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更改中共病毒確診患者的定義就是數據造假

作者:WWL

關於武漢新冠肺炎病毒,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有不同的稱呼,如武漢肺炎、李氏肺炎、武肺、武漢病毒、中國病毒、中共病毒等等。由於本文討論武漢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的定義,所以採用世界衛生組織(WHO)的COVID-19。

一、荷蘭預防傳染病專家認為歐洲的錯誤在於依賴與聽信中共以及世衛的信息

2020年3月22日荷蘭國家公共衛生與環境研究所傳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範·迪瑟爾(Jaap van Dissel)在接受網絡媒體NU.nl採訪時表示,起初,我們完全依賴來自中國的信息。歐洲各國之所以成為重災區,根本的原因在於一味聽信來自中共以及世衛的信息。

筆者記得荷蘭輕信中共以及世衛的信息的一個例子,荷蘭對於從鑽石公主號遊輪上撤回來的旅客根本不採取隔離措施,直接讓他們回家。

中共向世界提供不實數據已經引起世界許多國家的不滿和憤怒。美國已經有律師開始起訴。當疫情得到緩解之後,中共將面臨一波接一波的索取賠償的訴訟。而且各國遭受的損失越大,要求賠償的國家越多,要求賠償的數額越大。起訴的罪行不是COVID-19最初在中國武漢爆發,罪行之一肯定是數據造假。在決策學上,錯誤的造假必然導致決策的錯誤。在數據統計學上,不斷更改數據的定義就是數據造假,是導致決策錯誤的根本原因。不管中共媒體如何宣傳,這是西方國家政府想推卸責任,想甩鍋給中國,但是在荷蘭海牙的國際法院最後還是要看事實的。如果中共政府沒有數據造假,別人想甩鍋也是不可能的。

這裡討論最簡單的一個數據,就是中國每天新增的COVID-19確診患者的數字。 2020年2月7日下午,鐘南山院士在參加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會議後特別指出,最關鍵的是新增病例,不是出院病例或者死亡病例。出院標準大家不一樣,但是新增病例是一個重要統一的指標。請注意,鐘南山特別強調了新增病例是一個重要統一的指標。

二、中國不斷更改COVID-19確診患者的定義

下面是中國政府發布的每天新增的COVID-19確診患者的數字:

時間全國新增確診病例
2020年1月20日 77例
2020年1月21日 149例
2020年1月22日 131例
2020年1月23日 259例
2020年1月24日 457例
2020年1月25日 688例
2020年1月26日 769例
2020年1月27日 1771例
2020年1月28日 1459例
2020年1月29日 1737例
2020年1月30日 1892例
2020年1月31日 2102例
2020年2月1日 2590例
2020年2月2日 2829例
2020年2月3日 3235例
2020年2月4日 3887例
2020年2月5日 3694例
2020年2月6日 3143例
2020年2月7日 3399例
2020年2月8日 2656例
2020年2月9日 3062例
2020年2月10日 2478例
2020年2月11日 2051例
2020年2月12日 15152例
2020年2月13日 5090例
2020年2月14日 2641例
2020年2月15日 2009例
2020年2月16日 2408例
2020年2月17日 1886例
2020年2月18日 1749例
2020年2月19日 394例
2020年2月20日 889例
2020年2月21日 397例
2020年2月22日 648例
2020年2月23日 409例
2020年2月24日 508例
2020年2月25日 406例
2020年2月26日 433例
2020年2月27日 327例
2020年2月28日 427例
2020年2月29日 573例
2020年3月1日 202例
2020年3月2日 125例
2020年3月3日 119例
2020年3月4日 139例
2020年3月5日 143例
2020年3月6日 99例
2020年3月7日 44例
2020年3月8日 40例
2020年3月9日 19例
2020年3月10日 24例
2020年3月11日 15例
2020年3月12日 8例
2020年3月13日 11例
2020年3月14日 20例
2020年3月15日 16例
2020年3月16日 21例
2020年3月17日 13例
2020年3月18日 34例
2020年3月19日 39例
2020年3月20日 41例
2020年3月21日 46例
2020年3月22日 39例
2020年3月23日 78例
2020年3月24日 47例
2020年3月25日 67例

