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 中共病毒的罪,姑娘你可知?

今早戰友發來一條推。視頻中那位女孩說對不起,把中國病毒帶到了美國,同時還發起一個#saysrytoAmerica的話題。昨天早上,看了文貴先生的視頻後,才想起這條最為嚴重和危險的紅線,前篇文中我也有提及。跟女孩不同的是,我寫的是中共病毒,不過也沒啥好值得慶幸,在原則問題上存有僥倖心理,除了證明沒原則之外,什麼都不能證明。身為一名戰友,現在回想起來,單就提及這件事本身,我就沒法原諒自己,更別說看似自信實則傻了吧唧地替中共負荊,向美國請罪。

中共殺了人,正常人一看見,立馬狂呼來人啊!中共殺人啦!可一旦碰到耍滑頭的,第一時間就會說你們看,凶器是在這兒出產的。雖然都憑借事實,但後者另有所圖,所以才叫耍滑頭。我的意思是,在面臨重大的原則問題時,解決問題的關鍵往往不再是辨別是非,而是判斷主次和輕重。倘若前者佔大多數,問題就能解決,相反的結局也不難預見:次要變成了主要,輕的變成了重的,解決不了問題不說,還會製造更大、更嚴重的問題。照目前看,事態正有往相反結局發展的苗頭,Inty,你夠狠啊!

中共釋放病毒,造成全球的人道災難,相信無論哪國人,只要尚存一絲清醒,都會把注意力集中到前者身上。而現在的問題是,危急關頭始終有人想耍滑頭。假如我是外國人,平時也不關心政治,老實說,中共和中國,同樣我會雲裡霧裡。不過既然病毒來自中國,要是我能看到中國人自己站出來,齊刷刷指認真正的兇手是中共,我保證會一瞬間分清。

明明該自己做的事,卻總寄希望於別人。過去我們犯過太多這樣的錯誤,所幸的是還不夠自信,我擔心再這麼繼續犯下去,等到哪一天自感自信了,我不敢保證會被全世界戳脊梁骨,說十足的愚蠢才會使我們這麼自信。此句源自卡夫卡的《審判》,當然,他沒有說我們,但我還是把它放到終點,惟願我們別再朝著此方向邁進,最好能及時立正,向後轉,再砥礪前行。

病毒來自中共,中共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真觀念也好,理性推導也好,經驗判斷也罷,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最後全都走到了中共這兒。因此我們不僅要狂呼CCP virus,還得一刻不停。以上的結論,我自認為無懈可擊,所以我的觀點是,那位姑娘不僅沒幹好事,還盡在使壞。如果說有意識的使壞是作惡,我倒是很希望她有意識,如此一來,事情倒也簡單,否則就不單是作惡,還很悲哀。

中共製造、施放病毒時,十四億百姓並不知情,況且受中共的欺騙,自身也淪為受害者。不料事態發展失了控,出於對審判的懼怕,作為受害者,十四億百姓又被中共綁架。之所以悲哀,不是不絕地反擊,而是傷口上都被撒了鹽,還不認為自己被綁架。因為出生於凶器的生產地,就該率先站出來,替殺人犯向死者道歉。我猜那位姑娘甚有此意,只不過令我好奇和不解的是,殺人犯自己都沒認罪,為啥她先跑出來道歉。為此我想了很久,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是,她把自己當成了中共的媽。

孩子懵懂無知,在外面犯錯了,當媽的理應先站出來陪不是。但這又說不通,首先中共並非懵懂無知,倘若在此問題上還有人存疑,無異於自摑耳光。更加說不通的是,中共也認為自己是媽。我已有所預感,再繼續分析下去,有關中共病毒的主題,恐怕要變成誰是誰的媽,故此打住。只多說一句,此媽在外一犯錯,孩子就得站出來道歉,此理有違常情,仍然說不通。欲令其通,只能是被媽綁架,無論孩子有無意識。況且這已不是簡單的犯錯,而是反人類罪,其殘忍勝過納粹百倍千倍,人世間再無罪過能出其右,姑娘你可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3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