滲透與勾兌?中共在北海道策劃“居留區”

編譯:Like

揭露CCP多年來在北海道購置土地地產的行為

東京地方檢察廳特別搜查部今年2020年1月中旬在調查日本IR(Integrated Resorts,指含賭場在內的綜合型度假設施)事業所涉及的腐敗案件的時候,從精通中國的人士獲得情報,稱“(以工作資金的形式)實際動用20多億日元。應該是大撒幣撒到了永田町。”
(注:東京永田町,國會議事堂、首相官邸、政黨總部等集中於此,是日本政治中樞地段)。

情報還稱:“以參與IR事業為幌子,中國資本真實的目的是確保在北海道確保居住地。幕後連著共產黨。一切都是按計劃的。”

記者針對外國資本特別是中國資本的日本國土購買開始實情調查以來,該人士從情報的提供到分析一直與記者合作。但是,並沒有證據支撐他的證詞。有一瞬間記者是抱著疑問的,但三思又覺得“他所說的是有可能的”,於是與北海道的不動產從業人員確認關於“居留地”的證詞,獲得的答復是:“中國資本湧入1700億日元之多,在留壽都村(注:屬後志綜合振興局)建設酒店、住宅樓、學校、醫院、私人飛機跑道從而建設中國人社區。依照共產黨的命令約3年前出台了計劃。最初並沒有提到博彩業什麼的。”

圖:中國女性購買的土地。北海道苫小牧市。

關於“居留區”的證詞並非捏造。

1. 購置沒有遏制

記者自2008年開始針對外國資本購置國土進行採訪。 2019年著眼於韓國資本和對馬(長崎縣)的關係,以此為契機十幾次考察對馬,還走訪沖繩、佐渡(新潟縣)、五島列島(長崎縣)、禮文•利尻(北海道)、種子島(鹿兒島縣)等邊境離島,對外國資本不動產購置情況進行調查。

記者對北海道的定點觀測於4年前開始。了解到購置北海道地產的外國資本中,中國資本及背後有中國影子的資本壓倒性地突出。關注中國資本在北海道的動向的同時,對森林及高爾夫球場、農業用地、太陽光發電站用地、觀光地等持續定點觀測。

北海道2012年起,每年調查並公示外國資本等所持有森林狀況。 2018年(1~12月)的數據顯示,外國資本(海外所在企業和個人)森林購置案件21件,其中中國(含香港和澳門)排名第一涉11件。外國法人子公司等外國資本佔50%以上的日本國內企業(外資企業)7件。

外國資本的森林購置加上日本國內的外資控制的企業合計涉及28件。其中也有其他國家的資本,但是中國資本和中國系資本最多,13件佔比57%。新加坡2件,與中國的合計共佔86%。

購置目的主要是“建設太陽光發電站”或“資產持有”云云,但是,中國資本和中國系資本中有4件中寫著“不明”或“待定”。

來自海外的購置持續增加,2006年到2018年,涉及38個市町村2725公頃。中國資本佔8~9成。但是,以上數字僅限於水源地周邊森林,並未包羅到含農業用地和高爾夫球場等的所有地產類型,因此實際被購置的範圍並未可知。

中國資本的地產收購,以新雪谷地區(注:Niseko,“二世古”“二世谷““新雪谷”,屬後志綜合振興局,有享譽國際的度假勝地)向周邊呈放射線狀擴展。而以一百公頃為單位,放眼全北海道推進購買的感覺。

2. 原標題:被買走的町

譯者標題:李鵬說“日本40年後可能就不存在了”

記者屢次到實地持續定點觀測,注意到了不自然(不很合乎情理)的地方和變化。

中國資本在北海道激烈的房地產購置中,沙流郡平取町豐糠地區, 被據說與中國有關係的農產法人幾乎收購了整個村。平取町以源義經(注:源義經,平安時代武將)的傳說而聞名,豐糠地區座落於幌尻岳(注:日高山脈最高峰)西側山麓,標高250米,人口僅25人(收購當時)。冬季積雪深厚,形成陸地上的孤島。

對豐糠地區的購置發生在2011年。 219.4092公頃的農地中,某A公司(再全國經營面向商家超市的加盟業務)的農產法人子公司收購了123.3754公頃約56%。

2016年3月上旬到2019年夏,數次走訪發現當地雜草叢生根本看不出任何整理土地的跡象。既無農作物也沒有牧草。現在從收購發生以來已經過去8年。

而且,從收購方式上看,有著某種規律。

舉個例子,如果有三塊連在一起的話,要么買中間那塊,要么買左右旁邊那兩塊。不是三塊全部買下,跳著買結果等同於和全部買下。類似圍棋的思路。森林的話,買下邊上的話,由於進入深林必須有田地所有者生產法人許可,那實質上等同於全部買下。收購之後,從來沒有過追加收購。為什麼?沒必要追加購買唄。農地一半被收購了,餘下的一半找不到買家。這麼買很有效率,實質上等同於全部買下。

當地元老級住民幾乎異口同聲地判定那些地道路狀況不良,是深山偏闢地。農業生產法人,為什麼幾乎整個村整個村的收購啊?而且都那麼規律。而且為什麼把買來的農地弄成荒地、非耕作地呢?

