需要妳回來,我說飛出去,現在合法了嗎?合法。合法,飛,文貴是這樣離開的香港,這種傳奇大片都開不出來,這是真的。

到了英國大家知道,到了英國大概待了兩三天,大家知道他們到了英國去抓我去了,而且我得到了絕密的情報,我從英國就飛到了紐約,2015年1月10號。到了紐約我住在紐約四季酒店總統套房,還是二總統套房,不是總統套房,跟我壹堆的同事,我們壹大堆人。在1月10號的紐約時間,也就是說下午的時候,綠帽子吳征打電話,說我要跟妳緊急通電話。大家知道了吳征通電話就那壹次,說代表中共中央、中紀委,查封妳所有資產,妳的家人妳的同事都被抓了,就那壹次的錄音記得吧。

他打完這個電話以後,裏面哭聲壹片,家人也給我發信息,都給我打電話如何如何,誰誰又被抓了。我的五哥在海南陪著我父母休息呢,壹月的時候很冷,就當著我父母的面,去了壹堆警察把我五哥帶走、把我六哥帶走、把我六嫂帶走、把我大哥是從家裏帶走,當著所有家人的面、我二哥是在機場,去北京的路上,去海南去陪我父親被抓了。我的六哥是直接從公司,去了壹幫特警,每次都上百個特警,就被抓了。270個員工被帶走,妳去想想那個慘烈的局面吧,打斷腿的、打掉牙的、打聾的、被扒光了裸體、拿槍把子搗的,都是那天發生的。

我坐在四季酒店的窗臺上,我就給我幾個朋友打了電話,我說從現在起過去的郭文貴已經結束了,我現在告訴妳,我下面所有的人生就是開始滅共。我打完這個電話以後,我說我給妳打完這個電話我就告訴妳,從現在起只有兩種可能:壹個是我被幹掉了;壹個是我贏了我回中國了。而且他的孫子即將誕生,還剩壹個月,我說妳聽我的,孫子不要生在中國,把他弄到歐洲或者弄到美國來出生,中國的汙染太厲害了,後來到美國來生的,生了個雙胞胎還是。這個人就是現在中央的某個政治局委員。還有當時的誰呢,已經被抓了——孫政才,俺老鄉,被抓了。只有壹種可能,要麽我回去我贏了,要麽就是我被幹掉了。

我坐在窗臺上,我那個同事,當通完電話我坐在那的時候,我看著我的隔壁,因為那個窗正對著時代大樓,我歪著脖子看的時候。我還帶著我們共同的標誌,我設計的,八壹國旗,純金的,中國只有那壹套,只有我們有,沒別人有。我帶著那個。歪著頭,啪給我照了個照片,那張照片,我開始真正的開始滅共的開始,不是2017年,大家不要忘記了,不是2017年,是2015年1月10號!

然後是大家看到我是2017年才開始了真正的第壹次上英國BBC,然後又上了何頻的明鏡,然後才到了419的VOA,不是那麽簡單的兄弟姐妹們戰友們。剛才我說到石正麗那個故事,這位澳大利亞的戰友是2015年年底跟我認識,跟我有聯系的,這次幹掉孫力軍這個戰友起到了關鍵的作用,花了兩年的時間,他幾乎啥也沒幹,就盯著孫力軍這幫人。當然了,把孫力軍這幫人的證據提供給了中共的某些人以後他們就擴散開了。這是實錘,重磅中的重磅,吧唧,進去了。

這個戰友今天早上跟我通電話的時候,他說了壹個非常關鍵的事情,在澳大利亞,某種特別機構正在調查在澳大利亞的所有的共產黨過去跟澳大利亞的所有的企業和所有的銀行和存款,他們支持,所有的證據。這個消息太好了,所以說大家要記住這次幹掉孫力軍我們戰友起到了關鍵作用,當然也有黨內戰友。還有現在大家要記住澳大利亞這個重災區被藍金黃的現在開始復蘇,這也是這壹次澳大利亞堅決不相信共產黨的這個災情數據,給他自己拯救了多少人。對不起!這是咱們戰友的戰友的緊急情況我必須看。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戰友們,我們戰友的力量有多大,戰友有多麽的堅持,還有這個我們走過的歷史到今天,每壹件事情妳印證過以後,妳們要堅信壹條,郭文貴真的是狗屁都不是,沒有戰友啥都是。這些天每天戰友聯系給我發信息我馬上回了,哇塞!郭先生妳秒回,感動的不得了,掉眼淚,說妳咋那麽快呀!

我郭文貴前面放著五部手機,壹個iPad壹個蘋果電腦,我帶著耳機的時候妳看著無線耳機是兩個的時候,實際上我是連著兩個線的,我每個無線耳機是連著壹個電腦,我只用壹邊兒用壹邊兒,我隨時聽著,有時侯視頻會議這面壹個這面壹個,我兩個視頻會議我中間還拿著手劃、拿著筆劃拉著收大家信息點擊、回復。大家說壹下啪啪啪,我從來都是這樣子的,否則裕達國貿怎麽可能在那麽短建立壹個中國第壹個真正的五星級飯店。河南當時多年是,河南省壹億人口的省第壹樓,這壹億人沒有聰明人嗎?太多了。郭文貴做到了最快的沒有爭議的拆遷,樹立的拆遷的榜樣,如果共產黨像我那樣拆遷,定價工價三百塊錢我給人家五千壹萬,沒有什麽上訪的事兒,沒有強拆。而且幹了壹個最牛的五星級飯店,沒有任何爭議的,培養出幾萬個中國五星級的員工,在北京盤古和金泉我們都創建到今天質量和速度都是第壹的,三百天把壹個盤古大樓幾萬噸鋼的鋼跟鳥巢壹樣的鋼立在了空中,蓋成了龍頭,五十萬平方米的大樓在三百多天建完,不到三百天建壹個從零到到開業的壹個七星級飯店。

