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與供應鏈

https://spark.adobe.com/page/yFEUWqgi5ChSE/

作者: Joel Zinberg, February 29, 2020

新聞來源:城市報

翻譯: CharlesS

簡評: 海闊天空; CharlesS

簡評:

參議員盧比奧在推特中說:我們必須清醒地意識到我們是如此脆弱,因為我們所有的藥品都依賴中國。 現在(只)是新冠病毒威脅著我們的藥物供應。 將來若有交鋒,它們(中國)有可能會讓我們斷供。

新病毒很可怕? 可怕。 但更可怕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 當你和全球一個頂級的無賴、流氓、黑社會建立了全球命運共同體的時候,這可不意味著互相説明,而是玉石俱焚。 當你的供應鏈全部依賴於某人,尤其是CCP這種邪惡勢力時,你就被他扼住了命運的咽喉。 武漢病毒造成的對美國醫療產業的直接傷害讓美國受到的人民健康威脅浮出水面。 中國通過強勁的政府補貼、傾斜發展的化學工業、智慧財產權盜竊,鬆懈的環境保護以及對國內公司的偏袒,使中共國成為全球最大的API生產國。 中共國內疏於對產品的監管、法律執行完全不到位、權貴經濟盛行,中共國在製藥產業這種舉足輕重的地位極大地增加了世界人民的安全風險和健康風險。 更何況,中共國低劣的政治操守、無所不用其極的超限戰,更給世界人民直接的傷害。 此次武漢病毒很可能是中共主動發起的一場生化戰爭。 這真是對經濟全球化的一個絕對嘲諷! 真是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個絕好註解! 當你與魔鬼為伍時,魔鬼不會給你希望,只會將人類命運共同體變為”人類病毒共同體”、”人類危險共同體”!

當然,從本文也可以看出,因為中共配合WHO隱瞞真相,本文作者對武漢病毒的傳染性和危害性認識還不夠深刻,認為“盡管此新病毒有更強的感染性,但引發的疾病危險性更低”, 認為其死亡率可能低至同季節性流感的0.1%-0.2%這壹水平。值得指出的是,西方國家普遍沒有意識到中共為了掩蓋疫情真相而撒下了彌天大謊——西方國家仍采信中國的官方數據作為參考。郭文貴先生就曾在2月6日做客班農先生War Room:Pandemic(作戰室:瘟疫大流行)E.P.13時指出:中國官方數據都是假的,而且極其傲慢和愚蠢,每日的死亡率竟然是固定的2.1%。郭文貴先生同時還指出,根據他所得到的消息,彼時湖北已有超150萬人被感染,而被火葬場處理掉的屍體超過5萬具。即便采用中國官方數據,截至3月9日的死亡率也達到了3.86%,是普通流感的20-40倍!要記得,SARS的致死率是10%,而引發武漢肺炎的病毒被稱為SARS-COV-2,它潛伏周期治療期更長、難以確診且癥狀多變,實際情況有可能更糟糕。所以,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一定要警惕,不要輕描淡寫地以流感來類比冠狀病毒!

儘管冠狀病毒最後不一定會成為美國的健康危機,但它對製藥業產生的影響卻可能相當嚴重。

病毒與供應鏈

新型冠狀病毒大爆發有可能嚴重影響你的健康,原因超出你想像。 相比於直接傷害,病毒更有可能通過影響你其他醫療需求來讓你受傷。

這種新型病毒,官方稱之為SARS-COV-2(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2號),它所引發的疾病叫做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病)。 截止2月29日,美國的確診病例一直保持在相當低的水準(61例)並且數周來相對持續穩定,他們絕大多數為海外感染。 一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的高級官員近日向美國人警告說,冠狀病毒將不可避免地在全美擴散。 但她並未明確表示會有多少人被感染、病情會有多嚴重。 在加州以及太平洋沿岸的西北地區首次出現了數例社區感染,而全美第一例死亡病例發生在2月29日。

