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真正的危機才剛剛開始

【中英對照翻譯】 https://spark.adobe.com/page/Q8jAATOOYIpyf/

新聞來源: ZeroHedge 零對沖

翻譯: Cathy r

簡評/PR: CharlesS

簡評:

如果說蝙蝠是上帝派來平衡萬物的使者,那麼由來自舟山蝙蝠的E蛋白+來自穿山甲的S蛋白RBD +類似HIV、埃博拉、禽流感的Furin酶切位點組成的中共CCP 冠狀病毒,它引發的武漢肺炎可以說是將要焚滅舊世界的大火——它來自惡人之手,冥冥中又彷彿透露著天意:這是對人類懦弱、自私、貪婪的懲罰——人們與魔鬼共舞太久了。 魔鬼被毀滅之前,它必將清洗人口,也將清洗人心。

最近的新聞都報導了,上一個被燒掉的東西叫”人類命運共同體”、 “全球經濟一體化”。 即便最近中共國忙著讓它的血汗工廠復工,但世界工廠的稱呼已一去不復返:美國已經著手抽回它的產業鏈,那些沒有輕工業的國家,很快會陷入匱乏和困境;那些為中共搖旗吶喊的華爾街人,有沒有感覺生不如死? 其他還在觀望著的國家、那些還癡心妄想,與中共勾兌的政客,擔心不擔心遭到徹底的清算?

這個”天火”似乎對任何有”一體”色彩的東西充滿憤怒,仿彿對共產主義充滿憤怒一般。 病毒傳播需要隔離,而世界日益融合。 病毒肆虐之時,一體化就變成絕對的諷刺。 現在歐盟就遇到這樣的危險和尷尬。 這篇博客的作者,金融分析師湯姆· 隆哥說,歐盟現在危險了,而這危險的根源之一,是單一貨幣體系,是「歐洲腐朽的心臟」德國對歐盟的實質控制。 事實上,他唱衰德國和歐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在2019年的一篇博客上,他說歐洲的危機將來自德國,只是還未爆發。 當時,他並非批評意大利,但他對歐元、歐盟的厭惡,和病毒如出一轍。

在火的面前,腐朽的東西總是最易燃。 為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歐盟」最脆弱、最沒有生命力? 很可能是因為「人類命運共同體」、「歐盟」是最腐朽的。 文貴先生在直播中說, 「歐元(將要)完蛋了,歐元區要解散了。 那些流氓組織,什麼歐元區、東盟、上海(合作組織)… 在生死面前、利益面前,這些都是煙花在表演,看著很美麗,讓你很刺激,實際不管用。 “

這些腐朽的東西為什麼之前能存在?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注意我用的貶義詞,意思是這些利益不一定能代表聯盟各方公民的利益。

歐盟誕生以前,有兩次失敗的嘗試:歐洲防衛共同體和歐洲政治共同體。 單看名字,就有一種失敗的感覺。 各個國家的利益永遠不同,怎麼會共同防衛? 怎麼會有政治共同體? 靠政治達成共同體不成,歐洲國家開始了經濟同盟。 煤鋼共同體、經濟共同體、原子能共同體。 經濟同盟到最後走向了如今鬆散的政治同盟。

但這樣的同盟並不一定能代表聯盟各方公民的利益,代表的永遠是聯盟里強勢國家的利益。 在同盟國中,德國是工業強國、製造強國,無疑起這舉足輕重的位置。 德國的企業家主導了歐元的設計。 他們可獲得單一貨幣帶來的好處,比如更方便的貿易、作為強國更容易輸出產品、輸出話語權。 在整個經濟體系中,最獲利的必然是高效、低消耗的德國人。

拿了好處的德國又是怎麼做的呢? 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剩下的人也富了嗎? 如果在過去20 多年中,德國通過投資在整個歐盟範圍內分配財富,那麼今天的情況將會更好。 可是並沒有! 德國讓別的國家更容易借錢,去買德國貨! 然後貸款到期… 歐盟內這種巨大的內部失衡,進一步侵蝕了那些國家的生產能力和競爭力,並給他們留下了無數無法償還的債務,當不可避免的危機襲來且債務必須重組時,沒有人能逃離這個漩渦,德國也自身難保。

