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18日文貴直播呼籲不要被CCP大外宣矇騙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3109327

戰友之家聽寫組

尊敬的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CCP武漢病毒、香港危機真相了嗎?一切都已經開始,Oh my God!

空中取錢吶!空中取錢。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哎呀!這個運動真的讓每個人都特別特別的快樂,這個運動讓人真的是太快樂了,真的是太爽了。等一下,我得喝口水,我這水還沒有喝呢。

你看人家都吃飯吶,饃饃、排骨,我得先吃一口。哎呀,太香了!你看這排骨,這玉米面,就這點玉米面乾糧。昨天晚上這麼大剩三個半饅頭,兩大碗羊肉,今天這個小排骨真香,確實香。喜馬拉雅農場未來我給你們做飯。

Snow又竄起來了,Snow你不站起來難受是吧!Snow啊Snow,沒人想看你,看看,你看那樣,一抱你就那麼幸福。貓屎咖啡喝一口吧,喝一口吧,一聞咖啡它就跑,一聞酒就跑。狗這個東西是精靈著呢!

外面陽光太足了,逛逛的、逛逛的啊!你看我幹嘛呀!那啥呀!那啥呀那玩意,就想親我,就想親我是嗎?哎呦、哎呦、哎呦、哎呦,靠過來,這甜甜的靠。Snow,有一位楚門先生、楚門,在加拿大的楚門先生,把你的所有的相都放到了網上做出了,你在這得感謝感謝人家,感謝楚門,Snow感謝、感謝楚門。噢!這麼可愛,哎呦。感謝楚門,好不好,咱要感謝楚門,好不好,謝謝楚門。中不中,snow中不中啊?

這陽光嘩嘩的,這傢伙,我看看戰友們留言。太可愛了,是誰說的。

現在看到了嗎?戰友們,共匪呀……我給大家現在先說一下,先給大家,今天臨時直播,十分鐘以前都沒想直播。木蘭還問我能不能直播,真的不能直播,後來我把剛才的那個視頻會往後推了推。你看外面都在吃飯呢,我都沒有時間吃飯,我把吃飯的時間跟咱大家直播。

我給大家首先要說什麼呢?就是吳征來美國的首要任務。首要任務到美國來,就是要把咱們爆料革命很多戰友們……大家要記住的,就是很多戰友的YouTube頻道、還有我們的推特的整個賬號再一次的要幹掉你。非常明確,政治死任務。不惜一切代價,特別像路德訪談、路安談、路瑞談、路博談、什麼路江談。現在估計老江家愛馬仕皮子已經堆成山了,都去藍金黃去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次吳征來是帶著鐵大的任務。冒死前來,感染一批,傳染一批,然後在媒體上徹徹底底通過black訊購買,大量的藍金黃。大家走著看,早晚都會出來的。所以說最近所有的戰友們,爆料革命的推特賬號、YouTube賬號都會遭遇巨大的挫折,巨大的挫折。

所以說這幾天,大家在直播呀,推特上,所有的真爆料革命出現什麼樣的情況都很正常,都很正常,都非常正常。

所以說3月18號,尊敬的戰友們好,文貴亂聊直播。第一個給大家報告,共匪已經發動了一切之力量,要對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所有人的帳號進行一個摧毀性的,由吳征來執行的,有個摧毀性的一個計劃。

兄弟姐妹們,那就是要對我們所有的社交媒體上的賬號進行全面打擊,新的一波即將開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吧。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吧,會非常地殘酷,非常地殘酷。

另外一個,今天我相信大家都很興奮、都看到了,昨天和前天這個股市,可以說是衡量我們爆料革命對政治,中共政治、國際政治、國際市場行情、國際金融的把握,是對我們最好的測試。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要想滅共,你不懂國際金融,你不懂國際政治,不懂國際政治關係學,不懂國際經濟關係學,那你扯淡的,那就瞎忽悠呢。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大家一定要記住,這才是核心中的核心。

咱再大的本事,任何其他的理由,放多少小視頻,你說現在讓外國人一起都恨中共?你把那什麼冰冰、涼涼、熱熱的什麼東西,你放上個100集,外國人也不會跟你去滅共去。

我從第一天爆料就說:只有華爾街憤怒了,只有美國和西方的生命安全、國家安全,特別是動了他的錢袋子,才會跟我們站在一起。

昨天某個組織,國家行為吧,咱就說國家行為的,說:Miles,我將開會,我應該從什麼時候開始介紹,你這幾年的爆料和對共產黨的揭穿,來證明你這個爆料革命的準確?

非常簡單,我說,看看2017年在哈德遜的新聞發布會,我講的話:藍金黃、3F;和我最後說的:美國和西方準備好,黑暗已經來臨。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最最關鍵的。難道不對嗎?

他說:這個好,這個好!

昨天晚上,我們的國際秘密翻譯組,給我發來了,郭文貴爆料大事記,中文版、英文版和中英文版。我把一部分截出來發給他們,我說你們好好先看看。然後說今天早上9:40他們開會的時候,他們還要說到一個問題,說現在美國應該做什麼。

我給他們說4個too,美國現在too naïve(太天真),think about。CCP Coronavirus,the virus……就是你太單純想這個。too greedy(太貪婪),我說America too greedy,現在什麼時候都想著錢。第三個too slow(太慢),你們一定要打回去,對他們的三個戰場,香港事情,必須的。第四個:too stupid(太愚蠢),把香港……這是你們最大的問題!把香港所有的自貿區立馬給它停了,對香港法案馬上開始執行,對香港的高官立馬開始制裁。

他把我的四個too立馬發過來給我看:是不是這個意思?我說是!

現在發生啥,還不知道呢?但有一點可以告訴大家的,爆料革命是世界上最受人尊重、最有信用、最值得依賴的一個,(在)人類大劫難(中),我們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是一個對世界上全人類的喚醒者、滅共者!

