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信息,WHO官員卻大贊中共!

https://spark.adobe.com/page/amX8TMrkN7Q8k/

新聞來源:華盛頓郵報, 作者:Emily Rauhala

翻譯:RA61

PR:城堡

簡評:海闊天空、RA61

簡評:

此次武漢疫情氣勢洶洶席捲全球,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逼著世界人民去尋找真相。 雖然中共花重金藍金黃全球媒體,雖然西方媒體無法想像中共的邪惡底線,雖然媒體在報導時需要小心翼翼求證,但《華盛頓郵報》還是忍不住發出了自己的批評:中共仍然拒絕向WHO、向世界分享疫情真相, 尤其拒絕向世界分享醫護人員感染的真相。

在大災大難面前,人類應該守望相助; 在兇險疫情面前,地球村的任何一個公民都與他人、他國休戚相關,都有責任與他人攜手共渡難關。 中共為什麼遲遲不願意履行維持自己「負責任大國」的形象,寧可受世界人民千夫所指,也拒不透明、公開資訊? 寧可花重金啟動全球沉默力量集體反駁,也不願把真實情況公之於眾? 寧可面對新「八十國聯軍」集體戰鬥的風險,也要耍賴到底,撒謊到底? 只有一種可能:中共做了見不得的勾當,絕對不能公之於眾,絕對不能讓人發現。 一旦別人揭開老底,一旦被人抓住證據,威脅到的必然是中共的政權和統治! 大概率可能是中共發動了殘忍的生化戰! 根據文貴先生爆料,中共這個反人類、反社會的大魔頭,在遇到香港人民的英勇抵抗后,想用病毒武器鎮壓英雄的香港人民,結果病毒失控,遂一不做二不休,將病毒向全球擴散,造成全球恐慌,而中共危中取機,在全球混亂中扮演自己救世主形象, 欺騙人民、鞏固政權! 中共之邪、中共之惡令人髮指,中共必遭天譴!

即使在《華盛頓郵報》這篇溫和的報導中,對WHO也提出了嚴肅的批評。 WHO不僅配合中共瞞報疫情導致國際社會疫情失控,同時被中共深度藍金黃的官員代表繼續助紂為虐,給魔鬼化妝,把中共的「大屠殺」裝婊成完美抗疫案例。 《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說明,WHO的一小撮官員,如Bruce Aylward,William Wan等,告訴大眾中共出色地應對了疫情。 除了譚德賽,世衛組織中還另有這麼一幫罔顧事實、厚顏無恥讚揚中共的譚德賽們。 由此可見中共的滲透力、中共對人的控制力有多大! 可嘆WHO這個擔負人類安全重責的機構,已經被這一小撮沒有良知和科學精神的官員把持,使WHO成為和中共勾兌、共同進退的中共走狗和中共大外宣。

世界衛生組織:中國不把冠狀病毒感染資料分享給衛生保健工作者

圖片:在湖北孝感市的一家醫院,醫生在看胸部CT

對醫護人員健康情況的及時更新,是瞭解疫情傳播特徵並以此制定下一步防控措施的關鍵。

但直到疫情爆發一個多月的2月14日,中共國政府才披露了約1700名一線醫務人員被感染。 這個仍在不斷增長的數位,被披露在某研究論文中,而非直接報給世衛組織。

世衛組織在回應《華盛頓郵報》提問時表示,世衛組織曾不止一次要求中共國政府提供”細分”數據,即從總體數位中分出的特定數位,這將有助於掌握醫院的感染 情況並對醫護人員面臨的風險進行評估。 世衛組織日內瓦總部發言人Tarik Jasarevic表示:「我們不定期地收到了 「細分」 數據,儘管沒有被感染醫護人員的具體資訊。 “

《華盛頓郵報》於上周六郵件中收到這樣一條評論,評論指出聯合國下屬衛生部門曾毫不留情劍指中共國政府對疫情報導和防控的不足。 這也是作為早期聯合國衛生部門(督促對中共國政府報導和處理疫情)眾多案例中的一例。

科學家和公共衛生相關專家需要瞭解研究新冠狀病毒(起源、構成等一系列資訊),但中共當局對提供疫情數據的拒不合作,可能將再度引發世界恐慌,尤其當疫情在韓國、義大利和伊朗大面積爆發後。

