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20日文貴在船上呼籲絕對不能把CCP病毒和中國人聯繫到一起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3206576

戰友之家聽寫組

今天聊聊Inty,明天星期六直播聊聊正事。

股市都折騰成這樣了啊,我相信今天美國會向全國宣布lock down法案。早就應該了,晚了、晚了!

現在是各種疫苗、測試劑蜂擁而上,哎呀效果……捐測試劑的、捐疫苗的多了去了。但是兄弟姐妹們,我說過,我在幾周以前就說過,什麼疫苗啊、測試劑啊,會蜂擁而上。讓我說啊,可以嘗試,但別上當;而且共產黨玩的就是這個,放毒者一定給你解藥。

什麼叫人屍丸呢?2017年爆料的時候就說過人屍丸這個詞。在共產黨邏輯裡面,是人都得讓你相信,共產黨的黨員,讓他吃了人屍丸一樣。啥叫人屍丸?就是給你吃了人屍丸,你就得聽我的指揮,那你還能活下去嗎?你不聽我指揮,你就不能活下去,讓你死你就死,讓你變壞你變壞,讓你幹啥你幹啥。因為下一次你要吃解藥,不吃你就得死,這就是吃了人屍丸的命運共同體。

共產黨玩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人屍丸的這種邏輯——玩大了!

它現在想給全世界都吃人屍丸——CCP冠狀病毒。這回玩大了!誒,它也在弄解藥呢,看著辦吧,看看全世界能不能被它給打趴下。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一定要清楚,是共產黨的病毒,可不是中國人的病毒。川普總統已經改口了吧?他一定會改過來的,他一定會改過來的。絕對不能叫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這叫共產黨病毒,CCP病毒,CCP武漢病毒。

所以三天前我跟班農先生有一個通話,他要見我,我沒時間,因為他那個團隊裡面會加入一堆的人進來,要滅共。我提出了很嚴肅的要求:班農先生,你必須要告訴你的朋友、還有你們新的組織;我跟他說了很久,我說你一定要很嚴肅地解決這個問題,絕對不能把這個共產黨病毒和我們中國人聯繫在一起,甚至都不能叫中國病毒。共產黨它是一個非法組織,絕對不能叫中國病毒,我堅決抗議。

所以凱爾·巴斯,還有班農先生,昨天他在節目當中就明確說:這是共產黨病毒,不是中國病毒。凱爾·巴斯先生,開始發推文說:這是中共病毒、武漢病毒,不是中國人病毒。

大家都看明白了是吧!再說這是大事,(這黑鍋)不能讓中國人給背上。

另外一個,我相信川普總統很快也會改過來的,他也會改,一定會改,我深信不疑。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大事,這是原則,這絕對是原則。我們要的就是,決不能讓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任何手段,把14億中國人變為全世界的敵人。

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海外的華人和中國人,一旦要把這「中國人」變成病毒,我告訴你們,全世界全部都會圍獵中國人——這是一條高壓線,絕對不能碰、誰也不能碰。誰要是敢碰這個線,就是我們的敵人。不管他怎麼狡辯,大家你們都是長眼睛的,你們都是長腦子的,你看看他們骨子裡面,誰想把這個病毒引向中國人,他就是最大的敵人。

別在那裝,你裝什麼裝,14億人都傻?你聰明?少來這套!共產黨把全中國人當傻子,你們又來一幫,又把中國人當傻子。你知道有多可怕么,現在各大院校都在爭,到底「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還是「武漢病毒」、「共產黨病毒」。一旦全世界形成,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群體說「中國人病毒」,我可以告訴你們戰友們,任何你們本人、你的家人,以後在這個地方永遠無法生存下去。而且可能是合法的被獵殺的對象。

