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152: 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

總結:椰子哦耶 文字校對:舜陶

重點摘要:

  1. 《中國毒梟》的作者Rosemary Gibson認為,中共以供應鏈為武器反制美國,產業鏈關乎國家安全。
  2. Curtis Ellis闡述了中共如何利用經濟戰對付西方及其逃脫世界貿易監管的三點原因。
  3. Gordon Chang 分析了美國獲得廉價中國商品的代價,中美脫鉤的必要性,並對川普總統就疫情向中共追責提供了建議。

節目開始班農介紹了中共目前對美國實施的信息戰、網絡戰和經濟戰,都基於1999年出版的《超限戰》。

班農提到 《中國毒梟——暴露美國依賴中國醫藥的風險》(China Rx)的作者 Rosemary Gibson,讓美國意識到醫藥行業關乎國家安全。Jack表示,Rosemary是美國的英雄,她很早提醒美國醫藥產業鏈的問題,啟發人們以不同的視角來看待世界和我們的角色。班農提到,這本書問世後沒有被廣泛流傳的壹大原因就是來自制藥行業的打壓,沒人敢寫書評,電視臺也不敢采訪作者。Rosemary通過制藥行業向世人展示了大部分的美國離岸生產的問題,Jack認為,醫藥關乎國家戰略利益,應該保證充足的供應以確保美國人民的安全。美國為了利益對中共魔鬼睜只眼閉只眼,而現在他們用供應鏈作為武器反制美國。中共通過阻礙美國購買藥物,不用壹顆子彈就殺死成千上萬人。我們現在所目睹的壹切都源自《超限戰》。

班農問Rosemary Gibson,中共是否把活性藥物成分、醫藥基礎化學品等當作武器發動了戰爭?Rosemary認為是的。她提到NBC剛發表的新聞稱,英國醫生說來自中共國的呼吸機導致病人死亡。西方之前就有過類似的經歷,從火箭助燃化合物到軍用醫藥,中共利用壹切作為超限戰的武器。班農問,他們是有意為之還是中共國的公司只想賺錢而不在乎人命。Rosemary認為,最起碼中共是不在乎他們的產品是否會殺人,他們欺騙我們去購買。所以,對於重要物資,美國必須要有自給自足的生產能力。現在我們所經歷的正是超限戰,中共沒有道歉、沒有任何表示。荷蘭只是將在臺灣的非官方使館從 ‘貿易投資處’ 改名為 ‘臺北荷蘭辦事處’,中共就威脅要切斷他們的醫療供應。班農認為這就是敲詐。Rosemary表示認同,她回顧歷史,幾百年來食物壹直被用作戰爭武器。壹戰時,英國封鎖了德國,餓死了成千上萬的德國人。而二戰時,德國也這樣對付英國,所以供應鏈是超限戰的武器之壹。在生物戰時代,醫藥和醫療物品可作為壹種戰爭武器使用。

班農問,西方考慮到要從中共國進口物資,所以對病毒追責避而不談,向他們磕頭,中共會察覺到我們的弱點麽?Rosemary回答:“當然,我們為什麽要買中共無效的產品而不把這些合同給美國國內願意生產藥品和物資的企業呢,這是復蘇美國經濟的絕好時機。” 班農問Rosemary如何看待那些批評她的反對聲音。那些人認為這會讓美國人付更多的錢,而且美國沒法建造生產線。她說:“通過使用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實時質量控制,我們可以利用美國的工廠更快、更便宜地制造關鍵藥物和短缺物資。要知道,美國需要從中共國進口合成羥氯喹的原料藥,壹種新療法所需的很多原材料也來自中共,所以美國被卡住了。我們討論的不是保護主義,而是生死存亡。”最後她建議,美國應該邀請那些制藥公司回歸美國本土。從國防部,退伍軍人事務部開始,用美國納稅人的錢購買美國生產的國家戰略儲備,把工作帶回美國,來加強醫療及國家安全。

