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的來源疑雲重重

【中英對照翻譯】 https://spark.adobe.com/page/mTn3E8237U6ZH/

作者:Greg Hicks

消息來源: http://andmagazine.com

翻譯 / 引言:TCC

引言

中共病毒的全球肆虐。中共大外宣故意進行了誤導信息的宣傳,在世界各國,指控美軍製造了這個病毒。真是做賊喊捉賊! 不但如此,中共還將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華盛頓郵報的記者群趕出中共國,以繼續隱瞞事實真相。

從2015年以研究病毒為主的武漢P4生物實驗室的設立,過去一年內多次跨全國的”假設新冠病毒”緊急軍民演習,去年七月邱香果在加拿大因偷SARS病毒被捕,10月18日的世界軍人運動會以及與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合作的EVENT201”新冠狀病毒感染”緊急狀況演習。從 12月中武漢疫情爆發,李文亮醫師的警告,歐美聖誕假期的旅遊旺季(返中共國或到歐洲度假),武漢百步庭新春萬家宴(1/18),中共國年假黃金周(1/24)返鄉過節(從武漢到中共國各省),到武漢封城(1/23),義大利的迅速爆發疫情,擴散整個歐洲,及美國和加拿大等150餘國。這病毒呼應了中共高級將領在1999年所出版的《超限戰》一書中的新興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這篇報導從這病毒的結構特徵與一般病毒不同來探討中共病毒。這包含此病毒可利用宿主細胞膜偽裝、具有高於SARS 十倍與人體細胞結合力、特長潛伏期、病癒後仍有傳染力、及病毒體外存活時間長等特性使這病毒具有大規模破壞性武器的特徵。現在這武器不但造成大量死亡,恐慌、隔離以及因此造成的經濟萎縮。這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罪魁禍首,尋求賠償。

這是人為病毒嗎?一個不可忽視的國家安全警告

人們對2019年冠狀病毒病的起源進行了廣泛的猜測。記者伊麗莎白·布拉(Elisabeth Braw)建議將其命名為’李文亮醫生病毒’ ,以紀念這位因提醒世界注意該病毒重要日期而死的英雄。因為有些人想相信中國的故事,即該病毒在蝙蝠中突變並“跳”到武漢市野生肉類市場上的人身上。一些科學家斷言該病毒是自然起源的,可能是馬來亞穿山甲,這是一種引進到中國廣東省的犰狳類動物,但他們無法確定人類是如何被該病毒感染的。這些研究人員雖然沒有完全解釋原因,卻排除了該病毒是由實驗室研發的可能。其他科學家假設兩種病毒的“嵌合體”組合是冠狀病毒的起源,但他們只能推測這種組合是如何發生的。

但是,根據間接證據,一些人深感懷疑該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市人民解放軍生物武器研究實驗室或稱其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那實驗室一直在進行SARS病毒研究),並以某種方式進入了武漢的人群世界。可能的生物武器設計的間接證據包括:

  • 冠狀病毒是一種包膜病毒,它利用宿主的細胞膜從宿主的防禦系統中偽裝自身,從而使其能夠更快,更果斷地傳播。
  • 病毒自身附著於人細胞的蛋白質刺突比SARS病毒強10倍(儘管一些科學家斷言,蛋白質刺突是不可能通過人類自體DNA干預產生的)。
  • 該病毒的潛伏期相對較長,並且在症狀顯現之前具有傳染性,從而增加了該疾病在整個人群中傳播的速度和廣度。
  • 該病毒從疾病中恢復後在呼仍可在呼吸道中存活了數週,這表明它可能在人類宿主中長期傳染,確實如此。
  • 該病毒比大多數病毒在體外的存活時間更長,同時仍具有傳染性。

所有這些都是生物學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設計者希望將其包含在為最大影響而設計的武器化病原體中的特徵。

中共國大規模的虛假宣傳活動首先掩蓋了這種流行病的爆發,然後因其傳播力和致病性而責備其他人,加深了人們對冠狀病毒可能是研究項目卻在偶然下漏入人群的懷疑。作為這次誤導宣傳的一部分,中共國當局逮捕了李文亮博士,因為他吹響了有關病毒重要日期的哨聲。幾天后,中共國當局報告說他死於感染。當中共國大亨任志強在三月初批評中共國對這種疾病的反應時,他也消失了。為了進一步控制信息和傳播虛假信息,中共國驅逐了美國記者。

生物武器是新興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在早期指控中,某些專家輕描淡寫了關于冠狀病毒可能是武器化病原體,不管其起源為何,該病毒的戰略影響都不能被國家安全專家所忽視。這些影響非常清楚地表明,生物武器已成為一種新興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正如伊麗莎白·布拉(Elisabeth Braw)在3月23日發表的《外交政策》中所寫,該病毒消除了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擔任總統期間”……美國股市中大部分的漲幅,並使英鎊跌至1980年代初期以來的最低水平。寶馬,日產,戴姆勒,大眾,菲亞特,標致等汽車製造商已停止在歐洲的製造。通用汽車和福特已經關閉了在美國的所有生產。”在整個自由世界中,企業被關閉以遏制病毒的傳播,使數百萬個工作崗位處於危險之中。

世界各地的惡人-俄羅斯,朝鮮和暴力非國家行為者(恐怖分子等)- 都在密切關注這場危機對敵對國家的影響及其對它的管理。很難相信,他們沒有重新計算這故意散播高度傳染性疾病作為不對稱的衝突開始階段的潛在戰略影響。布拉在她的文章中指出,俄羅斯的監獄人口是世界上結核病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可以很容易地送到另一個國家傳播這種可能被當作軍事使用的疾病和恐慌。

但是,其他新出現的挑戰在生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領域中,將感染人類運送到健康人群中的風險可能更易於控制。正如WMD專家和作家Natasha Bajema博士在2019年特種作戰司令部會議上警告的那樣,增材製造(3D打印) ,先進機器人技術和合成生物學等先進技術的擴散和民主化的趨勢正在降低廣泛的邪惡分子在生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開發和使用的障礙。通過物理到數位轉換和基因測序技術的融合,可以將DNA序列簡化為條形碼,然後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自己動手做(DIY)實驗室,該實驗室可以使用合適的設備來重組DNA,製造感染原,釋放它,拆掉實驗室,然後消失。通過電子郵件,多個DIY實驗室很容易同時在大量人群中釋放相同的傳染病原。

基因測序技術可能是另一個國家安全方面必須考慮的。可以修改疾病以僅針對具有特定遺傳特徵(例如眼睛顏色或性別)的人類,並非難事。以此類推,中子炸彈生物武器是指日可待。

冠狀病毒或文亮病毒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機構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的警鐘。生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威脅是真實的並且正在增長,我們對冠狀病毒的集體反應非常清楚地表明我們尚未做好準備。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