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與中共國的真相之戰

【中英對照翻譯】 https://spark.adobe.com/page/I9LRnH6xZ3VdY/

由朱裡奧·米奧蒂(Giulio Meotti)通過蓋茨頓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撰寫

翻譯:freedust

簡評:freedust、TCC

簡評:

世衛組織終於宣布CONID-19(或稱武漢病毒,中共CCP病毒)為大流行(Pandemic)。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家杨达利将此冠状病毒所帶來的后果与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相提並論,因為与这种病毒的对抗將延續在未来的几年中。核武器,病毒和生物灾难-及随之而来为共產国家掩盖这些秘密而开展的活动-似乎在独裁体制中已成为常态。

“我已經身處險境了,我們現在就在危險的地方,因為秘密和謊言,他們幾乎定義了我們,當真相與我們意願相悖,我們不斷用謊言去遮蓋謊言,直到我們忘記真相一直在那,它始終在那。我們每撒一個謊,我就欠真相一筆債,遲早,這些債都要還的。”列加索夫(Valery Legasov)如是说。

我們欠真相的債還不夠多嗎?我們已經為了還債付出了多少代價?數以萬計青蔥年華的香港人已經付出了鮮血甚至是生命,而且被中共國污蔑誹謗為廢青!數以萬計的勇於說出真相的人被審查、被隔離、被入刑,被死亡! 數不勝數被謊言蒙蔽的無辜者,懷著自欺欺人的所謂的希望走在為生活打拼的路上!讓這一切快結束吧!

不幸的是,西方国家重蹈覆轍並未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學取教訓,繼續相信一個偏执和无情的中共独裁体制。像李文亮醫師一樣的許多醫務人員,曾試圖接露事實,但由於中共的隱瞞與消滅證據,錯失控制疫情的黃金時段而導致今日全球大流行,一發不可收拾。這次的義大利又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历史学家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son Hanson)就批評:“中共政府不仅对自己的14亿公民,而且对整个人类的生存构成威胁。為了我們自己,為我們的子孫後代,請大家一起傳播真相吧!讓邪惡的獨裁暴政早日結束!一切已經開始!

在這裡,我們需要說明一下,對於外國媒體來說,他們尊重、認可的是誰能講出真相,《財新》多次報導了武漢疫情,他們認為《財新》是勇敢的。但中共國的媒體從來都是依附於政治的,沒有一家媒體能獨立發聲,《財新》能發聲,是背後有強大的政治勢力在支持,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中共黨內激烈的鬥爭和分歧。而且《財新》的報告已是事後諸葛亮,對控制疫情幾無幫助,還贏得受人尊敬的美名。中共國政治的複雜、陰謀的險惡遠超人類想像!

1月29日,《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專欄作家丹尼爾·亨寧格(Daniel Henninger)表示:“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共國有可能對世界其他地區造成重大損害,無意或故意地。”

歷史學家維克多·大衛斯·漢森(Victor Dason Hanson)在2月20日寫道:“中共政府不僅對自己的14億公民,而且對整個人類的生存構成威脅。

援引自《星期日泰晤士報》

中共國一家媒體報導說:“截至去年十二月底, 中共國實驗室已將一種神秘病毒確定為一種高度傳染性的新病原體,但他們被勒令停止測試,銷毀樣本並壓制這一消息。”

1月1日,疫情爆發中心武漢的一名地方衛生官員,被強令去銷毀導致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實驗室樣本。 中共國直到三周多後才承認這個疾病存在人際傳播。

受人尊敬的獨立出版物《財新環球》(Caixin Global)披露的細節,為疫情爆發最初的關鍵幾周的掩蓋規模,提供了迄今最清晰的證據。當時,控制疫情的機會已經喪失。

在2019年12月31日的演講中,習近平已經勝利地宣告了新的一年,這對於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具有里程碑意義。

“審查制度, 可能會帶來致命的後果,”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 2月25日表示。

“如果中共國允許其本國和外國記者以及醫務人員自由發表言論和進行調查,中共國官員和其他國家本該可以為應對這一挑戰做好更充分的準備。”

不幸的是,世界衛生組織卻採取了相反的做法,稱讚中共國與該病毒作鬥爭。 歐洲也一直在忙於取悅中共國。

在中共國,7.8億人口(約占其人口的一半)生活在限制出行的情況下,而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利用這場危機加強集權。 自2013年以來,他一直在擴大自己的權威以謀求繼續擔任“終身總統”,現在正尋求利用冠狀病毒進一步加強對公眾的控制,甚至在未來尤甚,同時禁止任何異見人士發聲。

義大利所面臨的局面是,義大利目前的感染者人數遠遠超過歐洲其他國家的總和,米蘭薩科醫院(Sacco Hospital)的主要傳染病專家馬西莫•加利(Massimo Galli)描述到:

“我們全員處於緊急狀態。是的,我很擔心。這一流行病完全征服了義大利的一部分。…坦率地說,這種情況,從醫療保健系統的角度來看,是很緊急的。就一次全部住院的重大疾病患者的數量而言,這相當於一次海嘯。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衛生組織,我們也算其中之一,面對這樣的衝擊依然有風險”。

