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在病毒肆虐下瓦解了

【中英對照翻譯】 https://spark.adobe.com/page/s8XS7dItY7vXN/

作者:Urs Gehriger 采訪 Steve Bannon 03/26/2020

翻譯 / 引言:TCC

引言:

這篇文章是美國川普總統的前首席戰略家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接受訪問的訪問稿。這篇以「全球化項目結束了」為主題的訪問,可以看出班農先生對民族主義的瞭解,全球化對歐洲造成的傷害,以及對中國共產黨的痛斥。

班農揭示了由於疫情肆虐全球,中共想利用歐盟及一帶一路統治歐洲,以及想利用控制在中共國重要的國家安全、健康等生產鏈來統治美國,進而抨擊了達沃斯‘黨’主張的全球化政策的錯誤。他指出國家是給予公民最好的保護、最多的權利和最多的義務的基本管理單位, 而不只在發展經濟。

他並強調這次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罪魁禍首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世界上最勤勞、最誠信的人之一的中國人。中國共產黨必須對這件事負起責任,應該中共每位高管和個人的所有財務、所有銀行帳戶都應被凍結。中共是人類禍害的根源,這樣做才能真正切斷中共的生命線,釜底抽薪,使他們永遠無法再危害世人。

史蒂夫·班農: “全球化項目結束了”

史蒂夫·班農被認為是反全球化的先知。他鼓勵美國總統川普走“經濟民族主義”的道路,與中共國對抗。武漢處於災難性大流行的中心,班農承諾“奉獻我的生命”,以確保中國領導人對造成的損失“負責”。

作為美國總統的首席戰略家,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鼓勵川普(Donald Trump)接管中共國。武漢發生冠創病毒大流行後,他加大了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 Bannon堅信,即使疫情最壞的情況在幾個月內結束,“也將會持續10至20年的大屠殺”。解決了這一問題之後,“世界應該立即與中共國隔絕。”

長期以來,您一直對所謂的“達沃斯人”以及經濟和政治全球化直言不諱。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您是否看到當前危機中您長期以來一直譴責的世界秩序的崩潰?

中國共產黨的秩序正在受到攻擊。中共基本上選擇了國際規則的秩序供自己使用;由“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生產更高價值產品和服務的戰略計劃),到華為。這三者合而為一,成為21世紀的主要經濟霸權。

現在是否因為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挑戰了這霸權主義?

中共一直壓制有關冠狀病毒的信息,直到一月中旬。因此,自爆發以來我們損失了兩個月,這本是可以阻止的情況。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中國共產黨提前三週採取了嚴厲措施,那麼本來可以遏止95%的經濟和金融資本市場破壞以及很大一部分的死亡率。因此,中共必須對他們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承擔100%的責任。

他們和希特勒和卡扎菲一樣。他們只是一群黑幫。他們拒絕與世界分享任何真實信息,包括來自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

首先,中共國為冠狀病毒的真正影響力保密了。中共聲稱病毒不會人與人類傳播,然後打擊了醫療警告。在第一例病例之後,中共當局等待了一個月才通知世界衛生組織。他們是否偷走了西方用來了解發生的事情並採取預防措施做出反應的寶貴時間?

依我計算大約是兩個月。我認為當這個故事真相揭露時,將會意識到這是十一月中旬開始的。直到1月中旬,他們才讓世界衛生組織插手。

武漢比紐約大40%。它有1400萬人。他們實際上隔離了一個那麽大的城市,並挨家挨戶查明誰感染了。他們在隔離和關閉方面所用的一些方法,而西方在實質上是無法做到的。在倫敦,巴黎,柏林,羅馬,紐約或華盛頓特區,我們真的沒有能力挨家挨戶的。我們沒有資源,即使我們招募了軍隊,我們也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他們之所以有能力,是因為他們是極權主義的控制。這就是能造成大事件的原因。

在他們抑制信息的60天內,病毒失控了。今天我們不採取行動,至少從中共國來的一些消息來源知道,患病的人數與死亡人數要比實際報導的要多得多。

自從歐洲遭受冠狀病毒危機以來,每個國家都開始自我防衛。民族國家重新掌權。歐盟的未來是什麼?