但是北京的七星級飯店跟裕達的質量沒法比,裕達絕對超過好幾個檔次,中國最好的飯店就是河南裕達,不是任何酒店。中國到現在沒有任何酒店可以跟裕達相比,他根本就不配,盤古別看叫七星本質上跟裕達不能比。很多人說是這個壹朵鮮花插在了狗屎上,在河南鄭州這經濟這素質太差。我完全不同意,我認為中原佛手屹立中原,在禪宗之發源之地,中國的古都黃河文化的核心,那是我們的真正的祖宗文化,那是真正的壹朵鮮花插在了應該插的地方。我認為是中原佛手對著北京對著南部至中原,就像香港所謂的中信大樓壹樣,是立國安基之樓,祈願天下太平!在這個祖國的母河黃河和祖母祖國的幾十個王朝沒落的地方和保持著中華民族幾千年文化的根本之地河南鄭州立起來,那是有她的天上的使命和現代的事實意義的。

那文貴能幹這些事情,能把盤古再蓋起來,就回這個信息快,文貴壹天幹多少事兒啊!剛才在直播前我們跟壹個現任的歐洲元首和離任的歐洲元首剛開過視頻會議。我們剛剛的從這個這個救出來的戰友之壹還在床上躺著呢,我說來我讓妳跟他視頻壹下,嚇壹大跳!他完全不知道這是元首,哇!以後他才發現這是元首啊!這就是我們郭文貴,這就叫爆料革命。說到這的時候,我要給大家說,妳懷疑啥都可以,別懷疑文貴的能力和幹事的速度,這壹點絕對是與眾不同的。

我們最近的兩周我要證明給世界,誰相信郭騙子?到底誰相信郭騙子?事實證明在過去的兩、三周戰友們幾年來更加堅定相信文貴,法治基金捐款、傳播爆料革命。這次我們的整個平臺的發展,義不容辭,真正的戰友在那兒,不是戰友的很多都被踢出去了。
所以郭騙子得到了證明。第二個,郭三邪,我發現我是中國有史以來近代史上救中國人最多的,救中國人錢最多的,這麽壹個人。把郭三邪變成了郭三正,甚至郭三救都有可能啊。所以說這壹點充分證明,沒有人拿錢來欺騙自己的,又給妳錢、給妳命、給妳時間、給妳眼淚,妳說三邪還是三救啊?只有壹個郭三秒,這個很難證明,妳說讓我咋證明啊?孫力軍也進去了,是不是?王岐山現在失去自由了,孟建柱也失去自由了,妳說我跟誰證明去啊?傅政華也完球蛋了,是吧?

妳看看這多漂亮,昨天60海裏的風啊,那個浪啊唰唰,妳們看到這個浪像韭菜、像菠菜壹樣。我在大海上,我的天吶…很奇特,結果今天天高雲淡,朗朗的天空,漂亮!

所以說戰友們,郭三秒我咋證明啊?證明不了,這個沒法證明。但是郭文貴的能力、智慧和快,這壹點我可以告訴大家。但凡認識我見過我的都知道,我從來不會同時幹兩個事,最起碼三個事到五個事。妳看我現在直播,我剛才安排好的事,我說我壹會直播,直播完以後這幾個事都給我回復,都在工作著。

任何壹個人當妳願意與別人合作的時候,妳的未來是無限的,當妳認為只有妳的雙手和以妳為中心的時候,就是我太大的時候,妳就完了。我今天直播的時候我放了壹個LOGO,很多戰友…給我信息,說G幣可以用這個LOGO,叫什麽?去中心化。我這個郭字在圖騰學裏邊妳們看到是四個箭頭,從城墻裏出來擴散,就是去中心化.結果戰友給我建議,用這個圖騰搞G幣,那妳太low了。

兄弟姐妹們,在G幣裏邊只會有喜馬拉雅,只會有上天之神,只會有戰友,不能有任何郭文貴的影子。去中心化第壹個把郭文貴去掉!去掉郭文貴的平臺才真正有郭文貴。把照片給貼到人民幣上去,搞到G幣上去,然後自己記下來。哎喲我的媽,就像很多民營企業家見個中國的官員,拍個照掛墻上,妳掛妳爹媽、掛妳爺爺奶奶都不能掛他們,那是多丟人。搞個明星啪拍個照,從來沒有過,在我眼裏邊從來沒有任何所謂的星。

就像今天這兩位元首剛才給我們那位戰友,還在被窩子裏呢掏出來,完了才知道是元首,是吧?沒有什麽元首啊,對吧?所以說石正麗這個事,剛才回來說,很多戰友說,哎呀…石正麗出來。妳太小看爆料革命了,石正麗來能幹啥?她能幹啥?石正麗不是最關鍵的,比石正麗關鍵我都說過,他都不是出來了嗎?