什麼叫病毒啊,你這個人種叫病毒了,你要殺人吶,人家殺你是正常的。看看美國國家安全法案說什麼,當美國的公民性命收到傷害的時候他有什麼權利。——這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說,這是多大的事啊,還有人糊塗呢。有人不懂英文,就讓人家給你解釋解釋英文;有的人懶,不願意上網看那些大家都知道的信息,找個人給你說說信息,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你坐在沙發上,你就看著這個,給人家捐錢,然後等著別人再把你家人給殺了。愚蠢到如此的程度,還有人替這人說話。所以中國人這個悲劇啊,它不是偶然的。走到海外了,都民主法治社會了,還那麼愚蠢。人家把刀都架你脖子上了,捅到你心窩子裡面了,還笑著問你舒不舒服啊,夠不夠涼啊,夠不夠快啊。你還說,挺舒服,能不能再使點勁啊,這就可怕。

日本人跟中國的日中戰爭,侵華戰爭,就一個道歉的字,到現在不說。為啥不說,說了道歉你要付錢,說了道歉你要負責任。如果把這個事變成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那是很可怕的。

有人說,川普總統說的。放你大爺的屁!你是川普總統嗎?人家代表一個美國國家,人家是受害者現在,你是川普總統嗎?川普總統說滅共的話你咋不說呀!川普總統說滅共產黨的話你咋不說呀!你撿出一個最傷害中國人的話,你讓全中國人相信。竟然有人說,川普總統說了,川普總統說要滅共你咋不說呢?

竟然有人愚蠢、混蛋到這種程度,有兩個破錢,給人家捐個三百五百的,你就覺得,哎呀,這是我的人了,甚至他殺人我都不想承認他的錯,因為我不能承認我捐錢捐錯了,我給他捐錢了。你能不能長點腦子啊,你捐錢是你的無知捐錯人。因為你要證明你捐錢捐對,你把原則都不要了,把中國人的未來都不要了。可悲呀!

你們不知道多嚴重啊。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一旦定下來,我們所有人滅了共,在世界上就沒有生存之地;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子女,我們所有的人都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開玩笑呢這是,多大的事啊,這才叫大事,這才叫重磅中的重磅。

我這幾天給大家說,我所有的精力,我其中就是要給美國任何人,要說服他們不能定義「中國病毒」。這事多可怕呀,像當年納粹一樣,定義為世界恐怖組織、反人類罪。如果「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被定上的話,我們所有的中國人,都是世界反人類罪的其中一部分;你還想不想活了,你還能活得了么?

在這事上還竟然有人說情,還有人在那塊不懂是非。可悲!可憐!

為什麼共產黨會在中國強姦綁架70年,為什麼共產黨能讓全中國人吃人屍丸,就是因為我們這個腦子有問題,懦弱、無知、自私,可悲!

你們真不知道這事兒有多大啊。定義為中國病毒,任何一個商場不讓你中國人進,任何一個教堂都不讓你進,你見過現在有一個地方敢收留納粹的嗎?敢提納粹這個字嗎?「中國人病毒」了,共產黨就贏了,所有中國人都回到中國當它的人屍丸的那個人屍者。

你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必須被共產黨統治,這就共產黨達到目的了。全都嚇回國了,沒有華人了。比當年孟宏偉,國際刑警組織還牛,不用通緝,直接就回去了,是吧?這是多大,多愚蠢的事啊?孟宏偉沒幹到的事,一個這個就直接嚇回去了,騙回去了。

如果定義為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不要說中國人,就中國病毒,我們就都慘了。不管你拿哪國護照的,甭在這兒做夢,只要你是中國臉,你走哪去都危險,你躲在哪都危險。這種事你們還沒看出來。咱走著看,再過一兩個月你就感受到了。就像把中國人扔海水裡一樣,這麼冷的天,扔到海水裡邊,大家說你該死。你在開玩笑呢嗎,還有人為這事解脫。

中國病毒?中國人是無辜的!我們幹了最大的事,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不能叫中共等於中國人,不能讓中國人等同於病毒。還想啥呢你們?可悲啊!

