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蝙蝠病毒之領銜人物田俊華,疫情全球爆發後神秘消失

據《華盛頓時報》3月30日報導,中共政府的研究人員發現並分離了2000多種動物病毒,並在武漢P4實驗室,一個離野生動物交易市場三英里的地方,開展了各種科學研究。

這次襲捲全球致幾十萬人感染的病毒,被很多人認為源於蝙蝠,然後通過傳染了位於武漢的野生動物市場的動物最終傳染了人。但這個致命病毒的來源至今還是個迷。

就在疫情爆發後,中共官員們拒絕向美國提供毒侏樣本給美國研究人員,也不允許國際病毒專家去武漢。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惡劣的掩蓋事實,現在全世界都要面對這場大瘟疫的爆發。”麥克.麥考爾(Micael T.McCaul)上周說,他是德州共和黨人,也是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重要成員,他認為中共政府應該要為這次全球疫情負責。

關於中共在蝙蝠病毒上的深入研究以及各種相關報導,不得不讓人們對中共政府有必要公開這些研究工作的呼聲越來越高。

研究蝙蝠病毒之領銜人物:田俊華

一些中共媒體在最近幾個月宣傳有關病毒研究的新聞裡,出現了一位名叫田俊華的研究人員,他是蝙蝠病毒研究的重要參與者和領導人之一。

在去年12月由中共政府資助拍攝的一段視頻流傳於互聯網。視頻中,這位田先生在湖北省的某個山洞裡,從捕捉的蝙蝠身上提取樣本並儲存在小玻璃瓶裡。

中共官員聲稱病毒是通過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裡的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而巧合的是,這個批發市場不遠處就是武漢疾病控制預防中心,也是全國研究蝙蝠病毒的地方。

有一個名叫《曠野青春之隱形防線》的中文視頻,記錄了研究人員如何小心處理這些含有致命病毒的蝙蝠,在這個7分鐘的短片裡,炫耀了中共如何在全球處於領先地位,在過去12年中發現超過2000種新病毒,也恰是在SARS病毒爆發之後的這段時間。目前正在爆發的病毒就是SARS病毒的一種,稱為SARS Coronavirus–2,,無獨有偶,都可以追踪到蝙蝠病毒上。

短片裡提到,在中共開展研究前,全世界在過去200年才發現了2284種病毒。中共黨媒透露這位田先生有次沒有穿防護服在山洞裡,並接觸了蝙蝠的尿液,為了避免傳染,他自我隔離了14天,和現在的疫情建議隔離時間一致。

這位田先生,在武漢疾控中心消毒與病媒生物防治所工作,根據2017年5月武漢晚報的報導,他自2012年以來捕捉了上千隻蝙蝠用於研究蝙蝠病毒。 “蝙蝠身上有大量人類未發現的病毒,”他說,“對蝙蝠的研究越多,就對人類的健康越有好處。”這位研究人員還從蝨子,老鼠和黃蜂身上收集病毒。在一次意外接觸蝙蝠尿液後,他和妻子保持了安全距離,“只要我在14天隔離期間沒有得病,就說明我幸運的沒有被感染,”他說。

武漢的相關報導稱收集病毒標本是件非常困難,危險而且不易被資助的事情。深圳日報,一個共青團主辦的報紙,在去年12月報導這位田先生,翻山越嶺尋找蝙蝠和蝨子的病毒,所謂的“原始病毒攜帶體”,目的是為了發明疫苗。報導說過去12年中發現的超過2000種新病毒,是目前全球已知病毒的一倍。

疫情大爆發後:神秘消失的田俊華

而在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官方網站上,自從中共冠狀病毒爆發以來,卻找不到有關這位田先生研究工作的任何信息,他至少兩次和別人共同簽名發表過有關該病毒及其影響的科學研究文章。多次試圖聯繫這位田先生本人也沒有成功。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的發言人也沒有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美國國務院的官員表示,這位田先生在蝙蝠病毒研究方面的工作令人擔憂。這位官員說:“田先生生活和工作在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近些年一直在病毒捕捉和尋找領域的專項小組裡供職。”

多位科學家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極可能來自中共武漢P4生物實驗室

一些美國和國際科學家不想把這個新病毒與中共武漢P4生物實驗室聯繫起來,他們覺得病毒是直接自然傳染到人類,然後開始人傳人。

但其他科學家說更多證據表明,這個病毒是在中共武漢P4生物實驗室裡研究過,並可能通過被傳染的工人或者通過被傳染的實驗動物,洩露出去的。

生物安全研究人員,李察德.艾布萊特(Richard Ebright),也是羅格斯(Rutgers)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的教授,他說,這個病毒和武漢病毒研究所2013年發現並在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的蝙蝠病毒有96.2%的相似度,病毒可能自然的從動物傳染到人類,也可能是從中共武漢P4生物實驗室洩露的。

“蝙蝠冠狀病毒在在中共國好幾個病毒研究所都有收集和研究,這也包括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所以第一例人感染病例也可能是一個實驗室事故造成的。 ”他對《華盛頓時報》說。

直到疫情大爆發,還有兩個冠狀病毒在中共P2(而非P4)的實驗室裡研究,這樣級別的設施無法給工作人員最基本的防護以免被感染。病毒的收集,隔離,以及動物傳染在一個P2極別的實驗室裡進行,給高傳染性特點的病毒傳播帶來極大的風險,對工作人員和公眾都是不負責任的。

艾布萊特先生說中共的短片裡展示了在那位田先生的帶領下,武漢疾病控制預防中心的工作人員工作時並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操作不具備安全性,包括裸露的臉和手腕,以及缺少護目鏡和防護面部的工具。這樣的操作如遇到具備高傳染性的病毒會有嚴重的感染風險。從相關的新聞和視頻中可以看到這種意外傳染的可能性很多,包括在山洞裡被意外傳染,或者在野外實驗室裡由於沒有足夠的防護而意外傳染,也可能是從山洞到野外實驗室的運輸過程傳染,甚至在武漢疾病控制預防中心實驗室裡缺乏安全措施,包括在與其他病毒研究所分享工作的過程缺乏必要的防護而發生意外感染事件。

肯尼斯.普蘭特(Kenneth Plant),是德州大學在加爾維斯頓醫學分部新興病毒和蟲媒病毒世界參考中心的副主任,他也懷疑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中共武漢P4生物實驗室。他說:“現在有許多陰謀論說病毒來自於一些生物控制領域的東西,但我覺得這些病毒與蝙蝠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繫。真正的病毒發作機理都是猜測和早年的SARS冠狀病毒十分相似。”

此外,人口研究所的中國專家史蒂芬.摩舍(Steven W. Mosher)表示,中共在U形SARS的冠狀病毒對人類的有害的課題上花了很多年的深入研究,他們發表了很多論文說從U形蝙蝠身上收集了類似於SARS的冠狀病毒,並證明這些病毒和SARS一樣,可以直接傳染給人類。中共也寫到過利用基因改造技術製造新型有致命性的病毒感染人類,正如今天這個中共冠狀病毒一樣。摩舍先生呼籲中共政府公開其研究,幫助全球各國的衛生部門官員共同對抗這個疫情危機。如果中共聲稱這個病毒不是來自其武漢P4生物實驗室,那就請把實驗室的所有研究記錄都公佈出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人間四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