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8日談世紀之戰即將發生CCP的股市及欺民賊的末日,我們每一位戰友都將見證歷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cyNrziNfeo&t=2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xpZE3pq7AM

戰友之家聽寫組

戰友們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在哪呢?看明白了嗎?

兄弟姐妹們好,三月八號,祝所有天下的女士們、同胞們,三八節快樂!(雙手合十行禮)說老實話,這個三八節對我確實是挺複雜的。去年我老娘就是這一天,陽曆的年,老人家駕鶴西去。今天就在同一天我今天坐在了船上,感觸太深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人生太快了!大家剛剛看到我們剛剛路過的是中國共產黨在曼哈頓所謂的辦事處,叫領事館。藏污納垢的地方,殘害人民的地方,犯罪的場所。

兄弟姐妹們,今天你看到曼哈頓,沒船!你幾乎看不到任何一艘船,因為船隻在一般來講這屬於冬季,它不可能在這。大家你們可以看一看啊,沒船。你看我給大家轉一轉,大家都看到了吧,根本沒有船。原因很簡單,就是這是冬季。

但是為了迎接共產黨病毒,我把這個船提前給調到紐約來了。嚴格講這個是太早太早太早了,除了對面有個消防船,沒什麼船了。你看哪有船吶,還有一個往下面幾個島的渡船,其他沒有的,原因就是太冷。還有一個這不是船的季節,規矩就是四月中,五月份開始。現在確實有點太早了,但是就是因為我已經在Palm Beach(棕櫚灘)的時候,我們去參加馬阿拉歌這個總統的宴會的時候,我就決定讓船早點回來。一個是我說接下來這個船是安全的港灣之一,所以說讓船來了。

大家看到所有的船員全部戴口罩,全部手套。這個船上所有的船員,任何人不能再下船了。穿上所有外面的供給、糧食、菜、肉都是由專門的隊伍通過另外一艘船經過檢驗以後,安保團隊在檢驗,檢驗完以後放一邊備用,這邊過渡再到船上來,絕對是中斷性的間隔。

所以說這個船現在開始他就一直會呆在水上,這個船加上油以後,能到哪呢?加一次油能到歐洲,到了歐洲可以再開回來,就這麼遠!船上的糧食,船上下面的那個倉庫、冰箱,最起碼吃上一兩個月沒問題,還是吃香的喝辣的。所以說戰友們現在為止人類最安全的就仨地方:一個在深山老林和與人斷絕來往的地方;第二個就是在大的遊艇上,小的不行,大的遊艇能在水上常待的;第三個就是天空中的天外的一些天體、國際設施啊,國際空間站什麼的。沒了,剩下哪都不安全了。所以說戰友們,今天我要帶戰友們去拜自由女神。

今天早上,我得調整調整,太多事發生了,太多事了!此時此刻,也就是說現在是11點左右,兩小時以後,某國在開會,肯定不是中共國啊,有一系列的決定。這一系列的決定裡面對我們爆料革命來說是重大的重大的影響!同時,也是滅共走向關鍵的一刻,我相信他們暫時不會公布的,也可能公布一部分。

戰友們,我一看到帝國大廈我就心潮澎湃,我帶大家看看。你說咋弄啊你說,你說這城市的景有多漂亮!兩年前我在這個船上,在這個位置,我給大家播什麼啊,買爹主義,記得不大家?中國的建築文化和西方的建築文化的不同,買爹主義。今天又走到這來了,今天我跟大家進入到2020年,感慨萬千吶!現在我們要去朝拜自由女神。據說當時我在船上,有明鏡的何頻先生,還有陳軍先生,還有陳小平先生,當時在船上採訪我。我對自由女神像的跪拜,引起了習近平、王岐山等大怒。說郭文貴這個人,這傢伙就是一個混蛋,說你看到沒有,他跪拜自由女神,這種人怎麼能行啊?!這已經是絕對的敵我矛盾!

哈哈。這個習辦的人,現在已經離開了,也跑出來了。很好!聽說這個姐們兒跑出來以後過的也不錯,但是我非常感謝她。當時她第一個給我發的信息,她說你知道嗎,習大統領對你跪拜自由女神相當不爽。說的這是2017年。然後王岐山到處說,你看那個郭文貴,在船上拜自由女神,還磕頭!然後呢,在開會前小面積說的時候,各個群情憤慨,好像郭文貴骨子裡面就是個混賬王八蛋,竟然敢拜洋神。哈哈哈哈!

這位女士說,我看他們討論的時候、我聽他們討論的時候,還有這些人意見的時候,我就下決心堅決離開!因為他們不懂得什麼叫自由女神,自由女神不僅僅是個神,她是一個人民普遍認可的普世價值,普世價值!她不是一個宗教方面的神,她只是一個神裡面的一部分,但是普遍被人們認為她是一個大家的普世價值觀,她是一個人類的當下生活的追求的精神標準和模式,她在宗教領域自由女神級別並不高。所以說這幫人狗屁不懂,他容不得任何所謂的神,任何的力量,任何的叫他感覺到你就能拜我,啥也不能拜。你說郭文貴招你惹你了?!2017年當時劉彥平沒見我呢,準備把我弄回去,或者要說服我,還要為黨效力,為國效力,他大爺來的!真好玩。

我聽說此後,我什麼也沒回答,過了幾天後我又去磕了,我來一次磕一次。而且我在直播中明確說,郭文貴自從第一次來曼哈頓,帶我來曼哈頓的人是租的船,幾十塊錢到那去,我就磕頭,我發誓我要來一次磕一次頭。這是郭文貴的初心!哈哈!郭文貴的初心,不忘初心吶!

