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觀歷史疫疾對人類的影響

作者:small house

目前中共病毒繼續在全球蔓延,死亡人數不斷的攀升,感染病例不斷增加,股市指數下跌,城市也失去了靈魂,被空曠寂寥取代,病毒改變了人類生命的軌跡,從城市到國家,國家到世界,都蔓延著深遠且,不可逆的影響,人類歷史軌跡必將改變,人類會為此付出代價,作惡的人,會為此付出代價,中共必須為此負責,中共必須滅亡。

十四世紀的黑死病和西歐崛起

公元1346-1351年,一場自蒙古的鼠疫席捲歐洲,奪走了數千萬人的生命,歐洲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那場瘟疫也被叫做黑死病。

流行性淋巴腺鼠疫,俗稱“黑死病”,是一種以老鼠和跳蚤為傳播媒介,傳播速度極快的傳染病。因患者常伴有淋巴腺腫脹或皮膚出現黑斑而得名。

當時肆虐歐洲的鼠疫分為腺鼠疫和肺鼠疫兩種,因跳蚤叮咬感染上的是淋巴腺鼠疫,病人的腹股溝或者腋下會出現很大的腫塊,繼而轉為壞疽。隨後,病人的四肢也會出現黑色的斑點,接著出現的症狀便是腹瀉不止,三到五天內便會喪生。肺鼠疫是因呼吸感染而致,患病者在大約3天內便會因腫脹甚至咯血而死。有些人前一天晚上上床入睡還好好的,但經歷一夜的痛苦掙扎,天明便停止了呼吸。在海上有些船隻因水手接二連三的喪生,無人駕駛,長時間在海面上孤零零的飄蕩。

這場肆虐歐洲的黑死病,加上戰爭和飢餓,是歐洲約半數人口命喪黃泉,這次災難所導致的死亡人數、混亂程度和恐怖心理而言,完全可與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相提並論。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場災難呢?

現代科學表明:中世紀時,整個歐洲社會動盪不安,人民生活條件簡陋。那一時期的城市基礎設施也相當差,人們生活在骯髒不堪的環境當中。人們在室內衛生、個人衛生方面的知識和意識很少,在城市內仍可見人畜共居的情形。很多城市的鼠多成災,各種疾病,傳染病肆虐歐洲大陸,最終導致的全歐洲鼠疫大流行。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溫

天花是最早被人類文字記載的病毒性傳染病,由人與人之間傳播,主要依靠空氣中的飛沫或粉塵散佈,從流行病學的角度看,作為以高燒和皮膚爆出顆粒狀膿腫為特徵的重症傳染病。

天花病感染後致死性很高,很多人在皮疹尚未出完就死去;僥倖生存下來的人,大多皮膚留下麻斑並主要分佈在臉上,也有人因此雙目失明。

1519年,西印度群島感染了天花的阿拉瓦克人,當一個名叫科爾特斯的船長率領了三百名西班牙殖民者來到了南美洲。天花就登上了美洲大陸,這些士兵裡有人患有天花,於是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迅速蔓延了南美洲,無數人因此喪命,南美洲整體人口衰減75%,近2000萬人死亡。

1533年,又被另一位皮薩羅船長同樣率領著西班牙士兵,並用一模一樣的方式又血洗了一遍,如果說,一開始的天化傳播是偶然,那後來英國殖民者的所作所為,就是在使用生化武器。

18世紀,英國指揮官傑佛瑞·阿姆赫斯特,將幾條裹過天花病人的毯子送給了印第安人,緊接著可怕的感染開始了,在十幾年時間裡,印第安人因感染天花而死亡的人群達到了90%。

人口銳減,意味著農耕減少,大量農田回歸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態。

森林草場面積如此劇增,導致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減少,世界上很多地區氣溫下降。那個歷史時期的二氧化碳含量是通過南極洲冰層核心樣本推算的。

科學家認為,這個人為導致的變化,加上大型火山爆發和太陽活動減少,推動地球進入了“小冰川紀”

