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4月30日白宮發佈會川普總統答記者問(摘要)

  1. 記者:副總統說他相信福林將軍(General Flint),在俄羅斯的事情上不是故意誤導他的。你相信嗎?總統:他被施加了特別大的壓力,他們處理福林將軍的辦法是非常恥辱的,令人震驚的,今天會有具體消息出來。我聽副總統的。記者:副總統說福林將軍會王者歸來,你考慮嗎?總統:他已經被搞得精疲力竭了。記者:你會把他叫回來嗎?總統:他被傷害的太嚴重。
  2. 記者指責Kushner說政府所做的時候用了“成功”這個詞,這種語氣、語調說這個事情合適嗎?總統:大談特談呼吸機和測試(省略1000字)。
  3. 記者站得太遠,問啥沒聽清。總統回答州長們乾得都很好。
  4. 總統講Abbott快速檢測儀,講600萬的檢測,死亡率。然後說各個將軍今天都來到我身邊。
  5. 記者:中共國說他們要確保你不能連任成功。總統:美國給中國送了那麼多年的錢,中共國一份錢也沒給過我們。前任總統和拜登都是廢物。中共國現在對我們乾的病毒的事是不可接受的(unacceptable)!
  6. 記者:中國故意摀著病毒的信息不公佈,故意拖延,是為了讓你連任不上嗎?總統:我只能說中國喜歡瞌睡喬選上。
  7. 記者:失業數賊高。總統:第三季度是個過度時期,第四季度和明年會特別好。
  8. 記者:習近平要負責嗎?總統:我不想那麼說,但是疫情他們是可以早期制止住的。
  9. 記者:有人覺得在家事業領救濟掙的錢比上班還多。總統:我預見到這個問題了。很多人覺得工作更重要。
  10. 記者:你的競選團隊總是針對拜登。總統:我不覺得。我覺得他應該出來應對。他是國家的恥辱(“national disgrace”)
  11. 記者:你剛才說中國可以選擇制止病毒擴散,你是暗示他們故意擴散病毒嗎?總統:也許他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要知道,他們把進入中國的交通都終止了的時候,但是繼續允許中國到美國和歐洲的交通繼續通航。
  12. 記者:說到讓他們負責(“Holding them accountable”),你想說現在(“now”)幹,還是以後。總統:我們會有鐵證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very good, very powerful definition of what exactly happened”)。我們加緊調查。他們科學這麼發達的國家,他們有能力早早把病毒控制在自己範圍內,但是他們就是讓病毒都跑出來了。
  13. 記者:你以前在自已推特誇獎中國說:中國非常努力地控制疫情(“China is working hard”),有透明度之類的。你現在為啥說詞變了?總統:你問我啥事情變了,好吧:1. 我那時和他們簽貿易協議,我很高興;2. 病毒來了,我們就不高興了,我馬上就不爽了(“that changed my mind”)。3. 我知道的東西,我不告訴你,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公開。大講184個國家遭殃。
  14. 記者:副總統說降半旗的事。總統說:我同意,不僅是白宮,都應該降半旗。我們現在必須解決經濟重啟的眼前問題。
  15. 記者:你剛說你們有病毒是從哪裏來的假設,可是國家情報的主管(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說病毒是天然的,不是人造的。總統:你說的具體是誰,名字叫啥?你必須告訴我是誰。我們在調查:1. 哪來的(WHERE),2.從誰那來的(WHO), 3. 怎麼來的(HOW),會以科學為依據的。我想問的是,截止此刻,您是否看到了任何可信的資料,使您高度相信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是病毒起源地? 川普總統:是的,我有。是的,我看到了。我認為世界衛生組織應該為他們自己感到羞恥, 因為他們整個就像中共國的公共喉舌機構一樣。 (Reporter: And my question is, have you seen anything at this point that gives you a high degree of confidence th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as the origin of this virus? Donald Trump: Yes, I have. Yes, I have. And I think tha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hould be ashamed of themselves because they’re like the public relations agency for China.)