現在想想共產黨在去年學王陽明的心學,多誇張啊,不忘初心,哎呀,龍場悟道,哎呀我地娘嘞,簡直胡扯!所以說這是我的初心,我不但要拜,我要把這個自由女神帶回到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去。一定要在沒有共產黨的國家!之後我要把自由女神帶回到中國去。我認為中國人需要的就是自由女神,雖然在六四、在香港自由女神沒有留下來,沒將她的雕像留下來,但是她的精神卻留下來了,這就是我文貴的看法。

所以說戰友們此時此刻,這是新澤西啊,這是最多共產黨的藏匿財產的地方之一。2017年3月8日是明鏡的第二期,哎呀,你還記得,哎呀!「木蘭」準備得好啊。對啦,就是明鏡第二期。所以說「木蘭」這孩子真了不得。這「木蘭」當年從海航闖出來的人,哎呀我說錯了,我亂講話啊,我不能老爆木蘭的料啊,現在一說海航就是雙修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是完全亂聊啊,大家真的是該睡覺睡覺去,這完全亂聊。昨天大家知道,我在我們另外一個秘密的點上,進行各方安排,現在我們是…人家是狡兔三窟,我這是忠實的狗已經有四個窟了。黃石公園,山上有雪的地方,有鮮花的地方,有一個大地方,咱們戰友去了,多了不敢說吧,幾百號人,千百號人沒問題。然後鳳凰城,鳳凰城要去個百八十人也沒問題,然後那紐約,上州也去百八十人沒問題,還有咱們的一個船,所以說喜馬拉雅大使館是爆料革命戰友的諾亞方舟,這不是胡說八道的。大家看一看,這個金融城市太漂亮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我們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們真的要用實力這倆字來衡量,別聽胡說八道。我可以告訴大家,就這曼哈頓這一個角,別看共產黨到處是摩天大樓,都是假的,有幾個像模像樣的樓啊。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剛才說到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啊,擔心文貴,說文貴的安全問題,不能再跟再多人接觸了。

從昨天到現在,大家看到的啊,我就是跟大家說的非常清楚,跟我要見面的人,非常清楚。你只有一個選擇,一個,你按照我的要求,你戴口罩;第二個,見面肯定不握手了,沒有這些環節了。消毒,那麼咱們就見面,你要不按這要求呢,咱面就不見了,就這麼簡單。所以說從昨天要求到現在,所有見面的人呢,他都尊重這個規定,都尊敬我這個選擇。現在所有跟我必須要見面的人都遵守這個規定,但現在我是沒戴手套,沒戴口罩,是因為整個船上的人呢都帶口罩,都帶手套,而且這些人已經是21天,完全沒有下過船,沒有接觸過任何人。你看這漂亮啊,我每次到這來都感覺到美國的偉大,美國這個國家實力的偉大,實在是牛。

所以說戰友們的關心啊,你們放心,我會非常小心非常小心。那麼從昨天起,昨天一天我基本戴了一整天的口罩、手套,四個口罩,四個手套。因為中間有吃飯,有喝水的時間,還有上洗手間很麻煩,因為上洗手間你得脫褲子啊,你還得有動作啊,你的手套就得摘咯,是不是,這病毒很危險,它哪都傳染啊,所以你得把手套摘了,得扔掉,然後你方便完了,洗完手了,再換上新口罩,新手套再出來,所以說挺麻煩的。現在特別像男士,這個上洗手間很麻煩,因為這動作太多。所以說戰友們,你們的關心真的讓我特別特別感動,特別感動。昨天我開始採取這些措施的時候,我身邊人,我的團隊都特別感激。說這些戰友們都是好兄弟姐妹,讓我來遵守這個規則。他說的很好,我聽大家的話。有些戰友發來很多感人的信息啊,說我必須遵守。我沒那麼重要戰友們,我哪那麼重要啊,我哪有那麼重要啊!但是我聽戰友們的話,我一定要。

所以說從昨天開始起,已經到了一個絕緣的狀態,我們現在呢,兩個船,除了Lady May這個,還有Lady May 2,還有一個大船也會到來。過兩天你們會看到,比這個Lady May大三倍的船,會在Martha』s Vineyard那個島上。Martha』s Vineyard就是在康州東邊,在長島的東邊,叫甘迺迪家族,總統全在那,還有華盛頓郵報的創始人,家人都在那,尼克森總統的家族在那呢,然後美國幾個大財富的大財閥在那,包括羅斯柴爾德現在在那呢。

我去年在照的那家照片大家記住了么,我在那家照的照片,我在那家玩的,其中一家很現代的,那個就被奧巴馬總統給買了。那個人要賣給我1200(萬美金)我沒要,因為我覺得卧室太少,五個卧室,但是建築很乾凈。這個人是在中國做石油生意的,在幾個月以前奧巴馬總統給買了,1100多萬美元,在Martha』s Vineyard島的海湖旁邊。挺好一個房子。那麼另外一個地方就是,那裡面有四個世界超級財富家族,有五個總統的家,這五個總統的家我都去過,其中有兩個總統的家就是我去過多次,我隨時可以用的,那麼我會放一個大船在那。如果說上州有問題,黃石公園那是最後一個地方,鳳凰城見人畢竟麻煩,那就到Martha』s Vineyard去,大船上再有問題了,「叭唧」咱就撤到鳳凰城去,鳳凰城再有問題「叭」就撤到黃石公園去,黃石公園那就是末日的地方。那地方咱備的糧食啊,備的吃的,戰友們我可以告訴大家,真是來了一千個戰友吃個幾年沒問題。所以那天路德先生說100斤大米把我笑暈了。

