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財政是肥肉,各級政府吃不夠

作者:玉米地大姐

就在CCP病毒肆虐中國蔓延全世界之際,中共國務院在3月初發布《關於授權和委託用地審批權的決定》這個標記為國發〔2020〕4號的文件,剔除黨八股的空話套話,通篇只說了二條實質內容:

“一、將國務院可以授權的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審批事項授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批准。”

“二、試點將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建設用地和國務院批准土地徵收審批事項委託部分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批准。”

時間回到2019年,自然資源部、農業農村部下發《關於加強和改進永久基本農田保護工作的通知》簡稱自然資規(2019)1號。其中第七條規定:

“(七)嚴格佔用和補劃審查論證。 一般建設項目不得佔用永久基本農田 ;重大建設項目選址確實難以避讓永久基本農田的,在可行性研究階段,省級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負責組織對占用的必要性、合理性和補劃方案的可行性進行嚴格論證, 報自然資源部用地預審 ;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徵收依法報批。深度貧困地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省級以下基礎設施、易地扶貧搬遷、民生髮展等建設項目,確實難以避讓永久基本農田的,可以納入重大建設項目範圍,由省級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辦理用地預審,並按照規定辦理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徵收。嚴禁通過擅自調整縣鄉土地利用總體規劃,規避佔用永久基本農田的審批。”

為什麼不到一年的時間,中共朝夕令改下發和土地有關的兩個截然相反的文件,從不得佔用永久基本農田,到授權地方政府部門可以批准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建設用地。中共的用意何在?

熟悉中共歷史都知道,土地一直是中共賴以生存的本錢,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掠奪土地史。當年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名義,從地主哪裡搶走農田,徹底摧毀數千年來傳統社會形成的以地主為首的鄉村結構,為毛魔頭“農村包圍城市”嗜血戰略打下堅實基礎,使之成功盜國。

當年那些被中共洗腦以為打倒了地主,就可以分到財產、睡地主小老婆的地痞、無賴們的炕頭還沒燒熱乎,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開始有計劃有步驟地將土地掠為己有。

第一步,號召農民形成互助組。中共的解釋是,為了解決農業生產中各自的勞動力、畜力、農具不足的困難,在自願互利基礎上建立的勞動互助組織。

第二步,初級農業合作社。也叫土地合作社。社員將土地作價入股,統一經營;耕畜與大中農機具等生產資料歸合作社統一使用,社員參加社內勞動。

第三步,高級農業上產合作社,簡稱高級社。土地等主要生產資料的公有和社員個人消費品的按勞分配。社員私有的土地無代價地轉為集體所有;社員私有的耕畜、大中型農機具則按合理價格由社收買,或為集體財產。社員的生活資料和零星樹木、家畜、家禽、小農具以及家庭副業所需要的工具等,仍屬社員私有。

第四步,人民公社,徹底將土地從農民手裡搶過來,美其名曰:集體所有。農民的衣食住行都在公社控制之下,公社是農民政治、經濟、社會生活的實體。

人民公社、大躍進的惡果,直接導致數千萬人被餓死的人間慘劇,毛魔頭死後中共撿起劉少奇玩過的大包乾,將公社掌控的土地分包給農民,這就是盜國賊日後吹噓的農村改革成果。

中共最近幾年折騰的農村土地流轉、農村土地股份制,還有農村合作社2.0版,無不表明,盜國賊始終盯著土地財政這塊肥肉。出台於三月初的這份文件,暴露了原本就捉襟見肘的地方財政,因為疫情拖累,已到無肉可吃的地步。

盜國賊權衡利弊不得不自我打臉,下放去年還在吆喝嚴控的永久基本農田審批權,讓各級地方政府分一杯肉羹,藉此籠絡人心。 CCP病毒已將盜國賊拉上窮途末路,再怎麼刺激地方經濟,都無力回天挽救不了滅亡的下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