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7日談冠狀病毒始於香港,必將終於香港!世界的爆發還沒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j3xdUNLKw&t=1275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sj1k9Bbuo8&t=37s

戰友之家聽寫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一個戰友發來的,讓我一定要念的,我就念了。這位戰友,「三月不上崗,耗干共產黨;半年不幹活,迎來新中國」的這位戰友。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3月幾號?哎喲,3月幾號啊?我從來……3月7號啊,快到 「三八節」 啦!怪不得,哎呀,本來啊,3月8號我想搞個直播,結果我太太說, 「你搞啥直播呀?不好。」 我說「哎,這啥意思啊?連我直播你也要管啊?」 她說「陽曆是老娘的一周年」,我想也是,就是這女同志比我想的細!所以明天3月8號不直播,先說一說。

兄弟姐妹好!尊敬的戰友們好!文貴在紐約3月7號亂聊直播。大家該睡覺睡覺,該幹啥就幹啥去,我這兒完全純粹是亂聊,真的別耽誤大家時間。今天我就隨便亂聊啦,是不是?好好地亂聊,認真地亂聊。

大家跟我在這塊兒亂調機器啊,有戰友說,「郭叔,這個,那個」……有點白了呀,有點白了呀。我們調這個相機的小夥子……ISO太高?我特願意和戰友互動, 我覺得最扯的事情就是爆料,等哪天我不爆料的時候,就跟戰友這塊兒,我在這塊兒做飯做菜,戰友們說, 「多加點醬油、多加點鹽,」那多好啊!像這似的是吧?「郭叔,搬這個,搬那個……」 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啊。你說我這人是啥人了啊,唉,本來咱就不是干大事的人,是不是?咱就干點小事就不錯了,現在還整個爆料革命,弄得自己老大,好像多大本事似的,算啥嘛!

所以說,那個孩子,調這個攝相機的這個,每次他調完,我一定是……給我調亂套了。剛才你看,這又給我調亂了,唉,沒法弄、沒法弄。所以戰友們,我特喜歡跟大家這種交流、亂聊、亂聊。香港的戰友啊,我一說香港的戰友我就激動!香港的戰友,磕頭了啊!磕頭了啊!磕頭了啊!(手勢) 剛才斷了?香港的戰友,磕頭了!磕頭了!磕頭了!(手勢)

現在效果可以吧?就是看我臉可黃了,我臉老紅啊,怎麼看那麼黃啊?跟得黃疸病似的。中國現在從「東亞病夫」,被人家稱為的「東亞病夫」,實際上「東亞病夫」是精神上的疾病,絕對不是身體上的污辱,是共產黨給瞎扯的。但是現在共產黨,中國幾千年的所謂文明,讓共產黨真會變成「東亞病夫」了。

現在看到我們山東老家,有我認識的朋友的孩子發來,閨女,跟非洲的朋友結婚了,生了孩子。我跟你說,真是,哎呀,不知道咋好了,這個是不知道咋說了,公眾場合就不說了。這咋弄呢,現在?這個天底下,有聽說賣淫的,聽說還沒有招嫖的,政府公開招嫖。

我一個朋友的孩子,被校長談話,希望你跟非洲來的學生談戀愛,你家的什麼N個事兒都能解決。 你說還有這不要臉的,這天底下婚姻自由啊。還有「招嫖」,還有這種事情!簡直太瘋狂了!這共產黨簡直是王八蛋,變態到極點啊!

我說到這兒的時候,大家想想,人命,人命值多少錢?在武漢,有雷神山、火神山,雷神山、火神山下,曾經有一個叫百步亭。百步亭建了一個叫做霹靂碑,霹靂碑上面又叫了潘多拉的盒子。潘多拉的盒子又名,現在的名,國際上就是生物研究,叫什麼?叫做霹靂館,那就叫做P4研究室。P4研究室最後出來了,在百步亭,在百步亭斜對角處,又建了一個叫做武漢火葬場。

那麼說到這兒,咱們再說一說,在北京城,有一個有名的地方,非常有名,在昌平。大家你們上電腦上,你們拉一下中軸線,盤古龍頭,還有這個昌平,你拉一拉,直接拉到昌平去。昌平現在是什麼? 中國人民解放軍,原來歸總參管,現在歸陸軍管了,叫防化工程學院,防化工程學院原來曾經在吉林呆過,本人出生的地方。

防化工程學院裡邊有牛X的人。大家要知道,劉國勝少將是幹啥的?劉國勝少將,查查劉國勝少將,他是幹嗎的咧?查查劉國勝少將,你們就知道防化工程學院是幹啥的。防化工程學院的昌平區是幹啥的,三千七百畝的土地,那裡都藏著什麼?

那個地方和百步亭、P4實驗室、雷神山、火神山下,我們的爆料革命的霹靂年,它有什麼樣的聯繫?戰友們,潘多拉的盒子、雅典娜的希望,它還要告訴我們,任何事情最終都有真相。這個真相的代價,就是中國人和全世界人的「人命」!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很難想像,你們在那塊兒還說「爆料、爆料、爆料」!咱老說「爆料」,過去三年,發生了多少驚天動地,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請問大家,你生活有啥變化?你做過什麼?它改變了你什麼?

(笨笨來了)

戰友們,所有的戰友們想一想,我們發生的大事,我們大家都經歷了。現在看一看,我上一次爆料,再上一次爆料,我曾經跟大家說過:

習非常惱火,說這個武漢疫情,現在全世界叫武漢疫情,在國際上宣傳領域,我們輸了,太被動;外交領域,我們輸了,造成了全世界人人喊打的程度,焦點全聚集在中國;那我們未來,武漢疫情我們這個帽子怎麼摘下去啊?!

王岐山發言說,武漢這個帽子,武漢疫情這個帽子必須摘下去,而且要把這場戰爭引向國際!——說白了,要死一起死,死也不是我的事。

我是在三、四個月以前爆的料,要打贏國際上的這場戰爭,外交上的這場戰爭,摘掉帽子這場戰爭。——就是要嫁禍於人。

大家看看,從那天起,國內所有的微信上和所有的媒體上,海外所謂的民主、民運的媒體上,那幫王八蛋所謂的大V們,全力以赴。接著就配合WHO世界衛生組織,就把武漢疫情就變成了Covid-19,更名啦,變成英文字母啦。沒有中國,沒有武漢,沒有共產黨。

叫武漢疫情是不對的,嚴格講應該叫CCP病毒。Coronavirus是不對的,應該叫CCP virus。CCP virus是對的。這個virus就是CCP,叫武漢,叫湖北都是不公平的。武漢,湖北不是你共產黨弄的嗎?

大家去想一想,全人類你們認真想一想,他們不要臉到啥程度,能把還在進行的疫情迅速變成一個國際事件。然後全力以赴,變成英文字母以後,就是美國人(乾的),全是美國CIA(乾的)。

全中國上下,一夜之間。咱們黑龍江的哥們給我發信息說:文貴啊,我看了很多信息,我當然不相信,但是我也有點二糊啊,有沒有可能真是美國人乾的。

你說這怎麼辦呢,你說。

這就是共產黨在中國執政70年的堅定基礎。洗一次,你不聽我的,洗兩次;洗兩次不行,我洗你兩千次。

這麼堅定的戰友,竟然能跟我說出這樣的話來:也有可能是美國人乾的。然後從中央到地方,全部在干一件事兒,這病毒是美國人乾的, 這病毒沒事了。

然後你看義大利死人比咱死得多,伊朗死人也比咱死得多。從過去剛開始接湖北人回武漢,到全國人圍打武漢人;到中央領導說,這整個病情可治、可防、可控、人不傳人。

然後到兩會必然召開,最後兩會不召開。全國人民過完年以後,全國人民在打武漢人。突然間,兩會不開了,怕傳染。突然間全國各地限期必須回去打工。你說這病態的國家到了什麼程度!

我看到一個給哈爾濱一個酒店發的信息,說不管如何,你得讓你員工回來上班。這哥們說:一星期前我收到的信息是,你敢讓一個人離開你酒店,我就把你抓起來!