其他國家當初為什麼願意加入歐盟? 是為了更好的工作機會? 還是更容易取得的貸款? 更容易獲得貸款,補貼國內的福利換取支援率? 現在危機來了,德國人會幫助歐盟嗎? 歷史總是一個輪迴,大危機到來之時,所有因貪婪、自私或者懦弱而促成的捆綁,將會成為點燃他們的導火索。

歐洲真正的危機開始了

作者:湯姆· 隆哥,發表在博客”黃金,山羊和槍”

我認為可以肯定地說,新的危機扼殺了申根條約。 那份保障歐盟各國行動自由的荒謬文件,終於擊中了它無法欺負的東西——covid19(武漢肺炎)。

無論你相信大流行病是真的還是假的,對它的反應是真的,隨之的真實結果遠超最近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報告。

意大利的封城不是暫時的事件。 雖然對自由流動的限制是暫時的,但它預示了更重大的事。

這是真正的政治割據的開始,這種割據將在未來幾年出現在歐盟。 古老的敵對和偏見並沒有被布魯塞爾的一些彼此分離的政治技術專家的壓迫性法律鐵腕所消滅。

它們只是被壓制下去了。

因為當存在威脅的時候,我們沒有時間也沒有慾望去表達我們是一個快樂的功能失調的大家庭。

數十年來,德國一直拒絕放鬆其財政靈活性,認為如果不願意,就不應該補貼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臘等國的揮霍無度,這是正確的。

然而,與此同時,德國將這些規則傳遞給了歐元單一貨幣體系。 這是他們強加給歐洲其他國家的代價。

這確保了最後他們不得不做補貼或援助債務,當任何單一貨幣應用到不同經濟體系裡產生的工作力和資本效率的錯誤定價,拉動資本從其他國家出來進入德國。

如今,德國人面臨著COVID-19的生存威脅,它主要是通過米蘭皮具店的武漢紡織工人進口到歐洲的。 他們的領導人將強迫他們接受寬鬆的花費管理。

你認為這會讓人們對意大利人充滿愛意嗎?

如果你這麼認為,你沒準有妄想症或是一個沒有邊界的自由主義者….但我重申我的觀點。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幾個月來一直暗示,她將增加支出,以滿足德國政治左翼不斷壯大的綠黨。

她的財政部長,奧拉夫·肖爾茨,釋放了德國全國財政基金的全部力量為德國面對病毒麻煩的企業提供無限制的支援。

這對殭屍的德國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的像要吃人般的巨大窟窿是一個美妙的封面故事。

歐洲央行行長克莉絲蒂娜•拉加德被請來推動政治改革,以放鬆與德國的聯繫。 她知道,歐盟要想在其不具功能的主權債務市場中度過日益嚴重的危機,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錢印到天上。

或允許聯盟崩潰。 但在歐洲沒有第二道門。 所有的門通向布魯塞爾。

德國阻礙了這一進程,而與此同時默克爾卻無情地執行申根協定。 她削弱了德國的政治中心,並點燃了人們對德國的記憶。 20世紀,德國通過強制實施緊縮政策,將效率較低的歐元區經濟體掏空,在歐洲各地進行軍事擴張。

在這場混亂中,出現了covid19,以及迄今為止歐洲政治中心對它的不協調和不恰當的反應。 直到現在,他們才得出結論,他們需要限制旅行。 在意大利人數百人死亡的情況下,他們按兵不動了幾周。

你認為這引起了意大利人對德國人潮水般的愛和感情了嗎?