歐洲和世界許多地方一樣經歷了氣候變化帶來的後果,包括農作物嚴重減產和飢荒。

黃熱病和海地法國殖民統治

海地爆發黃熱病,間接地把法國殖民勢力趕出北美,美利堅和各國隨即迅速壯大。

黃熱病是通過中間宿主蚊子傳播的病毒引起的;臨床以高熱、頭痛、黃疸、蛋白尿、相對緩脈和出血等為主要表現,本病在非洲和南美洲的熱帶和亞熱帶成地方性流行。

18世紀末,法國殖民地連續爆發反抗法國殖民統治的黑奴反叛,1801年雙方言和,領袖杜桑·盧維杜爾宣布獨立,成立海底共和國。

1801年-1802年,拿破崙派遣一支估計4萬人和55艘戰艦的軍隊到美洲殖民地海地鎮壓,奪回殖民統治大權。

這時黃熱病開始在島上法國人之間流行。疾病肆虐,短時間內殺死了2.9萬名發軍士兵,從而讓軍隊癱瘓。

黃熱病造成嚴重的損失,拿破崙決定從美洲撤軍並將大片領土出售給美國的原因之一。

1803年,法國政府把210萬平方公里的北美殖民地賣給美利堅合眾國,美國國土面積擴大一倍,史稱“路易斯安那購地案”。

非洲牛瘟和歐洲殖民擴張

19世紀非洲爆發了一場牛瘟疫情,結果加速了歐洲在非洲擴大殖民統治的進程。

牛瘟病毒在1888-1897年間殺死了非洲90%的牛,疫情最嚴重的的地區包括非洲之角、西非和西南非洲。

牛瘟直接導致飢荒、社會秩序崩潰、民眾流離失所。

以農耕為主的地區也未能倖免牛瘟,因為許多地方依賴耕牛犁地。

這時,歐洲國家趁虛而入,在非洲大片地區建立殖民統治。

殖民非洲的計劃早幾年就制定好了,1884-1885年,歐洲14國在柏林開會,商量如何瓜分非洲殖民地,會議結束時形成了正式的決議,劃定了各自的勢力範圍。

在這個過程中,牛瘟及它造成的經濟危機,成了歐洲殖民宗主國的幫手。

瘟疫和中國明朝的終結

中國明朝盛世長達三個世紀,堪稱國力強盛,政治文化影響力輻射東亞大片地區。

然而,一場大瘟疫宣告大明王朝的終結。

山西,河北,山東境內鼠疫開始大規模爆發,尤其是山西境內最為嚴重,山西的鼠疫開始於大同一帶,當時大同真的不是一個“慘”字能夠形容的,幾乎十戶人家有九戶都被感染瘟疫,一家人只要一個人感染鼠疫全家都會被傳染,每天死的人不計其數,抬棺材出城的人都是一個接一個的。

1641年,中國北方出現瘟疫,部分地區人口減少了20%-40%。明朝末年京都有近60%左右的人死於鼠疫。

1643年-1644年,明朝滅亡的前兩年,鼠疫的流行,已經達到毀滅性的地步,當時黃河以北的中原地區幾乎都有鼠疫肆虐,基本每村每寨都有感染鼠疫的人,人人都是談“疫”色變。

作為大明帝國的首都北京,鼠疫的流行更是瘋狂,因為當時的鼠疫的人。

一旦被傳染,身上馬上就會腫起來一塊,幾個小時就會死亡,這次流行的鼠疫又被老百姓叫做“疙瘩瘟”,在北京周邊以及郊區是一家接著一家地傳染,有的全家都死絕,連個收屍的人都沒有。

北京城內的情況更加糟糕,清人吳震方在《花村談往鳳雷疫癧》(卷一)記載,崇禎十六年六月至八月,北京城內外流行“疙瘩溫”,不論貧富貴賤、年老年幼,一旦被傳染馬上就會死亡,無藥可救,這本書裡面記載很多“暴死”的例子,說明當時的瘟疫之嚴重。

瘟疫來襲時,正值華北地區鬧旱災和蝗蟲災,農田顆粒無收。屍橫遍野。

明朝末年盛世不再,朝廷貪腐嚴重,大廈將傾,清軍虎視眈眈,飢荒和瘟疫只不過為滿清滅明助了一把力。

每一場疫疾都伴隨著死亡、飢荒、社會秩序的重整,作為人類我們應該思考如何保護大自然,人類如何在大自然中生存,在大自然面前人類就如一粒沙子。

每一位戰友一定記住準備充足的糧食,保持健康的身體,以最好的精神為滅共出一份力,為社會秩序重整,出一份力。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