我這個船上,隨時備一千斤大米,一千斤牛肉。就這個船上,一千斤大米,一千斤牛肉,五十噸油,這個船上帶五十噸油,裝滿可以裝八十噸油。路德先生搞了個一百斤大米,還說郭先生我給你整一百斤大米,你那一百斤大米不夠我這船員吃幾天的。(喝口水)真是,唉呀,你看我這一說,2017年3月8號明鏡第二期,哇噻!這明鏡已經完了,成了黑鏡了,看到自由女神了吧,戰友們,已經依稀可見了吧?看著沒有?已經在那兒了,我今天跟大家一起去拜自由女神。這個2020年3月8號,文貴與億萬個戰友一起來拜自由女神。文貴穿著金馬褂,金馬褂,這不叫黃馬褂,穿著金馬褂,我來的時候穿的是另外一件,我趕快換了的。金馬褂,去拜自由女神,感謝自由女神給我們中國人帶來了精神上的嚮往的坐標,帶來了我們的希望,和讓我們永不放棄的追求。她不是神,她是我們心目中的一個信仰,是我們的信仰,Believe,所以說太重要了,我每次一看到自由女神,哇!心潮澎湃。

真是一個船都沒有啊,除了人家運天然氣的和運人的,沒人吶。今天我在紐約我出來的時候真嚇我一大跳,這美國人有時候真不怕,啥都不怕,混不吝。但是今天我看到,就這個曼哈頓這邊,大家你們不能想像,59街半天找不著一人,半天都找不著一個人啊,就59街啊,稀稀拉拉過來那麼一個車,街上基本沒人,我從來沒見紐約這樣過,從來沒見過,我的天吶,真是覺得很嚇人啊!然後呢,非常恐怖是事情,竟然是我看到我們的樓裡邊的人,大把大把的人,往裡邊拿這個衛生紙啊,那個餐廚用紙啊,也有往回帶吃的,你說這多可怕你說這個?!真的很嚇人,剛才你看那邊一個郵輪迴來了,這邊一個郵輪,我在那邊剛才也看到一個郵輪,這郵輪全都撤回來了,這郵輪是完了,郵輪公司我估計都得倒閉了。

兄弟姐妹們,接下來的經濟市場,金融市場,那倒閉的大家走得看吧。一點不誇張!這未來啊,只要有點錢都能買個大樓用著,甚至都送給你。為什麼啊?這大樓得交稅啊,他交不起啊,咱們中國人沒概念,在曼哈頓你買個樓,你想想我Sherry Netherland這個房子,公寓,每個月,又漲了,去年是六萬八,過去三年,去年由於有人不在這住,還有人就是說公寓沒賣出去,現在的公寓要增加平均管理費。我這是Co-up,它不是你所有權的。合作式公寓,我是最大的股東,我是整個Sherry大樓最大的股東,我們家族啊,嚴格講這個股東不是我,是我們家族的,我是代用人,這個樓的最大股東。一個月從六萬八改成七萬六大概,再加上我裡邊還有兩個小公寓,就是我們所說的安全屋吧,再加上這個,一個月八萬塊錢,八萬美元吶!戰友們,給你這個Sherry公寓你能住得起嗎?很多人是住不起的。

你看,這是運客的,這是上這個島上的。所以說在紐約,隨便買個房產,每年都要房地產稅,這房地產稅是跟中國不一樣的,你是必須要付的,你不付這個房子就是政府的了。這個稅很高啊,真給你一個一個億美元的房子交稅交多少錢?是不是?一年下來幾十萬上百萬美元,你咋辦?所以說你看這個樓啊,一旦沒人了,這樓就完了,成了負擔了就,太可怕了。

昨天咱們的美國的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吧,很認真的,用大寫給我發了個信息:Miles,你認真的看我給你的建議,我往下拉拉拉拉拉,「啪」寫下來的,你必須、馬上,離開曼哈頓。要麼去上州,要麼去你的黃石公園Jackson Hill。我當時嚇一大跳,我說這發生什麼事了?我馬上給他回信息,我說有什麼事啊?我說我今天晚上我還需要住在曼哈頓,我剛回來。
他說,隨時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你應該離開。
我說我今晚上還是要在的,我說我明天早上拜完自由女神我就不回來了。
他說你原來說的事情現在基本上都會發生,
我跟他開個玩笑我說你不是不信我嗎?哈哈,你不是覺得你們很能嗎?!你這國家很強大嗎?!你這個國家什麼都可以Handler嗎?!我們打不敗美國嗎?!再病毒面前跟你強不強大沒任何關係。你有多少錢,多少導彈,什麼特種海豹部隊,沒用!它不取決於你這個。
他回復是,感嘆號加大姆手指頭,然後給了我一個笑臉。他獨有的笑臉,他的笑臉特別真誠啊,看來事情是很嚴重。

現在大家知道我們說的都是對的了。我現在他們每個人一來,我就讓他先看我們爆料革命戰友,G-News啊,G-News現在慢到簡直不行了,用得人太多,攻擊得太多。這簡直G-News從昨天到現在,都是投訴的,慢慢慢!大家看到啊,這個直升機,就剛才,就在曼哈頓上邊和下邊的,全是黑鷹直升機, 「啪啪啪」 的飛啊。這是民用的啊,黑鷹直升機 「啪啪啪」 的在這兒飛啊。
所以說美國現在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確實緊張了,確實緊張了。預計啊,美國會在下一周,就是這一周內,和下兩周內會爆發,會爆發,每個人都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股市,這一周會往下猛跌,會有幾個見底吧,然後徹底的見底大概需要兩到三周,絕對不是一周就能達到的,要兩到三周。

這地方水上是真冷,戰友們你們感受不到,跟曼哈頓和到水上比差好幾度,你看那船上的女的都穿著大棉襖,我的天吶!你看那船上根本沒人,看到沒有?(和船員討論對面船上沒人)現在,你看到船了嗎,剛才?船就倆人,一個船員,上邊兩個客戶。大家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嗎?就我從那個街往前走的時候從來沒有,我那個保鏢開車,「唰唰唰」他說太爽了,太爽了,沒人擋啊!我說這個爽的實在不太好,沒人嘛,就自由女神都沒多少人,原來都是滿滿的人啊!現在都沒人,也就是千八口人吧。太可怕了,天吶,哎呀我滴娘咧!