這兩三天國內瘋了一樣,各種人給我來遊說:國內都控制住了吧,體現了政治優越性了吧,全世界都來求中國了吧,中國經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中南坑死幾個人,王岐山死了不就少了一個幫手,只要習不死,那中南坑共產黨更加強大;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西方的體制毛病全出來了吧……。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說:我這牛,你看我這多牛,啊。共產黨是全人類上最大的謊言者,最牛的宣傳機構。

說這話的,是我戰友也好,是我朋友也好,咱們走著看。你會多麼的可憐,多麼的無知。國內疫情控制住拉,控制得非常好,我希望下一個死的不是你。我當然希望死的不是你,就你們這種無知、愚蠢,就你們死的時候連個香都不給你們燒。

你知道湖北、武漢死多少人嗎?你知道黃石、孝感、湖北省死多少人嗎?你知道上海、重慶、成都死多少人嗎?有這麼多的死人換到了你今天在這塊兒說夢話。你說這個政治什麼強大,你忘掉了共產黨抓掉的李文亮等八個醫護人士。掩蓋病情從11月17號到現在。

更重要的事情這個是共產黨放出來的病毒。而且你們認為美國人不敢動你,川普絕對不反共,絕對不敢惹習近平,川普絕對怕習近平,這是你們的判斷。如果按照你這麼判斷,當年日本人就不會把你一個這麼大的所謂的大清朝,一個大民國給打成那個樣子了。

中國人在歷史上所有犯下的錯誤,就兩個原因:無知的狂妄,第二個是所謂這個民族自私之後的鴕鳥心理。就是說自掃門前雪,最後叫人家給打趴下了。無論是唐朝、南北朝、三國等,全是這個結局。

全人類上去查戰爭的歷史,只有一個民族死亡的時候,老百姓死亡和軍人死亡,老百姓死亡佔八成或九成。這就像中日戰爭一樣,日本人死了40萬人,中國人死了200萬人。中國人200萬人裡面死的80%都是老百姓。全是一幫軍棍、騙子。

現在中共從上到下,自己偉大得不得了,把所有的海外華人全給騙回國去,要死一起死,要下地獄一起下地獄的這招,實在是在中國演繹出了讓你無法想像的荒唐!

走著看,凡是回去的小粉紅,別捉急,別捉急,走著看。如果你還能回來,你還能回得來,你還能開開心心的回得來,你都是文貴的神。你都是牛,牛,我給你磕頭,我給你磕頭,ok!如果說有真不後悔的,那你真牛。走著看!

首都機場那是我的地盤,從私人機場到首都機場,大家都知道是我的地盤。我可以這麼說,從孔棟他當首都機場(老總)之前,那首都機場就是我的地盤。幾十年來我到首都機場,如入無人之境,前幾任老總都是我朋友、兄弟。也因為我跟這些人關係好,大家知道方正證券、民族證券是從中民航那買來的,都是我們的人。

用他們的話說:我們飛機拉過來的都是活死人。他們說這些犯罪者,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爹媽。

其中一個人告訴我說,就是原來抓起來的,叫周來振,民航局局長。還有李家祥辦公室的人跟我說:七哥,現在如果不聽爆料革命,還往回跑的,丫挺的,都得埋到深坑裡去。因為啥?因為他們對不起自己。我笑笑,我說,各自有命。

這個上天要收誰的時候,你想拉也拉不住,一百頭牛你也拉不回來一個小鬼要弄走的人。我說你看那個可憐,傻瓜一個個的。

還有佯扮戰友的人來給我說。就你那點政治水平,就你那點知識,一個月領不到3000塊錢,老給文貴建議。你建議個屁啊你,你算個老幾啊你,你能幹啥呀,你憑啥給我建議啊。

我從第一天爆料就說,你只要這條做的不比我好,我永遠不會聽你的。郭文貴可不是個謙虛的人,我從小到大就簡單。如果這人不比我牛,我不會跟隨你;你不比我年齡大,我還不跟你玩;你要是說讓我服氣,你得先做到,我從來都這樣。大家倒別誤會啊,你們所說的謙虛,那是發自真實的我,我不是故作謙虛。我最恨的中國這個詞叫謙虛,如果虛懷若谷這是對的,如果把謙虛當成了現在俗事,謙虛是個最高的境界,把謙虛當成了不對現實,不面對現實,不說實話,阿諛奉承,那不是我郭文貴。你說你給文貴那些建議,那不垃圾么,我給你回個信息吧,是給你點面子,你真別自我感覺良好了,你家雞蛋有沒有得吃的啊?

大家看看今天,馬雲的口罩。昨天美國幾個朋友問我,馬雲的口罩我怎麼看,馬雲的口罩事件。我說:馬雲的100萬就業機會在哪兒呢,能不能告訴我啊?馬雲你姥姥的,你的一百萬的美國就業機會呢?

我太清楚你共產黨能抓著誰的小辮子了,你就抓住了美國某個人的小辮子,你就覺得老子我能控制得住。你記住:最後一分鐘,這個人一定會讓你死。你別以為現在你能控制得住,還跟你搞勾兌,你就擺弄著美國那幾個人。馬雲你這是有恃無恐地跑這兒來。

剛剛馬雲全家被得了癌症,這共產黨剛放出病毒,把他又放出來了,又把這個人放出來了。全身長得都不健康,唯一一個健康的地方就是個嘴,結果這嘴還胡說八道。你說你算老幾啊你,就馬雲那個操性樣,出來以後還老想到世界搞政治。你哪長著政治的臉哪?我從左從右從上往下看,就沒看出你馬雲和吳征和孫力軍哪長著政治的臉了。

全家剛被得過癌,剛剛去修哲學去了,然後呢,到處在那發牢騷、打太極、練雙修。最後,突然共產黨又覺得你有用了,從一百萬個就業機會,來一百萬個口罩、四千個心肺機。

我告訴美國人,我說你送給武漢的機器,現在放在那一樣沒動。原因很簡單,孫力軍告訴說,中共中央,還有孫春蘭同志,韓正同志明確指示,美國來的東西一個不能碰。為什麼,說美國那裡面有後門,所有的心肺機啊,掃描儀啊這些設備,只要你一動,這些所有的數據全跑美國去了,不能碰,有毒。結果都在那封著不能動,話又說回來了,那你送給美國這東西有沒有後門啊,美國就用嗎?

老子給國內幾百萬口罩被你們給扣了,結果你們往外送口罩,有這不要臉的嗎,把美國人當傻子啊?所以我給這美國朋友說,馬雲的口罩就是一個大外宣,甚至裡邊有情報功能和其他功能,都很難說。我說馬云為什麼給你們送口罩,你告訴我,是他有錢,是對你美國的侮辱,還是真正的在中國人面前表達中國人可以騎在美國人身上拉屎,可以拯救你美國人,你美國人玩球蛋了,是真的嗎?為什麼現在Bruno Wu(吳征)跑到紐約來,他每天在幹啥,他在幹什麼?

