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有多強,海外“韭菜”回國忙!

作者:玉米地大姐

自從盜國賊加大輿論宣傳攻勢,將病毒輸出改為輸入模式後,那些粉紅們爭相恐後地回到黨媽的懷抱。只是下了飛機被大巴拉入隔離酒店傻了眼,說好的各種優待條件都成了傳說,自掏腰包想買礦泉水喝,都要面臨被警察帶走的危險。

這回輪到粉紅們交智商稅了,平時在國外動不動就駕豪車、扛紅旗聚嘯街頭為盜國賊吆喝洗地。盜國賊貓哭耗子假慈悲關心你們幾句,你們就當真了,盜國賊的菊花樂開花,正愁美元票子不夠雙修呢,呼啦啦如蝗蟲般飄洋過海飛回來一批批韭菜等著被收割。

翻開盜國賊的歷史,那些被中共打著建設祖國幌子騙回來的各行各業的專家,做了中共頭一刀韭菜。我敢打賭五毛錢,現在回來的韭菜中,肯定有老韭菜們的後代。歷史老人一向很惡搞,對忘記他的人使其重蹈覆轍再現當年的血雨腥風。

中共盜國之初,急需掌握科學技術知識的人才為其效勞。據中國科學院估算,從1949年至1956年底,大約有2000多名人才回國,真可謂高高興興回國來,淒淒慘慘後半生。

蕭光琰,美國芝加哥大學研究院物理化學博士。文革當中關入“牛棚”遭毆打,被人稱為白屎(博士諧音)1968年12月10日晚服用安眠藥自殺,妻子和女兒隨後亦服藥自殺。

周華章,美國芝加哥大學數理經濟學博士,在美留學期間公開支持共產黨。文革之際被污衊為“里通外國”的特務,不堪侮辱於1968年9月30日跳樓自殺。

董堅毅,哈佛大學醫學博士,回國後主動要求支援大西北建設,在甘肅省人民醫院工作。 1957年因給領導提意見被定為右派分子, 1960餓死於夾邊溝勞教農場,屍體被人食之。

中共為這些回國人員準備了兩個口號:“會英文的是美國特務,會俄文的是蘇聯特務”。沒回國之前,你是建設祖國的人才,回來後你是被祖國打倒的右派和特務。中共就是這麼無恥和殘暴。

陳寅恪先生

如果說這些被騙回來的專家們令後人惋惜同情的話,那些自願留下來甘當共產黨韭菜的老學究們,更是令後人扼腕喟嘆,學識再大,認不清共產黨魔鬼本質也白搭,如大名鼎鼎的陳寅恪老先生。

這位被稱為“中國最博學之人、大師中的大師” 陳寅恪先生當年拒絕跟隨老蔣去台灣,以為中共不會將他如何。文革開始被紅衛兵掃地出門,逝前寫下詩句:

涕泣對牛衣,卌載都成腸斷史。

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

還有位自食惡果的先生叫胡思杜,胡適先生最寵愛的小兒子。蔣介石派專機到北平接胡適父子去台灣。胡思杜不知搭錯了哪根神經,拒絕和父親同飛,還自信地說:“我又沒有做什麼有害他們的事,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

左為胡思杜右為胡適

1950年,胡思杜發表《對我的父親胡適的批判》,污衊老爸是“帝國主義走狗及人民公敵”。不管這位小胡先生是主動還是被迫發表這篇文章,他都忘了世上還有邏輯自洽這回事。罵你爹是走狗和公敵,你不就成了走狗和公敵的狗崽子嗎?

果不其然,報應隨後而至。 1957年,胡思杜被扣上右派帽子,“畏罪上吊自殺”。上吊身亡也要加上“畏罪”一詞,可見共黨之陰狠與歹毒。可憐的胡適老先生,直到1962年逝世,也不知愛子早已先他而去。

如今的粉紅們是中共病毒的重度患者和散播者,眼裡只有金錢和黨媽,是盜國賊的衛生紙,擦完屁股扔進垃圾桶。老韭菜新韭菜,都是中共盤中菜,割了一代又一代,相信共產黨,沒有好下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