過去這幾天所有的經歷,未來妳們走著看啊,都會有路德的視頻作證。路德這個人守規矩,我說妳不露他就不露。但路德都記錄了歷史。當妳們看歷史的時候就像看大片壹樣,絕對超過大片,所有電影裏邊的美女、007、總統、軍隊、生化戰爭啊、拯救世界啊、巨大的錢啊、FBI、CIA啊、中國的特工啊、全世界拯救啊,所有好萊塢這些元素,除了沒有那個性、黃色以外幾乎全有了,全有了。不過現在這裏邊也挺黃,包括什麽同性戀、性無能都出來了,嘿嘿。哎呦,這真的我又爆料了。不是路德啊,妳們可別誤會啊,路德可不是,路德現在舔舌頭呢,他可想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大片,真的是大片。而且路德這個腦袋他是真大,我為啥說他是個天才啊,我都沒想起來,誒,他想起來了,用視頻記錄下來,當事人每天,這個好!所以未來妳們可以看,但是第壹產權歸我們這個平臺有啊。

石正麗,她算個鳥!她是小小的鳥。我現在要說給香港的,叫P3實驗室,妳們聽著,我知道,Marik、Dr. Peng,Mark Rui,妳在這塊聽著呢,我知道妳在。還有中國的所有的衛生防控系統,還有武漢冠狀病毒的緊急中心,還有滅爆小組,妳都在聽,我都知道。我現在正式的告訴妳,全世界很多人,老百姓不知道,香港P3實驗室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嚴格講Top 1,謙虛點講Top 3,最高的,最高級的國際級的,冠狀病毒病菌實驗室。大家要搞明白壹個概念啊,大家很多戰友不了解,什麽叫P3、P4實驗室?就是世界WHO認可的,官方認可並且妳要接受WHO監督,妳的領導機構就是WHO,監督某個地區的傳染病和流行病或者整個生物發展平衡,或者防止生化武器的,這是壹個世界聯合國的官方機構。它的爹、它的祖宗、它的老板、上管機構就叫WHO。WHO原來叫什麽?陳馮富珍當老大,後來交給了今天的譚書記譚德賽。譚德賽千萬別忘了,這倆人千萬別忘了啊,譚德賽、陳馮富珍,包括香港今天的P3實驗室,Dr. Peng還有Marik等4人,全部是國際共產聯盟的中心會員。

這些共產主義聯盟只有壹個敵人,美利堅合眾國,或者說白人!這幾個香港實驗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來自哪裏?Sri Lanka斯裏蘭卡,全是共產主義絕對的極端主義者。他們只有壹個目標、幹掉美國,幹掉白人!現在美國真的沒搞明白、真的沒搞明白,戰友們。就剛才這兩位元首,嚇得自己都不行了,為什麽?他到現在都難以相信,只要他看到這個文件以後、看到人他傻了,傻了,真嚇傻了!他待在家裏兩三周了,旁邊都在死人,他到現在還沒鬧明白什麽情況。妳們別以為妳們搞明白了,世界上最明白、最聰明的就是爆料革命戰友,壹點不誇張。香港P3實驗室這幾個人,是共產黨的絕對給拿下的,WHO在亞洲的、在世界上的最高級的冠狀病毒技術、能力、監督和權力的實驗室。

但是,就在武漢P4實驗室冠狀病毒發生之後,他們得到了消息,人傳人,40個人被感染甚至更多。整個香港實驗室,就是代表國際上也就是我們整個人類的,我們每個國家都付錢,讓它幫我們看著不要有病毒傳染、不允許人發展生化病毒的這麽壹個地方,官方機構,就是我們的監督者,嚴格講是我們的嗓子,我們的安全、生化的保鏢,選擇了閉嘴。並且威脅當事人不要跨過紅線,妳要是敢跨過紅線,妳怎麽著怎麽著。這就說明了,如果沒有鬼,妳為啥讓人家閉嘴?如果沒有鬼,妳為啥威脅人家?如果是妳真正的沒有鬼,妳是代表WHO、全世界包括美國、歐洲的,。妳應該通知相關國家,這都是妳的股東,都給妳付錢的,說我們發現了武漢冠狀病毒人傳人。不但如此,譚德賽找了香港Dr. Peng,還有他老二Marick,站在臺前跟譚德塞講話,說這個是完全來自自然的,沒有任何問題而且不會人傳人。妳不但沒有通告危險,妳還欺騙了美國和全世界,包括我們中國人,說這個不是人傳人,而且來自於自然。妳不僅僅要進監獄,妳要受到全人類的審判。

妳們在斯裏蘭卡的交易和妳們賬戶上家人擁有的超額資產和房子,壹定會被我們暴露出來。包括妳玩什麽同性戀,都有可能啊,妳們玩同性戀。霸占整個香港P3實驗室,和林鄭月娥在香港理工大學這種完全是犯罪集團的勾搭,和共產黨的勾搭,和像那幾個……不能說,說漏了呵呵……喝口水……說著說著就激動了這個……哎呀不行不行。

世界比我們想象的懦弱的多、貪婪的多、這麽多國家、機構、元首都是如此之天真,被這幫小王八蛋給玩的,結果人類遇到這麽大威脅。

哎呀我的媽呀,忒漂亮了。戰友們我真的,這個鏡頭啊沒法展示這個漂亮,這種漂亮是用言語無法形容的,這種藍啊、這種漂亮啊、陽光啊、對面是這種海浪和陽光形成的那種效果,然後後面的這種風浪太美了……哎呀再加上壹會廚師給整點點好吃的,妳說咋弄呢!咋弄呢!我得摟住,講著講著……

然後戰友們,我給香港、北京的妳們記住,妳們別忘了妳綁架我們這些離開的這幾個關鍵的武漢實驗室和香港的實驗室的朋友,我告訴妳,妳們的家人、妳們的私生女、妳們的錢全在國外,如果妳們要敢做過分的事情,妳看我們怎麽對付妳們! 我再告訴妳,99.99%的共產黨員都是好人,我們恨的就是那麽幾個不超過壹百個家庭。

班農先生在戰鬥室壹再的,他也都承認都按我們說的辦。現在川普總統已經,我壹星期前告訴妳們了吧,要求中國賠的上萬億,20萬億,川普總統壹定會取消和習近平總統的個人所謂的我們是朋友、是哥們,壹定會取消的,不用質疑的,妳們都看到了吧。還有對共產黨的調查,壹定的,而且武漢實驗室、香港實驗室,妳誰也擋不住全世界去調查妳。妳絕對擋不住。妳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妳擋不住!有我在妳就擋不住!現在妳對這幾個出來的家人的威脅,妳們都會罪上加罪,不可饒恕。這都是事實呀。

