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來自德國——兼談德語中的“感恩”

作者:WWL

2020年1月20日中國的定海神針、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指出,這次疫情的源頭主要在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實際上這個海鮮市場里相當多的不是海鮮,而是“野味”,就是野生動物。綜合各方面信息,初步從流行病學的角度進行分析,病毒通過野生動物傳到人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

2月27日鐘南山在廣州舉行的官方新聞發布會上一改疫情的源頭主要在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的說法,改口說,“國外有一些情況。這種流行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起源於中國。”

既然鐘南山認為武漢新冠肺炎病毒不一定起源於中國。那麼病毒源於哪裡?中國出現了許多福爾摩斯尋找病毒的起源,講了不少大國戰“疫”中的好故事。其中有兩個論點是:病毒來自德國。

一、病毒來自德國之一

中國上海的一位女子到德國慕尼黑附近的一個德國公司接受培訓。回國之後,在武漢的爸爸來探望。不久傳來那個德國公司查出十餘位職工和家屬被德國傳染病醫院收治。接著回武漢的爸爸也發現發燒病灶,被確診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最後這位女子也在上海被確診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

病毒就是這樣通過這位中國女子和她的父親從德國傳到了中國武漢。所以德國欠中國一個感謝,德國欠武漢一個道歉。

上面的中國故事講得很好,有人物、有地點,也有病毒傳播的清晰線路,唯一缺少的是時間。

2020年1月28日,德意志通訊社發布消息,巴伐利亞州衛生部確認德國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係來自慕尼黑市郊一男子,其具體身份信息尚未披露。當地已成立傳染病防治小組,對患者進行隔離治療,目前其臨床狀況良好。小組專家認為巴伐利亞人感染該病毒機率較低。現德國各大機場已全面戒備,對載有疑似病例航班進行檢測隔離。

之後這位患者的消息漸漸透露出來。這位患者是德國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偉巴斯特(Webasto)的職員。偉巴斯特公司位於慕尼黑西南的一個小鎮斯道克道爾夫,人口約4000人,屬於斯達姆貝格縣,與慕尼黑有很方便的交通聯繫。偉巴斯特公司和中國有密切的經濟關係,偉巴斯特公司幫助在中國建立電動汽車的充電站。 1月21日,偉巴斯特組織了一次為期兩天的培訓,參加培訓的有一名來自上海的中國女員工。兩天后培訓結束,這位女子坐飛機飛回上海過春節。在飛機上這位女子有不舒服的感覺。回到上海後被確診位感染武漢新冠肺炎。在這位女子飛往德國之前,她的父親曾從武漢到上海探望。偉巴斯特公司一共有14位職工和家屬被確診為武漢新冠肺炎感染,全部被巴伐利亞州的施瓦賓醫院治療。目前14位患者已經痊癒出院。所以中國女子成為德國第一波武漢新冠肺炎的傳染源。

二、意大利病毒來自德國

2020年3月12日中國媒體廣為流傳的一個消失是:意大利最新研究:病毒很可能不是從中國傳入,而是從德國傳入。

最初意大利醫生認為“一號病人”是一位名為Mattia的38歲男子。 Mattia除了將病毒傳染給正在懷孕的妻子和一名朋友,該名朋友父親經營酒吧的3名顧客、以及8名醫護和病人同時“中招”。最初認為Mattia是由一名剛從中國出差回來的同事身上感染。然而,該名同事經新冠病毒測試證實為陰性,意味並非病毒來源。

中國媒體引用據路透社3月12日的報導,自意大利北部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後,專家在努力尋找將病毒帶入境的“零號病人”。在進行了大量分析,並對意大利患者的病毒樣本進行基因測序後,雖然暫未確定“零號病人”,但來自米蘭的馬西莫·加里(Massimo Galli)的團隊卻發現,意大利出現的病毒樣本,與一名1月份在德國被感染的患者高度匹配。馬西莫·加里是米蘭大學傳染病學教授,並在路易吉·薩科醫院擔任傳染病科主任。他表示:“與毒株最接近的序列,很可能來自一位於1月19至22日在慕尼黑被感染的患者”。據報導,該患者曾接觸了一名來自上海的人。