你說這叫什麼國家,什麼政權!只有一個窩囊、無知、愚蠢、貪婪、懦弱的民族,才能撫養出這樣流氓下三濫的政權。

短短的幾十個小時,能把一個殺掉中國十幾億人的,一個巨大的人類前所未有的放毒事件,說成是美國人乾的,竟然有絕大多數人相信!

我老家山東受非洲人所謂的強姦式婚姻,招嫖的婚姻。真是文貴爆料剛開始說的那句話,真是公主逛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啊。大家都心中不願啊。

我們老家多少人的孩子被領導說成,嫁給了非洲來上學的學生。現在是多少人陰道破裂,多少人患上了性病,多少人生了不健康的孩子。只能一句話:這公主逛窯子,真是不圖賺錢,圖快活。快活在哪啦?真的快活嗎?

這還不算數,族災不算數,這又弄成國難。國難不算數,就弄成了全人類的災難。

這個黑、假,以警治國,以黑治國,以假治國。黑到這種程度,你真玩黑的啊。把下一代都改成黑啦!

談戀愛不論什麼族、什麼人,都應該是自由的、願意的、自發的。聽過說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政府和校長,集體遊說一些孩子要和別人睡覺的嗎?這不是犯罪嗎?

好,現在回來了,竟然現在把這些人召集在一起。因為他們有一個非洲人的臉,集體錄視頻,集體錄抖音說:歌頌偉大的祖國好,偉大的中國好,然後要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一黑一白,對照起來,說這病毒是美國來的。

這變態到什麼程度的國家和民族,才能幹出這樣喪盡天良的事情!什麼樣的國家和民族能幹這樣的事情!

所有兄弟姐妹們,這個時候你看到海外國際上所有的媒體,你看共產黨這個力量,在過去短短不到兩周多的時間,都在大肆的宣傳,所謂的病毒,冠狀病毒,沒有武漢了,沒有湖北了,沒有中共了,病毒來自於美國。

接下來就是一堆的大咖出來,莫名其妙的什麼美女啊,帥哥啊,什麼黑白婚姻聯姻體啊,都在說:1918-1920年之間整個西班牙大病毒,全人類十七億人,十幾億人染上了病毒,死掉了五千萬人,那也是美國人傳來的,然後這病毒也是美國人搞的。

在香港,在香港大街上,每時每刻都在死人。警察打人的時候說:老子就讓你全家染上病毒,老子讓你全家染上冠狀肺炎。然後大樓上的人,啪唧,就給扔下來了。

大家昨天在GTV節目裡面看到那個視頻了嗎?引起來了重大反響,咱戰友們收集得特別好。咱們的戰友之家,上天造,滅疫組,收集得太好了。從樓上,看一個屍體就被人扔下來了,又是被自殺。

現在香港警察打人的時候,說得最多一句話:老子弄死你全家。這是共產黨警察最愛說的一句話,已經流行到那兒去了。第二個:我讓你全家染病毒,讓你全家染病毒!然後弄死你 。

香港7000人所謂的被自殺,7000人啊!不到一年的時間,8,9個月時間,十個月吧,就幹了7000個人被自殺。然後你再想想冠狀病毒,冠狀病毒剛一開始感染最多的是香港,最後是香港直線下降,直接武漢爆發。

然後全世界現在說的是,病毒來自於美國CIA。然後去武漢殺了人,這個病毒會拐彎,直接拐回香港來殺人。來香港殺人,就香港人命太硬,不好意思,(因為)香港人太慘啦。這AI病毒直接拐回武漢殺去了,最後拐著拐著,跑北京去了,還跑中南坑去了。

然後這心肺機,大家看到從德國買的心肺機,所謂十台心肺機。十台心肺機能救多少人?

戰友們,全中國現在看看,心肺機,還有做這個核磁共振,包括做這個彩色掃描機,等一切機器,沒有一個是中國生產的。

所有的這次冠狀病毒,也就是共產黨病毒,沒有一個機器是中共生產的,然後你說這個國是最偉大的,然後病毒是美國產的。

病毒就是你中共產的!

然後美國、加拿大、全世界以集體的,現在一幫洋鬼子們,這些白人們,拿著共產黨錢的這些BGY的人,替共產黨說話,把這個大疫情給完全轉移視線。

戰友們,你們靜下心來想想,你看看現在在社交媒體上說什麼:美國人害怕了,哭求著中國學生不要回國,美國人損失了幾萬億,我的祖奶奶啊!竟然發給我的是一美國朋友,原來的老議員發給我說,Miles,這中共中國也太搞笑了吧!我說這事太多了。但是讓我很驚訝的事情,好幾個美國人都看到這個東西了。

就是這個民族被共產黨給弄得病態到什麼程度。現在這哭爹叫娘地往美國,美國跑不了往加拿大跑,加拿大跑不了往澳大利亞跑、往英國跑,英國再跑不了往紐西蘭,紐西蘭不行了去日本。

你覺得中南坑政治局委員,有一個孩子現在待在國內的嗎?結果你錄了個視頻,外國的所有的華人、學生、孩子們爭先恐後地往回跑,美國人求著給綠卡都不幹。這個變態,這個謊言,以假治國到了什麼程度。剛才咱說的,對國際上造假的這種媒體宣傳,你假到什麼程度。

對待中國孩子們,你必須去上班,用警察趕著去上班。把所有的病人鎖在家裡邊不讓出來,沒吃的、沒喝的,孩子沒牛奶,老人有病了沒有葯,關在門裡邊。你這個黑警察,以警治國到了什麼程度。

你現在整個口罩,領導家裡邊口罩隨便拿,什麼口罩一堆一堆的,一箱一箱的。有錢的人,人家馬雲一捐100萬、200萬;中國人的口罩,沒有。人家馬雲到處捐,100萬、200萬、300萬,馬雲要沒有中國老百姓支持能掙錢嗎?馬雲家背後的主人江家缺口罩嗎?整個中國的官員,縣長家缺口罩嗎?局長家缺口罩嗎?都不缺,就是中國老百姓缺。

這種黑社會的以黑治國,竟然老百姓全接受;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假治國,完全被中國老百姓接受,而且走向了國際。

中國人命能值錢嗎?誰看得起中國人吶!在紐約大街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有種的在國內喊的那些網紅,你在紐約大街上,現在你挺著胸給我走走看看。

能把一個十幾億人民的國家、民族,變成真正的東亞病夫,精神上的東亞病夫,變成肉體上的東亞病夫;還變成了公主逛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的,這種對民族DNA的大改造的災難;讓一個民族到處喊著病毒、病毒、病毒!

——只有共產黨能做到。佩服啦,共產黨!我R你八輩祖宗!還有這麼糟蹋咱們民族的嗎?!

當年趙孟頫大畫家,當時的皇帝已經混蛋到了極點了,民不聊生、到處餓死人。把趙孟頫找來,你得給我畫個圖,得反應天下一片美好、富裕、富強、花不完的錢、享不完的福,男人健壯、女人漂亮,天天從早到晚練雙休,畫吧!

趙孟頫實在是很為難,最後還是畫出了《浴馬圖》。《浴馬圖》里藏著的秘密是什麼?就是皇帝的昏庸和當時那種造假。最後,大家知道,這老皇帝最後什麼下場。

米芾的、米芾的字體里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這皇帝、這整個國家上下,從上到下都是一片假。但是全人類聽說過假,聽說過黑,聽說過以警治國,沒見過共產黨能玩到這程度的。

所以戰友們,我們北京,中國共產黨的空軍是什麼?共產黨的核心力量,許副主席——許其亮,是習近平先生最好的朋友,那是習家軍,習家力量。

大家知道閱兵的時候是誰嗎?丁忠福上將、丁來杭上將,丁忠福、丁來杭上將是中國北部軍區、北京軍區所謂中部戰區最牛的兩個將軍。

二丁啊!大家聽說過二丁嗎?聽說過二丁,大家好好查查,二丁、十二將是北方的——不是那個瀋陽的二王,你別搞錯了,瀋陽二王是另外一回事——二丁那是許其亮的左將右將,發生什麼了?發生啥事了?戰友們知道嗎?