戰友們,現在應該是沐浴更衣啊,別別別,開玩笑,大家應該洗手啊咱們今天要迎來不一樣的2020年。1989年6月4日,我們千萬個中國人追求的信仰、還有自由,追求這麼一個任何人都應該有的東西。她沒有實現,結果付出了無數個年輕的生命的鮮血和生命的代價。「六四事件、天安門」。我們在這說,今天是最後一個、最後一個有共產黨的、不超過100天的,一個新中國即將誕生。咱算提前給自由女神報個到吧。希望自由女神的法力能夠真正地顯現,讓在天安門廣場上犧牲、陣亡的那些英雄們的靈魂得到安息。

太重要了,我得好好消消毒、洗洗手。消毒、洗手、拜女神,給咱們「六四」英雄們彙報一下。馬上就要實現了你們的理想,將把自由女神的精神帶回到中國去。太重要了,就這吧。(換攝像角度)咱們看到這的時候很興奮、很激動呀。很激動呀,戰友們!所以說想想幾十年中國人的追求、中國人的嚮往,即將實現啊。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有信仰、有自由的新中國,有獨立的法治的新中國。什麼感覺呀,大家想想。想想那將是什麼樣的偉大的感覺!想想那將是什麼感覺、什麼感覺。

這藍天白雲大家看看,太漂亮了!太漂亮了!船長要把這個船的腚給扭過來。你看到這藍天白雲了嗎。大家看到,哇,藍天白雲呀。真棒!自由女神,真棒。真棒!看到了嗎,戰友們。漂亮!所以大家在看到自由女神的時候,在這神聖的一刻。今天這麼冷的天,紐約的冬天,咱們在這塊看著自由女神,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要讓大家在這看到,看到了啊。看到了,戰友們啊。

我要給自由女神磕頭呀。(甲板上向自由女神像下拜,祈禱)謝謝戰友啊。戰友們,太漂亮了。漂亮吧。所有的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某一天自由女神的雕像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一定要屹立在神州大地。神州大地,一定要!(換角度)咱們要往這邊來了,外邊的風真涼啊。冷啊、冷啊,真冷啊。我要換衣服啦、沐浴更衣啦。(換上厚衣服)吃飯飯了啊,吃飯嘍。冷啊、冷啊,真冷啊。世界沒有幾個神經病這時候跑這來的,絕對沒有幾個神經病。穿衣服,穿衣服。(畫面)白不呲啦的…太白了。(調整攝像機)真有點涼、真有點冷。所以說有很多事都是有規矩的。人家這個船這時候不來,那個船上人不少哎!我看那個船上人不少。啊!還是有不怕死的,那邊人不少。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哎呀!我們現在一個船,文貴在這塊逛著曼哈頓。(跟船上服務員要熱水和電池)她個多高,1米、1米8幾、1米9的個子,模特出身,大個。哎呀!自由女神,我讓大家看一眼自由女神,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再看一眼。看到了吧!看看,漂亮啊!漂亮吧!就立在這,你說這風水能不好嗎?這玩意,你說這風水。

你說咱們這中國的這塊天安門廣場搞一個屍體,搞一個殭屍在那,你說人家這是啥?!全民的自由精神。我的親娘來,這是啥!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多麼的不同啊!多麼的不同。你看看,你看看這。你看,啊!那邊船也都是空的,我的天吶!真的是了不得了,你看看這。哎呀!讓大家看城市,看漂亮一點。嘿!漂亮。大家你們要有事,你們真得去幹事去啊!我在這塊亂吃,你們別在這塊真陪著我。這大冬天的跑這來拜自由女神了。

哇!羊肉,曼哈頓島,曼哈頓計劃就從這發生,就從這棟樓。就從…核武器就從這裡發生的。哦!珍珠蝦,呼呼的冒熱氣啊!哇!燙手。據何頻說薄瓜瓜最愛吃這個。據何頻說啊!你說這人生真是的,2017年明鏡訪問,你說現在明鏡在那呢?黑鏡,完蛋了。太香了。所以啊!對不起啦!我、我吃飯的時候,我待的地方,所有人你都得戴口罩,一整天,我、我得不戴口罩。我戴口罩的時候,大家更得戴口罩。所以說,這有點霸道,這有點霸道。哇!好吃、好吃、好吃、好吃。

大家看到到哪裡嗎?華爾街,這就是華爾街了。啊!好吃。好好吃啊!好好吃啊!好好吃。咱們的叫做香米。我事實上剛才已經吃了一頓了,已經吃了六塊、六塊羊肉了,這剛吃完。哎呀!吃了六塊羊肉、五塊、五塊。嗯!哇!太香了,吃熱乎乎的米飯,在華爾街、在海上、自由女神還有這個共產黨冠狀病毒,不容易、很不容易啊!天吶!哇!舒服、很舒服,都是熱的,熱的是牛油,你看還冒熱氣呢!南瓜湯。哇!冷冷的空氣,冷冷的海水,走在了華爾街,就我一個船,現在我還比總統還牛。哎呦!我的娘咧!真是太奇怪了,郭文貴這一生經歷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了。然後跟戰友們拜自由女神,還在搞直播,然後面對共產黨的新冠病毒。大家知道吧!每次總統來,所有他的飛機就把這清空。這個碼頭所有的都是他的直升機落在這裡,所有的清空就在這個位置。太好了,戰友們,我真想讓你們喝一碗,那每個人喝一碗這個牛油南瓜粥。這個科技還不夠發達,科技要發達,我這「啪」送給大家一人一碗粥,多好。哇!熱熱的、香香的。

當年我到這華爾街來,就對面這個樓,那早的樓,當年是世界中心旁邊有一個萬豪酒店,已經炸掉了911。然後這塊就這個小酒店,我到這來,說起來都三十幾年了。當年要跟著人家的閨女結婚,不跟我現在的太太岳慶芝結婚,我也可能留在美國了。然後也沒有爆料革命啦!我八弟可能也不會在89死,也沒有今天郭文貴了,可能我也早就完蛋了。所以說這個吃白飯吶,不是個好事。當年你說跟人家孩子結了婚在那塊當個什麼、叫什麼公啊!香港話叫綠頭龜公。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你看這就是人生,你選,哎呦!太喜歡這橋了,布魯克林橋、布魯克林橋。啊!熱呼呼的真好喝。