班農連線Curtis Ellis,班農問中共是如何用經濟戰對付西方?Curtis回答,經典的中國軍事策略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削弱敵方公平競爭的能力。中共通過補貼他們的國有企業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在美國出售他們的產品,而自由經濟下的美國企業無法與其競爭而破產。比如鋼鐵業,中共就利用這樣的做法導致世界各國的鋼鐵企業破產。這就為什麽川普總統提高全球金屬關稅。中共在美國出售諸如摩托車鋁制配件的價格比所用的鋁的成本都低。他們惡性低價競爭,使本地企業破產,逐漸建立壟斷之後再提高價格。班農問到,自從90年代,西方政治、經濟精英通過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和IMF讓中共與世界經濟系統緊密相連,那麽中共如何做到在世界系統監管下承銷國有產業、出口通縮和摧毀世界核心行業的?Curtis認為,第壹,WTO日內瓦的官僚沒有任何政策執行力;第二,華爾街跨國公司唯利是圖;第三,政客對於自由貿易優勢的烏托邦幻想。班農問Curtis,對於中共掩蓋疫情所造成的全球經濟屠殺他有何建議。Curtis表示,2000年準許中共國加入世貿的目的是希望資金可以讓中共國更加和平、民主和繁榮。而今,中共背道而馳,變得更加軍事化,更加獨裁,與西方為敵。所以西方應該切斷對中共的資金往來,從各個方面抵制中共。Jack補充到,是貪婪讓美國人互相出賣。

Gordon Chang加入作戰室。班農提到最近美國民眾對中共的態度急轉,他問:是什麽揭露了中共的虛偽?Gordon回答,原因之壹就是疫情造成美國大量死亡,還有中共的反應。美國人已經對美國精英所宣傳的如何看待中共的論調反胃。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班農問到,在Gordon早期研究中共時遇到很多非議,為什麽會有這些阻力?Gordon稱,在冷戰結束後,我們首先需要壹個同盟,而後我們意識到世界會朝著民主、代議制政府和自由貿易方向發展,所以我們決定把中共國納入到世界系統中來。但最近發生的事讓人們認識到,中共不但沒有變得更開放,反而利用新獲得的力量來敵對全世界,包括中國人民。中共已變成人類的公敵。班農提到,大部分美國精英對中國知之甚少,以為每個人都是共產黨員,完全不知中共黨員只有九千萬,而且真正掌權的只是壹小撮集權專制的流氓。為什麽美國對中國了解這麽少?Gordon說,這有壹定自欺成分。有人賺中共國的錢,所以認為中美需要合作。有人認為來自中共國的廉價商品讓美國人生活得更好。可是,這是以6萬美國人死亡、過百萬人感染為代價。中國人民是中共統治下最直接的受害者。中國人的生活水平在前幾年有所提高,他們為了獲得更高的生活水平而以犧牲政治權利為代價。在3、4年前,中共國的經濟就已經停滯,現在疫情更是導致經濟的崩潰。中國人開始意識到中共並不像他們所宣傳的那樣強大。當疫情結束後,憤怒的民眾壹定會譴責政府。班農問,中共獨裁發展到今天,美國有哪些應承擔的責任?Gordon認為,美國的貿易和投資養肥了中共。準許中共加入世界系統時,我們放縱了很多不良行為,本應該在早期制止的。尤其在習近平上臺後,他把經濟變成跟毛時代壹樣由國家主導。北京需要西方資本。班農問到,為什麽習近平會有比毛還激進的國家資本主義心態?Gordon稱,習近平可能真正信仰共產主義,他在這個體制下長大,是體制的得利者。習近平推行的不僅是毛主義,還有古代中國帝王奉行的天下唯我獨尊的思想。經濟蕭條會增加民怨,會使他加強管控。同時還要處理日益加劇的內部高層鬥爭(已經有跡象表明),這對他極為不利。班農補充,如果美國早就聽取Gordon之前關於中共的警告,美國的疫情和經濟絕不會惡化到現在的地步。美國人民終於覺醒了。

Jack 提到在去年聖誕節他就了解到中共國爆發SARA病毒。如果中共在1月初就承認這是SARS類病毒,事情會大有不同。班農提到,李文亮醫生當時在微信裏提到類SARS的病毒在武漢爆發而被中共迫害。Jack補充,中共為了降低李文亮醫生的聲譽,另外樹立起壹個首先對疫情做出正確回應的英雄女醫生,想以此來說明李文亮醫生的作法不合理。(小編必須吐槽,共匪的智商真是low到家了!)

Gordon 再次連線,班農問,對川普總統就疫情向中共追責他有什麽建議?Gordon認為,首先要全面調查病毒的來源;其次,把美國制藥業及其他行業從中共國遷回美國,從中共國撤資。“這是中共逼的,我們別無選擇。如果還想維護自由和主權,我們就必須做到不依賴於中共國。整個過程不可避免會有痛苦,但最終美國會形成更為強大的社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