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給國際社會展示了什麼“世界意義”

作者:MH

張維為教授在《東方衛視》做了一輪“中國抗疫的世界意義”主講,歸結起來主要有那麼幾點,一是中國當局高效快捷,控制能力強,有洋人誇讚“新標杆”;二是美國流感死人更多;三是美國是“程序民主”,而中國是“實質民主”,致力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四是方艙醫院裡病患一片載歌載舞,歡天喜地的氣氛,驚呆外國人;五是川普“美國優先”的口號是自私;六是國際社會對中國當局做與不做的質疑批評充滿“矛盾”;七是中國人有所謂“家國情懷”。

關於第一點,如果只誇耀高效快捷,控制能力強,而不去追問用在什麼方面,那麼當局這種高效快捷和能力強根本算不了什麼,當年德國法西斯閃電戰突襲波蘭,乃至佔領大半個歐洲,以及日寇海軍偷襲珍珠港,幾小時就癱瘓了美國太平洋艦隊,這都堪稱世界一流的高效快捷,不可一世。再看中國當局把這種高效能力施展到什麼地方去了呢?一聲令下,全國快速進行封城封縣封鄉封村封戶,完全不顧夠不夠條件,講不講方法,堵死再說。封堵的方法是應用什麼高科技的工具嗎?從封堵的用具來看,幾乎都是再普通不過的隔板,路障和崗亭了。那麼這些普通工具真能阻擋了百姓的行動嗎?顯然不能,於是當局就部署大量持槍的軍警和帶紅袖章的業餘執法隊了,加上“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的公開威脅,也只有以這種暴力恐嚇手段才能達到控制驚恐中的老百姓。可見,控制“疫情”靠的不是什麼技術含量的科學方法,完全是來源於一種對人暴力恫嚇的手段。依靠暴力手段達到控制的目的,值得誇耀嗎?若值得,那希特勒和東條英機就該是中國的師傅了,他們倆所代表的國家早就證明自己可以躋身超級大國,而且是全方位展示了這種驚天動地的“世界意義”,而中國這位跟班徒弟也僅僅是步師傅的後塵而已,何時輪到中國如此來誇耀和擺顯?

此外,此次疫情由人作載體轉播擴散,於是方法上控制了人就無疑是控制了疫情,這正好符合一個極權制度動員鎮壓工具的特點,再加上目前對患者根本沒有什麼特效藥,只能是“安慰性治療”,也就是不管誰加大投入什麼人力物力,以及多建多少個醫院就能解決得了的。因此所謂的“防疫抗疫”實際上就變成了“防人控人”,這也正好體現了極權政府別的不行,但卻能通過快速調動暴力工具來鎮壓民眾的那種優勢或“優越性”。

順便提一提,張教授聲稱中國當今控制了99%的疫情,也就是採用極權力量通過恐怖威嚇方式控制了99%的人員,似乎就意味著為世界做出了什麼重大貢獻。那麼美國撤出自己的僑民,用自己的力量回國“控制”那1%的疫情,本身也在實質上幫助中國減輕負擔,為世界做貢獻,中國的外交部華大媽怎麼卻譴責美國是“帶了一個很壞的頭”了呢?這怎麼解釋?

張教授自己對這種“優越性”讚歎不已還嫌不夠,於是還去找早已通過利益關係與對方達成某種默契的重要人物出來為其背書佐證。其中一位就是世衛組織的現任總幹事譚德塞,我們就來看看其人其事。

譚德塞曾在(2005年-2016)年度分別擔任埃塞俄比亞擔任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在中國政府的幫助下,譚德塞於2017年順利擔任世衛總幹事。為什麼要幫譚某?原來中埃“友誼” 非洲東部國家埃塞俄比亞作為北京“一帶一路”非洲戰略支點,在2006年到2015年間,獲得中國政府超過130億美元的貸款,該國的一半外債來自中國。 2020年2月4日,處於輿論聲浪中的譚德塞似乎又得到了中國政府的積極響應,造價18億美元,由中國能源建設葛洲壩集團承建的埃塞俄比亞國家重點項目,GD-3水電站首台機組並網發電。看看,中國當局如此砸下重金,譚某焉有不投桃報李之理?