純粹亂聊,純粹亂聊,別佔有大家時間,該下線的下線。我估計你們看著我吃,你們肯定餓的慌。這個是什麼?哦!魷魚雞蛋,不是太好吃。今天早上吃了五塊羊肉,吃了一碗日本的米飯,就是九點半的時候,然後喝了一碗…不是粥,還吃了什麼呀!哦!雞蛋,然後吃了一盤菜。所以說剛吃完,又來一餐。

又一個橋,這又是一個橋,第二個橋。這個是直接到中國城的,到咱們中國城的。好漂亮啊!還有戰友們,那種感覺,你像我正對面現在還是自由女神,這邊是伯克林橋,這邊是往中國城的橋,伯克林的第二個橋。然後天上是直升飛機,然後現在整個曼哈頓人煙稀少,然後我們坐了一船,幾個億的船就在這曼哈頓橫著晃著過來了,然後在這喝南瓜湯,然後談共產黨新冠病毒,然後是沒有共產黨的新六四國慶節,這得、這得什麼精神的人能承受得了啊!戰友們,

今天早上一個黨內的戰友給我發個信息,大概5點多鐘的時候。她說,她說文貴,下周上海金融市場、香港市場頭兩三天,周一、周二、周三,大家記住啊!周一、周二、周三,共產黨調集了天兵天將、千軍萬馬叫必須捍衛住這個雪崩效應帶來的對香港、上海、深圳金融市場帶來的壓力。此時此刻,現在是星期天凌晨,也就是七八個小時以後,股市就要開市了。哈哈哈!我必須得笑啊!戰友們,你們要記住今天我在船上這個笑聲,記住我這個笑聲。有時候我一個人、一個船在曼哈頓逛盪,啥感覺這是。
當年SARS(非典)的時候,在北京城我開著車,在整個大街上逛盪,天安門、長安街、二環,那時候還沒有四環呢!二環、三環、四環還沒蓋好呢!一部分建好了,哇塞!那個感覺,我還去了長城,我天天一堆車到處逛,爽極了!我是個開…瘋狂開車的人,喜歡開車。現在你說開著船從曼哈頓逛,結果這共產黨新冠病毒。哎呀!那些船全在那呢!這停著一窩子船在那呢!一窩子船在那呢!你看沒人,你說原來這地方。天吶!今天我在曼哈頓開著遊艇亂逛,又沒人啦!哎呀!2003年是王岐山、2020年還是王岐山,2003年是這小子所謂的解決SARS,今年是他放出的新冠狀病毒。瘋狂啊!瘋狂啊!這未來人類上寫這段歷史的時候,會怎麼看這一段?會怎麼評這一段呢?
這場戰鬥持續了幾十年,為中國人爭取法治自由幾十年,就這麼幾個人物,比那個水滸傳還簡單,沒有一百零八個人。

這個地方是紐約的等於是公共的老年公寓。我曾經認識一個華人的一個我們的同性戀朋友,曾經是一個舞蹈冠軍,還是演王子的啊,演王子的。他媽媽就住在這兒。我到這兒來看望他媽媽,這個特別好個人。但是我那個哥們同性戀他那屋裡邊兒床上放了個大鏡子,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自己。然後屋裡邊都自己的裸體照片,然後給我講述同性戀的故事,然後說希望我能從「直的」變成「彎的」,我說我變不成「彎的」,哈哈!到現在也沒變成「彎的」,哈哈!太搞笑了!又到一個橋了,戰友們,又到一個橋。這個橋也特別特別的漂亮,這個橋你們真看不到,太漂亮了!

哇哦!我沒想到今天這個真的不錯呀這個,很給我爭氣呀這個,今天給的我這個網路是一個從來沒有用過的啊!從來沒有用過的。哇!真是漂亮,我真沒想到今天這個給我這個網路是從來沒有用過的,從來沒有用過的,它還真管用。(工作人員端來芒果布丁冰淇淋,)吃吧!冰淇淋!我讓你們看看曼哈頓景啊!戰友們啊!這叫什麼,芒果,芒果布丁,一會兒熱一會兒涼的,你說整的啥事兒嗎這是。嗯!哇!哇!這個感覺太好了,這就叫刺激呀!哈哈!豐富的人生,刺激的人生。現在啥都不缺了,就缺美女啦!哈哈!太好了,!
戰友們,你們能想想啊幾個小時以後的金融市場的這種大戰會多麼的慘烈、會多麼的壯觀!大家想想,什麼人能頂得住這場戰爭啊!紐約的股市、香港的股市、香港的戰爭,這場這個市場的戰爭,直接影響到紐約幾個小時以後的開市,你去想想啥感覺吧戰友們,會多慘烈吧,還好啊!文貴已經遠離江湖啦,哈哈!藏了點米藏了點鹽,跟路德先生一樣買了一百零一斤大米,餓不死就行啦!在未來的幾年的日子全人類呀,都要面對上帝上天怎麼對待我們,上天怎麼看待我們。我們人類的貪婪、自私,在未來的幾年都將付出代價。幹什麼事情都是有成本的,都是有代價的,包括我們對地球的那種過度的利用開發,真是個問題。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猜忌、不信任,打著各種名義的欺騙、各種主義,對善良人的剝削,對大自然那種毀壞,都將面臨著巨大的問題。所以說真是…接下來…哎呀這日子有準備好的就好過,準備不好的(就)不好過。

咱們國內從昨天前天可以說是大爆發的一個關鍵日,整個國內呀、工廠啊大爆發!香港昨天抓人瘋了,這共產黨老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啊,共產黨…共產黨說的共產黨(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只殺中國人。這太瘋狂了!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只殺中國人,這就是共產黨。現在,此時此刻,這共產黨在準備這幾個小時以後的經濟大戰。我想想他那幾桿槍啊,那幾個人兒啊,都會誰是出重手啊!誰是最關鍵?老王會怎麼出手?然後呢美國的政策會一系列的出來,他怎麼應對?戰友們想想,你們想想,這場大戰可厲害了。

(郭先生跟工作人員要雪茄抽)我要抽雪茄,興奮了戰友們,興奮哪!現在想裸奔吶!現在我真想跳到這海裡邊去裸泳,哎呀!那的多爽啊!如果能叼著雪茄跳到水裡裸泳就更爽了,抽著雪茄在海里在水裡邊兒在海水裡面兒裸泳,哇!太爽了!哈哈!