針對這個疑點,當地住民說,把“農地“荒上幾年的話,自然而然樹木就長出來,這樣就能去農業委員會申請把名目變成”雜種地“。農地有規定不能自由買賣,改成“雜種地”的話就可以自由買賣可以建住宅建工廠。還有,在(決定土地名目變更的)農業委員會裡,農業生產法人的母公司”是有人在裡面的“,也許就是名目變更的目的。

記者向農業委員會說明了現狀,他們承認“看上去是沒有在從事農業作業” “非耕作狀態”。他們還說:”向農業生產法人發了通知書促其管理,但是老齡化加劇當地住民無法從事作業。農業委員會也不能插手只能委託生產法人”。

關於土地名目的變更申請,他們含糊其辭:“還沒出現這樣的情況”。

隨著採訪繼續,記者懷疑,這種購置行為該不會是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吧。

平取町居民說,豐糠老齡化和過度稀疏化加劇,人口只有12戶23人。如果不再有住民了的話,就能完美地控制這些土地應有盡有。就成了中國資本的天下。這不是無稽之談。

中國問題某評論家說:“在海外活動的中國企業的背後就是中國共產黨掌握著,建議這樣去思考這個事。和中國有關係的日本企業也一樣”。他還說:“中國是有目的的。25年前開始瞄著沖繩,20年前開始投向北海道。為了移民,今後還要繼續在北海道置地吧。水源地和農地可以種植農作物,就可以建獨立的聚居地和自治區,醫院、軍隊的事務所也可能了 。豐糠那裡是農村地帶又有水源地因此自給自足,多少都可以。而且山間窮鄉僻壤和其他地方交流甚少,內部狀況根本不為人知。像個自治區似的自由自在,外面誰也進不來,與世隔絕的社會,想搞的話很簡單。 可以說是個試點 。”

豐糠的案例,僅僅是其中一角。北海道,為什麼要買斷如此廣袤地方?

北海道地產行業企業,針對中國資本陸續收購觀光地和酒店住宿設施的動作,暫且“推測”如下。一蹶不振的觀光地、老舊的樓房和公寓,相繼被買走。這樣控制住地產的話,中國政府緊急狀態的時候,那些地方全部用作中國共產黨軍隊的兵營也好搬遷目的地也好,都有可能。不測發生的時候中國能夠拿來用,那麼收購就是有意義的。也已經可以說是支配控制。

據說,1993年時任中國總理李鵬對時任澳大利亞總理基廷(Paul Keating)說,“日本這個國家40年後可能就不存在了”。這個“李鵬發言”也有報到日本國會。如果按照李鵬所說,就是2033年。某觀察家警告:”有些媒體報導過,說據說北海道10年後會變成中國的一個省 [R1] 。”記者是在兩年前聽到的,這樣推算的話大概是2027年。
本報導開頭提到的涉IR腐敗案件背後“居留區準備”的證詞,其可信程度之理由,望讀者們理解。僅僅從客觀事實來看,朝著建居留區的方向按部就班推進準備,這是不難想像的。

3. 2018年李克強訪問後

記者說到過定點觀測過程中註意到了一些變化。持續進行購置的中國資本,以及中國政界商界的動向,在2018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問以後,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李克強從5月8日開始訪問日本到11日回國,行程緊鑼密鼓。

【5月9日】迎賓館中日韓峰會•聯合新聞發布會•日中韓商界峰會•日中首腦會談•安倍首相主辦的晚餐會。
【5月10日】會見眾參兩院議長•拜訪天皇陛下(當時)•與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相關人士交流•參觀中國文化展•40週年紀念招待會•會見執政黨在野黨幹部•特別安排飛往北海道,在札幌市與時任北海道知事高橋會談•高橋知事舉辦的晚餐會。
【5月11日】參加日中知事省長論壇•視察苫小牧市的TOYOTA工廠•在惠庭市某主題公園”EKORIN村“,安倍首相主持午餐•回國。

(注:苫小牧市,屬北海道中南部膽振。計量特定市。惠庭市,屬北海道石狩。)

馬不停蹄程中騰出空檔優先北海道訪問。如此執著,為什麼?

