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最近一次新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分裂新疆、大規模屠殺漢族人事件,以及新疆獨立的一種可能情況的推演

作者:W先生

(封面圖為蘇共軍官佩戴東突星月旗,此軍隊後改編為中共解放軍(黨衛軍)第五軍)

一、疆獨之根源

在1944-1949年,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受蘇聯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支持,試圖分裂新疆、屠殺了大量漢族人。你沒看錯,共產黨才是疆獨的始作俑者。

1944年11月12日,突厥暴徒成立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也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艾力汗‧吐烈成為偽“政府主席”,阿奇木伯克為副主席。

蘇聯向暴徒提供軍火及人員的援助,在1944年11月7日夜裏,突厥暴徒在伊寧搞暴亂,隨即對漢族軍民展開了大規模的屠殺,奸淫數千漢族婦女,連5、6歲的幼女都不放過,伊寧救濟院的殘疾漢人及漢人小學生被拖到河邊用木棒打死。遇害人數達2萬至7萬人。

1946年6月-1947年2月,阿合買提江·哈斯木任三區革命臨時政府副秘書長、新疆省聯合政府副主席。1946年11月,阿合買提江等新疆代表33人,到南京出席國民大會,阿合買提江當選為主席團成員。大會期間,阿合買提江為首三區7名代表,向大會提交《請在中華民國內將新疆改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給予高度自治》的提案。

1947年,迪化(烏魯木齊)225事件爆發。暴動期間中國的《新華日報》、《解放日報》、《東北日報》、《邊疆服務》等報刊則對國民政府壓迫新疆少數民族、殘酷剝削政策進行報導,並聯合中共中央共同聲援三區革命的民族起義。

1949年8月18日,毛澤東寫信給三區領導人阿合買提江說:“你們多年來的奮鬥,是我全中國人民民主革命運動的一部分。”

1949年8月,新盟中央委員會主席阿合買提江·哈斯木等人應中共中央邀請,赴北平(今北京)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途中,在蘇聯發生紮巴依喀勒山空難而遇難。

1949年12月20日,曾屠殺數萬漢族平民的“東突民族軍”被正式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其首領被中共授予少將軍銜,於1954年10月7日大部分成為新組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部分。

1959年,中共政府撥出專款於伊寧市人民公園(原名斯大林公園)內西側建立伊犁三區革命烈士陵園,又名新疆三區革命歷史紀念館,以記念那些屠殺中國人的暴徒。
二、共產黨既支持統一又支持分裂

與很多人的想象相反,中國共產黨其實沒有原則和立場的,只要能延續統治他們什麽都幹。中共根本無所謂你熱愛中華民族還是反華,更無所謂國家分裂還是統一,這都是他們的工具和手段。共產黨根本不在乎什麽國家分裂還是統一,共黨需要的時候既可以分裂國家也可以統一國家,這只是他們的騙局。共產黨的目的是借助一切手段破壞正常社會。共產黨看到哪裏是團結的,就會進去用民族情緒制造分裂。共產黨需要吞並哪裏,就借助民族情緒進行統一。

所謂統一和分裂是一種忽悠奴隸的話術。如果哈薩克斯坦被一帶一路徹底控制了,幾十年後ccp會宣布哈薩克人也是中國人,自古以來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的一部分。反過來如果中國成立了民主法治的新政府,ccp完全可能煽動新疆獨立,宣稱新疆自古以來就是獨立國家,驅逐所有漢族人(實際是驅逐所有支持自由民主的進步人士,不管你哪族的),然後在新疆建立霍梅尼式的獨裁恐怖政權。那時候全世界想幫新疆人民都很困難。

為何大陸很多中共走狗、甚至一些一帶一路穆斯林國家,說新疆人都是恐怖分子,但是香港臺灣的漢族人卻不會這麽做?由此可見這與民族無關,與政治體制有很大關系。ccp看不得任何人過好日子,巴不得你們出事打起來。中共花錢收買大量網評員,他們的工作是故意激化民族矛盾。中國大陸是個現代化數字大監獄,關著14億ccp的人質。只有破掉殺人的體制,才能釋放所有人。