我們從2019年12月份開始爆料壹直到現在,包括到119,119武漢,然後到1120,然後到了是1126、1128,這些都是有證據的,人都來了,證據文件都在那擺著吶。如果現在還有人說,像昨天妳們知道班農先生為啥沒在戰鬥室嗎?我可以告訴妳,班農先生前天,壹個多麽偉大的人物,壹個美國人,他來到了,來到這、來到這,來到這和壹個到了美國的來自實驗室的人見面。班農先生是什麽身份啊?啥身份吶?這個中間我接到兩個電話,壹個來自中國的,壹個來自美國的,說Miles妳只要把班農先生,還有即將這個妳安排見面檢察官,還有情報部門的這個會議取消,什麽都可以談。來自最高的人物,家人代表,我說妳覺得我能跟妳談嗎?我跟妳談我的戰友會把我吃了。

但是大家別忘了,班農是冒著多大的險,誰知道來自實驗室的人身上有沒有病毒啊?昨天就來了。昨天就壹整天,所以戰鬥室第壹次沒有班農。就這麽談,談到下午,班農先生說,就在我在的這個地方就有班農家的房子,班農先生說“我不要回去住,我不要把家人給傳染上。”哎呦,妳看這班農,這就是壹個偉大的班農。中國的常委有壹個人會開著車幾個小時?從華盛頓去見壹個從實驗室剛逃出來的壹個人——甚至被感染上病毒。

結果談完以後,咱們那個辦公室防彈玻璃那個裏邊,現在畢竟整個曼哈頓是隔離狀態呀。結果跟他來的要參與談判的,那個美國的未來的牛人——也是我們這位實驗室逃出來的這位戰友的偶像、多年的偶像,就坐在他對面了。妳看看這了得了嗎?

人家要來之前,人家會打電話,他老婆說“妳去哪?”他說我去見這個人。美國人這個是很嚴肅的,他老婆說“妳可以見他,妳不要回來了。我們跟孩子不能跟妳冒這個險。”那就可以離婚了都可能。他就給我發信息,說“Miles,妳要告訴我,我到底應不應該去,這事太大了。我家人這麽威脅我。到底有沒有安全風險問題?”我說“這答案非常好呀。當然有風險啊,當然影響妳安全呀。但是我想告訴妳的是,全美國現在安全嗎?可全美國面臨著死亡,而且時時刻刻曼哈頓還在死人。”我說“這個人可能讓美國人停止死亡,拯救全美國、全世界。妳到底選擇那壹條呢?”

他說“不要再這麽說我了,妳跟我老婆壹樣,妳在虐待我。I am go.”去了。跟著班農他們談了壹天,就吃了個披薩,因為曼哈頓連個餐廳都沒有,真的連個餐廳都沒有。最後開完會了,班農先生說:“我不要去回家了,我要睡在辦公室。我不要感染別人。”妳看這個人偉大不?那個人去找了他曼哈頓的壹個公寓回去住了,告訴他老婆“我三周內不回家。”他家在上州有大房子。妳看看這個美國人,妳看看這個最牛最牛的人,為了拯救中國人,為了拯救全美國,這個無私和奉獻,誰有啊?

結果是共產黨在那塊現在準備好,把這些人搞成“神經病”、“他是騙子”、“他是神經病”,如何如何,“抑郁癥”,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聽我直播的滅爆小組還有共產黨妳們的CDC,我告訴妳,妳想幹啥,我們都清楚。妳啥也搞不成。我能把人從妳嘴裏邊掏出來,到這來,到歐洲去。我還能掏出來,妳信不信?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們走著看。信不信?不信,不服,走著看吧。

當然了,出來的戰友哭天嚎地的,家人被抓了,家人被威脅啦,如何如何的,回來吧、黨和國家要信任。我就告訴他壹句話,如果到達了美國,妳還在為家人這感情所威脅,妳必死無疑。只有壹條,不要跟他們聯系。或者聯系,他們的生死跟妳沒半毛錢關系。這就是我告訴這幾個出來的人,如果妳還想惦記著妳國內的家人,那妳必敗、必輸、必死無疑。

就象郭文貴壹樣,2015年妳們看到我那張照片。我說我現在開始我壹生最重要的,滅共——我的理想,開始行動。從那天起,過去的郭文貴已經沒了。任何生死都不能左右我的感情,都不能綁架我,任何利益、任何目標都不可能。我只有壹個目標,當壹個人妳又想這個,又想那個的時候,這事就完了。

就象戰友給我發“郭先生,這能掙多少錢吶?能不能幫幫我、給我轉轉錢啊?郭先生,妳能不能找人幫我匯匯錢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啥事都讓人家做了,那妳幹啥的呀?妳要這麽多目標,妳必將被騙。這就是為什麽有易租寶。人生不能要這麽多目標,要壹個足夠啦。我就要滅共。如果又要滅共,我自己還得要當個總統,還當個什麽領袖,必作死無疑。

所以我昨天發那個去中心化,沒有共產黨了,
郭文貴就會消失,不會再談任何政治,但是這有壹個組織,這有壹個平臺。這個平臺是我們大家聯系的地方,文貴會在這和大家見面。我們不直播了,但是喜馬拉雅農場我們永遠會相見。我還活著哪是不是?這是肯定的。但是所有的跟這些政治有關系的,我不想再參與。我不想再參與,我也不想天天站在攝像機前,我真的是不想。剩下有這麽多戰友去做的,看到現在這麽多直播的戰友,有太多精英太多智者都可以來,所以說共產黨這次妳們打壓我們這個平臺,妳打壓成嗎?越打越強,越打越厲害。