日本公安部門似乎是注意到了。李總理的行程官方確有公佈,但是,很多時間段上是模糊不清的。

熟悉中國共產黨動向的中國問題觀察家說,中國資本在積極行動購置北海道農地和森林等。中國政府把北海道定位成”一帶一路構想“的一個據點,20年前開始瞄著北海道。

還有,日本政府歡迎招待李總理把他請到北海道,還有安倍首相特意到札幌。這些都敲響了警鐘。

”李總理去北海道,就說明了中國在北海道的出手是動真格的。在日本期間,總理應該是對各方就今後的分針做了指示。日本政府歡迎其訪問北海道,出手北海道的動作就有了日本政府背書。照此下去,有個10~15年日本恐怕就被侵蝕掉了。加拿大、澳大利亞、馬來西亞,他們知道中國的戰略。只有日本不注意。等哪天到意識到了恐怕也不能出手了。“

這個分析是否正確,只能讓時間去檢驗。看看李總理到訪問日本後北海道和中國之間的關係,可謂”異變“陸續發生。據《北海道新聞》等媒體的報導,李總理北海道訪問後,出現以下各種情況。

【8月】官房長官菅義偉,在札幌市舉辦的北海道政經懇談會上,指出採取措施促進外國留學生就業•前文部科學省大臣下村博文,在苫小牧市關於IR的候補地發言稱”北海道是有力的候選“。

【9月】高橋知事(時任)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9週年暨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慶祝招待會•HOKUREN精米場向中國出口(5月的日中首腦會談中石狩市HOKUREN精米廠被指定為可向出國直接出口大米)。

【10月】日中執政黨交流機制會議首次在北海道洞爺湖町召開。地點選為北海道,是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的希望,自民黨、公明黨兩黨和中國共產黨的干部視察了洞爺湖等觀光地。 •日本和中國鋼鐵行業有關人士聚集一堂的“日中鋼鐵業環保節能先進技術專家交流會”在苫小牧市某酒店召開。也是首次在北海道召開。 •日本和中國行政和企業有關人士討論經濟交流現狀的“日中經濟協作會議”在札幌市召開。

【11月】北海道擇捉(注:擇捉島是日俄爭議領土其中一個島嶼),中國企業組織海產品養殖及觀光業企業家們進行了實地調查。 •以中俄共同開展養殖業等為目的之協議•北海道運輸局和道南大巴公司導入微信(WeChat)車費支付服務。在公共汽車上導入WeChat是全日本第一。 •上海舉辦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HOKUREN等20家來自北海道的企業和團體,帶著北海道零食和水產品等約600種品目參展。 •在北海商科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政治研究所副所長舉辦“中國宏觀經濟政策與現狀”公開講座。 •中國系企業收購洞爺湖畔已關閉的福利設施土地及建築物,改造成酒店後開業。

【12月】一般財團法人北海道食品開發流通地興,決定與中國知名門戶網站合作宣傳道南地區觀光•中國系企業約一億日元買走洞爺湖北岸約6萬6千平方米民有地,計劃建設高層公寓或高層酒店。

諸如以上的大範圍的行動十分活躍。

更有,2019年10月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首次訪問北海道。王曾是中國共產黨常委之一實力在握。享受等同於黨最高領導班子成員待遇。被認為是僅次於習近平事實上的二把手。

《北海道新聞》報導稱,副主席王岐山對北海道鈴木知事說過:”一定(與北海道)繼續開展交流。(習國家主席)讓我訪問日本就是重視日中關係的表示”。北海道方面也認為中國領導人對道內的頗有興趣,以“北海道期待習訪問”表現積極態度。

1998年(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以來,到王岐山,六位領導人到訪過北海道。正如中國資本的國土收購與領導人的北海道訪問兩線並行,北海道和中國在政治經濟兩方面急速接近。從遊客湧入到地產收購,北海道與中國關係的展開,不得不深入審視問問水面下是不是湧動著什麼?

北海道某位現任町議會議員說:“中國錢進來的話日本人的社區就會遭殃。一旦地產被買走,有了所有權,地方社會也無能為力。已經變得日本人不能住在那裡了。不知不覺地轉賣地產給中國人,日本人失去控制落入被支配地位。政府呼籲外國資本進行再開發,可是以後無法恢復了。”他話中帶著危機感。這位議員加強語氣說:“真的。現在國境成了津輕海峽了。”

(注:津輕海峽, 日本 本州北海道之間的海峽 。)

東北地方現任地方議員也證明說,中國資本不僅在北海道,在其老家那裡也搶購地產。

(注:東北地方,與北海道隔津輕海峽相望,其六縣為青森縣秋田縣岩手縣山形縣宮城縣福島縣 。)

“從(日本)內部打楔子進來,內部已經是崩潰的狀態。一萬平方米的面積拿來買賣的話,就成了China Town。國家三要素—國民、國土(領土)、主權,重要的“國土”成了治外法權,日本人都不能叫日本人了。”

中國資本持續進行的是經濟侵略。 IR事件象徵著北海道與中國的接近。札幌的地產業從業人員愁雲滿面:“中國資本在北海道的動作已經昭然若揭。如果今春習近平主席訪問北海道的話,那便是津輕海峽劃國境的第一步。”

原文記者:宮本雅史,1953年生,慶應大學法學部畢業後入職產經新聞社。 1990年作為訪問研究員留學Harvard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

來源: https://www.sankei.com/life/news/200316/lif2003160003-n1.html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52023/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52023/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