美國的情報機構,美國的官方,對共產黨的流氓啊,還是那句話too high——太高了,還非常官僚,太慢了!這就是真相,這就是絕對的真相。

國內那些被勸回去的人,很多人給我發信息說,郭叔,我後悔了,我回來了,我向你抱歉,能不能救救我呀,法治基金救救我呀,我給法制基金捐過錢。我今天在視頻前,我再莊重的,我在直播,我們爆料革命的平台前,我給孩子們說說。我謝謝你給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捐款了。但是我再給你重申一遍,法治社會、法制基金絕對不是開的買賣商店,它是非盈利機構。不是你捐了一塊錢,你就要拿十塊錢一百塊錢東西。另外一個,它更不是慈善機構。

頭兩天天津大姐給我發了個信息,天津大姐發了好多次信息啊,關於說誰捐款了通過她。我再重申一遍,天津大姐也好,任何人也好,任何人不要替法治社會,法治基金髮聲、接受捐款、接受信息,求你們絕對不要這麼做。這嚴格講是完全違背了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敞開大門24小時可以聯絡,你們有任何事情,直接跟法治基金的凱琳、Max,還有我們這裡邊,我們的董事、木蘭傳奇,還有Sara,還有路德先生都是董事,你們跟他聯繫。你們跟任何其他人聯繫,嚴格講,對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都是很不嚴肅的事。誰也不能代表法治社會,誰也不能代表法治基金。

天津大姐說,義大利有人旅遊說啥話,出事了,法治社會應該救他。我當時給天津大姐發信息,你告訴我,你指揮指揮我,讓我怎麼救他,你讓我怎麼救他。在中國國內,幾百萬捐款者,40多億美元都被扣了,錢沒捐到,惹了一身麻煩,我去救誰去。在義大利你讓我怎麼救他,我讓法治基金給他拿錢么,法治基金要這麼拿錢,就拿幾百萬美元,一分鐘都花完了。現在99%的口罩,還有給戰友捐的,都是我自己拿的錢。它不是慈善機構。

包括回國內的孩子,法治社會,法治基金,你回國了,這不應該。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是倡導你不要回國,等到喜馬拉雅勝利的時候,六四的時候你再回國。你回國幹什麼?現在你讓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接你,孩子們,我們怎麼接你告訴我。錢,法治基金給你多少錢,如果能救你命,甭說一萬,十萬,一百萬美元法治基金都可以出。可是能救得了你命么,救了你,結果你現在你跑國內去了,現在不讓你回來了。你這麼多人昨天晚上給我發信息說,郭叔我們現在出去,說不允許,不讓走,護照給收了。這是你自己往火坑裡跳,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它不是天堂,它也不是神的手,專門能救那些跳到火坑自殺的人吶。我們天天爆料革命,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天天說,你們怎麼能這麼干呢?

還有一個,我們很多戰友啊,動不動就說,跟我文貴有聯繫,代表文貴。我從2017年爆料到現在,所有聽過文貴爆料革命的人都知道,我最恨的是誰代表我。郭寶勝這個王八蛋,這個畜生,到處代表我,騙了色、騙了錢、騙了人,騙多少人。我們現在接收信息的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合法的董事,路德先生、木蘭女士、Sara,人家是合法的接收的信息,代表法治基金的董事,還有凱琳都是董事,人家是管理者。未經授權的,誰也不能代表。還有捐款者,戰友們,你們為啥不能直接聯繫,你們還要出多少個郭寶勝?

所以我最後悔的就是成立這個法治社會、法治基金,這個事不大,弄得真是心煩,所有人都想在上面咔嚓一下子。你說國內的昨天晚上發了那麼多信息,突然間,這孩子們讓我心裏面……昨天晚上凌晨兩點鐘到三點鐘,我在院裡面轉,我難受!

你說,幫不了我心(里)痛苦;幫,我怎麼幫你啊?你在國內我咋幫你?幫你多了,可能因為我幫你了,進監獄了;我不幫你,我難受。你說咋幫?;

戰友們,往國內匯錢也匯不了。我是能幫你訂票呢?(還是)我幫你救出來,叫共產黨不收你護照不讓你出來了?你說,我咋辦呢?我沒這本事讓共產黨把護照還給你呀。但是我很痛苦!

除了是戰友之外,還有法治基金捐款的。

我們上海的夫妻兩個,一直以來堅決挺郭爆料,三年了。兩口子跟我發了個信息說:我們最近有個行動,希望文貴別介意,有困難的時候再跟你說。

我說:你放心,我全力支持,你去吧。

我以為他啥啊,咱也沒想到他回國了啊。結果回國直接給關起來了。現在倆口子全給傳染了上了。現在讓我去把他孩子給救出來。你說我咋救你孩子去?不可能救得出你孩子啊,但是我心很難受啊!

戰友們,想想咱們二月一號,一月初,我當時對著鏡頭說:共產黨有沒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能力;它想不想做,想做;敢不敢,我懷疑。現在是我所有的擔心,它敢不敢?沒有一樣不敢的!

剛剛中共中央作出了幾項重要決定:要充分地利用這次的這個事情。就是這個病毒後,全人類的經濟低迷和供應鏈的崩塌,要佔得天機。讓美國、歐洲求中國去;你賣給我口罩吧、你賣給我點這吧、你賣給我點那吧;你給我供應這、供應那——要把西方打跪下。

它打跪下,不是它解決了病毒,也不算他拿出了解藥。是他把中國幾億人送在了死亡線上去生產,用生命換來的所有的旅遊鞋和內褲。西方的華爾街、股票(市場)這些loser們、貪婪者們照樣會跟他們做生意。

那你回到國內這些人,你的錢、你的家產都(會)被共產黨徹底搶佔——這是你的選擇啊!

剛剛中共內部已經表彰了外交部、中宣部、廣電部、網路辦公室(網管辦)。說:這一戰打得,把戰爭拉向國外、把病情焦點轉移到國外,包括栽贓到美國,包括讓義大利、伊朗等西方國家,英國、德國大亂,這場戰打得漂亮!