你別往那個昨天我發的那個郭文上推啊,那個郭文所謂的是另外一個意思,大家你們很快就會知道真相的。我可以告訴大家,天津的墜機絕對是不正常的,但絕對不是去北京中南坑炸人的,但是他絕對是有事要乾的。這個我就不多說了。

二丁、十二將是誰呀?二丁、十二將就是習家兵、習家將,習家兵、習家將要出了事,意味著什麼?大家想想。大家想想,它意味著什麼?誰能讓它出事?誰讓他出事?

據說其中有一個空軍的少將,跟防化學院的這個劉國勝是親戚,他家人染病了,找劉國勝。說我們家人現在染上這病了,現在我在執行任務,你無論如何要保證我家人安全。我家人染病完全是因為當地的領導,讓他去所謂支持武漢去了,到了武漢染病了,一家人全染上了。

劉國勝告訴這位軍方執行的人說:你知道嗎?第一批倒下的最多就是防化學院的,第二批倒下的就是軍人,你做好心理準備吧!劉國勝可不是一般人物,那也是解放軍中有後門、有人的人,朝中有人的人吶。

結果最後這位軍方領導家人不幸死亡了,不幸死亡讓他,這個人是長期爆料革命的支持者。嚴格講跟隨者吧,不能叫支持者,看透了共產黨。所有的政敵,只要有權力,就把自己的政敵送到武漢去。把所有的政敵派到前方去,所謂的密切接觸前線安危,執行黨的任務和患病者。

哈哈!這是一個政治鬥爭最好殺人方式,比雙規管用。把過去政敵的雙規,現在改成雙抱:要密切地跟黨和國家、軍方、地方派到前線的人緊緊地擁抱,表示了對病毒的完全無懼,同時表達黨和國家對他的關心。

第二個對所有的派出前線的護士和領導者,要做出讓全世界看到,我們根本不在乎這病情,它就像一個感冒。所以,大膽地擁抱病情和病者。這倆一抱,基本上也就百分之八、九十嗝屁了。死多少人?

我再說一遍,武漢疫情僅僅湖北,幾百萬感染,死亡人數絕對超過十萬,就僅僅湖北。我本人認為,絕對是超過二十萬以上的。同時在家裡被餓死和次生災難導致死亡,絕對超過十萬。所以我總體估計,全國上下死亡人數絕不少於五十萬,死亡人數絕不少於五十萬。這是絕對真實數據,而且我是謙虛、謙虛、再謙虛了說。

大家看看,從當時習近平先生給川普總統打電話——這是個感冒,四月份就會好,一熱天就會好——新加坡感染力,巴西感染了,連正在夏天的我們的耿嚴先生、木蘭女士呆的地方,我的安紅漂亮妹妹,安紅妹妹家門口都染上了。

昨天安紅髮了個信息,家門口染上了,我的心咯噔咯噔的,難受死了。我們的安紅多重要啊,安紅要出事咋辦啊這事,爆料革命要出大事了那就。你說我們最重要的安紅,還有木蘭女士,門口都染病了,耿嚴先生,也有門口染病的。

那是夏天啊,你覺得夏天能把病毒給弄走嗎?洛杉磯熱嗎?洛杉磯不熱,那船上的感染疫情嚇跑了嗎?你們覺得還是感冒嗎?你覺得它會因為夏天消失嗎?

你說說這一個國家對人命,你想想它對人命在乎什麼?關心什麼?幾十萬人死亡,幾百萬人的感染,整個現在——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多少人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無飯、無水、孩子無奶粉,老人現在奄奄一息,門都給封住。這個時候還有人能開個車,有病還能開車去北京城。

所有政府,如果你公平地隔離,拯救全社會,是對的,要支持。但是你那是大屠殺,而且你放走你自己親近的私生子女和情人們,所以這個隔離就是是不公平的,是不對的。

這還不說,戰友們,看一看廣東所開的工廠。北京,在西城區,西城區一個招待所,所謂秘密隔離的地方,整個隔離區的招待所的服務人員,還有所謂的照顧人員,幾乎全部感染。敢說話嗎?你不敢說話。

北京城一個數也沒增加,限制所有從湖北到北京城的人,而且嚴厲禁止進京城的人。你不是每增加嗎?你不是0嗎?

現在黨媒竟然宣傳,拒絕海外帶病入中國。你簡直是瘋了共產黨。

這個世界上,這還不算數。大家現在看一看,馬雲出馬,共產黨現在給伊朗到處捐試劑盒,到處捐東西,捐錢捐東西。

整個湖北武漢,當時政府撥款10億人民幣——1.3億美元。10億人民幣,如果按照我們那個換款,才能換多少錢?還換不了1億美元呢。實際價值還不到1億美元。

但是,美國政府總共得了還不到100例,83億美元——將近600億人民幣,600億人民幣!人家600億平均100,多少錢啊一個人?6億人民幣一個人。

湖北省6千萬人,咱就得病多少人,就按你說的那個8萬人,平均多少錢戰友們?你們算算,幾百塊錢,幾千塊錢。中國人民大概幾千塊錢一條人命,到美國人民,6億人民幣。這就是,中國人命值什麼錢。關鍵那10億能不能到老百姓手裡面,你也拿不著,你能拿百分之十就不錯了,口罩,連白菜都吃不上。

說到這,戰友們,共產黨現在製造的這場病毒,中共病毒,中共冠狀病毒,和中共冠狀病毒的人道災難,和這種腐敗、官僚體現的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所製造的人道的一次次的次生災難,我們再看看它對全世界的傷害。

我義大利的朋友,過去堅決是舔共產黨腚的人,頭一段時間還在那說,老郭啊,我們義大利沒事,結果出那麼大事。他告訴我,駐義大利的大使告訴他,真的沒事就是個感冒,我剛從國內回來,我還去了湖北武漢疫區,如何如何。所以這個哥們傻叉衝到前線去,說沒事、沒事,到處宣傳。結果是他本人也染病了,現在在醫院呢。

這個例子我告訴你什麼,就是從中共開始,要把這個所謂的中共冠狀病毒的疫情拉向國際,把這個注意力拉向國際,把病毒帶向國際那刻起,全黨、全軍、全民、駐外的使館,外交部的楊娘娘楊潔篪、孟建柱、孫立軍、吳征這些人,還有楊瀾鑰匙瀾,全面站出來講話的同時,中招的第一個義大利。成功地拿下義大利。第二伊朗,第三法國。

我上次站這裡直播的時候,我說你記住,這個左棍啊,這個馬克龍,法國一定將為他付出巨大代價,現在將近600多例了。大家想想我上次站在這裡說話的時候,法國是幾例,幾例,現在已經600多例了。伊朗當時是幾百例,現在是幾千例。事實上絕對不止,絕對不止,十倍、一百倍都不止。

不但如此,大家要看到一個更加可怕的地方,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千萬記住啊,我的英國不是一般兩般的人多啊,我的同事朋友,我怎麼苦口婆心,他們好像都覺得英國沒事似的。你看英國啪啪就完了,直接幾十,呱六十、呱就上百。連瑞士都上百了。

一系列你看出來是什麼戰友們?你們沒有得出一個結論。昨天我看了路德訪談,路江談,老江這嘴啊,愛馬仕皮子我覺得太軟了,得給他弄點金剛什麼的抹抹嘴。還有昨天早上的路安談,安紅美女啊。他們倆談我都聽了,談的非常好,但是他們忽視了個現象,他們還不了解共產黨。在這次中共冠狀病毒疫情在國際上,倒下的,很多是它的朋友和相信共產黨的人,和被共產黨藍金黃的人。

但是你記住,只有一個國家,是絕對超出常理的,感染最少,控制最好的。那就是最了解共產黨的那個國家,最了解你這個國家情報,最了解你共產黨的文化,最了解你的流氓以警、以黑、以假治國的核心本質,掌握你一切的。大家說說是哪個國家?