本照片顯示 在武漢紅十字會醫院 醫護人員在穿防護服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的流行病學專家Jennifer Nuzzo表示,「獲取一線醫護人員感染的詳細資訊 對於世界各國以此制定疫情防控計劃至關重要, 從公信力的角度來說將真實可靠的數據上報給世衛組織也非常重要。 “

世衛組織信譽岌岌可危

世衛組織也同樣面臨著信譽危機。 自02年中共國政府試圖掩蓋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疫情以來,世衛組織針對國際疫情的處理機制進行了更新,緊盯 責任源頭。

但最近幾周以來,無數例證表明中共政府在不斷打壓甚至迫害敢於說出真相的人,將真實的感染和死亡人數縮水,與此同時世衛組織仍在繼續對中共當局的做法表示讚賞 。

國際組織如WHO 如果想從災難中的成員國那裡獲取資訊通常需要一些技巧, 比如先給個甜棗。 但這次WHO對中共當局的讚美做法, 公共衛生專家認為太過了。 作為喬治城大學的國際衛生法教授以及世衛組織的技術顧問Lawrence Gostin表示:”不僅中國政府應公開 透明通告疫情資訊,世衛組織更應以透明的姿態面對公眾。

他繼續說道:”這是健康交流專業101(注:指大學中最基礎的課程 ),告訴我們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訴我們你所不知的,以及告訴我們你做什麼可以發現你所不知的。 “

有專家指出,是否因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影響了中共國媒體對醫生及其他醫護人員感染的報導還不得而知,但數據上的鴻溝可能單純體現了在這場危機中全面收集(醫護感染)數據的挑戰。

但可以明確的是,中共國政府提供的數據顯然沒能向世衛組織及相關機構專家交出滿意答卷。

喬治城大學奧尼爾學院國際衛生法律政策及治理專業的副教授Mara Pillinger說:”俗話說,吃一堑長一智,中共國政府至少應該從延誤SARS疫情(造成的後果) 吸取了教訓。 一定程度上的配合世衛組織,至少比完全不配合,可以使自己免遭駡名。 “

Pillinger 說: 「這種部分合作使世衛組織在政治上難以公開反駁或繞過中國政府,”皮林格說,”因為世衛組織需要盡其所能鼓勵中國加強合作。 “

世界衛生組織-中國冠狀病毒聯合特派團組長布魯斯·艾爾沃德週二在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展示了感染資料。(鄧尼斯·巴里博斯/路透社)

“SARS後時代”的改變

這種信任崩塌實在不應該再次發生。

“SARS後時代「要求世界各國及時快速上報新出現的傳染病,並賦予世衛組織更廣泛的調查權力。

這次中共國政府對於武漢病毒爆發的反應表明,其中一些措施是成功的,而其他措施則沒有。

例如,世衛組織曾對中共國政府迅速上報武漢疫情威脅表示肯定和讚賞。 但是,有證據表明,中共的一些官員,特別是中共地方官員,試圖掩蓋真實疫情 – 將李文亮等醫生封口。

19年12 月底,武漢市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微信同事群中因好心提醒其他同事安全防護, 無心洩露了七人感染了SARS類病毒。

李文亮的善意提醒言論被截圖在網上瘋轉,李被拘留,中共官媒定性為造謠。 當李被被釋放后,便立即返回醫院工作,並感染了該病毒, 並於2月7日宣佈死亡。

李文亮的死在民間掀起巨大波瀾,以至於從不關心政治的歲月靜好們也開始為李文亮發聲,突破了以往的輿論審查,這也讓中共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宣傳失誤,並迅速反應。

此後,中共官媒吃一堑長一智,報導著重於一線醫療人員為國奉獻為民請願的正能量,而不再報導有關醫院疫情傳播。

目前,世界衛生組織似乎在加大對中國及其領導人的公開支援力度。

世衛組織官員Bruce Aylward於本周二結束了對中國疫情的調查後表示,其他國家也可以借鑒中共國政府應對疫情”行之有效的嚴控措施” 。

在第二天的世衛組織的新聞發佈會上,Bruce Aylward再次肯定了中共政府應對疫情的做法,並連連稱讚,似乎世間所有的美詞都不足以肯定中共應對疫情的傑出應對.世衛官員王威廉 William Wan也表示贊同,「中共國政府知道如何處理,並且能出色完成。 “

英文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