已經開始獎勵人了,特別獎勵的是:抖音、zoom、微信、阿里巴巴,還有百度。為什麼?整個大外宣,把所有(海外)這些孩子全給弄回去了。

現在中國你去調查,60%到70%相信武漢冠狀病毒是來自於美國軍人。多恐懼啊!多恐怖啊!短短的幾十天,就能把全人類上最大的災難,能夠偷天換日,變成別人的麻煩!

這真(好比)在大街上一個強姦犯,突然間一轉身回來、穿上西裝直接指著,對警察說這哥們是強姦犯。而且所有人都相信了!然後,指躺在地上的人說,這個貨也是強姦犯。

這真是我所見人類最賤的,是什麼?本來是強姦,最後都變成了順奸,你還變成了愛情。這就是中國老百姓跟共產黨之間的關係。

然後現在你讓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去救你去,怎麼可能救得了你!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不是慈善機構,也不是天堂,也不是神之手。

共產黨的摻沙子,從細腿潘、火雞龔一個一個的在暴露,而且卧底之深,現在帶節奏的一堆人。都想打著爆料革命,把自己名聲搞大了,干點自己的事。既在共產黨那撈功、出賣戰友;同時又想在爆料革命戰友當中樹一面旗幟,自立山頭。還有人跟那些欺民賊在勾兌。

這就是為什麼……你看法輪功,法輪功這麼多年,任何情況下……李老闆,我覺得這個人越看、越品,這個人越了不起。這真是過去幾十年,嚴格講是中國唯一一個出來真的是滅共的人。有些方法我很不同意,有些打法我也很不同意,但是這個活摘器官這事,我覺得乾的漂亮,最近香港事件上乾的漂亮;而且他堅定滅共,漂亮!

剩下這欺民賊和所謂的層出不窮的紅人,口說歷史,這簡直是垃圾!會有任何行動嗎?靠這個能滅了共嗎?靠王岐山的床上片能滅得了共嗎?大家想想過去三年的天真。

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又來了,又來摻沙子來了。頭一段把路德差點沒撂倒,最近又來了,直接從YouTube下手,讓你找不著、看不見,不會有通知。所有戰友只要是談滅共的,什麼你卡麗熙、小皮匠,統統的讓你找不著、看不見、沒通知。厲害吧?

我們的戰鷹團的戰友們乾的非常棒,做了好多好多實實在在的,文貴的一些漂亮的相、照片,做了很多好文章。我們大衛這個兄弟戰鷹團,非常感謝,非常感謝!

還有一個,我們的喜站——喜馬拉雅工作站,太牛了! 默默無聞,從來無求,就是做,做的又棒又好,力量又大。

G-News、GTV成了地球上唯一講CCP武漢病毒的真相的一個媒體;唯一一個敢對說話承擔責任的,喊著嗓子承擔責任的;唯一一個在西方各國政府每天必看的,GTV、上天造·滅疫組每天早上的(每日)武漢疫情(播報);和晚上戰友之家Sara的武漢疫情戰報。上天造·滅疫組是由我們木蘭妹妹早上做的,組織的我們的幫兄弟、年輕孩子;晚上由戰友之家的我們這些老戰友、老兄弟姐妹做的;G-News~秘密國際翻譯組和秘密翻譯組、G-Post、G-News大家做的非常非常棒!

我們的面具先生,已經成為了解讀文貴和爆料革命的一面最高的旗幟。面具先生做的太棒,太棒了!

但是,共產黨現在把吳征當成一個肉彈,送到美國來。不惜一切代價,最近要再次地發動襲擊,要把我們的戰友所有人給滅掉,讓你沒法發聲。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在此時此刻,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們再看看金融市場,你能相信石油能到23美金、26美金嗎?

昨天我一個基金的幾個人跟我說,郭先生你覺得石油今天能多少?
我說23到22左右。
他說:為什麼?你怎麼得來的?
我說:很簡單,全世界股數的和和原來財富的跌,跌下去的所有的財富加到一起,百分比是多少?然後是各國的所有的經濟和停業、停工,這些數的(石油使用)下降百分比是多少?把這兩個數加在一起,除上你現在生產的油量,就是今天的油價。
結果今天早上跟我說:郭先生,你是神吶,你是大神吶!

不是神,是因為你們被貪婪迷惑了雙眼,只想要抓,抓,忘掉了你站在哪。你站在了一個沒有地板的懸空當中,當你抓的時候,你非摔死不行。你的雙手應該抓住上天,因為你腳底下沒有地板吶。

你還想貪呢!在人類面臨了生死存亡的時刻,連美國政府、美聯儲都搞不定,你想比它聰明,你想撈一把,那你這不找死呢嘛!你想真比子彈快,你真想比光還快,那你試試啊!你比上天還聰明?還要貪婪到這個程度嗎?

你看看美國、歐洲這些天,你看看馬克龍的表現,你今天再看看馬克龍的表現,他會成為法國歷史上最最人人喊打慘到家的一個總理(總統)。美國政府這個表現兩三個月確實是不盡人意,還說是感冒呢還說我能搞定呢,你多強大的美國在這病毒面前都是不行的。

你再看義大利那個王八蛋在那塊指著手指頭「吧吧吧吧吧,我這是病毒,我這是感冒。有什麼了不起的?」整個古斯卡拉一堆一堆的棺材。米蘭那哥們給我打電話吹牛「米蘭人的衛生習慣,米蘭人的紀律性不會有問題。」 死多少人?

再看看伊朗牛到啥程度?哈梅內伊啊,哈梅內伊「啊啵嘍嘍嘍啊上天啊」……「嘎」沒了,再嘚瑟呀,「穆罕默德」咋不救你呀?

看看那韓國,你看那教派「我們就是來死亡的,我們的教就是準備來死亡的。」結果老天答應你了「我讓你死」60%的人感染,這個王八蛋跪在地上老實了吧?

日本還想搞奧運會呢。你覺得安倍這腦袋不是進狗屎了嗎?可能嗎?他搞誰家奧運會呀?可能嗎?

加拿大,我當時說過,你說這小土豆自己的老婆被感染了才開始來封國,瘋狂不瘋狂?