我看看戰友們留言啊,哪個國家你們說說,(念戰友名字)……朝鮮、台灣、德國,德國沒落了,俄羅斯、台灣……這根本摟不住啊,我得找回來找回來,剛才念俄羅斯的戰友,說俄羅斯這個戰友是誰,我得看看啊,迷茫前行,迷茫前行,北京大學人民日報戰友啊,還有2017也是俄羅斯啊,喜馬拉雅也是俄羅斯,咱們戰友水平太高了。

我告訴你們大家,第一個最牛的就是俄羅斯!俄羅斯共產黨絕對是跟習最好的,王岐山,非常好,最好的。最了解共產黨一切運作的、俄羅斯;第二、朝鮮。戰友們全答對了,恭喜啦!愛馬仕皮子一人一塊,從空中取吧….!啪…啪…啪…扔給你們啦!呵呵!大家能看出來,做出這些政治決定、國家級的決定,第一俄羅斯、第二北朝鮮。(北朝鮮)馬上邊境全封,北朝鮮染上一個槍斃一個;俄羅斯立馬邊境全封鎖,別說中國人了,中國蒼蠅都不行。中國貨全停!

我在聖彼得堡的哥們,在那有一個大酒店,東西都是從(中國)國內進的(貨),什麼牙刷、牙膏都是在國內進的(貨),便宜啊!所有的貨都是在那塊(進貨的),包括有很多服務員都是在大陸去的、很多杭州姑娘、東北的、齊齊哈爾的,佳木斯的漂亮的姑娘,統統一律停!明確告訴你,你敢再在中國進一瓶水,老子就把你抓起來。你老老實實在這塊把你酒店…你該關的關、你該停的停。你甭想來一樣東西,你敢來我就抓你!誰跟他談?克格勃(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前KGB的人,也就是今天的俄羅斯中央情報局,去幾個女的、幾個男士,全副武裝。我那哥們傻了!說: 「這平常都好的不得了啊!到我這都客氣的不得了啊!都到我廚房吃飯的主啊!到廚房裡面吃飯的主啊!」 這在俄羅斯算是很榮耀的、在法國是給你最大面子的人,突然間臉就拉下來了!全副武裝!你別廢話、甭在那進東西。

北朝鮮、大家知道北朝鮮一再通知你們:「鴨綠江你敢過來人,我就全開槍」。把共產黨給嚇尿了!東北官員(趕緊)通知啊!「你們千萬別去、去的話人家拿機槍掃你們!」從這一點上能看出來,跟共產黨穿一條褲子,真的是共同扛槍、共同嫖娼,知己知彼的就倆戰友:「俄羅斯、北朝鮮….」什麼伊朗、義大利、英國、法國都玩你呢!

他(ccp)的敵人是誰呢?:美國、英國、加拿大這是他的勁敵。日本、韓國這都是共產黨認為你這都是嚴重影響我一帶一路、嚴重影響我這2025、2035、2045計劃,你們這班丫挺的全得死!全都給你傳染上,我嫁禍於你。去看去吧,這一場疫情讓你看清楚了國際關係!

伊朗的所有軍方、什麼蘇萊曼尼、穆薩維、哈梅內伊全是共產黨錢上的關係和買賣武器的關係。他甚至都反不起、好不起,想好都好不起。人窮志短吶!國家也這樣,伊朗就是沒球錢瞎折騰,它必須靠這個共匪流氓。讓他幹啥他幹啥、讓你舔碇你舔碇、讓你舔腳你舔腳、讓你舔第五個腳趾頭…你不能舔第三個腳趾頭,就這麼簡單!伊朗這幫愚蠢的東西,先從軍方帶入傳染到伊朗,最後是醫生護士傳入,最後是可怕的搞石油的傳入,災難的結果!

日本、最早日本這種為了奧運會、為了最可怕的事情,日本倒在了習的…不能叫裙子啊…褲衩下面。為什麼?「我要訪日、我要看櫻花!」所以安倍這次傻了!日本人這回傻了!就為了一個「櫻花旅」,想叫中國承認(並且)同意我加入聯合國(安理會),釣魚島的事情咱倆商量,東海的勘探油氣(能源)咱倆能達成實質共同開發的協議,然後你給我把旅遊全面打開,安倍的眼睛這次徹底完蛋了!求你將我加入聯合國(安理會),求你把東海聯合開發繼續下去,然後在釣魚島上我(放棄權利),我要支持你共產黨,聯合國的常務理事讓我進。結果…不敢動了!不敢下嚴厲的措施了!「啪」!病毒蔓延。對日本國的影響大家要記住:這是一場不可逆轉的、巨大的傷害!

英國不敢惹!為什麼?(CCP)投資幾十億英鎊,「我不給你了啊!我不投啦…不投啦!」 人窮志短。英國這個紳士,穿著皺褶褶的西裝、還得裝著很有范兒的樣、還得(模仿英國腔)「…En…En…how are you?…how are you?」還得拽著英國音,然後再哆哩哆嗦的「嗯嗯…給我點錢吧!」(英國)不敢啊!這回也不敢(採取)嚴厲(措施)!劉曉明那個王八蛋,你看那個流氓樣,那個嘴臉「中國沒有政治犯,中國有絕對的言論自由」就那個貨。就是當年習近平要訪問倫敦的時候說:「你們英國不讓我們來、不讓我們投資,你有錢嗎?你有技術嗎?」就那個流氓嘴臉。這次說啥?:「你敢採取任何極端措施,我就把投資停了!」整個大英帝國跪在地上!「咵」(病毒)傳進去了!

法國馬克龍這個流氓,完完全全竟然跑前線握手:「我們沒事!」好像法蘭西這個民族個性文化真的是嚇死人了!結果是一下上去一百多、六百多!就是為了中共的威脅,絕對不允許採取措施,採取措施「楊娘娘」出手了,「楊娘娘」派出一大批駐法大使,殺王健那幫人也全出來了!

這就是共產黨!這還不算數!大家看到這些不算數!更誇張的事情(是)美國,加拿大!

大家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我就是有三個感受,就是美國這些天來…美國整個國家完全沒準備好這場冠狀病毒。

我可以告訴大家你們不要高興太早!什麼川普總統說了病毒來源…來自中國的起源有疑問,這個Tom Cotton天天喊這病毒有問題,盧比奧參議員覺得有問題,然後我們的斯伯丁將軍、比爾·格茲、史蒂芬·班農都懷疑有問題,我們有War Room,大家看問題高興太早,太天真!我還是那句話,我對全世界的任何政治家,我都不信任。我不覺得政治家裡面有好人,好人當不了政治家,或者好人當不了政客!全世界(都一樣),他只是好和壞是有限制範圍、還是沒限制範圍(的區別)。

中共是完全無底線的流氓,徹底的垃圾、畜生,卻打著宗教的、正義的、為人民服務的、一切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幌子),但是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最後是國家成個人的。這種流氓沒法律、沒信仰、沒底線。但在西方他有法律制約他,他有信仰制約他,他有社會媒體監督他,但是政客就是政客。我所經歷的、我所看到的,我告訴大家,美國完全沒準備好。在政治上沒準備好、在技術上也沒準備好。

而且現在這個疫情也是兩黨之間較量的一個利用工具。你要25億老子給你83億,然後兩黨的媒體現在開始利用這事攻擊。但是為什麼我說美國沒有準備好?