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我每天開會,每個人都說:如果中國病毒要被定義的話,Miles,所有在這個國家的中國人都將遇到最大的危險。我昨天晚上跟英國的一個高官通電話,他說英國完了,英國絕對完了。說Miles,你的家人還在這兒,為啥不讓他走啊?趕快讓他們走吧。他說,如果英國最後發現死了幾十萬、幾百萬人,他們第一個攻擊的對象就是亞裔人和中國人;如果定義為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那就合法地攻擊你,甭說是中國人病毒,就中國病毒。

還有人給人家打賞、給人家錢!走著看,郭文貴說的話,大家走著看,你會為今天所有說的話感到後悔。悲劇啊!

連我們的船員都說,郭先生,如果要是說把中國人定義為病毒了,那就太可怕了。查查歷史,多可怕啊。共產黨那麼快得要把這病毒推出去,那是為什麼?它們非常清楚,如果這個病毒定義為共產黨病毒,那它就完了。(而)你想背這個鍋。

為了貪點錢,這不要臉的東西。有些人說是大外宣,他屁大外宣,他配當大外宣嗎?這卡麗熙亂說話在那兒,盡給人家抓把柄。他就是一個貪財的、有民族仇恨的、卑鄙的、可憐的,把個人仇恨,把民族仇恨,把一個恐怖分子(罪名)加給中國人的,就是那個Inty。你還把那個Inty說是什麼大外宣,你太看得起他了,他算個屁啊!什麼大外宣啊,就是貪財!就是恨中國人,恨中華!把民族矛盾,把民族仇恨,準備要借刀殺人,讓美國人,讓世界人殺掉所有中國人,這還難道不懂嗎?

在這事上大家還糊塗,誰跟他有仇啊?從一開始都是給他,給他錢、給他東西、給他支持,戰友們開十天的車免費給他搬家。打著爆料革命的幌子,他就是個貪錢的一個仇恨,骨子裡邊仇恨華人的,骨子裡邊就是恐怖分子。這事還糊塗,多麼的可悲啊。

我家人是有跟穆斯林新疆人結婚的,我家是跟新疆有婚姻的,我們祖上是有新疆血統的,我愛新疆人愛什麼樣,大家都知道。但是這個人絕對是新疆的敗類,新疆人將為他付出代價,這小子的狼子野心大家還看不明白,竟然還有人替他說話!

你算老幾啊你!郭七條:不反中國、不反中華民族,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反中國,你叫中國病毒也不行!誰說你叫中國人病毒不行,你叫中國病毒也不行!共產黨病毒!你是又反共又反華,Inty,你恨不得所有中國人都死乾淨,你才有這種狼子野心。你這點小貓膩,就你這點操行勁兒,弄幾個臭錢。我在華盛頓跟你見兩次面,我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了。你八輩子祖宗上冒青煙了,跟郭文貴有接觸的機會你。

新疆人為Inty將付出巨大的代價,大家走著看!這小子的內心可是真夠歹毒的!夏業良也好,郭寶勝也好,韋石、熊憲民、高冰塵,貪錢好色,跟共產黨勾兌,最多是貪錢、貪色、害人。Inty這個小子他可真不是,他可絕對不是。如果你想想,大家閉上眼睛,你們長長良心,(假如)給Inty一個權杖:你有權利殺掉所有中國人或放掉中國人,他一定毫不猶豫全把中國人殺掉。

是誰在一天裡面47次在公共社交媒體上,把中國病毒傳47次!是什麼樣的仇恨,我們反共的心我們也沒有一天講過47次啊。竟然有這些不要臉的東西替Inty說話,你的民主、你的自由,你愛去哪民主自由去哪民主自由去,你別把我們中國人給綁上!

Inty這個東西太歹毒了,非常的歹毒!