你說今天這開戰,這經濟上、制裁上、貿易上,然後由這種二…這次的二次大爆發,然後各國邊境的嚴厲制裁,貿易的下滑,香港的極限的抓捕和殺害,內部的幫派的鬥爭越演越烈,老百姓待在家裡邊兒已經是跳樓的跳樓,甚至要和你拚命,像香港那地方那小街都那麼小,旁邊兒都幾十層的大樓,老百姓不跟你急,老百姓急往下扔東西扔尿盆子都把你扔趴下了對不對?!你像那個國內,老百姓都站出來你能怎麼著他?!對不對呀!最後的極限啦!
(工作人員拿來雪茄)
大衛杜夫,是給那個登喜路做的,大家查一查,我原來買的時候大概三千磅一根,五千磅五千美金,現在你拿八千美金你也買不著了,沒了!登喜路啊!有戰友給我說啊,抽雪茄的時候啊,要把這個標籤撕掉,這是英國的紳士,還有這個袖口上那個商標一樣就像要拿掉,我告訴戰友們你錯了啊!抽雪茄這個是讓你保證這裡不讓你繃開得,而且你手拿著雪茄的時候呢你可以這樣拿著,當抽到這裡的時候你可以把它往後退就可以看到沒有這樣,因為雪茄關鍵是養,你要養好,然後抽到最後你把它拿掉它,戴著這個簽兒是沒有問題的。哎呦!這個簽兒太珍貴了我的留著。(把雪茄簽裝兜里)我從這兩天正在興奮里等著,這個今天開市以後的結果,戰友們你們我就想和你們分享啊!我真的希望啊從現在起咱不停的在這兒直播,看著共產黨這個金融市場啥樣,哈哈!
(郭先生跟手機里的人發語音消息)
這是我的「雙修夥伴」啊!「雙修夥伴」!看著我吃飯饞死了,哈哈!
說實在話兄弟姐妹們,你們真不知道這兩天發生了啥事啊!大家看著了嗎?聯合國!到聯合國了啊!這塊兒就梁思成這個角是梁思成設計的,聯合國聯合國啊!聯合國,這聯合國現在尷尬了,尷尬了!我估計這個新共產黨的新冠病毒之後,聯合國將遇到重大的挑戰,我相信將遇到重大重大挑戰,聯合國!不容易!這個之後可不容易嘍!

戰友們,你們不知道過去這兩三天發生啥事啊!你們可千萬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兩三天吶!各國之間的較量,這幾天到了白熱化了。(翻看手機)這是貝律銘的照片,有人說貝律銘,我告訴大家,大家看著,我讓大家看一下。貝律銘先生家就這個,大家馬上過來了,看著。在他老人家過世以後我去了他家,他家是多少號我忘了,是多少號了?幺零幾啊是。看到他住了45年的家,大概他家的房子是一個獨立的房子,townhouse。大概八千尺,大概在三米五的寬,十八米的高。那裡邊非常簡單,非常簡單,他的書啊,傢具都還在。現在市場上賣他那個房子,八百萬美元,八百萬美元。我進去看了以後,挺寒酸的說實話,這老人家不簡單。馬上到了貝律銘的家。這個是照片,這就是他家。他家牆上那塊桌子,方桌子就在這。

我這一周前去的。這世界太小了,你說到貝律銘先生家就到了。貝律銘先生的家呢,隔壁是上海的做化妝品的靳羽西的家。中間有個小院子,一共十幾家有個小院子。那個院子就是它所有的價值,院子中間有棵大樹,正對著貝律銘先生的家和靳羽西女士的家。所以這幾個房子全對著它那棵樹景觀很好,面對著哈德遜,面對著東河。馬上到了,大家看到了,就這,看這哦。那個藍色那個房子,藍色那個是靳羽西的家,看著沒有?我去過她家吃飯。大家看到,這個藍色的過旁邊那個最窄的白色那個,那就是貝律銘先生的家。看到沒有,就那麼窄,3米5,3米5就那,就這個,過來了,他有個小院。那麼這個旁邊那個家是一個防彈的一個家,一個獨立的家,非常大。這個人是一個最大的古董商。他完了,他幾個月以前死了,哥倆個爭資產他死了。因為他賣的畫有人說它是假的,來告他。哥倆爭資產,死了。貝律銘先生永別了,永別了。這個對面這個樓有好幾個我朋友買的房子,住在這兒,住在對面這個地方。好像我們的凱琳住這兒,凱琳也住這兒。

金融市場是咱們的大事啊,大事啊,兄弟姐妹們。還有向郭嬸舉報的(看戰友留言)。今天太高興了,得抽一下子。啊呀,這個G-news簡直是…這個我後面這個地方叫做曼哈頓最大的醫院之一。現在就這塊這個區基本上是曼哈頓最好的醫院了。還有剛才過了聯合國下邊那個紐約大學醫院,這幾個地方几乎是曼哈頓醫療的最核心。再加上一個北部的哥倫比亞。大家你沒到裡面去看去,那裡面啊,糟糕的很,糟糕的很。
對了,貝律銘的私人工作室,沒錯。我見到他最後的過世前我見他也是在這兒見的,沒錯,11號,11號對了,11號。大家看到沒有,最牛的醫院,最牛的全在這兒呢。如果曼哈頓爆發病毒,所有的隊伍核心全在這呢。你聽到的都是救護車的聲音,全是救護車的聲音。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這是專門特別手術的,都在這兒。這幾個樓全是,全是。技術上,硬體上肯定比中國好。但是呢,醫生的經驗,醫護人員上不見得比中國好。