這樣意大利病毒來自德國,來自慕尼黑附近的小鎮斯道克道爾夫,來自偉巴斯特公司的職工。球又回到了偉巴斯特公司。時間1月19至22日又和偉巴斯特公司的培訓時間巧合。

三、德國教授在大年三十趕到中國

2020年1月24日,從事冠狀病毒研究20年的德國呂貝克大學羅爾夫·希爾根費爾德(Rolf Hilgenfeld)教授,不遠萬里趕赴中國。這個消息在網絡上廣泛傳播。被稱為中國女婿的德國人阿福在第一時間採訪了希爾根費爾德教授。阿福的視頻在網絡上廣泛傳播。希爾根費爾德從事冠狀病毒研究20年,是世界上著名的冠狀病毒研究者。在2003年中國發生薩斯病毒時,中國註意到希爾根費爾德教授團隊的研究成果,希爾根費爾德教授受邀飛赴北京協助幫助抗擊薩斯。這一次希爾根費爾德教授希望飛赴武漢,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合作,一起研究其發明的抑製劑對於新的病毒是否有效。法國人幫助建設的P4實驗室下屬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不知道希爾根費爾德教授是否實行了他的願望,也不知道他是否進入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會見了P4實驗室的科研人員進行交流。 1月30日希爾根費爾德教授在德國呂貝克大學接受《科技日報》駐德國記者李山的採訪。看來希爾根費爾德教授是沒能去成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因為1月23日武漢封城時武漢病毒學研究所P4實驗室就被軍管了。希爾根費爾德教授1月24日才到中國,“你來遲了”。再說,當年幫助P4實驗室建設的法國人後來也沒有去過P4實驗室。美國專家多次通過美國政府向中國政府表示,希望拜訪P4實驗室,也是沒有成功。

好在大國抗“疫”的中國好故事還沒有涉及希爾根費爾德教授。按照郭德綱和于謙的相聲,你有病,我有藥,希爾根費爾德教授有冠狀病毒的抑製劑,很可能是病毒的一個來源。

四、病毒來自德國之二

有人認為病毒來自德國,經過俄國的變異,傳到了中國(參見接引道人: 共產病毒列傳)。

更有段子說:
最大病毒起源德國,
中間宿主俄國,
經北大圖書館洩漏,
爆發於上海,
孫大砲稱可防可控,
邀請超級傳染者到廣州,
病毒在井岡山和陝北發生多次變異,
最終肆虐神洲大地;
70年沒有特效藥,
鄧小平主張改革開放,
雖然暫時控制疫情,
但毛病未除,
積習難改,
病毒基因經過重組,
再次引發大面積災情!

這裡的來自德國的病毒是指馬克思主義。

在中國大學必須要學馬克思哲學、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據說當時教授筆者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金教授,是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的權威。金教授講的馬克思政治經濟學云山霧罩的,下面的同學都聽不懂。金教授就對學生說,聽不懂不要緊,只要把我講的內容背下來就行。金教授最怕學生不來聽課,每堂課都要點名。三次缺席就是考試不及格。後來學生找到辦法,金教授點完名後悄悄溜走。金教授發現後,將點名改為不定時,不一定剛上課時點,可能課程中間點名,也可能快下課時點名。

到德國留學,系裡也有一位老師教授馬克思政治經濟學。這位老師講的和中國教授教的馬克思政治經濟學很不一樣,而且很好懂,過去沒有搞懂的都懂了。這才發現,金教授把馬克思政治經濟學講得玄而又玄,是因為他本人就根本沒有搞懂。然後把德文版的《資本論》看了一遍,什麼價值啊、什麼價格啊、什麼剩餘價值啊,都很簡單,錯誤也很明顯。聽說中文版的《資本論》是從俄文版的《資本論》翻譯過去的。

德文確實不是很好學的,搞不好往往把意思搞歪了。

中國現在最熱門的詞是感恩。德文DANKE是謝謝的意思,DANKSAGUNG是說謝謝的意思,也是感恩。

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照片上或者照片下面寫上DANKE是什麼意思?直接的翻譯就是,感恩默克爾。但是某種語境下真正的意思是相反:默克爾,該辭職了!默克爾,該回家了!

下面幾張網絡圖片都是“感恩”默克爾。

中共的馬克思理論專家,讀的都是中文版的《資本論》,很少有人讀過德文版的《資本論》。德國老師講了《資本論》中的許多錯誤,那麼中文版的《資本論》肯定錯誤更多。加上語境下的一個詞的真正意義。把“默克爾,該辭職了!”翻譯成“感恩默克爾”,豈不意思全部反了?

請讀者考慮一個問題,在當今,剩餘價值到哪裡去了?病毒來自德國,但是中國人有了抗體之後,德國病毒就不可怕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40277/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