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TV上逛直播

作者:六月飛雪

疫情下,我無法上街。好在G-TV誕生了,這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料街”,于是每天都會去閑逛。剛開始,我在蓋特、短視頻、G幣上流連忘返,不太在意直播。

突然有天好奇地點開一個戰友的直播間,他正在講述自己剛到國外的故事。身上只有幾百美元,面臨著挨餓的威脅,去幹最累最苦的體力活!他的故事並無奇特,我當年背井離鄉出牆的境遇也如此。只是故事結尾時,傳出了他壓抑的抽噎聲,著實像重錘冷不防一下擊中我的心髒。

他沒有露臉,只有一張背景圖,我仿佛看到一個華發皺紋的滄桑男人獨自坐在幽暗牆角裏極力壓抑著悲切……

他拖著沈重的鼻音,和斷斷續續變調的嗓音繼續說:“我是六四後逃出來的……那晚我對我的學生說,要盡量活下去……可是還是死了很多人……每年的六四我都很難過……他最後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振作了一下聲音,說聲對不起,匆匆關掉了直播。

我突然在那一刹那明白,G-TV上,處處是心聲,甚至是這位戰友那樣的沈寂壓抑幾十年的心聲,借著無邊無際的網絡傳開,不知有多少人聽到?産生多大的影響?

後來我喜歡上逛直播間了。大G們已經駕輕就熟,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我就不多美言了。我特別喜歡去拜訪剛開直播的青澀主播們,他們的表現真是多姿多彩,生動有趣!

有個小女孩才11歲,她精心換了兩次面具,一個小狐狸,一個香港勇武頭盔,但每個面具都掩飾不了她的明眸皓齒,和一頭秀發。她像一只剛到青草地的小兔子,眼神驚慌迷茫……喃喃地說,怎麽剛才3個人進房間,一會兒就走了一個……

一個大學靓妹,在直播間展示著她近期的三幅繪畫作品,分別是七哥、Sara和老江的肖像畫。她的作品賦予了桃花般絢麗的想象,非常美。七哥的臉龐透著紅蘋果般的紅暈、質地和光澤;Sara的鬓發環耳繞著波浪卷,嘴巴笑如彎彎的月亮;老江的胡須是重點和精氣神所在,由于她晃了一下,速度太快,我沒看清怎麽處理花白色的。總之,三位中年人的臉龐上都被她畫出了二十歲的青春心髒。

還有一個無聲的主播,屏幕是一地綠葉,只開著一朵紅玫瑰,花瓣露珠欲滴。突然嬌豔的花旁歡蹦出幾枚金燦燦的G幣……一個大概兩三歲小女孩的童稚音傳來:我要金幣!多發些金幣!這時,主播才說話了,是一個大男人,他趕緊抱歉說,對不起,我還沒做好准備正式直播呢,剛才是我的女兒。

多麽真實的直播世界,主播們就像我的鄰居,可親可愛!滿屏皆是人間煙火!完全顛覆我對鏡頭和屏幕的陳見。

二十年前,我在牆內,一個偶然的機會,成了省級電視台一個專題片裏采訪的小人物。記得那時導演記者攝影開了一個越野車來找我,先是排練如何說話,直到我的話講得他們滿意之後,才正式拍錄。如今我根本不記得當時講的什麽話了,只記得那期節目播放時,我發現自己牙齒不太好看,上衣太短,腰部有一點點走光……

哪知三年後,我竟然成爲了特別記者,去采訪當地若幹中共官員。那時正在熱火朝天地搞“先進性教育”,當地電視台和報刊的頭版頭條一定是教育活動的專題報道。我先要寫報道策劃方案上呈領導批示,然後帶領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去采訪。

采訪地點有時是在官員辦公室,有時是某個風景點,這些都是事前聯系好的。采訪時,沒想到那些平時趾高氣昂的官員都很緊張,我早已爲他們寫好的講話稿,遞給他們後,他們要反複讀多遍,練習說話多遍,才正式拍攝。他們知道,雖然講話稿是我寫的,但一定是掌握他們烏紗帽的大領導批示的。

所以,我不太愛看新聞,包括中央新聞聯播,因爲從上到下,一切都是套路!但G-TV來了,真實的聲像,而且人人都可做主播。

能做到真實真誠已經不容易了,我還驚訝地發現G-TV上處處洋溢著互助精神。許多主播一開播就表達感恩,表明不是因爲戰友的加粉上1000,自己沒辦法開直播。所以耐心地教大家如何互粉,鼓勵人人都開直播。互粉!互粉!已經成爲GTV互愛互助的靓麗風景線!

我終于明白了,郭先生構建的G系列萬億帝國,是旨在爲我們建立一個去中心化去地域化去政治化的法制、民主、自由的雲端王國,而GTV開始起航,揚起真、善、狠的風帆,讓我們首先在上面自我表達、自我教育、自我完善,從而展現出每個人的最高境界,進而影響他人以及全世界!

寫完此文,正好我的粉絲破千,我也要直播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