維族人是不是中國人暫不討論,重要的是現在漢族人、維族人都是黨的一塊磚,說把你搬去集中營就搬去了。不只是維吾爾族,哈薩克人這不是中國人吧?ccp把他們搬去集中營弄死。香港人是漢族人吧?ccp照樣把他們搬去集中營弄死,從樓上推下來摔死。由此可見,爭論自己是不是中國人,在這裏是沒意義的。

獨裁政府殺你有100萬種理由,關鍵是獨裁者你憑什麽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相信獨裁者的宣傳那就是傻子加炮灰,大家不要落入獨裁者的話語圈套。

在ccp強大宣傳機器的壓迫下,人民毫無話語權。新疆獨立或者不獨立、維漢對立或者不對立,既不是漢族人決定,也不是維族人決定; 既不是法庭決定,也不是議會投票決定,更不是文明世界外交施壓決定。這些敏感的沖突話題的風向,完全是由ccp的需要決定的。維族學者呼籲維漢對話被判無期徒刑,漢族律師因參與維權訴訟下落不明。可見ccp根本不給你正常表達觀點的可能性,任何理智的、建設性的、正常的聲音都發不出來。ccp不能代表中國人。
三、新疆獨立的一種可能情況推演

共產主義跟獨裁是捆綁銷售的,ccp在中國東部地區即將倒臺的時候,共黨完全可能分裂新疆、占據新疆。這時候共產黨可以借助龐大的宣傳機器灌輸“新疆自古以來不屬於中國”,“維族人建立自己的國家”,“殺光漢族人”等民粹主義、種族主義、恐怖主義概念。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ccp最擅長做的。
ccp可能用軍火養出新疆軍閥,再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作為共產黨最後堡壘。在新疆搞薩達姆的阿拉伯社會主義,搞伊朗霍梅尼政府。不過換一張皮而已,治理模式沒任何變化。

如果維族老百姓對維族的霍梅尼說,你這是迫害我們,這根本沒用。ccp余孽會搬出蓋世太保頭目戈林的老套路“我說誰是猶太人,誰就是猶太人”。同樣的,ccp余孽會說“我說誰是漢族人,誰就是漢族人”,然後把堅持民主法治的維吾爾人扣上帽子,關進集中營。那時候ccp余孽搞起來“漢族亡我之心不死”,就跟霍梅尼“美國亡我之心不死”一樣的,維族人就慘了。

民族矛盾是共產黨制造沖突的手段,發動群眾鬥群眾、引蛇出洞都是老辦法了。過去是鬥地主、現在是挑撥民族矛盾。越是苦大仇深,越是社會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尖銳,環境越適合共產黨生存。先滅ccp大家才能活。維族人和漢族人在爆料革命消滅ccp的戰鬥中會結下深厚友誼,各民族勇敢的民主戰士不讓獨裁者有活著的機會,這是ccp最害怕的、最不想看到的。

共產黨體制的“統戰”模式,有網友總結得很準確:“先把你拉低到和共產黨一樣的政治治理水平(就是獨裁模式),然後再用共產黨豐富的獨裁經驗打敗你”,這就是ccp對各族人民、世界各國、各種宗教、各種國際組織正在做的。充滿了仇恨的環境有助於共產黨發展壯大,反之共產黨沒有任何機會。我們明白了這個道理,就知道怎麽消滅共產黨的生存土壤。

四、如何跳出陷阱

我在這篇文章中,模仿ccp的口氣把ccp煽動民族仇恨的口號都寫出來,給所有人打上預防針。以後別上共產黨的當!煽動仇恨是死路、是ccp的路,只有滅共才是出路。1948年新華日報曾經說過,當前最大的問題是一黨獨裁,現在也是一樣的。地區治理的問題我們在民主法治政府的議會解決,絕對不給共產黨式的獨裁制度任何機會。

過去共產黨曾經借助新疆獨立運動,實質上搶奪占領了新疆,擴大了共產主義災難。一定要堅持先滅了共產黨,我們在民主法治的框架下解決政治問題。

ccp不倒,什麽改良措施都實施不了。一定要全方位無死角殲滅ccp,讓它無處藏身,無法換個外皮再來威脅全世界任何人的安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10

3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