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病毒滲透的華爾街

https://spark.adobe.com/page/UxklEyJLO7oK8/

翻譯/導言::TCC

導言:

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當兒,羅金引用了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對資助中共軍方的擔憂,而提出了中共滲透下的華爾街指數是“比冠狀病毒更大的金融威脅”。是的,華爾街這群拜金主義已被中共這個魔鬼以藍金黃控制的服服貼貼,變成名符其實的賣國賊。

由華爾街所謂的大佬們主持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允許中共國公司忽視聯邦法律關於美國公司必須遵守的透明度,責任制,管理制和重大風險披露等規定,使得守法的美國公司雪上加霜失去競爭力。

這篇文章在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無視兩會和兩黨的反對,將在中國企業中佔其投資組合的7%的時候,非常及時得提醒了美國大眾一個事實,那就是美國與中共是持有完全不同的價值觀與道德觀的,是無法合作的。美國對中共公司投資的每一分錢都是用來壓制人民,殖民他國,以及那些實際上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擴散活動或侵犯人權等等。

最終,那些“ CalPERS和其他州公共養老金系統對將那些已受到美國制裁的中國不良行為公司卻仍在其投資組合中,應負有直接責任,而不是簡單地將責任推卸到指數的提供者。”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稱中共滲透下的華爾街指數是“比冠狀病毒更大的金融威脅”

當委會 急件 2020年3月17日

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對資助中共軍方的擔憂

華盛頓特區-3月12日,《華盛頓郵報》發布了一項強有力的起訴書,要求對指數,一項現在主導美國資本市場的被動投資工具進行起訴。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將華爾街利用此類工具將有問題的中共國公司“傳染”到我們的資本市場中的做法,比冠狀病毒具有“更大的財務威脅”。

羅金很幫忙地引用了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的話,他上週三告訴遺產基金會的聽眾:“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應該為中共國防工業提供保險。”關於美國投資者為什麼要為其他公司的活動籌集資金來幫助中共的問題再次出現,例如,這些活動使中國共產黨能夠:壓制人民;殖民世界各國;在南中國海築設堡壘並主導著航空-更不用說那些實際上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擴散活動或侵犯人權等。

在2020年1月底前由麥克勞克林和合夥人公司為當委會做的針對1,000名可能的美國選民進行的一次印象深刻的民意測驗中找到美國人對這些主題的實際情緒指標,該調查是在武漢病毒開始激起我們的同胞們對這種大流行帶來的危險的認知之前。當被問及一系列有關華爾街加強中共國的威脅活動的問題時,絕大多數人都反對這種財務上的瀆職行為。有趣的是,本次調查的所有人口統計子群體都有如此反應。

碰巧的是,羅金的警告是在最佳時刻發出的:如果沒有其他條件變化下,聯邦政府的“節儉儲蓄計劃”將在不久的將來採取措施,迫使我們國家的軍事人員,立法者和其他政府僱員開始投資於這些中共國公司。迄今為止,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拒絕了兩會和兩黨的反對,反對其“完全鏡像”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所有國家(除了美國指數)的決定,預計不久將在中國企業中佔其投資組合的7%。

同樣在3月12日,參議員Marco Rubio召集了小型企業委員會聽證會,以評估冠狀病毒對美國小型企業供應鏈的影響。證人之一是前川普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人員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以眾議院彈劾程序中的有力證詞而聞名)。莫里森在參議院任職期間觀察到:“我們的小企業,中型企業和其他美國企業正在遵循一套規則,而中共正在遵循另一套規則。以國家安全的另一說法,我們將稱為單方面被繳械了…不要將我們的商業置於與中共持有的業務這種不同的競爭環境中,並與不同的規則聯繫在一起。”

儘管莫里森的評論是在另一種情況下發表的,但它們同樣適用於使中共國公司迄今從我們的資本市場中獲得約3萬億美元資金的做法: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已允許他們忽視聯邦法律關於美國公司必須遵守的透明度,責任制,管理制和重大風險披露的問題,這些都是美國公司須遵守的。根據美國證券業協會(American Securities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克里斯托弗·伊亞科維拉(Christopher Iacovella)去年在《 Real Clear Politics》上發表的一篇文章,這種"甜心"的安排讓中共國比本國的上市公司獲得相當大的優勢。本國的上市公司必須平均支付150萬美元才能滿足法定要求的審計,報告和披露的標準。

前雷根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羅傑·羅賓遜和他的RWR諮詢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所做的寶貴研究證明了這種雙重標準的荒謬-更不用說魯莽了。羅金專欄引用了Robinson的觀察,鑑於SEC和指數均未對存在於美國資本市場中的中共國公司進行盡職調查,負責代表國有僱員進行投資的那些人對與中共國公司投資所關的重大風險至少必須責:“CalPERS 和其他州公共養老金系統對將那些已受到美國制裁的中國不良行為公司卻仍在其投資組合中,應負有直接責任,而不是簡單地將責任推卸到指數的提供者。”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