第一條,到現在美國還沒有採取嚴厲的措施!川普總統乾的最好的事就是馬上對旅遊限制,中國人來(美國)受限制,這是最偉大的決定。但是在CDC,就是美國醫療監控中心和WHO對整個武漢P4病毒研究所病毒來源的研究上完全沒重視!這給了共產黨絕對的大機會!你的沒重視,就是讓共產黨這個流氓,你越硬他越軟,你越軟他越硬!他就這麼個東西!所以說它就屬那個彈簧的。現在在這個問題上已經共產黨佔了上風了。全世界連我們的戰友都在說,也有可能是CIA 做的。就這個國際宣傳…這次楊娘娘被習近平給大批以後,全面攻擊是很成功的。鑰匙瀾、 吳征第一個出手,孫力軍、香港、社交大媒體、所有明星,海外華人包括中國和山東聯姻的那些非洲來的那些非洲女婿,統統的開始。美國這次很被動,很被動。這一點上美國決定沒有準備好!政治沒準備好,宣傳整個失敗。對待整個病因、病原的重視程度徹底失敗。

第二條,我要告訴大家的,美國整個全國醫療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樣。我有最好的醫生,全美國最好的醫生,他的老婆緊急入住(醫院)…頭兩天我請他在這吃飯,到了曼哈頓最好的紐約大學的醫院急診室,13小時無人管無人問。他傻眼了,旁邊有人流血,旁邊有人裸著身子,有大明星就在那躺著,根本沒人搭理。很多年輕的醫生根本不在乎你,每天都幾十個在那躺著,我幹嘛在乎你啊?這個服務態度,服務文化是糟糕透的。這是曼哈頓NYU 大學,包括哥倫比亞一樣。不是說你有錢你有權,你就行的。不是的!他是最好的醫生,他本人傻眼了。他原話跟我說,他說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找了自己的關係也是沒什麼(辦法)。前面放了個電視,電視還不管用。最後13小時自己拉回家去了。

就那天跟我吃晚飯的時候,他的夫人還身體不舒服了,在我洗手間里呆了半天。給她拍拍、救救,才讓他回去的。那天是王艷平我們一起跟他吃飯,把王艷平給嚇個半死。一樣的,但是像我去哥倫比亞學院,我是住著總統的那個房間,都是院長下來接我,然後走特殊的通道。有內部的警察,直接電梯控制,然後到房間。當然好了!但是對一般老百姓來講是不可能的。哥倫比亞收我的一年、一年管理費,就是幫助你醫療,幫助你檢查,按小時收,一年收我360萬美元。收我360萬美元一年,有沒有病收你360萬美元,誰能拿360萬美元一年,到那塊去檢查病去啊?

它不是那個樣子,美國的床位在那擺著呢,醫療設施在那擺著呢,它的公共醫療…特別是醫護人員,它在那擺著呢。這麼大的疫情,它來的時候,不管你多牛的國家,我告訴你,你就是一碗的水。人家這個疫情來的時候就像一個從天上…瓢盆大雨,你這水一下就不存在了。根本沒有對抗的可能性。但是咱們中國,中共領導下的政權,老百姓的疫情比是什麼?咱們是挖耳勺的水,從天上直接來的不是傾盆大雨,是大海水衝過來,你那耳勺根本不管用。美國是一碗水對著下雨,還能維護一段。所以這個重視程度得到什麼程度?你得知道是天上降下得傾盆之水,你這是一碗之水,你不要自不量力。你要做好充足的準備,你不能相信說這是感冒型的病。然後到四月份一熱天就好了,然後勤洗手不用戴口罩,這完全是胡扯的。包括昨天川普總統在那被詢問,所有的措施看上去很好。我說實話,我跟很多專家跟他們談,他們認為這完全不足夠。美國現在是目前重視是最好的,但是是不足夠的。因為美國這個國家太開放了!大家現在看看曼哈頓,紐約現在有人嗎?

昨天星期五前天星期四,星期四星期五,由於就在42街,我下面20條街的地方,那個律師被染上病的,那個律師是住在威徹斯特最貴的地方,律師,白人,會計師,有錢人的地方…威徹斯特。那個地方律師染上了,整個律師大樓全部隔離,就這20條街。聽到這個信息以後,曼哈頓少了40%的人。這40%是什麼?大家能不上班就不上班了。能不到大街上逛就不到大街上逛了。不是人消失了,就是大街上的人流少了35%~40%。

我們家這塊兒是全世界的核心紐約,紐約的核心的核心的核心。我家門口叫 Diamond Street 鑽石角,下面廣場是全紐約最核心的。曼哈頓的核心,心尖兒上,最近沒有人了,大家都不聚會了。但是你去到商城,對面,Whole Food,我家前面最有名的,全世界(最有名)Bergdorf Goodman…,人流還是熙熙攘攘的人很多。美國重視的程度夠不夠?還不夠。為什麼?美國政府沒有告訴人民這個病情有多可怕。很多人也真的不在乎。

但是從前天昨天,比如昨天我在辦公室,我一天戴口罩戴手套,跟任何人見面砰屁股,砰肘,踢腳,不握手。但是就在我們的辦公室,有一位美國的員工,「咔!咔!咔」一咳嗽,三樓、二樓的員工都聽到,嚇得…呦…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害怕,都害怕。這是因為他靠近我,因為他知道我們在幹什麼。我們是世界上最早的爆料革命,爆疫情的,講真相的。

我們把路德訪談的節目叫他們看。他看到我們天天的 War Room 戰鬥室班農先生,我們在直播講武漢的疫情,他們恐懼。可是重視程度,他們還是相信政府的。他們認為這是個感冒,還要我小心。再一個我上火車,我戴口罩,我就行了。事實完全不那麼簡單。

現在我身邊的人都在建議我:第一,要馬上離開曼哈頓;第二,我要徹底在一個獨立的生活狀態下去生活;還有我要就一個單獨通道,徹底隔出外面的生活。我有N 個地方的選擇,我可以馬上飛到鳳凰城,住到幾十英畝,幾百畝大院裡面,曬著太陽是吧。跟圖桑之間一,二個小時的車程,不被Sara 警察男友的感染,沒有問題我不見她,我在鳳凰城我有大房子,沒有問題。我可以飛到黃石公園,山頂上,在那塊躺著睡覺沒問題。我也可以去紐約旁邊康州,大房子住也沒有問題。我也可以去紐約上州,上州有一個幾千畝地的一個地方,沒有問題,大火爐烤著火。

可是我們有爆料革命啊!有些人我必須得見,有些會我必須得開,特別是滅共革命到6月4號,爭分奪秒。還得買…昨天我們又買了100萬口罩,在美國100萬,我們捐給政府,我們現在有1300萬口罩,剛剛…我在直播前,又有人跟我說,又拿200萬口罩,3M公司。

我們發口罩戰友們要記住,我們發給最多的就是我們沉默的力量,沉默的戰友。多少戰友在背後,默默的支持我們,奉獻著,真的是幾年了。這些口罩以他們為主,有的戰友只要5個口罩10 個口罩,我們從來沒有發過低於50個口罩的,我們一般都是50,100,150,200,但這已經很多了,一罩難求。像香港那些孩子說,郭叔只要5個口罩,我們都給他50個。一包就50嘛,我們現在要求是直接一包一包的,不要那個單包裝的,因為寄給太難了,我可以向大家發誓,所有戰友們要記住,郭文貴給你們的口罩,是全世界上質量最好的,最好的。千萬別什麼玩炫了,還戴個什麼N95,那胡扯的那是,就是醫生口罩最管用。關鍵要常洗手,關鍵把口罩放到耳朵上,這個要保持正常的使用,以避免間接接觸,不要拿下來不要這個亂碰,千萬不要拿手碰。關鍵你要是重視,洗手、標準戴好。特別有人戴兩層,那你真是胡扯的。昨天我看到國內一個醫生錄的特別好,當你戴兩層三層的時候你根本不能呼吸了,你的呼吸全從側面進去對你是最大感染。一定要尊重專業!醫生手術口罩三層的四層的就是最好的,別玩炫別玩時髦,別現在再搞炫了,這是不好的啊!

我說到這兒戰友們,我得發口罩,我得開會,我得見人,我得見律師,我得見官員,我得向美國向歐洲向西方儘可能提供信息。我們每天從早到晚我們GNEWS、GTV是唯一的全世界一個全天候中英文向全世界傳播武漢共產黨的冠狀病毒的真相的媒體。唯一的!我們是唯一的一個把中共冠狀病毒武漢疫情用中文、英文、日文、德語、法語,很多小語種在傳播的爆料革命的戰友唯一的媒體。

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大家去想一想,我們這個國際翻譯組、秘密翻譯組、戰友之家、我們的「小皮匠」法國的、我們的「卡麗熙」加拿大的、我們的路德訪談、我們的大衛兄弟,這些戰友們所有傳播的在不同的地方,包括我們日本的好多戰友都在默默的傳播著,很多像德語的現在德國的、義大利的「天津大姐」都在傳播著。只有爆料革命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即時的、全球的、基本上全覆蓋的,傳播共產黨的冠狀病毒疫情的一個媒體和平台。

說到這兒我再說到第三條美國,美國的媒體,美國的所有的美國的媒體和美國的華爾街和美國的被「藍金黃」的這些混帳們,完全站在了中共一方。就社會動員力量完全不存在,甚至是被淹沒,這才是可怕的。政府完全沒有告訴這個病情和疫情的真相,政治上的操作現在完全沒有準備好。對這個疫情的真相的了解和對真相的不了解導致你無法真正的面對真相,和整個社會上藍金黃的力量、華爾街的金融力量為了支撐所謂的金融市場和媒體的勾搭和沉默。這三條美國將出大問題!