如果你認為是,那你根本不瞭解意大利人。

這就是告訴你這就是真正危機開始的信號。 因為武漢肺炎可能是資本市場崩潰的催化劑,資本市場只是等著這個火花出現。

任何其他的火種,包括因不良貸款導致的銀行倒閉,都可以被控制和吸收。 沒有信貸儲備,中央規劃者沒為此做好準備。

他們既然能讓德意志銀行在過去幾年維持經營,發發慈悲吧,他們就能防止其他任何一家銀行倒閉。

但以武漢肺炎作為外因衝擊全球經濟,沒有人能控制經濟的感染。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當事情開始時美國股票大幅上揚,和日元及歐元的飆升。

部分造成美國股票高升是從歐洲和日本進入美國的資金流,短時間內出現的反轉,是由於歐洲美元市場卡住,及當地現金的需求飛升。

和這裡發生的沒有區別。

我昨天去銀行取些現金,以完成自我隔離的準備(幾星期前我們已買了有餘的廁紙)。 出納員告訴我她已經比平時提取了更多的現金,這還不到午餐結束時間。

然後我告訴她,銀行對企業信貸的擠兌始於本周早些時候,當時波音(Boeing)等公司加大信貸力度,搶在銀行前面擠兌。

這引起了她的注意。

同樣的事情在更大範圍內在歐洲正在發生,直至拉加德在星期四的新聞發佈會上告訴全世界她沒有勒索德國,以讓其放鬆對財政規則的立場。

歐元上的集合元氣,已經是病態的,死掉了。

並且它… 消失了。

我們在這周最末尾會看到歷史性的資本外流的反轉,當美元和美國股票重整和歐元兌美元跌落至1.11美元。 現在它已經開始,並且我不認為它將停止。

本周,美聯儲對信貸市場的美元融資危機發出了重大警告。 當資金逃離歐洲央行的無能時,歐洲央行將採取什麼措施來阻止歐洲利率上升?

神仙粉末飛到頭腦里,坦率地說。 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在實施新規則和拉加德求助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助歐洲央行的同時,迅速關閉銀行並取消使用現金。 歐洲央行在這裡很容易破產。

歐洲最弱的銀行系統服務於在病毒下封城的國家。

所以,現在即使德國默許抵押它的儲蓄、抬高對歐元區成員的財政限制,也沒什麼關係了。 所有多印的錢只能用作滋養不可償還的債務漩渦,那可比他們的小豬存錢罐要大得多得多。

危機的下一階段已經到來,焦點終於轉向歐洲。 儘管美國有種種缺陷,但它是一個擁有統一債務市場的國家,並且擁有一位有能力行使必要權力、避免美國經濟車輪完全脫落的高管。

川普會支出他並沒有的錢嗎? 會,但怎樣?

這筆資金將用於後勤保障,遠遠超過歐洲在更小範圍內、更大範圍內抗擊疾病的能力。 這限制了對美國的損害。 它確保了歐盟無法指望與之競爭的政治穩定,以獲得受到驚嚇的資本的信任。

再加上全球經濟緩慢停止。 我們將看到歐洲出現的危機將促進償債氣旋的向外擴張,看上去像在美元流動性上全球銀行擠兌。

這將強迫歐元和歐洲央行的基礎改革。 歐盟必須在以接近現在形式的方式戰勝這場危機。

我不打賭這一定行。 相反我希望保持申根的擱置,更多國家像英國人一樣脫離歐盟。

當這場量身定製般的危機想要迫使剩下的德國中產階級進行歐洲聯邦化,我不認為它將成功。

直到德國願意援助意大利銀行,除此沒有解決方案。

當我想默克爾願意把她的劍收起而這麼做時,仍可能不能成功。

由於這場危機,默克爾的基民盟剛剛取消了4月22日的領導人選舉,這多方便。 在德國開始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之前,這阻止了默克爾失去對她的政黨控制的任何可能性。

無論她計劃做什麼她必須儘快做。 她的政治資本要消耗盡了。

在這樣的危機中將不會有領導人的變換。 她幾乎已經完成了赫爾穆特·科爾把德國賣給歐盟的計劃。

正好趕上整個實驗崩潰的時刻。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65876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39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39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98422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3924/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