表1:中國每天新增的COVID-19確診患者的數字,資料來源:國家衛健委衛生應急辦公室、國家衛健委、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

圖1:中國每天新增的COVID-19確診患者人數的變化曲線

表1是中國政府發布的數字,這是被記錄下來的數字。這組數據將來肯定會給中國政府帶來很大很大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發佈單位不斷變化。最早發布的單位是國家衛健委衛生應急辦公室;然後是國家衛健委;再接下來就是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

第二個問題是變化曲線所展示的曲線不是一個自然變化的曲線,就是經過曲線平滑處理,也不是一個自然變化的曲線。這是一個十分奇特的圖形。當疫情得到緩解之後,各國都會有自己的變化曲線。當這些變化曲線的圖形,與中國的圖形完全不一樣,就成為質疑中共數據造假的根據。

第三個問題是中國COVID-19確診患者的定義是在不斷變化,這個問題很大。鐘南山特別強調了新增病例是一個重要統一的指標。世界各國對新增病例的理解應該是一樣的。

根據武漢衛健委提供的資料,2020年1月16日湖北省收到國家衛健委下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病毒檢測速度大大提高,每天可檢測樣本升至2000份。 1月19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通報稱,已經向全國發放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所以在1月20日中國各地,特別是湖北省各地、武漢都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

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

2020年1月23日國家衛健委發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做如下定義:

四、《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

四天之後(!),2020年1月27日國家衛健委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定義做出了修改:

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

十一天之後(!),2020年2月8日國家衛健委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定義又做出修改,對湖北省和中國除湖北省以外的地區採取了不同的定義:

在中國採用兩種不同的定義,是想隱瞞什麼事實。無論將來怎麼狡辯,也是一條罪狀。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對湖北省增加了臨床診斷標準,“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學特徵者”,即通過CT掃描後發現具有肺炎影像學特徵即為臨床診斷病例。

但是在2020年2月8日到2月11日全國的新增病例並沒有因為增加了CT掃描而使新增病例的大幅度增加。但是到了2月12日新增病例突然增加到15152例,2月13日5090例,這和湖北省委書記以及武漢市委書記的更換有關。 2月12日新增病例15152例可能是一個更加接近實際的數字。這個一日增加15152個病例的事實,揭露了數據造假的規模。

六、《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

十天之後(!),2020年2月18日國家衛健委又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定義又做出修改,取消對湖北省和中國除湖北省以外的地區採取的不同定義,重新採用一個定義:

在2月20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解釋說, 2月19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第六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中,取消了湖北省臨床診斷病例,目前湖北核酸檢測能力已大大提升,疑似病例都可進行快速檢測,因此取消了臨床診斷病例。王貴強說,設置“臨床診斷病例”是特定情況下的權宜之計。因為當時武漢大量病人集中發病,導致核酸檢測不能滿足臨床需求,很多病人等待核酸檢測不能確診,而有一部分病人恰恰需要及時救治。

王貴強的解釋難以令人信服。

2月7日沒有湖北省的臨床診斷病例,全國的新增病例已經達到3399例。 2月8日增加了湖北省的臨床診斷病例,全國的新增病例沒有增加,反而略有下降。只是應勇當上了新的省委書記,2月12日全國的新增病例增長到15152例,其中湖北省13332例。

到了2月19日,湖北共新增確診病例349例,其中武漢新增615例,仙桃等4市新增13例。武漢新增確診病例615例,比湖北新增確診病例349例還多出了279例!

王貴強說,湖北共新增確診病例349例是不包含臨床診斷病例的,而武漢新增的615例是包含了臨床診斷病例的。因此湖北共訂正核減279例。

但是在2020年2月21日下午舉行的湖北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衛健委副主任塗遠超表示,關於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發布的新冠肺炎數據調整,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明確要求,已確診的病例不允許核減,已核減的必須全部加回,對相關責任人要查清事實,嚴肅問責。

通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新增確診病例開始大幅度下降。

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對確診病例的定義

2020年3月3日國家衛健委又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定義又做出修改:

八、捷克說,中國COVID-19檢測盒的80%是偽劣產品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3月25日報導, 3月18日,捷克軍隊專門派一架軍機運回了在中國訂購的15萬套新冠肺炎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捷克衛生部長亞當·沃伊捷赫當時還說,這些試劑盒將被送到疫情嚴重的地區,供大醫院、警察和士兵等人員使用,最快20分鐘能出結果,而此前捷克使用的試劑盒要6小時才出結果。但摩拉維亞-西里西亞州的應急人員本週一開會時指出,這批來自中國的試劑盒出錯率達到了80%。區域衛生學家帕夫拉·斯維奇諾瓦(Pavla Svrčinov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些試劑盒在俄斯特拉發大學醫院進行了測試,但結果出錯率太高;他們正在等待全國範圍內的進一步檢測結果。

在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後,關於病毒試劑盒的準確性不高或者說出錯率高的消息時有傳出。有的患者的第一次檢測結果是陰性,第二次檢測結果也是陰性,直到第三次檢測結果才是陽性。

李文亮醫生在頭條發布過幾條內容,簡要介紹過自己的病情,他的核酸檢測,一度是陰性。在他住進ICU之前做過一次核酸檢測,但一直沒出結果。他又於1月31日在頭條發佈內容,說是做了兩次核酸檢測,第二次結果顯示為陰性。 2月1日,他在頭條的下一條內容是“今天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 2月6日晚,李文亮醫生去世。

但是在國家監委調查組的調查報告中只提到在1月28日、1月31日,醫院先後兩次對李文亮醫生做了核酸檢測,第一次結果為陰性,第二次結果為陽性。 1月31日,李文亮醫生確診感染新冠病毒。這個調查報告中少了兩次結果為陰性的核酸檢測。

在中國有多少沒有做核酸檢測的COVID-19患者?在中國有多少做過核酸檢測、但由於試劑盒的準確性不高而呈陰性的COVID-19患者?在中國有多少沒有做核酸檢測而死於COVID-19的人?在中國有多少做過核酸檢測、但由於試劑盒的準確性不高而呈陰性卻又死於COVID-19的人?

九、驗血檢查

根據3月17日《新聞拍案驚奇》武漢居民張毅帶母親去武漢市亞洲心髒病醫院檢查,簡稱亞心醫院,當天他向外界透露,該醫院用查血方式驗證是否感染。他和他母親都接受了這種檢查。這種方式最初是當局在《武漢肺炎診療方案》第七版中,提出來的,並且要求普及。張毅在對外發消息的時候,還透露該院已用查血方式驗出了感染者。而這種查血方式的優點是準確性高,費用低。

《新聞拍案驚奇》還報導,3月14日一名武漢的男性醫生談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他說非常擔心,他頭頂上的那些專家,在服從當局的政治意志,進行大量的解除隔離的簽字。同時,他也提到,現在有一種“血檢”的方式,比核酸更準確,更快速,只要十幾分鐘,而且更便宜,人民幣才二百多。但這種方式卻已經被當局喊停。

十、世界衛生組織關於COVID-19確診患者的定義

中央社報導,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的《人感染2019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2019冠狀病毒病的全球監測》規定,“無論有無臨床體徵和症狀,經檢測呈陽性都算是COVID-19確診患者”。

如鐘南山所說,新增病例是一個重要統一的指標,世界衛生組織並沒有更改定義。

十一、60%患者尚未被發現

在武漢即將解封前夕,網絡傳出一封據稱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腎內科主任吳小燕發給家人的短信,內容是警告她的家人在解封後要更加小心謹慎,囤好食物與日用品,拒絕任何人來訪,還稱“一旦解禁,外面會遊蕩著成千上萬的’毒源’,比現在危險”。

從這封短信中可以看出,在武漢還有成千上萬的“毒源”,十分危險。

香港《南華早報》3月25日報導,國際頂尖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發表的報告指出,在武漢一地感染COVID-19的感染者中,恐有近60%尚未被發現,其中包括無症狀和症狀輕微的病例。

這60%的無症狀和症狀輕微的病例,都還沒有被統計在中國的每天新增病例之中。

中共通過不斷更改確診病例的定義,製造虛假數據,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中共必將為這個錯誤付出沉重的代價。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