我們在歐洲所看到的是歐盟的崩潰。為什麼?因為歐盟以及代表開放邊界的一切都不能真正幫助這些國家擺脫困境,反而凸顯出這場危機。歐洲實際上正遭受這病毒所帶來的災難。我相信意大利整個國家將會崩潰。我的意思是,我相信其銀行系統將崩潰、醫療系統將崩潰,因此我認為其政府將會崩潰。我認為他們將面臨重大的文化及社會問題。

最大的錯誤是什麼,無法關閉邊界嗎?

我們已經看到,未能封鎖邊界,以及無法控制邊界;這傷害了法國,傷害了西班牙,傷害了德國,無處不在。當這些國家需要幫助時,歐盟不會在那裡幫助各國解決這一問題,這顯示,在這場危機之後,歐盟將不再像以前那樣存在。因為我認為每個國家,甚至是那些受到歐盟大力支持的國家,都意識到政策是錯誤的,因為人們在需要時沒有提供援助。我必須告訴你,我的心向歐洲人民,意大利人民致敬。在大流行結束時,即使在接下來的三,四個或五個月內很快爆發,我們也必須經歷10至20年的大屠殺。經濟大屠殺,金融大屠殺以及衛生制度大屠殺和人類大屠殺。因此,這將給世界留下深深的傷痕。

您一直在提倡經濟民族主義作為全球化的對立面。作為總統的首席戰略家,您建議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遵循這一方向。我們是否正在看到經濟民族主義新時代的到來?

您說的是經濟民族主義,我說這是民族主義,我認為這是健康的事情。民族國家是給予公民最好的保護,最多的權利和最多的義務的基本管理單位。這就是我們要做的。我們不是在談論彼此交戰的州,而是在照顧那些公民的州。如果意大利的舉止更像一個民族國家,如果法國的舉止更像一個民族國家,如果西班牙的舉止更像一個民族國家。如果他們的領導人中有更多的民族主義者,那麼這個問題就不會像被這樣允許擴散般的嚴重了。

全球化這項目已經結束了。”達沃斯黨”已被這場大流行所粉碎。他們是引起這場感染人類大流行的中國共產黨的同謀。

我們是否應該將製造和生產帶回我們的民族國家?如果是,我們應該帶回什麼樣的產品?

每個國家/地區都不盡相同,但是我認為你一定要把給你帶來國家安全的東西帶回來。我認為各國實在太過輕率,以為國家是在那裡提供經濟,而不是在那裡提供公民的充實和繁榮。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如果美國要恢復我們的製造業,並恢復所有這些基本藥物和其他醫療設備的生產以及在中國的供應鏈,那將是巨大的。在政治上,我認為這將是重點的一大部分。

解決了這個問題後,會立即發生什麼?

首先,世界應該立即與中共國隔絕。

切斷14億人口?

這與中國人無關。中國人民是地球上最誠信,最努力的人之一。這是關於中國共產黨的。對我而言,中國共產黨必須對聯合國負起責任,其所有財務都必須與倫敦市和華爾街以及瑞士切斷關係。他們的所有銀行帳戶都應被凍結。中共的每位高管和個人,他們的所有國家銀行帳戶都應該被凍結,他們的所有個人銀行帳戶都應該被凍結。每個人都必須致力於從中共國帶回整個供應鏈。

您希望從中獲得什麼?

中國共產黨不是歐洲國家的盟友。它想成為歐洲國家的主人。如果您想為自己的人民提供自由和經濟機會,那麼您就必須站起來抵抗中國共產黨。

現年66歲的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是唐納德·川普總統的前首席戰略家。最近幾個月,他一直在廣播每日電台節目和播客“作戰室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