那麼現在我告訴戰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戰友們記住,我們最不希望的事情病毒在這些國家大肆的擴散、爆發。但是大家要看到整個共產黨的CCP冠狀病毒的一切爆發和災難的時刻根本沒有到來!我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們只能傳播更多的真相。人類的無知和人類的貪婪和人類的傲慢和政治的這種下作和這種黑,不同程度的黑,是我們這些老百姓是無法想像的。

國內的家人戰友們、我的同事們,我求求你們了一定要記住文貴一句話:你活著什麼都存在,你死了你就是一堆爛泥都不是!立馬燒掉你。你憑啥不去尊重這個規矩?!疫情完全不知道是哪來的現在,咱知道還沒得到正式的認可。病情有多大危害力沒人知道,所謂的道出解藥根本沒有兌現。共產黨兩會不開,共產黨的黨的口罩不摘,你的命你去跟他拼什麼去呀?!你活著哪怕吃草、吃菜、啃樹皮活著待在你待的地方,這就是文貴給你們最好的建議!

不要相信任何一個人的!什麼哪國總統、什麼政治人物、什麼樣人物就一句話你把口罩摘了你去見這個病人去,然後有解藥了萬一染上有解藥我出去,否則你碰這幹什麼呀!

關於共產黨滅不滅,我現在我這兩天著急呀!我說這個八寶山的那個青煙裊裊啥時候「裊」啊!啥時候「裊」啊!如果說昨天啊!那架飛機不被給干下來的話估計已經「裊裊」完了,估計已經青煙裊裊完了啊!這是一個。第二個這中南坑裡的人也…你說這天下多不吉利,你說這大庚子年前你準備那麼多火葬場生產線幹嘛兒你說,還準備了買了新的火化爐幹嘛兒,現在中央領導惱火誰買的?誰讓買的?!你說就天意嘛!是吧!戰友們,這個時候共產黨的恐懼、共產黨的內鬥、共產黨的內亂,上海幫江家江志成在哪兒呢?在上海嗎?在武漢嗎?不在!香港嗎?不在!馬雲在哪兒呢?這富豪全在紐西蘭呢!是吧!紐西蘭也染上了最近,是吧!

大家都知道武漢疫情意味著什麼!我上星期直播的時候,我還有我在二月一號直播的時候,還有二月六七號我記得哪天直播的時候,我說過2.7到3.0。上海股市、深圳股市、香港股市只要不停下來不關門,不算!人民幣港幣「咔嚓」不下來,不算!現在陷入啥樣了?!

我再告訴大家,不到一周前幾個最牛的人說美國股市不會跌超過五百點。我那天看著他,我跟他坐在喜馬拉雅大使館一起看著道指下降九百六十點,他整個人的臉…汗下來了,他買了N個股票,都是投資者的錢吶!我說你不是說五百點嗎?!我說今天大概在一千點。現在大家知道已經是多少點了,一千五吧?一千六、一千七了。我可以告訴你黃金「啪」就漲上去了。這完全沒開始!現在還兩萬五千多點,兩萬六千點。大家記住恒生一定跌破兩萬點,道指一定跌進兩萬點,美元和人民幣和港幣會交叉式的升降,最後「咔嚓」下來。世界經濟的黑暗根本沒有到來,甚至連開始都沒有!

記住,錢會讓你泯滅良心也會你喪失理智,權力會讓你泯滅良心也會讓你喪失理智,那些明星所謂的名頭會讓你忘掉生死忘掉人性也會讓你喪失理智,這幾樣東西都是這次冠狀病毒共產黨病毒最大的懲罰者之一。看到華爾街,看到上海股市,看到深圳股市,看到所謂的金融市場都在玩兒僥倖心理,甚至想在這場人類災難之中得一杯羹,發一筆大財。得多少人為了這個貪婪,什麼你恐懼時我貪婪,你貪婪時我恐懼。胡扯的!在這次冠狀病毒面前一切哲學、一切邏輯、一切所謂的標準,一切不管用!什麼那些專家呀,你看那美國幫我找的那些專家,胡說八道的「你不要戴口罩你勤洗手」,放屁!這病毒到廁所都傳染了,還TM不戴口罩,你找死這不是么?!這些狗屁專家!還有什麼金融專家,還有什麼教授,Expert,都是胡扯的!

這次的共產黨的冠狀病毒的厲害的就是他把不同的毒放到了一起。而且是超出了人類的想像的,他敢放出來。然後它超出你想像的大腦的,讓你這全世界他敢說謊話。然後他超出你想像地敢做假經濟。完全病毒的擴散、標準、來源,完全不在人類的大腦範圍之內!

所有專家、媒體給你的意見,你都不要信,你只信現實。現實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自己貓起來,想辦法活下去!你就甭想再賺錢了,你就甭想再發財了!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我們活下來的就是贏家!因為共產黨一定被滅。

全世界的媒體、金融、金融市場,我告訴你這房產,你會看到就我對面的這華爾街,這所有的大樓,都得幾十幾十地往下降,白菜價!還什麼汽車飛機啊,你飛…飛機估計會…有一段時間還會很貴。因為私人飛機啊,大家都不敢做民航機了嘛。現在船厲害,很多人都往船上跑。我明天也上船了,我明天也要上船上呆著去了。都往船上跑,只要船上能做到徹底隔離,還是安全的。

這就是整個現在(的)整個現狀。全世界完全沒有人準備好,共產黨的冠狀病毒帶來的災難結果和共產黨的冠狀病毒對人類的大屠殺還沒有開始;和共產黨的冠狀病毒對經濟金融生活的整個都沒有開始。大家看到這個暴跌,美國的各種決策。最終的結果,就像我們爆料革命。我們不希望這樣,但是它一定會發生了!

共產黨沒了,共產黨的經濟沒了,香港的政府的官員全嗝兒屁了,香港人將重生。絕對香港將是最最偉大的這個歷史時刻,一切將從香港開始!香港大街上歡欣鼓舞的時候,不戴口罩的時候,那幾個流氓不在的時候,國際社會讓香港再生的時候,就是病毒結束的時候。起因香港,將結束於香港。絕對不是紐約,肯定也不是北京,也不是武漢,大家走著看。這就是天意。香港這7000人的被殺被跳樓,就是這件事情的一切的開始。結束,就是香港人再生,香港再恢復到國際社會大家庭。這就是香港!

香港已經第三次,將改變全世界。鴉片戰爭,香港改變了世界。再往這之前,然後中日戰爭,改變了世界。這一次共產(黨),香港將成為共產黨滅亡的標誌性的一個事件。開始於香港,結束於香港,大家走著看。

現在共產黨後悔了,過去這麼多大事發生,大家跑有個地方,跑到香港就安全了;錢有地方藏,藏在香港就安全了。現在是避難不能去香港,是藏錢不能藏香港。去哪呀?去日本,不中。去歐洲,也不一定行,也很遠。去美國,更不中了,是吧,美帝國主義嘛,他們嘴裡的。所以現在,所有的上層,恨習恨王恨到家了!你把我家後面的一個秘密花園給毀了。所以說戰友們,共產黨在冠狀病毒前這一段的表演,把用「楊娘娘」把這個用外交拉向國際,把武漢病毒改成Corona什麼病毒,然後栽贓於美帝國主義CIA,然後把這病毒弄到伊朗去,弄到義大利去,弄到法國去,讓大家要死一起死。這種戰略,和這種戰術,天助我們!共產黨完了!完了!你完了!你絕對完了!!它能不完么?!美國能找不到最後病毒哪來的么?!