所以我告訴大家的事情,註意香港P3實驗室,它是世界上冠狀病毒最牛的實驗室,這個實驗室裏最牛的前幾個人,全是共產主義極端主義者,而且是共產黨絕對控制的。而且是WHO昨天知道這個人已經到我們美國來了到澳洲來了,大家知道世衛組織幹什麽了嗎?在英國BBC采訪,呼籲全世界讓中國接受全世界調查。妳大爺的妳,豬都不會相信妳們這個話,沒有我們把這個實驗室的秘密和證據帶出來,妳WHO妳會呼籲讓中共接受調查嗎?妳這些王八蛋,妳就是犯罪組織。

我說過壹句話,郭文貴會把妳WHO徹底給妳幹掉,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會讓妳們這幫王八蛋拿著中共的錢,全部曬在陽光下。妳們殺了我們這麽多中國人,殺了這麽多美國人,殺了這麽多世界的人。就像剛才那個歐洲領袖跟我說,Miles妳覺得還能拿到疫苗嗎?我說,絕不可能。妳拿不到疫苗。妳會有壹種藥,來抑制和幫助。竟然他想到什麽?他說,Miles現在有某些非洲國家80%都感染了,是沒有反應,然後英國的Jonson也好了。我說妳千萬不要嘗試去感染,我告訴妳這個災難病情絕對是還沒有開始,妳記住,當妳感染這個病的時候,最可怕的是,這麽多專家告訴我的,他說艾滋病,駱駝病,風濕,風熱,各種病毒交差在壹起,可不是那個什麽protein3,protein4,很多放在壹起。

當妳身體發現有病毒有感冒,或者說如果妳懷孕了,或者哪出毛病的時候,它直接就攻擊去了,妳就完了,猝死。世界只有壹個,讓共產黨交待出全部的真相,找出更好的壹個疫苗呢,可能防治,徹底解決,或者的妳想象中的疫苗是不可能的。所以戰友們千萬千萬記住文貴說的話,我為此付壹切責任。不要隨便走出去。妳能想象到美國這個國家還有全世界,都在Lock down的時候,全部停止的時候,美國能達到160萬,能死幾萬人,英國能達到將近百萬,能死十幾萬,能死那麽多人,妳能相信嗎?當全部都Open的時候,妳能想象這個後果有多嚴重嗎?戰友們妳能想象這個後果有多嚴重嗎?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Hold住,摟住,靜下心來,靜下心來,從壹查到17,從17 再查回1 ,活著啥都是妳的,不活著老公,老婆,孩子都是人家的。那就甭說錢了。這就是文貴,我要給大家戰友們說的,我現在我再說壹下G幣

這幾天很多戰友,記住我們法治基金很多信息沒發。這兩天法治基金的董事們正在整理信息,給妳發很多很多信息。我再告訴大家,沒有法治基金捐款的根本不要去試,我們只選擇這個。三千個裏邊選壹個,三千個裏邊選壹個,而三千個裏選壹個已經是壹大半是法治基金捐款的了。

現在我們只給法治基金捐款的,法治基金捐款現在這個董事們正在給妳們發信息。希望妳們按規矩辦事,拜托了戰友們這事很重要。我們要很高的級別,要守規矩。那麽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我要說壹下親愛的戰友們,我們這個平臺剛剛的開始,才兩周多壹點時間創造了無數個傳奇。但是我告訴大家,它壹切都沒有開始呢。它接下來遇到的挑戰,被黑客,甚至停止運行幾天,甚至壹兩周都是有可能的。沒經歷這個事,我覺得特別不正常。

就像昨天那個戰友,被FBI“當當當當”敲門,把他嚇得。哎~誰敲我門了?我在那笑,發信息,後來我說這是說明妳重要。還有壹個,人家知道妳來了,不敲妳門正常嗎?妳這麽大個人物來到我國家了,結果是班農也不讓跟我聯系,這個牛人也不讓,都想搶妳呀,是吧?最後是,我說我來幫妳搞定,最後是好好的,特別尊重,是吧?

這要相信我們爆料革命的力量,只有我們能做到。但是沒有這個發生,那不正常。就像我們這個平臺,沒被駭客癱壹星期兩星期,或者由於我們管理上出現什麽問題,那不正常。我都有點好得我納悶兒現在。還在運行著呢?因為沒有遇到挑戰,妳就不會強大。
郭文貴沒有清豐的22個月死刑鐐死刑拷,吃了將近壹年的棉花,長了壹身的虱子,遇到那麽多當場被槍斃的人,我就沒有今天的郭文貴,再造的郭文貴。有戰友給我發信息,文貴我是鄭州的,我知道妳說看守所的人是誰。把名字都說出來了。我告訴妳戰友們,這就是人生最大的財富。

就像我昨天60海裏的臺風把海浪吹得嘩嘩的,又冷又大。哇!船長說妳不要出去風太大。結果壹出去,哇!很大。但我很享受,我正好抽根雪茄。今天風雨過後,彩虹、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非常之平靜。只有經過風雨,才能見彩虹,才能見到這樣的讓妳感覺到美好,因為有對比。