這個給我們敲響了一個警鐘:沒有共產黨以後,如果這幫人說了算,那中國人亂了。如果給Inty的權力把新疆獨立,帶著新疆造反殺漢人,這小子第一個衝出去。

可是Inty沒有在新疆長大,在上海長大的,他的爸爸是政法委高管,非常高,廳級幹部。是因為在黨內不得勢了,Inty開始恨共產黨,他本身就是新疆的叛徒,他家人就是新疆的叛徒。

然後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新疆人的劣根性,在Inty身上全體現出來了——只要,從來不給。從第一天到現在,Inty都是得到,給他錢買設備,隨便買,隨便選,你選多少給你賣多少,我們連問都不問,直接把信用卡給他付了。1120你在那邊轉圈子,我讓你來,給你安排酒店,安排機票。然後要來我這工作,說家在洛杉磯,他要來,每周坐飛機回去,然後要幾千美元一個月的工資,我沒讓他來。然後壯烈宏先生推薦他來,我沒讓他來。我就是知道這小子,我發現他不是那麼單純的新疆人,他既不是純粹的新疆人,他也不是中國人。他是骨子裡面帶著仇恨的,恨中國,恨中國人,所有的人,包括新疆人。他要愛新疆他不會這麼做的。

這是多大的事啊,你代表了新疆人,你讓新疆人和漢人對立,你鼓吹全世界幹掉所有中國人,讓把病毒推給所有的中國人,包括新疆人。你以為到了外國就可以讓尊敬你嗎?這種可怕的事情竟然能說得出來,有人還替他說話,你不要說是我們戰友,我一輩子不想見到你們,不想和你們有聯繫。凡是提Inty說話的,希望你遠離爆料革命、遠離郭文貴,跟著他去,他會給你未來。不就是提前把英文翻譯成中文告訴你們了嗎?你們就沒原則了?何其的荒唐!

外國人紛紛在問我,這個Inty是怎麼回事,大力支持中國病毒說法。人家美國人,外國記者在白宮直接問川普總統,你叫中國病毒是不對的!你咋不說呀?川普總統都改口了,川普總統那麼多滅共,你天天罵川普。結果川普就說了一句這話,你就拿過來對付中國人來了。

不管你是誰,你是滅共,你是共產黨,你都改不了我們是中國人。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我們要滅的是共產黨,誰要想跟中國人為敵,老子就是你最大的敵人。

你個小破Inty,還成了氣候了,你算老幾呀。沒有爆料革命你算個屁!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漢人給你捐的款,你的關注者,那沒有收據嗎?你不要臉的,竟然Inty說美國人支持我,你算個屁呀你呀!還跑到什麼國會山我坐個小汽車,在美國誰都能去。你別忽悠中國人,你真把漢人當傻子呢。這是典型的傲慢,會兩句鳥英文,把中國人都當傻子,你算老幾呀Inty呀!

瞪著眼昨天發推撒謊,瞪著眼撒謊,昨天說給我通話了,通話什麼,我跟你通話,Inty你都有膽把我給你通話放出來。你這個小子竟然敢把我通話給你篡改,就是你這個人格的卑鄙。

這小子既不是新疆人,他沒有新疆人一點點的優點,他也沒有漢人的一點點優點,這個貨就是個新疆人、漢人最壞的一個結合體。不就是你家人在中共失勢了嗎,你開始恨中國,恨所有的中國人,卑鄙呀!太卑鄙了!

咱們戰友真的是糊塗有的人,這樣的戰友不要也罷,這種糊塗的戰友不要也罷,這個卡麗熙有時候亂講話,說什麼他是大外宣,他配當大外宣嗎?他會給你當大外宣嗎?他是要把一切都毀掉的人,他心中無比巨大的仇恨,你還看不出來嗎?他絕對不是共產黨,他也不會跟共產黨勾兌,他也不是大外宣,他就想獨成一派;就是不惜餘力的毀掉中國,不是共產黨,毀掉所有的中國人。在這事兒上還探討,還糊塗。

郭文貴從爆料到現在以來,說哪個是壞蛋,還沒有一次是錯的。什麼雞腿潘、火雞龔,你覺得是錯的嗎?冤枉他們了嗎?冤枉過誰?悲哀呀!真的悲哀!