經濟全垮了,共產黨叫大家都去生產去,再死。接下來的爆發,是下兩到三周。記住啊,我為啥說四月一號咱看看啊!「青煙裊裊」和國內的經濟的整個大崩塌,和宣傳領域的全世界和它對抗。全世界的經濟進行搖擺不定,甚至墮落的時候,跟它之間的對抗。

爆料革命,進入了全球滅共的自動時代,和全球聯合滅共的時代。現在是共產黨的自焚時代。

我們把爆料革命拉向國際,和把共產黨現在讓它推成了自焚的時代,內部自焚,外部自焚,國際自焚,金融自焚,以及它自己的身體身體自焚,以及它準備好的八寶山的和上海的、深圳的那些準備火葬,火葬別人的火葬生產線,火化(設施)、火化爐,當然了,現在都要去管用了。

所以戰友們,告訴家人,告訴所有的朋友們、戰友們:活著,是你現在唯一的,你挺不挺郭,爆不爆料革命,都不重要!活著!不論在美國,在加拿大,在任何西方(國家),一定要記住,這次的疫情遠遠沒有開始!遠遠沒有開始!

(戰友點名)現在瞿水台的胸罩火了,現在已經有人生產「瞿水台胸罩」了。開玩笑一句話帶出那麼多話題來!哎呀!瞿水台寫了本書,原來我不知道,她親自去了南法普羅旺斯奔牛村,調查了王健,還寫了本書叫《王健之死》。我還沒看呢,大家可以去買去啊!Jho Low又回馬來西亞了,很厲害啊!但是Jho Low會跟馬來西亞會被幹掉的,一定會被幹掉的,Jho Low。Jho Low一定會被幹掉的,不管孟建柱,他爹,怎麼幫他,他一定會被幹掉的,這小兔崽子。馬來西亞,馬來西亞進入了一個絕對不穩定期,Jho Low就是導火索,Jho Low會被消滅。我們今天啊,後台最起碼在30萬左右吧。

陳峰陳波切,洗錢洗咋樣了呀,陳峰?最近的雙休咋樣了呀?比較消停啊。咱有戰友說,希望我…(視頻突然中斷)

中不中啊?聲音中不中啊?聲音可以吧?(調試設備)呵!這回回來了吧!折騰、折騰,咱馬上周末了。折騰、折騰,折騰啊!折騰啊!

我現在念一個信息啊:你好,七哥,莫斯科的戰友。七哥,(我是誰不能說了啊!)你的鐵杆粉,是個跟隨著你三年的戰友小螞蟻。俄羅斯從中國的國際物流線路並沒有全部停,那後果不堪設想!因為俄羅斯大部分產品是中國製造。我朋友在莫斯科開批發大超市,大部分東西來自中國生產。後天有個貨櫃從哈薩克入境莫斯科10到18天到達莫斯科。我只是說說我知道的事,沒有別的意思。七哥辛苦了!祈禱上帝保佑所有戰友和同胞們平安健康!(豎起大拇指示意行禮)給你磕頭了啊!這就是戰友,這就是好戰友!我不說你名字了,我在這念了。我要再重申一遍,有時候我說的吧,我這人說話跳躍性思維,跳躍性講話。這個我太太跟我過了34年了說,有時候說話,她聽我說話,她說我是跳躍性思維。

所以說,我講的是這個朋友的故事,不等於全俄羅斯shut down。(調試設備)今天你們記住了,想著先去廁所啊。咱今天猛聊呢,猛聊呢!就這位戰友說的非常對,我想說啥意思呢,戰友你說的是很對的。我不是說整個俄羅斯的全停,不可能。關鍵是它有限度的控制,它有些是讓你進的,有些是不讓你進的。俄羅斯跟中國徹底、徹底停下來的可能性是沒有的。我給你講那個故事,當人把邊境的人的控制已經到了極限,已經到了極限。而且最了解中共的所有這些的就是人家俄羅斯。我講是這個意思。(雙手合十行禮)謝謝這位戰友啊!你信息我現在就加上你的了,我現在就加上你的信息啊!我現在就加上!這樣的戰友我最喜歡了!因為我們的爆料革命就是唯真不破。(向俄羅斯戰友發語音信息)收到了兄弟,俄羅斯戰友收到了啊,唔該曬,唔該曬了(粵語:十分感謝)!

不動了,都擠不進來了!「木蘭」擠不進來了。哎呀!剛剛呢我跟大家斷了,我發現這個瞿水台沒有發財的命。我看看戰友誰發的這個是…(她)說瞿水台寫這本書啊,是叫做什麼普羅旺斯的蝴蝶,普羅旺斯的蝴蝶。希望大家去買!我給瞿水台做廣告了。不差錢兒不差錢,瞿水台。但是他這個書寫的應該是…我還沒看呢!我還沒看呢!

這美國的戰友,純美國戰友!現在看爆料革命的純美國戰友,用英文我發信息啊真是。好好!謝謝了,謝謝了!收到了,收到了,收到了!我再重申一遍,剛才的被停下直播跟共產黨半毛錢關係沒有。是咱的直播盒子是用的備用電,就沒插電池!就是咱們孩子沒給我插電池,是沒電了!沒電了,手機相機也沒電了。我剛才又換了個小相機啊!所以說跟人家共產黨沒關係,跟共產黨沒關係。你看我馬上把這個換掉了,是吧?!然後呢,我就換了個新的。咱不是有東西嘛!

該是共產黨的事,就是共產黨的事;不是共產黨的事,堅決不是共產黨的事。咱不栽贓陷害!唯真不破!(喝口水)我樓下的人都來了,哎呀!我又得去開會去。我一會戴上口罩,我戴上口罩我真發現太難受了。醫護人員太了不起!怎麼戴的一天一天…哎呀我的媽呀!我昨天我戴一天把我難受得…前天。這Sara啥意思?Sara,這Sara天天…哎呦我滴媽呀…說七哥怎會不告而別!我咋會不告而別?!不會的啊!

(開會時間溝通)人家早就來了!戰友們,我要給大家這個…今天因為還有一個問題。我不可能不辭而別,那是文貴的風格嗎?!我簡單給大家還有一個事沒說。我再重申一遍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款者,你們收到Email會給你們發口罩。千萬記住啊!因為咱們發口罩,你們回復需要的一定要寫上。我們路德先生幫一個戰友申口罩。

我說了三遍我,說你一定要有郵編、郵編,結果到最後沒給我郵編。因為大家知道我們發口罩的時候,我們這個單子你給了我了,我把信息發到一個發送中心去。發送中心跟著我這個人馬上一掃,「啪」的掃上去了。人家掃全是自動的,啪的把這個弄上了。結果是一弄,人家是7000個單子啪的就出去了。結果路德先生沒發郵編,到下一個時候沒有郵編,馬上回來重新弄。你說這耽誤事!大家要記住!接收人的名字、郵編、聯絡電話…這都是英文的啊!和你的名字,還有詳細的地址。好吧!你們可以向Sara、木蘭…Sara,木蘭可以去申請。可以給路德先生申請,然後你們可以直接(聯繫)。特別是有過捐款的戰友,你們就不要去用這個周折了。

你把你的付款單、捐款賬號直接發給到法治基金的Email裡面,他就會給你,他就會給你發。好不好?!今天法制基金會再拿到…法治基金會拿到一百萬,有一百萬。咱們戰友太多人!你知道僅僅我們給廣西地區,我們頭兩天就發了大概一百六十萬。廣西地區,廣西地區說那個病,這個傳染病較少的,純粹胡扯的。純粹胡扯的!咱們戰友已經證明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黑龍江這邊我們已經發了大量的…不說數了。黑龍江的戰友非常非常得棒!

另外一個請戰友們要記住的:所有的戰友申請口罩的,捐款的,到法制基金去申請最好。咱們爆料革命戰友們去到Sara和 「木蘭」 那去申請,路德那去申請啊!現在還有誰這兒?咱們可以再找幾個戰友的點,好不好?!