為此,譚某的話還能有幾分真實性,可以代表客觀公正?果不其然,在2017年11月,在他當任的聯合國世衛組織就公開讚揚中國當局在“長生生物假疫苗事件中行動迅速透明。”而當時有25萬名新生兒接種假疫苗得不到政府賠償,已經被媒體披露的數十個受害者在接種假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甚至死亡。尤其是這次世衛組織前往中國,名義上是去調查病源,可是遲遲沒到疫情爆發的地方武漢,而是到中國當局安排好的幾個周邊省份去參觀“抗疫”,最後到了武漢也沒去“臟區”(dirty area)進行實際取樣考證,查明病源真相。可以想像,這種所謂的“調查”,與其說是查明病源,還不如說是吃好喝好的遊山玩水,最後代招待人照著事先準備好的“總結報告”宣讀一番便順利了事。這種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不惜沆瀣一氣的人,由他樹立的所謂“新標杆”,除了新瓶舊酒,光鮮其表,敗絮其中之外,還能是什麼東西?

關於第二點,張教授舉例說美國。去年以來的三個月中,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估計,本季到目前為止,至少有1300萬人感染,12萬住院治療和6600人死於流感。但CDC在表述中用了estimate(估計)這個詞。為什麼用估計?因為CDC關於死亡、感染、住院這些數據的統計是根據死亡證明來的。也就是說,6600人的死亡證明,不僅是流感本身直接造成的死亡,而是Influenza-Associated Deaths。就是把一切直接、間接與流感相關的所有死亡疾病都算在內,包括肺炎和其他一切當時或者事後一段時間內發現流感是其中一個因素所造成的死亡。而且,因為去醫院的人畢竟是少數而且是比較嚴重的,不少人得病後可能都沒感覺,或者以為感冒了,或者可能都沒出症狀,沒去醫院,這部分人被忽略了,得用數學模型加上這部分人,加上後死亡率可能就完全變了,這也是為什麼“冠狀病毒毒性可能不如流感”云云的傳言得以甚囂塵上的原因。

此外,幾十年前,由於美國人口年齡的巨大差異以及65歲以上老人的數量不斷增加,65歲以上的老人死亡數佔了74.8%。而老人由於身體素質差,死亡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比如心血管疾病和其他老年疾病造成的死亡,只要誘發因素可能是一次感冒,都可能被統計在內。其次,這場流感已經持續很久了,並不像中國武漢那樣美國突然爆發致命流感,換句話說,流感基本不會直接致人死亡,而是引發並發症。為此,兩者時間點不一,性質不一,危害的嚴重性不一,且單獨計數和綜合計數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根本無法類比。為此,不加區別的把武漢肺炎與美國流感拿來相提並論,實屬偷梁換柱,瞞天過海的在欺騙觀眾。

關於第三點,所謂美國祇是“程序民主”,而中國是黨國體制的“實質民主”。看得出來,張教授是高度讚揚美國人十分在意民主選舉這種形式的,這是不是暗含著說,中國就不在乎那種程序形式,所以什麼選不選票,人不人大,表不表決等等,通通都是演戲或表演道具,糊弄一番就行,所以才以黨代政,黨國一體,一切由一個自命“先進”,同時又對老百姓“高度負責”,充滿“無限責任”的組織來代表,這樣老百姓就“實質民主”了。有沒有這層意思呢?如果有,那麼咱們就恭喜張教授,“實質”未必,但張教授終於說了一句大實話。

民主制度下,權力的來源是選民的委託和授予,任何執掌權力的人均為國民的委託代理人,都必須經過國民一人一票的選舉程序產生,選舉程序又同時是權力者合法執政的證明,也是國民當家做主的體現。這麼重要的一個證明過程,怎麼在張教授眼中就僅僅是一種沒有實質意義的程序呢?那麼按張教授的邏輯,人大選舉活動根本就是作秀程序,浪費納稅人的錢財(雖然是實話,但當局認為演戲和道具是統治需要,一樣不能少);中國根本不需要走法律這種程序,工人農民自己在車間和地頭展開審判就行;夫妻根本不需要政府的登記程序,只要兩人同房就行;買賣房屋和土地轉讓根本不需要合同程序,雙方各取所需就行。大家可以想像,沒有這些必要的程序,人類社會跟孫猴王開的花果山還有什麼區別?難道皇帝賞你一個官差去管事就等於你“實質做主”了?別人替你做主就等於你“實質做主”了?荒唐的邏輯!沒有體現做主的程序,何以證明國民得以做主的實質?可見,張教授腦袋一拍,張嘴就來的所謂”實質民主“,其實質恰恰是在混淆是非,是為了給專制制度塗脂抹粉而不惜把國民自主的民主惡改為歷代王朝所奉行的”為民做主“。

