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經濟的潰爛,極權中共正在走向納粹式的戰爭之路

作者:立武

中共掩蓋疫情真相,武漢某社區黨委書記的講話闢謠中共的謠言,大致內容就是形勢不是蠻好,聽到的清零實際上不是那一回事;同時我們也知道中共派去紀委調查情況,該黨委書記也如實匯報情況,但是中共卻不把實情告訴中國民眾,這和當年鬧飢荒死了幾千萬人是一樣的,中共明明知道地方餓死人的情況,卻壓著實情不通報,結果有了劉少奇那句“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到後來毛劉之爭又引發文革。

實際上,中共獨裁的體制從沒有變過,在大饑荒的時候,毛的話就是“最高指示”,誰也不敢持有反對意見,否則就成了彭德懷的下場,如果不是極權制度允許有不同的聲音,有輿論監督,就不會餓死那麼多人。當時中國庫存並不缺糧食,但是上面不發話,下面官員也不敢放糧食。當時有個縣委書記得知糧食局長需要經過省委書記吳芝圃同意才放糧,卻也不敢請示,活活餓死農民。

回看這次疫情,疫情初的時候地方向中央匯報,但主管衛生的韓正卻沒有任何回复,才有了後來武漢市長說不敢報的說法。因為中共是一個極權制度下的政黨,掩蓋疫情真相的目的就是為了鼓勵復工復產,而復工復產的目的就是暫時撐住經濟。但僅僅是暫時的,隨著產業鏈的轉移、訂單的減少,工廠倒閉、工人下崗、公司清退已經逐漸在擴大,中共的經濟岌岌可危。

中共在加入WTO以後,隨著出口的增加和外彙的累積,有了騰飛的二十年,但中共是管制經濟,外彙的管制導致出口換的匯都存在中共的家族財富裡,而轉移給出口商的是名義上以外彙為錨實際上以債務為錨的人民幣,這和當年希特勒、沙赫特時代的納粹德國有異曲同工之妙。

沙赫特經濟學創造的表外資產,基於這些表外資產印的錢進入軍備、基建,使得超發的貨幣沒有引起大通脹,特別是當時的米福券;中共的表外的大規模的票據,創造了大量 M2 ,這些錢進入樓市股市,沒有引發大規模通脹的同時增加了槓桿率。

在當時的納粹德國,要說服貿易夥伴接受這些憑空產生的表外票據,依靠的就是藍金黃,這些貿易夥伴進口德國的製成品,給納粹創造了外匯,對於德國出口商,沙赫特採用了債務換外彙的魔術,成功地留住了外逃的資本;中共卻依靠中國人廉價的勞動力成本得以傾銷,利用藍金黃特別是美國,得以創造大量外匯,卻利用外匯管製成功地讓中國人背上沉重的債務。

而現在出口的減少和債務的積壓同時爆發,中共在進行新一輪5G基建和衛生基建的同時,想利用定向投放的債務維持住岌岌可危的經濟,然而出口訂單減少導致上中下游企業的裁員必將引來中共執政的危機,定向投放的債務也會因為基礎產業鍊和糧食的危機而引發通脹,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勢必要轉移矛盾,比如打台灣。

事實上,希特勒的重整軍備、大搞基建無法一直抑制通脹,沙赫特的彈性措施也無法迴避管制經濟的事實,中共也同樣如此,不同的是,中共外彙的不足實際上是盜國賊盜取了大量的外匯,在進出口萎靡的情況下,誰也不願意割肉,那最終可能帶來一場局部戰爭消化勞動力和債務。 但這或許是最壞的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下,九千萬黨員勢必要拖著恐怖組織、反人類組織的帽子站上審判庭。

(文章內容僅代筆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3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