那麼另外一個就是戰友們,我現在再次向大家說,文貴告訴你們,特別是啊…特別是在歐美,現在海外大量擴散的前夕,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出去就戴手套,戴口罩。活著最重要!戰友們活著!我就需要你們活著,活著最重要!最重要!!就這麼簡單。

國內的戰友們千萬別上班,千萬別離開家。滅不滅共不重要,你活著最重要。我真是求求大家了,求求大家了!我希望所有的中國同胞都能活著,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跟我們在北京盤古天安門相聚,實現喜馬拉雅沒有共產黨的那一天。這是我最高的期望。求求大家了!不要天真,千萬別上共產黨的當!

只要是兩會沒開;只要共產黨的人沒把口罩摘下來;只要是國際上沒有正式認為中國疫情已經下滑,你們千萬別出來。什麼時候出來很簡單,共產黨兩會開了,不戴口罩了;這個共產黨所有官員去湖北不再演戲了,而不是估計這兩天習近平要去,聽說要去,要到百步亭去了,別在那揮揮手就走。那不行!你得摘口罩密切接觸。領導(到)他那個級別已經到了最高級的防範了,防核武的級別了。防化學院劉國勝要親自去了,石正麗、郭德銀、王岐山、孟建柱,楊娘娘這些人都真到了,而且跟大家握手擁抱;而且在武漢那些樓上被鎖著門的人都下來了,你就結束(防範)了。希望這一天早日到來!

只要樓上人沒下樓;只要這些領導沒有摘口罩;只要兩會沒召開;只要國際上沒有認可,你就別出來!什麼復工、返工都是胡扯的。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海外戰友千萬要記住,海外大爆發絕對沒開始呢!我從星期一開始起,我要仨地方:水上我要活動,山上活動,還有地下室,完全絕緣狀態,因為我要迎接著最壞時刻的到來。

四月一號或者四月七號,我將有大直播,大直播!!看看這個青煙裊裊的八寶山把誰給裊了還是沒裊。另外一個,咱看看這個疫情在西方擴散到什麼程度?還有一個你會看到全球聯合滅共,自動滅共和最關鍵的是經濟在西方的「社會主義」,我再說叫資本主義社會,沒資本沒主義,有資本才有主義。只要資本行業動了,就是大動了。咱就等著股市「嚓…」 下行,然後政治上必須有行動。行動就找罪魁禍首,不是替罪羊,也不是找政治犧牲品,Slive go(快去)!就是要找真真正正的罪魁禍首 。那個時候才達到滅共的一個小高潮,這就是我四月一號或四月七號的直播的基礎。

你會看到上海、深圳和香港的股市這麼樣?人民幣港幣的匯率怎麼樣?美國的道指股市怎麼樣?歐洲幾個大的股市和德國指數怎麼樣?日本的股市會出現劇烈的下滑,這個時候才形成共產黨海外大宣傳那個猛勢已經過了,它撐不下去了。西方政治有行動,經濟上有行動,然後病情再有大擴散,這個時候各種疫苗也會出來,各種疫苗的好消息就會出來。但是你收是收不回來了,世界的經濟形勢要比大家想像的壞的壞得多。大家做好準備吧!什麼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往下。不是百分之三十、四十,百分之三十、四十你就高興吧,磕頭吧!都是百分之四十、五十往下。

我今天本來想爆兩個料呢,兩個重大行動!就是上次我播完你們看吧,馬上有行動看到沒有?!美國的行動,歐洲的行動,一切的行動!多得不能說了我也就別說了。早上有GTV,戰友之家Sara 美女和她警察男友聯合做的視頻,還有「上天造•滅疫組」,「木蘭」妹妹跟幾個帥哥美女,還有「挺郭小妹」做的視頻,還有我們卡麗熙、小皮匠、白夜、大衛兄弟,耿炎兄弟現在的訪談,還有一個我們路德社,路德訪談、路安談、路瑞談,大家去看吧!太具體的我就不說了,大形勢。

一會我要見的人,就給他提兩條建議。就在樓下邊等我呢,我要去這個地方,我就給他兩條建議:
第一條,美國不要再撐股市,你撐不住;
第二條,加大美國的政治(壓力),要求武漢P4實驗室到底這個病是咋回事?必須無條件的提供所有在湖北武漢中共的所有病人的信息和病毒的排序。
我就這兩條,我就這兩條!

我在這衷心的感謝國際秘密翻譯組和秘密翻譯組,戰友之家這些默默無聞的戰友,還有我們現在有一個特別的群:挖掘群。我就不說誰名字了。感謝了!沒有你們,爆料革命爆什麼料,就成爆尿革命了。

還有千千萬萬個就像剛才俄羅斯這位戰友,正在看直播呢,馬上給七哥發信息,就這樣的戰友。真心的希望共產黨滅亡;希望自己的爹娘不被人家欺負;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國有尊嚴沒有恐懼;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打假疫苗;希望自己的家人姐妹美女不被人家給雙修;希望海航這樣的公司不僅偷完錢搶完錢,再把海航甩給這個所謂的國家接管,讓老百姓買單。讓中國人在海外活得有尊嚴,打斷欺民賊欺騙人民的這個血管,讓欺民賊在海外無法藏身之地,讓更多的中國人在海外受到歡迎受到尊重有尊嚴。

我們現在可以說,爆料革命是最成功的把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看看彭斯副總統,看看彭佩奧國務卿,看看羅比奧,看看Tom Cotton,看看班農先生,看看川普總統,還有斯伯丁將軍,逐漸要把共產黨和已經把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同時把海外的華人的形象和欺民賊徹底分開;把病毒和中國人分開,和中共緊緊的連在一起;然後把這些小粉紅這些爛人們和我們華人分開,讓中國人的孩子在海外讀書受到絕對的尊重,絕對的歡迎。絕對要制止這次在海外華人形象的大災難即將到來之時,我們徹底阻止。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爆料革命做得最好的。

共產黨完球蛋了,你就甭想了,只是你怎麼完?!你怎麼完?!六月四號很長啊,還有八、九十天吶!但是大家要記住,越是到最後的時候,災難越大,困難越大,挑戰越大,千萬不可得意。還是我老娘說的話:別破褲子先伸腿。早樂必早衰,早悲必早哀。過早的高興你會失敗,在事情上害怕那你就完蛋了,就什麼也得不到。這就是起而伏之,伏而起之。騎著馬上山的時候,你得趴在馬背上,你牛的時候趴著謙虛一點,騎著馬下山的時候,你得仰起胸,走下坡的時候仰起胸你才摔不下來。

戰友們!爆料革命到了這個人類上最偉大的一場革命,進入最關鍵的時刻,受到了全世界的高度重視。看看GNEWS、GTV的早晚武漢戰役的這種報告,成為全世界上唯一的新聞平台,中英文的平台,而且引起了世界上高度重視。請兄弟姐妹們要珍惜上天給我們的這個力量,給我們的這個機會,滅掉共產黨!拯救中國人民!拯救全世界!替天行道,替天行正道!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還是那句話,千萬記住:中國人的追求的最高標準就是香港人的素質。我們要做的,學習的榜樣就是香港人。千萬別忘了香港運動!大家千萬別忘了,香港人在經濟上、在精神上、在國際的尊嚴上是我們真正的中華民族的脊樑。記住香港同胞!郭文貴將盡一切力量,跟香港人站在一起,為香港死去的義士們給他們爭回尊嚴,爭回真相!一定會為你們拿回屬於你們的公平和尊嚴!

親愛的戰友們!一定保護好家人安全,不要以身以命試險。別忘了香港運動。謝謝!

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新疆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所有的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雙手合十行禮)

戰友們抱歉了!今天中間得里得瑟的耽誤大家很多時間,今天是大周六,文貴在這塊佔用了大家很多時間,抱歉了!但是今天直播我是很高興!亂聊,亂聊,確實達到了亂的目的,聊也基本上聊了。我看這是誰呀(戰友點名)謝謝兄弟姐妹們!一切都是剛剛…一切已經開始!哎呀!(拍掌)總是收不住啊!一切已經開始,一切已經開始!戰友們!戴口罩、戴手套別忘了!我要去戴手套、戴口罩,勤洗手!再見!

【文琪】 【杯酒漸濃】 【pride文風】 【shangshang】 【文中】 【文健】 【彩虹橋】 【YIMING】 【文正】 【胡楊】 【文奇】 【愛狠Love7】 【文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9

3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