與此同時,中共國的真相之戰仍在繼續。張永珍教授的團隊在開放平臺上公佈了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一天后,上海衛生中心的實驗室於1月12日被關閉。中共國政府阻止其科學家找到控制疫情的方法。這些科學家的“罪行”就是在中共國當局之前向世界公佈了基因序列。

北京的自由撰稿人菲力浦·吳(Phillip Wu)說:“這種流行病使該國的腐敗,官僚作風,資訊控制和審查制度完全暴露。

如果你認為中共國政府只是在干涉自己的國家,那麼看看最近英國的一份報告吧,該報告揭示了中共國是如何限制英國的學術自由的。

來自冠狀病毒疫情重災區武漢的兩位護士曾穎春(音)和甄豔(音)給醫學雜誌《柳葉刀》寫了一封引人注目的信,他們在信中向國際科學界尋求幫助:

“武漢的條件和環境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困難和極端。防護裝備嚴重短缺,比如N95呼吸器、面罩、護目鏡、防護服和手套。護目鏡是由塑膠製成的,必須在病房裡反復清洗和消毒,因此很難視物。”

一天后,護士們要求撤回這封信。

中共國政權逮捕了李文亮,他是第一位對這種流行病立即發出警告的醫生,並在其後不久死於此疾病。 12月30日,他向他的醫務同伴發出了警告,但警方告訴他停止“做出虛假評論”。 許多記者說出了真相,但被逮捕或“消失”。 早在中共國政府幾周前,中共國的社交媒體就開始討論這種病毒了。 現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宣佈了計畫以六種語言出版一本關於疫情的書; 該書將習近平主席描述為“關心人民”的“大國領導人”。

“事實上武漢是中共國先進病毒研究實驗室——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所在地,該實驗室為中國軍方做一些機密工作,這一事實不出所料地引發了新的冠狀病毒可能以某種方式從該研究所洩露出去的猜測。

“不要相信中共國的故事:冠狀病毒可能是從實驗室裡洩露出來的,”中共國問題專家Steven Mosher在《紐約郵報》上寫道。我們不知道真相,也許永遠也不會知道。病毒起源於生物研究實驗室的理論可能確實會被證明是“邊緣理論”。然而,考慮到中共國的保密水準和其危險的審查病毒的舉動,難道這不合情理嗎?”

目前,所有人都能看到,中共政權不顧人類生命,自由或尊嚴。 該政權殺死囚犯以摘取器官並進行移植,還執行“強迫流產”以進行“人口控制”。 不僅存在病毒的流行,而且還存在“殺嬰罪”的流行。 根據75歲的中共國人權活動家哈裡·吳(Harry Wu)的研究,今天在中共國的“再教育營”中有“六至八百萬囚犯在工作”。 同時,中共國政權通過壓制其致命的冠狀病毒的真相,不僅危害其本國人民,而且危害國際社會。

義大利的致命錯誤是信任中共國的政權。 自一月以來,義大利沒有檢查從中共國返回的任何人(中共國人還是義大利人),而是保持邊界開放。 截至3月6日,它正在面臨成千上萬的義大利人被隔離,3,858人被感染和148人死亡,義大利北部經濟癱瘓,民眾恐懼和情緒失控,米蘭超市被席捲一空的困境,而這只是冠狀病毒造成影響的一部分。 義大利現在是世界上第三大被感染國家,僅次於中共國和韓國,伊朗緊隨其後。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家楊達利(音)教授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將冠狀病毒的後果與1986年烏克蘭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災難進行了比較。 楊說:“這可與切爾諾貝利危機相比,特別是因為我們將不得不在未來的幾年中與這種病毒對抗。” 世界各地的製藥和生物技術公司都在研究疫苗,這種疫苗應該能在某個程度阻止瘟疫造成的傷害。 1979年,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爆發炭疽熱,當時致命的孢子從蘇聯的生化武器設施中洩漏出來,造成至少64人死亡。蘇聯和俄羅斯當局一直對事件進行掩蓋,直到1992年,真相才得以揭露。核,病毒和生物災難-隨之而來是國家為掩蓋這些秘密而開展的運動-在獨裁體制中已成為常態。

不幸的是,西方國家似乎在與中共國打交道時,犯了與蘇聯時一樣的不可原諒的錯誤:相信偏執和無情的獨裁體制。

“很明顯,”中共國持不同政見者馬健指出:“習近平的極權統治的病毒不僅威脅著中共國人民的健康和自由,也威脅著全世界的健康和自由。”

微信上一篇紀念已故李文良的文章引用了前蘇聯化學家列加索夫(Valery Legasov)的名言,他曾進行過切爾諾貝利事故的調查,並想要說出真相,但被蘇聯政權壓制、迫害,並被迫撒謊: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並不是我們會把它錯當成真相。真正的危險之處是,如果我們聽到了足夠多的謊言,我們將不再能分辨出真相……

列加索夫(Valery Legasov) 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有一天,我們西方人可能會因為沒有讓中共政權為其冷血罪行負責而感到懊悔。 對中共國綏靖,就像我們曾經對蘇聯那樣,不僅僅會導致失敗;它的威脅是致命的。

零對衝文章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