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阴谋诡计 —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https://spark.adobe.com/page/U62e2xhd2LX5l/

作者: freedust

中共近來無論與美國的唇槍舌劍, 還是在東海南海頻頻的軍事動作, 都引起了大眾廣泛而密切的關注。 做准固然实质上都在积极中共这个恶魔一直上中共的谋篇布局固然中共這個惡魔一直都在積極做准備, 有一觸即發之勢, 但實質上中共的謀篇佈局仍是在偷偷偷偷繼續实施着所谓的實施著所謂的一帶一路計劃, 以求實現其一直期待的世界第二極的野心。

说到这, 我们就不能不提起一带一路的核心, 即它所遵循的一系列地缘政治学说。其中有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提出的海权理论, 大意是海上力量对于国家繁荣与安全非常重要, 即一个国家要成为强国, 必须掌握海洋上的自由行动能力。还有哈尔福德·麦金德提出的陆权理论, 大意是控制了东欧即控制了心脏地带, 而控制了心脏地带则控制了欧亚非, 从而控制世界。依循其理论发展出“边缘地带”学说的尼古拉斯·斯皮克曼, 则认为这个核心在三块新月形地带:欧洲沿海地区、阿拉伯中东沙漠地区和亚洲季风区, 得出的结论是:谁控制边缘地带, 谁就统治欧亚, 谁统治欧亚, 谁就主导世界命运。

我們不妨把三個學說的一些相似的地方結合起來, 再加上歷史時間線的這個縱軸來看。其實大陸理論的東歐, 即千百年來歐亞大陸陸路商貿路線, 控制了這一路線的無論是拜占庭帝國、阿拉伯帝國或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 都控制了歐洲和亞洲大陸的各類產品的物資交易和分配權, 從而走向輝煌。 插一句, 可能由於地理或文化的原因, 在遠東的中華帝國, 雖然一直富庶, 卻並未遠征造成改變世界整個格局的大變動, 所以一直被西方近代史所忽略。 而後由航海技術發展引起了大航海時代, 因海運的成本一直要比陸運低,之後人類的主要貿易活動由路上轉為海上, 基於此興起的無論是伊斯坦布爾, 威尼斯, 熱那亞等重要港口城市, 還是由海上貿易扶起的西班牙、荷蘭、 大英帝國等雄極一時的強大國家, 都是這種海權理論的現實佐證。 人類的貿易活動多發生於近海, 加上蘇伊士運河的修成, 自然形成了新月形地帶的邊緣地帶。 也就是說, 控制了人類最主要貿易活動的國家, 就可以控制全球。

控制歐亞大陸則控制全球的理論其實應該是英國大陸均勢政策的反向印證。 就像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中說的: “英國四百年來的對外政策,就是反對大陸上出現最大、最富於侵略性和最霸道的國家”, 英國總是 “參加不那麼強大的一方, 同它們聯合起來, 打敗和挫敗大陸上的軍事霸主, 不管他是誰, 不管他所統治的是哪一個國家。 ” 英國一直在努力避免歐洲大陸上, 出現一個一家獨大的國家, 無論是拿破崙時期的法國, 或是第三帝國時期的德國, 這都是不符合英國利益的。 這樣的國家會讓英倫三島處於政治、經濟、貿易和外交上的絕對被動。

現在, 中共通過一帶一路謀求的就是這兩個戰略的結合體, 既要通過控制歐亞大陸的貿易生命線, 控制歐亞非大陸, 又要將美國逼至當年英國的位置, 孤懸海外, 被動地受制於一個強力專制一統的歐亞軸心。

有人說, 中共的外匯儲備接近枯竭了, 他拿什麼來完成他的這些癡心妄想呢? 問得好! 我們確實可以看到, 中共的很多海外一帶一路項目已經因為資金枯竭而停工了, 但是需要留意到的是, 中共最近可組織了40來個醫療團隊, 奔赴各個所謂的疫區。 而歐洲很多感染的見諸報章的不是王室、就是部長,要麼就是名流。 中共用來藍金黃的最主要的東西, 恐怕不是真金白銀, 而是人的各種心理。 如果說上一次是貪婪的話, 那麼這次就是恐懼。 中共的智庫們應該敏銳的察覺到了歐洲這些上層人士對公眾和媒體的影響力, 又陰險地留意到了人們所謂的羊群效應, 即從眾使我們感到安全和舒適。 兩者結合起來, 在上層流通的唯一貨幣, 不再是美金或者黃金, 而是解藥。 而通過妥協, 上層給予公眾的是來自各權威媒體的隱隱威脅和安全假像, 讓人在從眾中欺騙自己, 同時伸出橄欖枝假扮救世者來贏得服從。 “大國戰役”就是這隻魔鬼的招魂書, 印成了那麼多語言版本, 恐怕早就看准地中海及東歐諸國很多人英語並不靈光的這個死角了。 那麼現在, 你還覺得這個計劃並不可行嗎? 你還覺得這些所謂的「救護人員」都是一心一意去救人的嗎? 恐懼是這種新型一帶一路最大的通行證和催化劑, 疫情絕不會因此而消失。

有人說, 你過於陰謀論了, 看看中共那麼傻, 正準備在南海拼死一搏呢。 坦白說, 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 我很開心。 但實際上, 中共的軍備只夠進行近海防禦, 技術實力等和美國差距更是天差地別。試問在這個美國正在忙著救助本國疫情的檔口, 為何還要一己之短擊彼之長呢。 就像文貴先生之前說的, 歐洲大陸是必爭之地, 失去歐洲而偏安一隅,定會處於非常被動的局面, 那中共又為何不會趁此機會, 通過其他手段, 偷偷對歐洲進行滲透呢? 看看義大利, 再看看塞爾維亞, 這不是證明中共已經在透過各種手段攻據歐洲了么?只有將歐洲攥在手中, 哪怕只有一部分, 才有未來可進可退的縱深, 而閃擊臺灣, 只是一步死棋。

萬事俱備,只欠目標。

那麼, 我們現在該有什麼對策呢? 首先, 我想說, 土共的算盤打的太好了, 現在每根弦都繃得很緊的情況下, 疫情眼看爆發卻派出醫療隊(即便有其他隨行人員也要真的醫生護士裝樣子的), 國內的人民恐怕要慘了, 接下來迎接因為缺少醫療資源而騷動的民眾的只有刺刀了。 國內如果瞞不住騙不了的話, 恐怕要腥風血雨了。 謀求擴張而根基先爛掉, 恐怕有點空中樓閣了, 一旦藥廠或者醫療器械廠商受到打擊, 恐怕就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們要重點保護了。 而他們在歐洲擴張最大的驅動力, 恐懼這個迷咒, 各反共官方媒體和美國需要留意了, 需要更多的進行小語種宣傳。 知道真相和怎樣正確保護自己的人, 就會對恐懼有免疫力, 自然也就不會盲從於中共的宣傳了。 另外, 所有這些部署都需要時間, 都需要按部就班進行, 打亂中共的步調和計劃, 擾亂他們的節奏, 逼迫他們拿出自己計劃中的資源去放在他們始料未及的地方, 可能會有奇效。

說了這麼多, 加了陰謀論, 又扯得很遠, 或許有點天馬行空了, 希望現實並不按我擔憂的方向走, 但無論如何, 我們都不能小看中共的無恥, 不能對中共的陰謀放鬆警惕。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715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7158/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