明天,明天咱說別的事啊。今天是,我昨天晚上幾乎啊,這電話都是幾次都沒電了,一直在通視頻會議。跟各國啊,我全部就是絕對把中國病毒這個事兒給拿掉,中國人病毒更不能說,誰敢說中國人病毒我立馬起訴他。我們現在考慮起訴這個Inty啊,我絕對要起訴他,我跟律師已經說了,我覺得這小子有嚴重的恐怖主義傾向、種族歧視,我們要起訴他。

啊Inty不就是說了一句什麼川普總統說的話嗎,放你的個屁,什麼叫川普總統,他是川普總統嗎?川普總統說的好話你咋不說啊!這些不要臉的東西,你們個人的失敗你不要把中國人都拉進去,你個人的仇恨你不要把中國人都拉進去。

中國人怎麼了中國人,中國人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民族!

昨天我告訴一個歐洲的國家的領導人,我說我告訴你,我跟你什麼都可以談,如果你要不宣布你反對叫中國人病毒這件事兒,咱倆關係就拉到,別跟我扯別的。有些事情可以商量,有些事兒絕對不能商量。

這個小子,現在訂閱了這個Inty頻道的,還有看這個Inty的,我現在就說,如果你選擇Inty不要跟我們爆料革命,我們都是傻子,去跟Inty去。就像有些人當初要跟雞腿潘一樣,你跟雞腿潘去,跟火雞龔去,看他能給你什麼。

我們爆料的革命戰友,不至於賤到一個要聽聽人家把英文翻譯成中文,就緊緊跟隨吧?失去了目標、理想,失去了原則吧。拿家人的未來、安全來賭上去吧!至於這麼愚蠢嗎?至於那麼下賤嗎?

誒!有些人的壞,他是貪點錢、貪點色、貪點名。有些人他不是壞,他是狠!狠再加壞,這就可怕了!這個小子,又狠又壞,真是喂不飽的白眼狼啊!

這個人,你看人家文信,是因為人家老闆支持爆料革命,看了Inty,一萬多美金從加州開車十天啊,來回十天啊。他要人家把他送到華盛頓,他連一次電話、微信都沒跟人家打過。我昨天才知道這個事。你說這人是不是白眼狼!
昨天打電話,竟然威脅文信:我要把你老婆、孩子的隱私給推出去。你說這個Inty有多陰,有多壞!

我跟他通了個話,他把我跟他的通話,說我說的,我讓卡麗熙,卡麗熙活著,你問她,我讓卡麗熙這麼做了嗎?我給她說了嗎?你把的通話錄音給放出來。

這王八蛋就這假都敢造,就這麼個東西,你說有多危險!多危險!

說我說他最近不提我了。Inty你這個卑鄙的小人,你把錄音放出來,我有沒有說你沒有提文貴的事?我郭文貴爆料指望你個小爛Inty?你連飯都吃不著,就你這個小爛仔,我指望你提我?你太看得起你了吧?

你簡直是個爛貨!真TM卑鄙你!他竟然敢這麼說話,你說這個Inty,瞪著眼說假。而且惡人先告狀,自己先把它推出去。

行了,我就讓子彈飛一會兒。我看你說的慌,能不能讓大家看明白。

卑鄙啊,太卑鄙了。這個Inty開的YouTube的VIP Room,是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又犯了一次大錯誤。又去捐錢去了,又去了!所有的海外欺民賊、特務,都是我們戰友們拿錢給養出來的。

這小子早就不是個東西,我給了他無數次機會,從來沒跟他提過一次要求,沒有一次說讓他提過我們,從來沒有。他就記得給了咱多少,給了你多少。

麥克風不好,我們今天就不說了啊,好吧!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新疆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祈福!

明天上午9:30正式直播。

阿彌陀佛!明天早上9:30見,戰友們!

【文健】【OnePunchD】【文山】【呼吸的霧霾】【YIMING】【杯酒漸濃】【文中】【文竺】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9

3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