特別多,頭一段時間你記得嗎?雞腿潘進醫院了,我也進醫院了。我實際上是檢查我的腿,定期檢查,結果檢查以後啊,人家看了以後把我誇的一塌糊塗。說我身體太好了,太多超出常人的指標啦。我的腿疼你,我本來還準備做手術的,說絕對不需要做手術。是我的腿在北京手術拿出那塊半月板,拿太多了。還有一個由於我心理上老是用左腿用力,所以呢我要改變鍛煉。結果我就改變鍛煉了,一改變鍛煉現在幾乎就好了,百分之八十好了。就在這兒看的,所以那天我去看腿去了。雞腿潘,啃著啃著雞腿潘啃雞腿,把我腿給啃疼了。

咱們現在船馬上到Queens,也就是華人最多的地方。現在對面就是Queens了,就在Queens,就在這兒了,Queens。本來今天在華盛頓有一個很重要的會,我是要參加的。我要去做秘密演講的,我取消了。那麼班農先生看到曼哈頓,紐約緊張了,第一個跑了。班農先生膽兒可小了「Miles,你馬上離開紐約,我要跑」,馬上跑了。他本來3、4期在喜馬拉雅大使館要做直播呢,一看曼哈頓那麼緊張,立馬跑了。

我昨天和前天啊,興奮的我啊。開會的時候,我真想讓大家能知道,文貴幹了啥事,爆料革命將什麼形勢。大家馬上看到全曼哈頓最有名的鬼島,沒有人敢上這個島上,沒有人敢上。這個島是個鬼島,破舊的房子,超級恐怖,連消防員都不敢上。從這個島旁邊就是個監獄的島,叫什麼島我忘了,就是關犯人的島。哇塞,進來的很難出去,很可怕。這塊過來馬上那鬼島,很嚇人的。就那邊那個島啊,超級嚇人,超級嚇人。美國人嚇得要…消防員都不敢來。
我們現在已經到了曼哈頓的北部,曼哈頓的北部。剛剛跨過Queens進入大海…
(視頻中斷)

戰友們你說如果明天香港的經融市場要是守不住了,深圳和上海守不住了,會是啥結果?會是啥結果呢?戰友們想想。啊?

全是黑鷹戰鬥機呀,你看那全是最新的黑鷹戰鬥機,到處都是啊。哇,這是2020年我第一次跨過河走向大海,在東區,在曼哈頓。

所以說戰友們你說,這是多偉大的歷史時刻啊!我們要看著共產黨,它現在在奄奄一息地在鬥爭,現在要不忘初心,不忘初心。

我在想,我從前天、昨天就在想,現在共產黨誰能睡著覺?他們深深的知道,明天能堅持住,星期二能堅持住,星期三能堅持住嗎?堅持不住什麼代價呢?啊?

Rikers Island……(英語對話)非常非常可怕啊。這就是馬上要到了,最可怕的鬼島,最可怕的監獄。然後呢估計法拉盛中國城、欺民賊、做假政庇的,根據司法部新的政法文件,很多人會進去,很多人會到這來報到的,走著看吧。

熊憲民得去那兒,熊憲民。這個韋石啊,前天做了我們告他的庭前問話,這小子全都承認了:這個律師是吳征給我介紹的,吳征給過我寫郭文貴的文章,吳征給過我資源,吳征給過我50萬美元;然後更誇張的是,問他說郭文貴傷害了你什麼?他說對我沒有任何傷害。坐了一整天啊。

我們律師都嚇傻了,說:郭先生,這是老天爺給你送來的禮物啊,這到法庭上都不用審了。

謝謝了啊!韋石先生,我叫你韋石先生,謝謝啦!立地成佛啊,你要這麼干我可能要放你一馬。你只要交代出吳征給你錢了,給了你文章了,別老說我不記得了不記得了,別扯那犢子啊。你只要如實的說下去,我最後可能要放你一馬,可能啊,可能啊。干點好事兒。

大家看啊,哎呦我的媽呀!瘮得慌!瘮得慌!瘮得慌!咱今天真是亂聊啊,真是亂聊啊。

你們相不相信啊?一年前,陽曆的3月8號,我老娘駕鶴西去,被共產黨給嚇死了,哭死了。也就是去年的3月7號,共產黨決定了香港的《遣返法》,在香港推行《遣返法》。今天,我們來討論共產黨的CCP冠狀病毒,和共產黨即將崩潰的經濟和金融;再過20小時,也就是我老娘升天的一年後,共產黨開始了經濟的大崩潰!你惹郭文貴,你惹錯人了。啊?你惹郭文貴你惹錯人了。

到了啊Rikers Island,哇塞你看這邊,全都是關人的地方,全都是監獄。

據聽說啊,江湖謠傳,在美國最起碼有20萬的華人已經被鎖定,現在要使用Rico法案,Rico法案,Rikers Island,Rico法案,對了就這麼搞的。Rico法案對這20萬人特別監聽和跟蹤,接下來對這些被跟蹤的20萬人,可能是要公開懸賞舉報,採用Rico法案快審、快決。

像熊憲民百分之百到這來了,肯定的,熊憲民這個孫子百分之百來這了。熊憲民的兒子怎麼來美國的,聽說也在調查中,熊憲民的兒子也在調查中。很多戰友給我發來了熊憲民的兒子,還有韋石的兄弟在國內資產的信息,非常感謝非常感謝啊,非常非常感謝。