結果戰友們,很多給我發信息的。包括河南的當年我們共同的獄友的朋友。當時我是號長嘛,到哪都是號長,妳沒法弄啊。但是現在唯壹的名副其實的就是林山寨寨村名譽村長。我要告訴大家,最關鍵的戰友給我發信息說,文貴妳能不能把煙戒了哇。好多戰友發信息都是關心我身體的,我真感動。所以說很多人說為什麽我壹個壹個回?昨天前天很多人都說妳回,有些我真的不是我回的。但是有些我必須回,我最起碼讓每個戰友聽到我的聲音。因為這是我的擔保,這是我的承諾,這是我的尊重!妳看到法治基金這些天捐款了嗎?捐口罩捐醫療用品,壹車壹車的。由於那個熊獻民這個孫子還有這個雞腿潘、Inty、還有曾宏,曾宏這孫子絕對是在幫我們呢啊,替我們幹掉了那麽多壞蛋,這個壞人給壞人起了壞作用在幫我們。所謂的假報警結果現在每次捐款警察來先給我們鞠躬表示感謝又說“妳們需要幫忙的嗎?”然後人家幫著拉,拉完以後拍照、錄像、還放到推特上,妳看那推特上到處都是咱們法治基金。然後給拉走,這個醫院我們昨天又捐前天又捐,人家說今天要捐1萬5,今天就捐1萬5吧,1萬5千個口罩。

我們這幾天寄出的所有的口罩,我們壹個日本的戰友大家都知道就是現在的小百合,小百合第壹次讓我寄口罩“叭”給她寄過去了,第二次寄口罩我們寄了三次,我給她寄了200個三次她今天早上才收到,日本的戰友大概50個戰友今天早上都收到了口罩。但是我告訴戰友妳這第三次或者第二次收到是我們法制基金戰友寄兩三次以上,有的人收到了50個有的人收到了200個,我們給戰友就是50個為基數還有200的。小百合看到以後說4盒但是很多戰友讓我們給寄東西的時候記住這壹個格裏面寫上妳的地址、聯絡電話、接收人、要準確,很多人寫的不準確給我們帶來了很多麻煩。

戰友們我說到這的時候妳看到我們捐這個東西去捐這些口罩、手套、所有這些東西的時候,戰友們千萬要記住捐這些東西的同時結果是就在醫院裏有我們戰友,這個戰友拿著口罩給我發了個小視頻,“郭先生我看到以後我就掉眼淚了!我就在這個醫院,我在法拉盛這個醫院。”這位戰友給咱們法治基金捐了2萬美元。另外壹個戰友是在曼哈頓下城醫院NYUV醫院,說“郭先生我現在用的口罩還有好幾盒都是用妳給的。”他也是捐了大概2、3萬美元,妳知道這個讓咱多感動嗎戰友們!我們在壹個曼哈頓捐出的口罩竟然是我們的戰友在使用。所以我告訴大家妳們看到了現在我們現在捐了壹箱子壹箱子的消毒劑、壹捐幾十萬美元幾十萬美元的捐,這錢我告訴大家壹部分是郭文貴的,但是絕大多數是今天看視頻的咱們這些捐款的戰友,這是妳們的積德這是妳們的因緣這是妳們的福報!

我就納了悶了過去幾十年華人在海外捐款沒有壹個人敢公布自己錢到底去哪了,拿出證據來。這些王八蛋比共產黨還黑!但是不管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得到的捐款必須要給捐款人壹個交待,錢去哪了?這就讓妳看視頻可查、數量,而且這些回報這些福報是給戰友們的,這就是為什麽我們這次機會只給法治基金捐款者。法治基金捐款者妳不是捐給我了妳不是捐給我郭文貴了。妳捐給法治基金的時候就等同於妳相信了我們追求的滅共的運動,妳相信了中國人在美國真正有壹個可以相信的機構幫助妳去幹善事來回報這個社會,妳相信了法治基金在妳關鍵的時候他會救妳。就像我們出來的戰友壹樣壹小時1500到2500美元的律師費誰付的?法治基金付的,還有壹些是我付的大頭兒是我付的啊,但是妳知道我剛才講的前面那壹段是誰在參與嗎?就是妳們這些戰友們!就是妳們在當初不惜生命危險、代價、家人朋友的質疑、妳們捐出的這些錢現在誕生的偉大在拯救全人類。

在國內的戰友給我發信息“妳看我付400萬美元沒付出去還把我帶去喝茶兩天。”我說這回機會必須給妳,這就是為什麽只把機會給法治基金捐款者,因為妳曾經把生命和安全相信過我們爆料革命。妳可不是把錢捐給我了,妳恰恰捐給法治基金了,我更加尊重妳!因為妳相信這個運動而不是我這個人,不僅僅是我這個人。妳相信中國人的未來,太牛了。所以說這個機會壹定是給妳的,必須的。我們爆料革命救了這麽多人,我真沒想到;救了那麽多錢我沒想到;讓那麽多人在三年來堅定的跟隨,堅定的滅共,我沒想到。

兄弟姐妹們,多少人了?這咋就在五百?我要給妳們說說G幣。

小明,妳在看我直播是嗎?現在實際上多少人?多少IP?我這手機上顯示五百,還沒好?七千IP,好!妳見班先生了嗎?見班農了嗎?妳要讓他知道妳來了,我們把那五樓Wi-Fi趕快弄好。好了,壹會見。

戰友們太厲害了,太多有錢的了,所以我要告訴大家,剛才說那個法治基金捐款和戰友之間這種必然的關系,還有壹個戰友們我們做事的規矩,還有大家的這個福報。

我再說說這個平臺,大家要記住,妳們相信的時候,它應該遭受挫折和考驗,這個大家壹定要有心理準備。沒有考驗和沒有挫折不可能,但是這就是信任,就像妳們過去三年,給我壹起滅共壹樣,必須遭受各種考驗,才可能妳真正的確定,這個人可不可信,這個事是真是假。