我丹麥的一個朋友,是一個給我講歐洲歷史的一個短期老師,我到那(丹麥)去旅行,給我講歷史的一位老師是一位男士,非常非常棒還懂一點中文,不是太好。他說他從荷蘭、丹麥、挪威,轉了一圈以後,他說「下一步我們這塊兒會是災難。」為什麼?他說「文貴,你真說的太對了。從歷史看到現在,看2017、18、19(年)這個病毒四次反覆,從春天到秋天,從秋天再到春天,春天又到秋天,五月份十月份來一把,五月份十月份來一把。每一撥殺的人都比上一撥厲害。原因很簡單,在陽光下大家覺得看不見的病毒消失了,當大家有吃的時候大家忘了這個病菌了。」他說「人類是一個非常健忘的動物,而且是非常貪婪和自私的動物。」而且他說「還總是在選擇面前總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由於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而忘掉了他人的公共安全,所以總是遭到上天的懲罰。」他說他看完以後,整個北歐他絕的這些國家所有的政客都在想著如何保持國家經濟穩定,如何讓老百姓所謂的別恐懼,然而恰恰的治這個病毒最根本的問題,一定要讓老百姓感到事情的嚴重性,有多恐懼都行。而且(最應該)忘掉的就是經濟,這就是核心。他說「北歐、東歐、西歐、都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大家再看看這西方的政客,哪個政客不是在表演啊?「老子擁抱,不戴口罩,握手然後吃東西,這沒啥了不起的」,包括現在英國的所謂的「恐懼法」叫做「恐懼至極法」,全英國感染,死80萬人然後推卸責任,這全都是政治。千萬別有這招管用,在沒有疫苗、沒有疫苗之前集體感染,這就是集體殺人,絕對是集體殺人。誰說這話,誰執行這個政策,誰就會進入萬劫不復的地獄。那比薩達姆還得慘,你不信試試。

現在各國人民啊都在保命呢,這事兒他總會結束的。現在你要說世界這未來你要不跟中共算賬是不可能的,我的錢沒了,我的命沒了,我的家人沒了,我的生產公司沒了,我的股票沒了,就是一句話你共產黨騙了我們。你想這事兒過去?絕不可能。

第二條,本國的政客你騙我因為我失去了家人、失去了錢、失去了股票、失去了公司,那絕對跟你沒完,這裡面沒有什麼民族也沒有什麼國家,記住!在人類的生死、安全、面前和金錢面前是沒有祖國沒有民族的,錢是沒有民族沒有祖國的誰強它跟這誰,在安全問題上全人類都是一樣的,這兩個問題沒有什麼種族歧視也不存在什麼問題,強弱、黑白、問題,它本身就是真理。維護自己的安全、維護自己的利益、是人之本能。能拉倒嗎?可能嗎?

現在最危險的事情是現在中共這一撥成功的大外宣,還有吳征、孫立軍、孟建柱,楊娘娘等這一幫人出來,Jack Ma在全世界人面前說「中國人病毒」你看已經很成功了。我們「爆料革命」 花了這麼多心力讓美國讓西方(明白)中國人和中國政府跟共產黨不是一回事,中國政府不代表中國人民,中國人民14億人只有9千萬共產黨員,不是14億人都是黨員。但是最近的大外宣成功的把中國人和病毒綁在了一起,這是共產黨最近最成功的。可悲的事情(是)海外小粉紅還有共產黨黨內的一撮無知的愚蠢之徒沒有意識到刀壓在脖子上的危險,還在想著啥呢?要麼習不死,要麼王死不死,習王死不死我告訴你們,14億人民只要被綁在了中國病毒戰車上,你就得死!

中國人總是以為人家家著火,都希望人家家著火,我們家好好的。都希望自己不喜歡的人嘎嘣都死了,而且不是自己乾的,別人給乾的。最希望的就是多出幾個「蔣干」 叫他上當,弄死別人。都想是玩赤壁之戰、草船借箭,然後還開著船……你傻吧你!再看看這個國家、這個民族14億人,你死了這麼多人連一個說良心話的都沒有!你還有臉在那塊自我感覺良好!難道不會死你家人嗎?那死掉的人、被死的人,原來從不相信他會死。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會相信他自己會死,他會死在共產黨的假、騙、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騙治國的這個事兒上。全人類唯一的一個免費的太陽,資源是免費的,在中國也不免費。你都沒想過這個問題。每個人都覺得讓別人當傻瓜,衝上去當董存瑞是吧?然後你在旁邊看著。

就這個民族、這個國家、這個文化,被共產黨綁架70年以後的這種變態、自私。為啥我說「法輪功」 了不起啊?中國這幾十年了,你見過哪個組織像 「法輪功」一樣這麼團結,這麼忠誠過?無數次美國人、歐洲人問我「法輪功」,我都是原話我說這是中國共產黨之外唯一一個稱為可以叫團結的組織,是真心滅共的。他們不是完美的,但是他們是目前唯一的一個是可以真心滅共的。而且這個組織是有忠誠的。共產黨、中國,任何一個組織還有忠誠嗎?全國人多少人希望美國死吧,歐洲死吧,人家崩潰吧。千萬別忘了地球就這麼小,真要是美國崩潰了、歐洲崩潰了,我告訴你中國人連吃馬糞都吃不著。你不信你就試試,你不信你就試試!一個災荒年讓你吃草都吃不著!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些天共產黨的宣傳和共產黨再一撥對「爆料革命」進行的海外社交媒體上的平台打擊和有一些埋藏很深的戰友,正在籌劃著對「法治基金」、「法制社會」的傷害,以及接下來據我情報所掌握的又一波、又一波對我們來的攻擊,都證明了共產黨是滅亡前的徵兆。

我再告訴大家,我頭兩天在我們Whats app群裡邊告訴過,我說你放心,很快中共會說有解藥。「我有解藥啦,我有解藥啦!」然後讓全世界來求它。結果說話不到幾小時,中國國防部就宣布我們有解藥了。共產黨想用解藥,想用自己的這種大量的不惜人命生死安全的生產恢復的能力,和生產資料和它控制的集權下的所有的這些資源,在西方病弱危機時刻,然後趁機威脅人家。

什麼答應我人民幣國際化呀,然後把技術向我開放啊,華為的事情你放我一馬呀,中興的事情你放過呀,然後讓我在海外大量駐兵啊,然後歡迎中國學生啊,然後中國的記者什麼什麼樣啊,然後非洲資源歸我來弄啊,中東那個地方資源歸我來搞啊,亞洲的事你美國別摻乎啊……等等等等,他想玩這套。

