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需要在中共的謊言中徹底醒來

據美國周報《The Jewish Press》報導,早在一月美國國務卿邁克·彭培奧(Mike Pompeo)稱中國共產黨是世界時代威脅的中心。那時,中共冠狀病毒已經在中國和世界各地傳播,然而中共做的是試圖隱蓋這一流行病。彭培奧還表示,中共從事這種掩蓋散播虛假信息行為,仍在阻礙世界獲取所需的信息,而這些信息對於全世界防止再次發生類似情況至關重要。

根據南安普敦大學的研究,如果中共能比實際早三週做出反應,那麼該病毒的感染者可以減少95%。在那三個星期裡,中共忙於掩蓋事實。倫敦大學SOAS中國研究所所長史蒂芬唐說:“正是中共在頭兩個月左右的掩蓋,造成了目前的全球大流行”。

中共領導人在乎的只有他們的極權主義政權的可持續性,發生問題後的首要任務是去隱蓋和壓制任何批評或提出問題的人。中共在疫情大規模擴散前拘捕了那些嘗試讓所有人對疫情警覺敢於說真話的醫生。

由於西方國家天真的以為中共經濟變好一些,中共國就會實現人權,民主和法治。然而,西方在中共市場寄予的希望也滋養了一個危險的幻影,讓中共成為了世界上最大最危險的極權國家,並且助長了今日全球性的災難。就人類生命和世界GDP而言,代價是巨大的。

目前,基於中共在中共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惡行,是時候西方重新評估與中共關係的了,西方國家的經濟和國家安全不能依賴這種邪惡的極權主義政權。

中共正在國內外展開一系列的輿論信息戰,他們相信中共的能力在增強,西方已經沒落,並且相信西方是軟弱和順從的。這場戰爭已經是自由民主國家和獨裁專制兩個體系之間的戰爭。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聯合創始人兼主任托爾斯滕·本納(Thorsten Benner)指出,“今天,我們面對的對手是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並且深度的滲透入了西方的政治和經濟。 同時,我們還要依靠與中共在氣候變化和中共病毒等跨國問題上的合作。 迄今為止,中共獨裁國家製度及其霸權野心是西方迄今為止面臨的最困難的戰略挑戰。”

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Ferguson)認為,“今天的中國面臨著比蘇聯更大的經濟挑戰”。蘇聯永遠不能像中國那樣依靠強大的私營部門, 在某些市場(技術)中,中國已經領先於美國。中國經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西方國家的滲透比蘇聯更加深入。

例如藥品行業, 美國嚴重依賴於中共國。據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彥中表示,中國公司向美國供應其90%以上的抗生素,維生素C和布洛芬,70%的對乙酰氨基酚和40-45%的抗生素。

在中共喉舌之一的新華社的一篇文章中,威脅如果中共停止藥品出口,美國將“陷入中共冠狀病毒深淵”。

相信中共,就等同於走進了火葬場,鮮活的例子—意大利,中共的一帶一路第一個簽約的歐洲國家。早在2月,意大利一些右翼政客就緊急要求總理對剛去中國度假的學生進行隔離,但是意大利的最高層忙著迎合中共,沒有及時採取任何措施。也直接導致現在的意大利成為了歐洲中共冠狀病毒死亡率最高的國家。如今的意大利,已成為中共進行戰略宣傳的中心。

中共目前唯一關心的是給世界大肆宣傳其如何的“偉大光榮”, 不停的向外捐贈救援物資,大撒幣,完全不在乎他們自己國家的人民的生死。中共對意大利和其他國家的所謂“疫情援助”,只不過是試圖想把自己描繪成應對病毒大流行的全球領導者,世界的救世主。

(譯註:然而,在全球抗疫之際,中共對世界輸出的仍然是“假,大,空”。許多受援助的國家均表示中共所謂的救援物資絕大多數都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

該報導還指出,中共最近在驅逐了美國多個大型媒體記者的同時,也在互聯網上到處散播中共病毒來源於美國軍隊人員的謠言。在twitter上掀起了反美言論,同時對twitter施壓,封殺了美國知名財經博客網站ZERO HEDGE的賬戶,僅因他發布了一篇科學文章顯示這次的中共冠狀病毒來自中共的武漢P4實驗室。

中共顯然了解如何利用西方媒體進行有目的性的海外宣傳。美國《國家評論》資深作家邁克爾·布倫丹·多爾蒂(Michael Brendan Dougherty)寫道:“梵蒂岡和西方的商業精英”曾經在西方贏得冷戰後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中共對這些西方精英進行藍金黃。

(譯註:所謂的’藍金黃’,郭文貴先生在2017年8月7日直播爆料視頻 (從35分:09秒開始)中有詳細描述,是中共特別是其海外情報機構用於控制海外人士的基本手段

  • 藍- 指的是網絡監視和攻擊以及信息控制;
  • 金- 指的是金錢利益賄賂手段;
  • 黃- 指的是利用性的陷阱和控製手段)

也正因為這些大量被藍金黃的西方精英,讓中共在蘇聯政權失敗的地方取得了成功。去年12月,一個倫敦六歲女孩在自己購買的聖誕節賀卡里發現一張手寫紙條,裡面寫道:“我們是中國上海青浦監獄的外國囚犯,被迫違背我們的意願,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導致這樣的中國奴隸制與西方資本主義是密不可分。

中共早期就在140個國家建立了1,500所孔子學院的分支機構,專門提供語言和“文化”課程。但是,根據中共分析師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的說法,這些機構全部都是中共的“海外宣傳工具”。去年十月,在安全部門指控布魯塞爾孔子學院院長宋新寧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後,比利時關閉了該學校。

不出意外的,中共一直在利用西方NGO組織為其自身謀取利益。正如安全研究人員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對外關係委員會的一份報告中所詳述的那樣,自2014年以來,中共對世衛組織的捐款增長了52%,達到約8600萬美元。為的是擴大了其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席位。

中共政權似乎正在建立一個龐大的控制機構,來試圖達到控制全世界的目的。

西方國家一直想打造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如今演變成了一場全球化的噩夢。因為中共冠狀病毒,全世界數以億計的人處於隔離狀態; 成千上萬的人死亡; 西方國家的經濟陷入癱瘓,有些甚至瀕臨崩潰。

這可能就是分析師所說的“自由秩序的終結”。今日的中共比馬克思主義更資本主義。它所採取的“市場列寧主義”,也就是將國有經濟與“恐怖形式的極權主義”結合。

西方世界需要在中共的謊言中徹底醒來!

譯評:郭文貴先生2020年3月7日直播中有提到世界經濟的黑暗根本沒有到來,甚至連開始都沒有! (點擊查看更多郭文貴先生當天的直播內容: 直播視頻視頻文字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Longwoo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