現在我說說G幣,我可以告訴大家的,即將推出的G幣跟今天妳打的,妳看到的現在在APP上打的G幣,壹定不是壹回事。我相信大家很多人都不明白,我現在更加堅信很多人是不明白的。因為我這些天,逐漸的說出G幣以後,大家沒搞明白。我們的G幣,會絕對超出大家的想象,它壹定是壹個區塊鏈加密技術,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統,安全隱密的。這個貨幣會跟某種貨幣,不會是壹攬子貨幣,也不僅僅是美元,會跟實物例如黃金,和我們現在這個平臺、G-News、G-Fashion實物交易,然後從區域性我們自己的交易,到某個領域到全球流通,這是我們的目標。甚至妳可以通過未來的G幣,得到更多的…這還真不能說現在,時間不到,五月二十六號以後說這個。這是我的規劃,我希望它盡快的打造成壹個萬億的帝國。這個萬億帝國不是任何人的,就是戰友的。這是為什麽這幾天什麽公司啊機構啊,哎呀,Miles啊給妳壹張支票,我要做這個,對不起,這次壹概不接受。只有戰友,只有戰友,法治基金捐款的,還有堅決對爆料革命做出重大貢獻的。

哎呀我的媽呀,看看,大家妳們看看,能不能看得到,妳看到那壹群了麽,大家看到大雁了麽?妳看到那壹群了麽?妳看到了麽?大家,妳看看,妳看那個,哇,又飛起來了,妳看到沒有。妳能看到上萬只的雁,在這塊慢慢的飛著,哎呀真漂亮。然後呢,昨天看倆美女,哎呀我,人家壹過來,Miles Guo,you the hero. Take Down CCP! 哇塞,給我嚇壞了,這幹嘛呀。知道Lady May是誰 ,專門從家裏面下來,開著小船對著我喊。哎呀,我就不好意思了,哎呀,來個飛吻吧,兩下,結果人家,啊啊,興奮的不行。這壹段有點不好啊,不過這感覺挺好玩的。真漂亮啊。行了,現在有點,老做春夢,我最近可能是吃海參吃多了,老做春夢,壹做都是春夢,哎呀,邪門歪道的事,結果壹醒來發現獨身壹人在床上,所以現在看啥都漂亮。所以我現在特理解啊,某種情況下,這人花心啊,是由某種物質條件決定的,開玩笑啊。

這個G幣,我們會大概在兩三個月內推出,壹定不僅僅是在App能買,我們壹定是獨立的。如果我們這個金幣被壹個App給擋住了,像壹根繩壹樣,我永遠起不了步,我必須向運動員壹樣,飛人壹樣,我要把眼前的繩給它拽掉,讓我盡情的奔跑。這就是我們G幣的未來,他在壹個跑道上,這是什麽,大家記住啊,跑道上,要有法律,要有道德,不挑戰任何主權國家的利益,和貨幣安全。絕對也不會成為洗錢的貨幣!所以法律和道德都會有。但是它是由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壹個大家都是老板的情況下,成立了壹個兜裏可摸得著得,不是區塊鏈妳摸不著的,金幣,可以拿過來電腦手機可以支付,可以買東西,把實物拿回來的。然後,妳會看到,這個貨幣到任何國家會受人尊重,而不是像什麽比特幣啊,叫人懷疑,哇塞,妳這真的假的。很復雜,好像只要擁有比特幣就是洗錢的壹樣,就是暗網用的壹樣,不是這樣。我們是要受人尊重的,可相信的,可換實物的,可買東西的,可以有藝術美感的,這樣虛實結合的穩定型貨幣。我稱之為絕對信任加主權,啥叫主權,叫擁有者主權的絕對型貨幣。壹定會打破所有的規則。

現在妳買的蘋果店的金幣啊,壹定,我現在跟妳保證,壹定會賺錢,我現在保證,我負責任,壹定會賺錢。但妳甭老想著,就那賭博心理,什麽幾十倍,幾百倍,不可能,誰也做不了,上帝也給妳做不了,但是妳壹定會賺錢。但是大家現在別買了好不好,停壹停,好吧,等真正的G幣推出妳就知道了。現在這將近1.8億, 1.9億的G幣啦,妳們就玩吧,打賞吧。但是別傻乎乎,妳要留壹點,因為它真會值錢,我今天敢跟大家說,妳們現在,我讓妳們買的,我們推出的產品,這平臺上的,我就負責,我就會負責。記住今天的話,戰友。妳就當這次,咱們在這個疫情期間,妳玩壹玩,發點小財,撿幾個崩子,千萬別期望值太高。那麽這個G幣呢,因為現在很多話,法律限制,不能說,還有這個G幣將區塊鏈結合後加密的虛擬和實物貨幣的結合產物。它既不叫金本位,它也不叫完全數字化貨幣,完全超越,完全超越任何壹個概念。
 
哇,軍船,哇塞,這軍艦都來了,這家夥軍艦都上來了,還帶著航空母艦啊,還飛機,我的天吶!這軍艦都過來了,太大動靜了吧?保護郭文貴不需要軍艦吧,哈哈!哇塞大軍艦啊,航空母艦啊。給妳們看看,那個角,看到了嗎?航空母艦、軍艦。昨天有兩個護衛艇在旁邊,哎呀,真好,我喜歡這種現代的金屬的這種東西。
 
但是我告訴大家,我們現在是六個團隊在工作,關於這貨幣這塊兒。說實在話,戰友們,戰友的天才呀,智慧太多了,太多了。戰友們,我們的戰友這個太多牛人了,太多牛人了!
 