你記住,任何一個人,不管是親爹還是親娘,還是老婆還是老公,還是兄弟姐妹。當你發現你被人家趁弱敲詐過,或者你在危機之時被人家趁人之虛勒索過,這個仇恨是不能調解的。

任何一個人,你有病了,你老公敲詐你一下子,是吧?你孩子敲詐你一下子,你爸你媽敲詐你一下子。或者說你有病了,你老婆你姐妹敲詐你一下子。我告訴你這個仇恨,任何關係、任何理由是無法恢復的。

現在共產黨正在干這事,要通過病毒真的統治世界。幹掉美元,平分、最起碼平分江山,人民幣國際化。然後大量的供給讓中東、非洲、亞洲,很多國家跪在地上「求我吧,我來給你治病毒,我來給你恢復生產鏈。」不僅是口罩的問題,修馬路,大量的中國勞工輸出去。「但是,你要接受我人民幣,接受我人民幣,然後我這有有解藥。」

這些當官的人都怕死啊,所有全人類政治家都是自私的王八蛋,都是些騙子。給我家裡邊存點解藥,什麼都同意了。把媽給你,把奶奶給你都行。(這就是)共產黨的如意算盤。然後國內大外宣,所有中國人民會沸騰啊,你看看我們這個國家多強大,這麼快,制度優越性。

我跟你說,昨天、昨天,昨天連我太太都給我說,她說「文貴哦,我發現共產黨的優越性還是很厲害的!」我說「是嘛,什麼優越性啊?」她說「你看,國內要不是這麼嚴格的戒嚴、隔離,中國這個病情是控制不住,那國家完啦。由於這麼嚴格的隔離,現在基本上解決了。你看美國現在這麼慢,這幾個月錯過了。」我一聲沒吱。大家戰友們去想想哦,甭說是你們,甭說是你的朋友,就說我郭文貴的老婆都這樣想,為什麼?她老看國內新聞,中文新聞,永遠是看這個。你說我說啥?我像坐在這兒給戰友們講倆小時(那樣),我真的是講不了。這時間真不能給她一個人給她倆小時,我真做不到。

說明了什麼?整個中文世界的媒體和信息世界,共產黨徹底控制。大家千萬別忘了,這就是滅爆小組所給我們送的最大禮物。當他愚弄這個國家,像當年希特勒一樣,像戈培爾把整個德國達到了愚弄到那個程度的時候,千萬別忘了他自己也進去了。

別忘了希特勒1942年的時候他想幹啥,1945年他想幹啥?大家你們還記得嗎?到最後一分鐘了,打完莫斯科都打完,八萬人都滅在那,凍在那,死在那兒了。柏林人家都打過來了,他還在想著30次的反攻呢,還給自己過大壽呢,60大壽呢。在整個柏林城他還想著「真不行老子大家一起走」,還想重建柏林呢?就是他已經入了戲了。這種事讓我看到、聽到的時候,這就是老天在滅共啊,不讓你瘋狂你怎麼能滅亡?

看看現在海外派到我們爆料革命中,打著爆料革命戰友的名義進行來騙錢、偷錢,打著名義亂搞的,包括對著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你去想想一個國家的政權對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基金,對爆料革命都嚇到這個程度,他還能有多大的實力呀?

他現在是紙包著這個火,只是這個紙包著火很大,大家看著很大。但是你包的越大,都是紙包的火,著的時候「啪」就完了。

這是為什麼我說防火牆不倒,金融市場不倒,中共不會倒。就像美國人一樣,(如果)股票不跌,美國人不知道這個冠狀病毒嚴重性。上海股市不倒,深圳股市不倒,恒生股市不倒,怎麼能行啊?我一個朋友的基金,包括我們的卡爾•巴斯的基金,他買的恒生的期指是28000買的,他當然是買「跌」了。22000。現在已經是大概跌了7000點。7000點大家算算,25萬塊港幣1點,投了300億美元,你算算賺了多少錢吧。你算算吧,算算多少錢。300億,25萬,大概在35000美金1點,7000點,300億美元,你們算算賬吧,賺多少錢吧,每天兌現,每天兌現,每天下午錢到賬。

郭文貴第一開始的時候被共產黨宣成「三邪」:沾文貴的倒霉,跟文貴的朋友倒霉,跟文貴有來往的倒霉,叫「三邪」。我是中國過去五年,把私人企業家遇到了這種所謂國有化,被共產黨搶劫當中,唯一一個企業正常發工資,唯一的。郭文貴所有在全世界唯一敢在豎著手指頭說,沒偷過一分稅,沒在中國大陸拿出一分錢,反而給大陸拿了上千億的錢,我是唯一的。

我們郭文貴一直到冠狀病毒以前沒有一個企業關門,沒有炒過一個員工,唯一的。

郭文貴爆料到今天,沒有因郭文貴爆出一個內部的真正戰友,一個沒有,出賣一個也沒有。

郭文貴爆料到今天,所有聽爆料到人,錢安全了,生命安全了,家人到海外安全了。凡是不聽的你就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郭文貴用爆料革命證實是「郭三邪」還是「郭三正」,還是「郭多正」。我們是正道主義,就是正道主義。

郭文貴從爆料到現在被定為「郭騙子」,到現在郭文貴為戰友們從戰服、戰帽、口罩、捐款,背後支持(和)資金咱看得見的,全人類上中國有史以來中國文貴第一人。

文貴拿著幾千億的資產和全家人生命來滅一個共產黨,文貴第一人。

文貴也是第一人沒有向任何人伸手要一分錢的,沒有一口水是來自這個革命和戰友的,反而我給了這麼多。

是我開啟了、設計了革命。我這叫「郭騙子」,你說我騙你啥了?除了是共產黨能拿出來我騙他女兒,我騙他老婆,跟他家人睡覺了。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楊娘娘。我騙色了有沒有?然後「郭騙」、「郭三邪」、「郭三秒」,這個是「郭三秒」我希望跟他們很好(的)試試,非常好試試,可以站著兩小時,誰要蹲下來立馬槍斃他。等哪天喜馬拉雅之後我給大家好好講講什麼叫站著雙修。很簡單,所有的雙修的一切來這(腦子),不是心,是這。這控制住了,體能控制住了,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郭三邪」,還有啥呀?我們用時間證明給他看。現在金融市場郭文貴證明給他們看,郭文貴對國際經濟、國際政治、國際金融、民生、社會(判斷)。我們不是預測,我們是情報。