儘管此新病毒有更強的感染性,但引發的疾病危險性更低,相對於有關聯的SARS-COV和MERS-COV病毒——它們分別引發了2002-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的和2012年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 SARS的致死率為10%,MERS為36%。 中國最新公佈的數據,對於住院病人,實驗室確診的冠狀病毒病致死率為1.4%。 考慮到報導的病例大多為重症或住院病人,相比之下還有更多未報導的、輕微或無癥狀病人的存在,實際的病死率很可能更低——可能低至同季節性流感的0.1%-0.2%這一水準。 本季度全美已有超過125名兒童死於流感,但COVID-19看起來傾向在兒童以外的人群中傳播。

COVID-19更可能通過間接方式傷害美國人,因為美國的藥品越來越依賴於中國,無論是直接進口成藥,還是由中國來生產被稱為活性醫藥成分(API s)的中間化學品,亦或是它們的化學前身。 2010年至2018年期間,美國對中國藥品的進口增長了76%。 同期中國醫療設備的進口也同樣增長了78%。 美國製藥商80%的API源於海外,主要來源於中國。 中國也是其他國家製藥商的首席API供應方。 這種壟斷不是偶然,也不是自由市場的結果——這是中國政府政策所致。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最近總結說:”政府補貼、強勁的化學工業、智慧財產權盜竊,鬆懈的環境保護以及偏袒於國內公司的法規,造就了中國全球最大的API生產國。 “

美國人服用的成品葯有90%是仿製葯,但大多數是在海外生產的,主要是在印度和中國。 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仿製葯生產國印度,也有80%的原料葯是依靠中國生產的。 幾乎所有在美國使用的抗生素都來自中國。 一些較老的抗生素,如盤尼西林,已經不在美國生產了;中國控制著全球青黴素的生產。 此外,大量用於阻止冠狀病毒和其他傳染性疾病傳播的個人防護裝備(PPE)——手術服、手套、口罩和呼吸防護裝置——都是在中國製造的。

COVID-19已導致中國大範圍製造業停工。 對於嚴重依賴中國的客戶而言,發展成供給中斷是遲早的事。 食品藥品局(FDA)剛剛通報了某種藥物短缺,原因是生產此藥活性醫藥成分(API)的工廠因冠狀病毒相關的原因停工。 此外FDA還監控著另外20種藥品,它們的API或成品藥的唯一來源是中國。 不幸的是,不同於藥品製造商,沒有任何法律要求醫療器械或個人防護設備(PPE)製造商向FDA通報即將到來的短缺情況,甚至不能要求它們回應FDA的詢問。

冠狀病毒不僅讓人們擔心現有中國醫療產品的存量,更讓人們擔心產品品質受病毒影響。 中國對國內製藥商並無有效監管。 各種「插曲」反覆出現讓人懷疑產品的安全與功效:2018年,一家中國疫苗製造商銷售了超過25萬支不合格的兒童DPT疫苗;浙江華海藥業運送的降壓藥活性成分,包括纈沙坦(Valsartan),被一種在火箭燃料中發現的致癌化學物質(NDMA)污染。 2008年,一種用於製造血液稀釋劑肝素的被污染的中國原料葯在美國導致81人死亡。 現在,由於冠狀病毒導致的中國旅行限制,FDA已經暫停了對中國藥品和設備工廠的檢查。

在緊急情況或國際衝突時期,美國對中國製造業的依賴,特別是對醫療產品的依賴,可能是有害的。 由於中國製造業的中斷,患有非COVID-19疾病的美國人可能會面臨藥物短缺和價格上漲的局面。 美國是時候整理一份只在中國生產、但對美國人的健康和安全至關重要的品牌和非專利葯(包括其成分的原料葯)名單了,並採取行動確保這些產品再次回到美國生產。

本文 作者 Joel Zinberg, M.D., J.D.

喬爾·辛伯格,M.D.,J.D. 是紐約西奈山醫院外科的臨床副教授,並且一直擔任經濟顧問委員會的總顧問兼高級經濟學家,專門研究衛生政策直至最近卸任。 這裡所表達的是他個人觀點。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661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6610/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