兄弟姐妹們,所以我再次的呼籲,兄弟姐妹們!凡是懂得碼農,寫代碼的和互聯網,還有這個網站還有這個管理,包括懂區塊鏈的,包括端到端加密的,包括能和我們現在說的G-Fashion、G-News還有這個平臺有關的人員。歡迎,熱烈歡迎,極為歡迎妳加入。
因為妳知道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未來,是世界上最創新的平臺,這是叫第三方的權利跟第三方的勢力,完全以美國律法,以美國實力為中心,來保障。任何人都不可能腐敗的。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就偉大在這,妳絕不可能任何人跨越這法律。
 
川普總統有可能跟習的個人關系要拜拜了。然後呢要開始給中共罰款幾十萬億了;然後又要脫鉤了;然後又要去中共調查了;然後要對那些高官的孩子、子女在海外資產要查封了;然後歐洲全跟上來了;然後安倍也沒辦法了,扭扭捏捏也得跟著過來了;然後咱國內缺糧了;然後國內上海股市崩塌了,深圳股市崩塌了,香港股市崩塌了,港幣崩塌了,人民幣變冥幣了,結束!!!
 
在這個時候,所有的戰友的精英和人才們,妳們應該到這個平臺上是妳最安全的港灣,就像我現在在大海上這個船壹樣。這個平臺就是妳們每個人的Lady May。在疫情來的時候,最好的避險的,避病的就在這。
 
我壹天去三個島去見人。但是對不起,妳在那邊兒,我在這邊兒啊,妳在小船上,我在大船上,妳上我船不行,不管妳大多的人物。或者妳在妳大船,咱們對著聊,不用望遠鏡,就對著喊可以,吃飯就免了,別吃了。但是它是個避險的。它給我帶來了安全,它給我帶來了信任,它給我帶來的愉悅,它提供了我工作的方便,這就是我們平臺。現在這船升值了,好幾個人說:郭先生,賣給我吧。我現在壹大把現金啊,突然漲錢了。我說世界上船都賣不動了,妳們去弄唄。不,就要妳這船。不賣!沒辦法,在全世界疫情期間唯壹弄大錢的,發大財的,就是我們的平臺。啥都值錢,是吧?
 
另外壹個戰友們我們接下來G-Fashion 那壹塊兒大家要註意。我已經說了很多給我的支持的戰友,怎麽關心我安全的,健康的,還有很多美女們,天才們要參G-Fashion 。大家記住G-Fashion 的未來,它有阿裏巴巴,淘寶網和亞馬遜所有的功能。但是它最最核心的事情,它能讓妳買到全世界最真的東西,但是是最便宜的,最好的。
 
說到這我還得說壹開始戰友啊,這是醫生的說,文貴戒煙吧。結果有戰友,是兩口子,也是壹個醫生,但是在哪我不知道,我說給妳寄口罩,他說:郭叔,妳不要給我寄口罩,我口罩很好,我看見妳最近老抽雪茄。他說我建議妳別抽雪茄了,我說好。我抽時間戒煙,他說妳能戒掉的,抽煙危害太大,讓我特別感動,結果我想想戒了吧。

這個我的母親的過世讓我把我壹生當中最愛的酒給戒了,這是多大的代價,沒有人相信我能把酒戒掉!為了母親我戒了酒啊,為了我妻子我戒了色,這不容易很不容易啊。現在是為了戰友我要準備選個大日子,為了這些戰友,特別這個醫生的戰友,他在前線,在前線,他的妻子是壹個美國人,是壹個白人,就是超級帥,妻子極為漂亮。跟我說了兩三次,非常誠懇,我答應他了,我答應他了,我要是沒答應我就不說,我答應了。我選個日子,把我雪茄戒了,終身不再碰,我那幾千萬的雪茄子咋辦呢,幾千萬的雪茄呀,我咋辦呢,我不抽了,我給誰啊。

再也不能叫妳王八蛋那個莊烈宏那個孫子糟蹋我的雪茄了,真是糟蹋,我壹想他抽我雪茄我就惡心得慌。那個大驢臉戴著口罩在那惡心死我,誒呀,想想就受不了,他們咋這麽醜陋!妳看曾宏那個樣就像太監,誰都不是那就是曾宏,人中的惡人中之奸非曾宏莫屬,小人中的小人,奸詐之小人,最賤的小人,非莊烈宏莫屬,醜陋至極,變態的小人,非這個天津大驢臉莫屬。然後這個郭寶勝是最虛偽的,最爛的,最low的小騙子,愚蠢的騙子,火雞龔就別說了,貪婪醜陋,災難性的這種小人。所以說爆料革命上這些事發生後戰友們看得更開了。

這些天我看我們戰友家庭和睦長得帥有禮貌又自信非常堅定幾年來非常堅定,所以我說實在話我很累這幾天看得出來,回復這麽多事,還要救人。但是我很幸福,我驗證到了到底多少人相信爆料革命,我們的戰友到底是什麽樣級別的,我們的這個平臺未來到底誰會願意參與,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們爆料戰友是什麽素質,我都設法找到。這個財富是沒辦法形容的,讓我驚訝,讓我驚嘆!然後感謝上天,所有發生的事情真不是壹個人,真的是上天在幫我們所有的爆料的所有的戰友。我珍惜我感激,我將永遠地為妳們做出奉獻,以後不參與政治不直播了,喜馬拉雅農場還有咱們這個平臺有端到端加密的方式,我們隨時見隨時可以溝通。

好了現在兄弟姐妹們今天直播就到此為止。我馬上要開始另外壹個視頻會議,這個很多戰友信息我還沒有回答,我再次表示道歉。5月26號以前只要給我發信息的,符合我們標準我壹定會回的壹定回的。

現在我們為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全香港人民、臺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別忘了香港別忘了香港,謝謝。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3075/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3075/ […]

0
祝福你
1 年 前

雨後彩虹

0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