我告訴大家,爆料革命在這個時候的「正道主義」;「真、善、狠」;「郭七條」;「唯真不破」;「對戰友們不放棄、不拋棄、不忘記」,我們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把華人形象要維持住,堅決不能放棄。一定要讓海外的華人不能成為印尼「反華事件」,叫人家從陰道里拿個棍子戳上去,像烤雞一樣烤了。華人(在)大街上被殺了、被輪姦、被強姦、被烤掉,共產黨希望這事情會發生。

維護華人在海外的形象,把華人和共產黨分開是我們爆料革命現在最最重要之一。讓海外的華人最安全,讓這些被洗腦的華人徹底看清真相。絕對不能讓共產黨把這些華人…海外華人、十四億華人綁在共產黨挑戰全世界、挑戰美國,西方世界的這場戰爭和戰車之上。只有我們能做得到,我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願望。

我們在這場災難中,郭文貴如果有一分錢利益,在這次所謂做股票、做期貨有一分投資…一分錢,天打五雷轟。我文貴在爆料開始已經把所有的需要的資源和面對的困難全考慮好了。沒有這個能力、沒有這個準備,郭文貴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在這麼大的時候,你們現在能想的到嗎?那股票,現在那道瓊斯,我現在看一看啊,(看手機)現在那道瓊斯都什麼情況,戰友們。哎呦我的媽,這上證今天2700點、恒生22000點,瘋了。標普2838、天啊。哦,往上漲了一點、還減115,道瓊斯。天啊、天啊,19000了,我的娘嘞,納斯達克7100,天啊。德國哎呦,8473,哎呦我的媽呀。原油22.64,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呀,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呀。

阿里巴巴177,阿里巴巴等著吧。阿里巴巴不跌下來,他們的擀麵杖子就不會完,走著瞧。天啊,美國30年期的低保已經是170,天啊,天啊。歐元是徹底完了,歐元徹底完了。鑽石信託198.,天啊,跟共產黨勾兌的代價。天啊,這真的是太瘋狂了,真的是太瘋狂了。

共產黨降50個點是給你看看,咱也不能老漲啊,是吧,往下晃晃擀麵杖子。他現在跟本沒到時候呢。「唰」就下去,「唰」就下去。這個世界上最瘋狂的,最瘋狂的啊,本身你就性無能,然後你還在那塊找出各種理由說明你多強大,還要把人家強大的人說成是有毛病,那才是真正的變態。這就是共產黨的金融、共產黨的經濟。

中國很多朋友、戰友們說「啊,國內沒事。」我說「你賣賣股票試試,你賣賣股票,你出出國,你拿你人民幣換換美金試試」啊?是不是,你試試。咱們這個民族就是共產黨欺負准了,就是不欺負你這個民族啊,他覺得對不起你,不欺負你覺得對不住你,所以他得欺負你。這很誇張。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接下來這個世界現在到了……整個世界你看到處慌得。現在紐約市整個都亂了。紐約市怎麼亂呢?社會沒亂,超市啥都有,真沒到那個共產黨武漢搶劫東西。廁紙少了一點而已,緊張而已。「亂」是如何把這個事怎麼處理。

接下來大家看會有起伏,一定跟市場起、伏,起、伏。感染人數多、少,多、少。然後共產黨的疫苗「啊,我的疫苗來了。」然後世界各地到處會說「我的疫苗也來了。」然後他說「我的解藥也來了。」這一堆的。

我可以告訴大家,這件事情只有一個標誌讓大家能感覺到你可以真正的放棄掉,你可以大意點了,你可以自由的生活了。只有一條,全世界的金融市場恢復。記住:誰都不會拿錢騙你去,誰都不會跟錢為敵。錢是沒有民族、沒有祖國、沒有原則的。錢跟著真相、跟著實力。

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個話,現在最壞的日子根本沒有來,最壞的日子根本沒有來。我說過這些股市都得攔腰斬。道指最可怕的就是20000點,你看那21000已經要跳樓了,20000點、現在一旦過20000點,攔腰斬。大家你去想想攔腰斬是什麼感受。

現在美國說失業20%。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喜馬拉雅那個樓裡面50%開除,50%解約。為了隔離我們現在很清楚,所有的任何人很清楚,你看我們船上兩個廚師,給他倆選擇:如果你有一次出去,你不告訴我們或者沒有兩個、三個人相陪,或者不按我這全服裝備去買菜,你就被開除。一個辭職立馬走人。船姐,只要你有一次敢走開這個我們控制的區域,立馬辭職,而且我們要報警,你要承擔責任,連補償都沒有。就我們這保鏢,我現在所有的保鏢跟我現在一起。旁邊我有公共的房子,你跟我住在一起,這個時候你不能見家人,你也不能出去。你只能跟我和到你睡覺的地方。而且按照我這個標準來做,你不按照你離開。

這只是開始,只是開始,戰友們。全世界都會這樣的,不光是我。沙特那皇室現在到什麼程度了?所有人是統一著裝、統一吃飯,社會主義了。就那王子旁邊的人根本不允許同家人見面。接下來美國很多地方都會這樣的,歐洲也會這樣。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只要你一出去,只要你和陌生人接觸,甚至超市被人摸過的東西你摸了,你都可能被染上,一染就染你全家。

我們家現在這生活狀態,這五個點百分百是隔離的,百分之一百。我們所有的東西都預備的。戰友們你們無法想像,我們可以說是活的、生的,立體化的全都準備好。我不像路德先生讓你們準備……我只準備一百零一斤大米。路德先生太搞笑了,那他未來真的會吃螞蟻去我給你說。

但是我給你說美國的供應斷掉,食品緊張,這種可能性連百分之一都沒有。局部的,某個區域和者某個產品會斷掉,但接下來會來。說美國沒糧食吃了,沒油了,沒紙了,這種可能性沒有,會某幾天斷掉。因為你備的是什麼,有時候會採取措施,根本不讓你出去,你要加油;第二個你不要每天都出去增加了感染率,所以你要儲備。

