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紅區的當下,意大利人生活紀實

作者:山河大地

以下文字只是筆者生活所見的一些真實記錄,無刻意美化或醜化等渲染成份。但也因個人視野的局限性,如有偏差請見諒。

筆者生活的地方正處於意大利疫情最猛的前三甲內,從疫情爆發伊始,就一直密切關注身邊人與事的變化。從二月下半旬境內確診人數從2人突增到19人,第二天翻倍為60餘人,意國政府迅速實施了部分區域封鎖,封校到三月十日下令在全國范圍內“封城”,事情演變至今已過了三週多。

截止到3月14下午,意大利確診人數從幾週前的區區2人已增至超越2萬(21157),速度之快令人大跌眼鏡。但其實對於長時期關注爆料革命的人來說,從1月份武漢疫情被爆出時,就有了比較充分的心理準備。

說到身邊人的生活,除封校後孩子們都待在家裡,家長多了項看孩子的任務,此外便於遠程辦公的人也紛紛開始在家裡上班,其它變化並不大。當然這種“變化不大”只是建立在沒有親人染上病毒的前題上,可理解為站著說話不腰疼。

也可能因為自己生活在人煙稀少的鄉村,即便所處大區屬重災區,細化到本鄉鎮,至今未聽到具體的感染事例,近一個月內也僅聽過一兩次救護車經過,頻率正常。

當然生活再平靜,人們也被“外面處處是病毒”的危機感深深籠罩著。好在意大利人生性比較樂天,躲在家裡也沒少給自己找樂子。比如全民陽台音樂會,和近幾天政府舉辦的“Andrà tutto bene”(一切會變好)公益活動,請小朋友們在家用大紙板或床單畫彩虹並張貼窗外,標上口號,以彼此鼓勵。

小學生每週一可在指定網站按不同年級領取作業,因政府預設4月3日重新開學,目前仍無網課。高三等面臨升學問題的學生則可通過skype進行補習。

愛自由,愛熱鬧的意大利人在最開始完全未意識到中共病毒的可怕性時,個別地區一度出現遊行,以抗議封城令——-而導致這種無知的原因,除了意國政府中親共勢力的錯誤宣傳,罪魁禍首顯然還是中共的隱瞞與虛報。

恰如文貴先生和路德節目中反复說的,只要數據透明,信息公開,讓老百姓了解到疫情實相,根本用不著派一群紅袖章和警車四處對群眾抓堵截,誰不知道愛惜自己性命?你攆他都不出門。現在不要說小城小鎮,連平日遊人如織的威尼斯廣場等地都空空蕩盪,杳無人煙。

於百姓而言,民生問題最重要。近期超市平均銷售額超出平時三倍,足見大家都囤貨的高度重視,不過貨品齊全,沒什麼“四面八方來支援”的宣傳,更未出現對封鎖地區高價賣爛菜,甚至餓死人等惡劣現象。

歐洲人通常對網購的依賴沒國內人強,尤其飲食等生活必需品,大家普遍更傾向去市集,超市,或零散店鋪親自挑選。眼下非常時期,超市顯然是交染傳染的高危區,於是各大超市配合政府宣傳,引導人們盡量參與網購。尤其因老年人是易感染群體,好幾家超市都推出對65歲以上老年人免費送貨制度。

說到郵遞,曾有部分郵政人員向政府提出既然全民在家防疫,他們也申請“遠程工作”。這點顯然無法實行,政府明令郵政和醫護等行業在這種關鍵時期尤其需兢兢業業,不至於讓社會基本秩序散架。

而說到醫護人員,他們和國內前線中的醫護人員一樣,在剝離了黨媒居心叵測,為CCP維穩和臉上貼金的宣傳用意外,確實都是疫情之下的大英雄,是最值得欽佩的人。

意大利的醫療資源也因感染人數劇增而迅速枯竭,但小粉紅們別急,這裡構成資源短缺的因素中,並沒有政府和紅十字會的惡意扣壓;沒有“特權階級”可派秘書隨意搶取豪奪;沒有嚴重的分配不公(如國內的軍隊等維穩部分可得到最充足配給);更不需要醫護工作者在拼了命地救死扶傷以外,還要擠出時間精力去紅十字會低三下四候取物資。

同樣是女醫護人員,她們的臉上也因長時間戴口罩而出現“最美勒痕”,甚至因口罩稀缺而利用業餘時間組成“裁縫隊”,自製口罩。但沒聽說有誰被迫剪掉秀發,剃成光頭;沒聽說有誰經期得不到衛生棉而濕透褲子;沒聽說誰孕晚期仍要被感染的風險奮斗在前線;更沒聽說有誰在不分晝夜地工作之餘,還擔心起碼的飲食問題,需要向社會求助….

包括意大利人在抗疫期間的自娛自樂,可能也有小粉紅會進行人民日報式發問,怎麼歐洲人的樂觀叫樂觀,國內同胞的樂觀就成了可悲?

很簡單,首先意大利人民的樂觀建立在網絡開放,言論自由,各抒己見而無有“被喝茶”,“被消失”等危險的基礎上,不是因被剝奪了講真話的空間而只能以娛樂來麻醉自己。其次,也正因網絡開放言論自由,大家沒看到也沒見說過武漢在疫情爆發的同期已出現的無數人道災難(目前隻流出過一位Napoli男子因親人缺乏救治,死在家中而崩潰的視頻),因此可以比較安心地繼續歲月靜好。而最主要的是,在這裡,大家不似國內韭菜們生活在病毒製造者和投施者的統治下——在劊子手的手底下求生存,甚至得時不時唱幾句讚歌來保平安,這難道還不可悲嗎?

中共病毒的肆虐之下,任何“歲月靜好”都是相對且暫時的。在疫情最重的Lombardia大區,醫院人滿為患,醫生每天流著淚,不得不硬起心腸選擇把寶貴的呼吸機留給更具“醫治價值”的患者。

Bergamo市的報紙訃告欄竟密密麻麻,長達幾頁。一頭是醫院床位稀缺,一頭是太平間停屍位稀缺。個別地區甚至要佔用教堂來停放屍體。米蘭市政部門增加了上百停屍位且更改了太平間規則,每具屍體最多只能停放五天,之後必須撤出。

這一切林林總總,無不是中共罪行的記錄在案。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中共冠狀病毒主要研發者石正麗於3月9日提出的“下一個新冠狀病毒的出現是大概率事件”,這赤裸裸的威脅暗示著中共可能會把潘多拉盒子再多拉開一點, 而多開那麼一厘米,就代表又將有無數生靈塗碳。

隨文貴先生說一句:共產黨,你完了!

請相信因果無虛,輪迴過患。少讓眾生付出些代價吧,這是我們滅共前最大的期盼。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