此外,一個誓言要消滅資本主義制度為己任的權力實體,怎麼會去與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構建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呢?有誰見過黃鼠狼誇口要跟雞鴨建立什麼“動物命運共同體”的?為此,還敬請中共集團認真去閱讀和重溫馬恩的原著,看看一個號稱以馬恩思想理論和行動理論建黨建政的初心和使命是什麼,你們要么違背了他倆設立的基本原則,要么這所謂的“共同體”本意就不存在人類公平正義普世價值的任何踪影,而跟當年日寇我是主來你是奴的所謂“大東亞共榮圈”毫無二致。之外還是什麼?

當然,中國當局推出這類口號並非沒有自己的考量,那就是中國自身至今還羽毛未豐,實力尚欠,現在要全面戰勝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沒有勝算,於是就挖空心思裝出一副親善面孔,在潛伏爪牙忍受,之所以要推出這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目的就是忽悠和向對方套近乎,麻痺對方,為將來的突然一擊積蓄力量和創造條件。對此,從川普當政的美國政府反應來看,中國當局這種暗藏殺機的司馬昭之心,已盡暴露於天下,被美國朝野識破。

關於第四點,方艙醫院裡所謂病患一片歡歌笑語,載歌載舞的景象。由於當局對武漢信息的封鎖和管控,目前沒有正式的方艙醫院病患公開披露的細節,是真是假只能有待查證。不過,人們可以從《方方日記》和牆外零星的透露披露情況來分析,被強制居家隔離的家庭成員幾乎沒有一個具有那種歡快心情,而是普遍身心沮喪,恐懼和惶惶不可終日,不知疫情何時結束得以恢復自由活動,也不知病毒是否會降臨家庭而面臨全家滅門之災。居家隔離的情況如此糟糕,相比之下,被“應收盡收”強制送至那種設施簡陋的方艙醫院隔離的病患,又無藥可醫,只能聽天由命的祈求運氣,每天不乏目睹自己鄰居或周邊床位的病友不時被裝入屍袋拉走,在這種瀰漫著死神隨時降臨的氣氛中,還有誰能夠有如此強大的心理素質去把喪事轉變為喜事,從而跳起歡快的舞蹈,唱起愉快的歌聲,還上演那種“火線入黨”的鬧劇?此外,中國當局不僅從外地增派了武裝警察,醫療隊伍,還特意安排了據說有300名記者到了湖北和武漢疫區,專門去干那種報導“正能量”的事。那麼那種載歌載舞,歡聲笑語的場景是病患發自內心自發表現的呢,還是那些記者們按上級的旨意和部署導演出來的呢?恐怕後者可能性最大,從極權政府暴力和謊言歷來是其看家本領的特質來看,再從這次為打造祥和盛世景象而有意隱瞞疫情來看,自編自導一出“正能量”的作品為極權政府的“抗疫”效能歌功頌德,那更是勢在必行,也是那些記者們的使命所在。

至於張教授提到外邦友人對這種戲劇場景感到驚訝而讚歎不已,張教授的解讀是,這是外邦對中國當局“世界意義”的欽佩。而實際情況恐怕未必如此,還有一種似乎更接近事實真相的欽佩,那就是那種歡聲笑語,歡天喜地的表演實在太逼真了,以至於可以達到魚目混珠,以假亂真的地步。

關於第五點,美國總統川普當政以來,採取的是“美國優先”政策,這在張教授眼中是“自私”。這話要分兩頭說,首先川普是美國選民普選出來的行政首腦,在為美國服務,他提出美國優先,這作為美國人自身,不僅符合常理,而且也是他的義務和職責所在,這是哪門子“自私”呢?莫名其妙。其次,在中國這次防疫抗疫行動中,美國從物資和資金方面提供的幫助最多,還主動把新開發的藥物投放給中國,且不斷提出向中國派出最強的美國專家到疫區湖北武漢進行實地調查,探尋病源,但遭到中國政府的拒絕。這又是哪家邏輯定義的“自私”?