  16. 記者:避難所城市。總統:我們要給好人避難所,不給壞蛋避難所。我們國家不需要給壞蛋避難所。不要有開放的邊境,不僅僅是病毒,還有人,我們天天在建牆。
  17. 記者:你總把這個病毒說成是戰爭(“WAR”),你怎麼定義“勝利”?總統:這個是個戰爭。勝利可以理解為:病毒徹底消失、國家徹底重啓,但是不可能是徹底勝利,因為死了太多人,全世界也死了特別多人,看俄國、西班牙等等。這個不是傳統的經驗(traditional experience)(編者註:可能指非常規戰爭)。我要病毒徹底走、讓人回來工作、大家不用都坐得那麼遠、有球賽看。又舉了瑞典的例子,講他們死了特別多人,他們很聰明,不出門之類的。
  18. 記者:你暗示你有證據病毒不是天然的嗎?總統:我們會看到病毒是哪來的,有很多理論,我們有人使勁使勁調查(“we have people looking into it very very strongly”)。問:你有啥具體情報?總統:我不能告訴你們,我被要求不能告訴你們 (“I am not allowed to tell”)。
  19. 記者:你會考慮美國不還中國國債,來作為對中國的懲罰嗎?總統:我可以做別呀,就是給他們加關稅我就能獲得更多的錢,所以我不必那麼做。大約1萬億美元,我們可以用更直率的辦法。講貨幣,美元走強,你得要保護美元,你玩那種遊戲會傷害美元。但是我們收高關稅或其它的,我們不必搞他們的國債。那個遊戲不好玩。
  20. 記者:裴洛西說需要萬億美元給州援助,你同意嗎?總統:他們想搞第四期援助,他們民主黨州的加州、紐約都之類的不好,我們共和黨州好著呢。佛羅里達州、南達科他州收支平衡、特別好。其實民主黨應該早點在跟我們談判別的事情上提這個事情。現在民主黨他們想搞基礎設施建設,想想吧,國家把那麼多錢都花到中東戰場,自己連個好的公路都沒有。伊利諾伊斯州經濟有大麻煩。我們會考慮,但是如果想讓我們考慮,拿條件來談,好吧。
  21. 記者:聽起來你是可以考慮解救州政府的。總統:我今天和新澤西州長談了。
  22. 記者:副總頭本週早些時候到MAYO CLINIC沒戴口罩,今天他就戴了。你快要到亞利桑那去,你對戴不戴口罩什麼政策?總統:我得看環境,大屋子還是什麼的。我對戴口罩沒反感。我們有上百萬支口罩,現在供應不是問題。
  23. 記者:美聯儲主席說經濟恢復會很慢,你卻說會很快。有啥你知道的情況,他不知道?總統:我可以預見到。第三季度是轉折點,明年會好。1917年死了特別多人。看看今天的股市,股市的人可都是聰明人。現在貸款利率是0。美元堅挺,而其他貨幣都有問題。所以我們要搞經濟刺激計劃的話有兩個好條件:1.借錢利率是零, 2.美元堅挺。
  24. 記者:回到武漢P4實驗室的問題,你會堅持要求派人進駐調查嗎?總統:我不想談這個問題。目前看中國好像想增加透明度,我們會搞清楚的。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not so distant future”)。但是整個事情太糟糕,不管不故意的,還是故意的,我就是不理解他們怎麼能讓他們國家的人使勁出國到世界其他地方呢?
  25. 記者:金正恩的事情談談好嗎?總統:我知道怎麼回事,我現在不能說。我就是希望萬事都好(“everything is fine”),但是我是非常知道情況是怎樣的。
  26. 記者:你原先誇獎中國,是因為你擔心貿易協議嗎?總統:我貿易協議簽成功是在病毒之前,當然那時候要誇獎了。談判中不值得誇獎的地方是,他們的貿易協議簽的時候出各種問題,我就不像克裡簽伊朗協議的時候那麼無能,我不怕掀桌子走人。反正協議簽成了我還是挺高興了。但是,後來有了病毒,這個事是不應該發生。謝謝大家。再見。

翻譯【Michelle】 整理【不吃豆的豆】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0676/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5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