像路德先生101斤大米,就他那個肚子,他家那幾個孩子,我也估計就兩周就吃完了。因為你不能太多吃了,吃完你是不是得去買去呀,你去買可能這次你就買不著,可能去兩次、三次,那你不增加了兩次到三次,增加了幾倍的感染率,這就不好了嘛。

這是一個,另外一個美國的水全世界最好的,特別紐約東部,水直接可以喝,水你不用備,有鹽、有面,然後家裡面有米。當然了,有些罐頭你需要有的有些你個性吃的,可以,這都沒問題。

美國和歐洲食物鏈斷掉絕不像中共那樣。中共這個老百姓你死你活該,你吃屎也應該的。只是西方的要求標準要較高一點,所以你備的的要多一些。我這個完全獨立的,我這個儲備是完全立體的,絕不改變生活質量,不能改變生活質量。前提是絕對隔緣,我可以花十倍一百倍的成本讓大家過的更安全。這就是為什麼喜馬拉雅大使館已經從這星期一一個人沒有,我們最早做出決定的,隔離,全在家上班。我是說到就做到,不像路德先生買101斤大米,讓你們存一年的糧食啊,他是對的,因為在他這個地方,路德先生待那個地方,那個不會斷糧的,不會斷糧。101斤也夠了,只是開玩笑。

但是兄弟姐妹們你們要記住,像加拿大,早著呢,早著呢。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希臘,希臘一定會大爆發,因為希臘的中共人太多了,一定會大爆發。
所以說,大家就不用想了,壞的時間並沒有到來。我俄羅斯那個朋友前天給我發信息說俄羅斯將要出事。他說為什麼……俄羅斯這個地方一旦開始,俄羅斯沒有什麼醫療條件,沒有醫療體系。不管俄羅斯任何,包括美國,曼哈頓一共三千個床位,可以給這些病人用的,百分之八十用完了。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承擔起這一次疫情爆發的這種治療和診斷能力,絕不可能!

美國還是全世界最最最好的,如果美國做不到全世界都做不到,美國還是最最最好的。跟共產黨那個比,那根本就不要比。它那是耍流氓,它用屠宰方式對待人,美國是用把你當神的方式對待你,然後它還來和你比。它老子不行把你全燉了全殺了就完了,你就不是人你就是個肉泥,是不是?!弄幾個火化爐把你燒了不就完了,都給你裊裊青煙了。

所以說為啥我講老天爺他是公平的,上天是公正的,一定會徹底懲罰它們。人家西方是把病人當成神的來看待,中國是把病人當成奴子、當成肉泥,當成動物來看待,這是天壤的不同,結果你拿來跟人家比。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接下來這個整個的事情你會看到比我們想像還糟。

只有我們爆料革命是世界上最早的說出真相的,告訴你這是共產黨的生化武器,告訴你世界將會發生什麼,告訴你要存糧存現金存錢的,還告訴你全世界會崩塌,甚至會引發世界大戰的。而且接下來我會告訴你還會更糟,更壞的時候還沒到來。你看Gnews,G新聞,你看我們馬上推出的GTV,你看我們路德訪談,你看看我們所有戰友們這個這個反共的節目和揭露真相的節目,你就全都明白了,特別是每天在GTV裡邊的武漢疫情的真爆。那都是最好的說明中共國現在是人類上最大的一個病原體國,和最危險的國和即將爆發N倍的災難的國家,正在等待著,千萬不要僥倖。在西方開始初步分爆發,會有更大的爆發,一切壞的時刻都還沒有到來!

說到這我再說一遍,大家千萬不要忘了香港!有人給我發信息說,香港也不敢抗議了。就憑這一句話這人的腦子就有問題。香港從開始到今天我郭文貴最有資格說,我發了多少口罩,我給了他們多少支持,我跟他們每天都有聯繫。

香港人在我心裡真的就是神,真的就是神!你單個看不覺得他們了不起,但香港這次運動所表現出的無私、團結、智慧,還有那種追求理想的大無畏精神,勇敢,這都是我們中國大陸人絕對絕對最少的東西。人家做到了完美,他給我們這個民族帶來了希望,給我們這個人種帶來了尊嚴,香港一秒鐘都沒停過。

據我所知,共產黨在香港還有大行動,我已經告訴香港戰友們,不管行動有多誇張,香港絕對是滅共第一道大門,我們要終生感謝香港!香港人的勇敢、智慧、堅決、無私,上天會看得見的。

香港會贏盡一切,一定會的。文貴會不惜一切代價和香港人站在一起。而且絕不允許共產黨把香港人打跪下、打趴下、打服氣,絕對不會!我相信美國很快會有行動,我相信西方很快會有行動,我相信很快會有大行動!走著看,莘縣陽谷縣搭縣。

大家平心靜氣,千萬做好最壞的準備,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高度關注GTV、路德訪談和戰友們的這些節目,和Gnews,讓你得到真相。保護好家人,保護好自己,不要被別人傳染,你也不要傳染給你家人和你朋友,這是你最重要的。
活著!現在是你最重要的!不被共產黨洗腦是最重要的!不被西方的某些政客期票也是最重要的!

好,今天也即是啰里啰唆,經戰友們的要求。午飯也沒吃,早飯也沒吃,我得趕快去開會去了。

現在我和戰友們一起為全世界人民、中國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為他們祈福平安!(雙手合十行禮)阿彌陀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務必要慎重,千萬不要僥倖,麻痹會讓你終生後悔。一定要高度重視,待在家裡,一定要勤洗手,一定要杜絕一切傳染的可能。什麼都不重要戰友們,活著!現在是你現在最重要的。

我再說一遍,一切壞的時候還沒有來呢,還沒有來呢。共產黨絕對完了,在它完之前不能把任何人帶走,這是我們要做的。更不允許它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不能讓它帶走更多的善良的被洗腦的中國人,堅定。 四月一號,四月七號看看吧,青煙裊裊誰。

一切都是……對了,有戰友建議,一切已經開始咱們改成一切都已經開始,一切都已經開始!(雙手合十行禮)阿彌陀佛 (擊掌三下)不是「啪啪啪」啊,不是「啪啪啪」啊,不是「啪啪啪」。

【文風】【杯酒漸濃】【OnePunchD】【文健】【文中】【黑鬱金香】【文兮】【文顧】【shangshang】【胡楊】【文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9

3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