按張教授的說法,美國是在藉這次疫情之機,試圖順勢把投資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回流到美國去,這就屬於“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自私了。這話又要分兩頭說起。中國長期以來與美國的商品貿易中都是大幅度順差,每年高達數千億美元,這無疑都是中國利用世貿組織的規則大占美國的便宜。面對這種情形,美國自川普當政之後就立刻調整政策,通過提高關稅力圖削減逆差,還不惜與中國開打貿易戰,迫使中美的貿易額趨向平衡。關稅提高了,從國外輸入的產品成本就提高了,這就有助於跑出去的資本逐步轉向跑回國內來,這本來就是一個國家一種無可非議而常用的經濟手段,無可指責。另方面,這種手段還發生在這次疫情之前,又不是衝著疫情來的,跟所謂的”趁人之危,落進下石“有什麼關係呢?為此,所謂“趁人之危,落進下石”的說辭實屬混淆兩者發生的時間點,偷換時空,無中生有的無端指責而已。

關於第六點,面對外部世界對中國當局對疫情的作為提出眾多的質疑和批評,張教授對應的說辭是,中國這麼做不是,那麼做也不是,不管怎麼做都不是,似乎在暗示國際社會的質疑和批評充滿“矛盾”,“缺乏公正客觀”。那麼國際社會對中國當局做與不做之間提出的質疑和批評真的有“矛盾”之處嗎?顯然不是。早在疫情爆發前的寶貴兩週,中國最高當局就得知了疫情的危害性,可卻為了所謂“維護節日的祥和氣氛”,更重要的是為了避免恐慌危及中南海“政治安全”的大局需要,不惜把疫情隱瞞下來,對人民撒謊,說什麼“可防可控”,這是有責任告訴民眾實情的事,該做的沒做。接著,嘴巴可以撒謊,疫情卻不會撒謊,只會如實如期的爆發開來,當局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由於病毒來勢兇猛,一路攻城略地,勢如破竹,使當局猝不及防,只能發揮極權制度的“優越性”,緊急調動軍警前往事發地點解燃眉之急,採取野蠻手段不分青紅皂白的全面封城封戶,製造了眾多的人道災難。這就是應該做的卻在瞎做。對此,中國當局兩方面都沒做好,國際社會提出質疑和批評,何來的“矛盾”?

關於第七點,所謂中國人有“家國情懷”。這種似是而非的情懷首先沒有交代家是什麼家,國是什麼國。從中國歷代王朝社會來看,家和國在權力構建上沒什麼區別。家是家長制的家,家主一人說了算。國是君主制的國,一國之君說了算。也就是,家庭成員之間是家主與家奴的關係,皇帝與臣民之間是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兩者都奉行命令與服從,絕對權威,暴力至上的叢林法則。長期生活在這種主從關係之下,家奴和臣民被跪久了,又無力反抗和改變,於是當中就有某些文人術士,古代以儒家為代表,當今以張教授這類犬儒為代表,萌生和運用這種是非不分,美麗動聽的所謂“家國情懷”,一方面試圖取悅家長和統治者,另方面就主動變屈膝為享受,改變不了奴隸地位,就爭當奴才,“修身齊家”練就一身好本事,目的不是激起國民的主人意識,而只知向家主或統治者賣個好價錢,還為其美名“家國情懷”,往自身臉上貼金,為自己的下賤遮羞。張教授還引用魯迅的話語來為中國當局我行我素的行為背書,可別忘了,魯迅也為張教授這類人刻畫了一個角色,叫“坐穩的奴隸”,儘管可以爬到高位,享受厚祿,卻始終改變不了自己仍然是跪著一族的命運。

傳統上,對大多數國民來說,家奴和被統治者在肉體上長期受到家主和統治者的盤剝和壓迫,幾乎喪失了國民本該具有作為主人的基本意識,這本來就已經是他們的悲哀,可張教授這類犬儒雖然接觸過西方教育,卻不僅不吸納現代西方公民的主人意識,還在大肆沿用“家國情懷”這種媚上欺下的精神鴉片來麻痺他們的大腦,摧殘他們的靈魂,扭曲他們的知覺。這就無疑把自己轉變成了充當與朝廷合謀欺騙大眾的共犯。

至此,由張教授為中國當局宣揚的所謂“世界意義”根本就沒有什麼新鮮貨,而是極權政府自身一貫邪惡的本質再次大暴露大展現。如果實在要用什麼準確的詞語來描述中國當局向國際社會展示了什麼“世界意義”的話,那就是兩個詞:野蠻和欺騙!

附張維為視頻講話網址: https://m.tv.sohu.com/album/s999551.shtml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5104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4301/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4301/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4301/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