熊憲民的兒子在華盛頓上學,小子騙那麼多人。我已經決定,把一部分人的案子給他撤銷了。首先一個是美猴王,給她撤銷了;陳軍的案子,撤銷了;一共是五個訴郭寶勝的案子,給他撤銷了仨,還有倆在繼續訴他;趙岩的案子給他撤了;葉寧的案子有仨,給他撤銷倆;袁建斌給他撤了;高冰塵黃河邊給他撤了,這孫子偷偷高興去吧,聞褲衩子去吧。還有誰啊?……

這個這個,這個就是那個鬼島,大家看到了嗎?我讓你們看一看,這個就是鬼島,大家看一看多可怕,你看到了房子了那,大家看看那房子,嚇人不嚇人?看到了嗎?你看著房子,像鬼屋不?像真正的鬼島啊,鬼島鬼島鬼島,你看旁邊的船,都爛成這樣了,沒人敢上,沒人敢碰,你看看,天哪!就這有多少鬼啊你看看!說你不相信神,你不相信鬼,你有種往這兒來試試,有種往這來試試!拍過很多電影都是跟這有關係的。這裡過去是個精神病院,後來就成了名副其實的鬼島。鬼島鬼島,天哪!看到了沒有戰友們,嚇人不?

前面那個白色的船(旁邊),那就是Rikers監獄其中一部分,關進去的人都在那裡面。

然後再往這來(移動攝像角度),這個下面就是Rikers監獄。你看這車,全是拉犯人的車,囚車,看到沒有,這全都是。美國人裡面的(犯罪分子)最怕就這,一說送到Rikers監獄就歇菜了,基本就完蛋了!

大家看著,熊憲民到時候就會來這兒。韋石也會來這兒。

看到了吧,這邊都是,全都是(監獄部分)。那裡面地下室、地上全都是。

千萬別做惡呀!跟共產黨合作的人,最後全都得到這來,這回美國人都會把(他們)送這來的,都會到這來的,對面那一片全是(監獄的建築),Rico法案就這麼來的。

(移動攝像角度)這旁邊是個垃圾站,處理垃圾的。(移動攝像角度)然後整個上面就是Rikers監獄,你看這可怕不可怕!每天飛機從它(監獄)頭上飛過,但是呢,可能這一輩子你想再坐飛機的機會就沒了。

這次整個(美國)司法部的法案,就是針對著華人來的,就是針對這些做假政庇的、跟共產黨合作的。聽說李偉東是重點重點關注對象。李偉東Twitter叫什麼大白熊。夏業良也是關注對象,夏業良啊。

大家看到這個(監獄)的時候,慎不慎的慌?誰往這扯蛋你說,你扯吧,扯到這就完嘍!扯到這就完了,戰友們。這些欺民賊們,很多都會到這來的。那個亂倫彪(騰彪)的案子,本來我說給他撤了,「不能撤!要留著!」亂倫彪早晚也得跑這來,亂倫彪啊。這個李偉東,這個高……你看角上那個,犯人放風的地方……就這,看著像個船,看到小窗戶了嗎?你看押去犯人的車,全是密閉的,只要到這來了,只要犯人到這來了就麻煩了!李偉東這個孫子肯定到這來,熊憲民肯定到這來。你看這對面,全都是。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作惡的人最終會得到報應的!一定會得到報應的。(移動攝像角度)還是看我吧!哈哈哈,還是看我吧,戰友們,還是我比較好看。

所以說這人作惡啊,跟共產黨合作,你還……(能有好)嗎?李偉東這個孫子,還有熊憲民這個小子,接下來對他將有一系列的行動。所以說咱們摟草打兔子,滅共的同時,咱們也不能忘了這班欺民賊對我們帶來的傷害。

今天跟大家亂聊,你們老覺得我不是亂聊,老叫我爆料。不爆料,說亂聊就亂聊。戰友們,亂聊得你們已經快心煩了,我就知道,大家都憋著(沒去)上洗手間,然後也很煩了。

大家你們已經提前看了,熊憲民、韋石、李洪寬那孫子、還有李偉東、夏業良這些人必來的地方,你們也都看到了;還有郭寶勝、郭寶勝那護照,大家一定記住,郭寶勝的護照絕對是有問題的。

這次20萬華人裡面,郭寶勝肯定在裡面,他拿的護照肯定是不合法的。所以戰友們,這時候踴躍的往(美國)司法部去,網站上踴躍地揭發他們,提供真實的證據和資料。

還有那個梁冠軍、還有那個周什麼玩意兒啊?叫什麼周啊?這個華人的中國城的,一個都不能放過他們,一個都不能放過他們。這個梁冠軍這個畜生,一個都不能放過他們!

戰友們沒事的時候、在家待著的時候、躲避冠狀病毒的時候動動手,把這些人的信息和你們掌握的證據、還有騙捐、還有他們支持共產黨、還有反對香港運動的,通通通通給他們送到(美國)司法部去。

那個就是Rikers監獄的另外一區、一大片!

所以說、戰友們動動手,配合好美國司法部的這場行動,叫清理垃圾。清理在美國的華人(中)的垃圾,維護海外華人的形象,我們讓海外的華人形象必須得到世界的尊重。

在冠狀病毒到來的時候,我們成功地將CCP和中國人徹底(區)分開,要不然這次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這海外華人就有一個反華的行動它要發生,像當年印尼反華一樣,那就麻煩了!這次我們的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讓海外的華人和CCP的分開。

但是海外的欺民賊,我們一定要動手,讓美國政府、讓西方政府、加拿大的、澳大利亞的,一定要把他們送到應該去的Rikers監獄去,和送回中共所謂的黨國去。好吧?戰友們!

現在我們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灣、新疆、西藏人民祈福!

【呼吸的霧霾】 【OnePunchD】 【文山】 【文顧】 【文風】 【YIMING】 【文兮】 【黑鬱金香】 【文健】 【文中】 【胡楊】 【文竺】

2+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6633/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2529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6633/ […]

0

熱門文章

GM39

3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