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推咎美國,中共背後煽風點火

https://spark.adobe.com/page/iVPhAgOOw9rNv/

文章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5, 2020 at 7:09 p.m. GMT+8

作者: Gerry Shih

簡評、翻譯:freedust

校對:Julia Win

簡評:中共的宣傳,無疑是其超限戰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原有的中國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主流媒體的基礎上,在中共領導層的推進下,2016年既已形成了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為核心的多種媒體形式,以及官方媒體和社交媒體相結合的宣傳武器。他們窺伺到社交媒體和普羅大眾的聲音,在西方民主體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狡猾地利用了這一點,通過官方擦邊球似的聲明作為引信,再由早已安排好的各類社交媒體,網紅大V,大外宣的電視臺,以及無數的五毛黨們,為這個“宣傳炸彈“添加火藥,最後在西方的民主環境中引爆,引起軒然大波,進而操縱西方輿論,干預政治。擁有這個利器,無疑使中共這個惡魔生了翅膀,既可以迷惑世人掩蓋自己的罪惡,又可以蠱惑人心,淹沒正義和真實的聲音。醒過來的人們,我們有義務和責任用真相喚醒更多人,這是我們與CCP惡魔戰鬥的最有力武器,當我們斬下它翅膀的時候,就是它罪惡大白於天下、滅亡的時候。跟隨文貴先生,支持、參與爆料革命,唯真不破!!!

陰謀論者將冠狀病毒推咎美國,中共在後煽風點火

2月27日,一名保安在北京一家幾乎空無一人商場的入口處流覽手機

北京:美國正在掩蓋冠狀病毒的死亡人數的真實情況。美國應該學習中國如何應對疫情。美國是冠狀病毒的發源地,全球危機都與中國無關。

本周歡迎來到中國互聯網

中國的冠狀病毒傳染情況和引起的恐慌正在減弱,這個第一個被瘟疫侵襲的國家現在卻被一股民族自豪感籠罩,還有陰謀論和長久以來的反美情緒:猜忌,優越感,幸災樂禍。

在中共政府就其是否因為管理不善而釋放了冠狀病毒並傳播到全世界進行了審查幾周後,北京的官員和很多中國普通人松了一口氣—甚至有些開心—對已經扭轉局勢,並開始對義大利、韓國,尤其正在被各種危機搞得有點手忙腳亂的川普政府指手畫腳。

最近幾天,對白宮的嘲諷開始由乏味變得逐漸陰暗起來,在中國的互聯網散佈著冠狀病毒源起美國的推測,並被中共政府狡猾的煽動著。其中一個版本是,美國政府正在通過宣稱這不過是感冒掩蓋不斷上升的感染資料,或許已經有數千人死亡。

正當陰謀論在各國的互聯網上蔓延的時候,突然激增且勢不可擋的反美言論本周在中國甚囂塵上,而這裡原本通常會對過激的言論進行禁言,甚至警員會迅速對散播謠言的人進行拘留。

“在微信上,微博上,或者百度搜索上,到處都是 ‘看看其他那些得病的國家,’或者其他不同層面的陰謀論,”蕭強,一位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資訊學院研究中國的互聯網的兼職教授說。

可以肯定的是,邊緣學說,在太平洋兩岸都廣為流傳。

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上個月在福克斯新聞猜測,病毒可能從一個武漢研究危險病原體的實驗室逃走,重複了一個已經被科學家推翻的流行理論。

一些中國政治的觀察家說,反美情緒高潮可能是有機民族主義,或是數百萬關在家裡的中國人過於豐富的想像力的產物。但是蕭強說在大多數中國人資訊來源的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反美論調並非巧合,尤其在中國官員被發現在疫情爆發的初期掩蓋了真相,對共產黨和它的領導人習近平的形象造成了嚴重損害的情況下。

“這比一些虛假資訊和官方陳詞要厲害,”蕭強說,他創辦了中國數字時代,一個定期洩露中共宣傳部門的網站。“這是中共政府一次精心策劃的在一個你經常忽視的層面的全面的行動。這是一次反擊。”

通過對這些天中國社交媒體和官方媒體的一些觀察,你會發現他們是怎樣讓一個含混不清的官方聲明,被社交媒體,審查制度、官方媒體的政府官員質疑聲放大後,支持他們的反美理論的。

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調查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組組長鐘南山。(Thomas Suen/路透社)

這種瘋狂在鐘南山,這位中國呼吸科專家在官方媒體的一次關鍵發言後尤甚,他在新聞發佈會上輕描淡寫的說到,“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且並未對此做出任何解釋。

鐘南山的說法受到了上海著名上海衛生官員張文宏的駁斥,認為他毫無依據,然後張的言論很快遭到審查。鐘隨後試著澄清自己的評論,但此時,民族主義的社交帳號和官方媒體已經一擁而上。

官方媒體開始製造新聞,對中共在釋放病毒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表示質疑,中國全球電視新聞,國家廣播公司在海外的分支機搆,向youtube上傳了一個2分鐘的關於鐘南山的言論的剪輯,得到了數千人的關注。

一時間謠言四起。一些有影響力的微博帳號,比如“北京事”傳播了一條臺灣電視片段,視頻中一名藥理學專家猜測傳染病的源頭在美國。微信上的一些熱門公眾號粗製濫造的編造一些關於美國軍方如何攜帶秘密生化武器,並在十月份去武漢的旅途中進行釋放的故事。

本週六,總部位於紐約的《大學日報》,一個在中國海外求學的學生中受歡迎的有民族主義傾向的微信帳號,發文質疑:“如果病毒真的來源於美國的話,中國還需要向世界道歉嗎?“

當廣受關注的博客Heiheig當天發起的一個關於美國政府部門關於流感的資料是否真實的投票中,在11萬6千名受訪者中91%的人表示懷疑。

“他們無法治癒新冠狀病毒,所以他們把矛頭對準中國!“一個典型的回復。其他人譴責美國沒能像中國一樣製造那麼多的口罩。

週三,鐘南山的評論又回到了原點。外交部發言人趙利堅並未對病毒的發源地加以推測,也沒有提名任何國家,但他引用鐘的聲明得出中國並未被證實是病毒發源地的結論。

“有些媒體把新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是極不負責任的,並且我們堅決反對,”趙在一個例行會議上對記者說。“我們需要一起抵制‘資訊病毒‘和’政治病毒。‘”

當日,官方媒體新華社也發表短文指出冠狀病毒發源別處,並要求美國官方和記者道歉。

芝加哥大學的中國政治專家楊大力說,他堅信流傳的反美言論完全來自於一次官方主導的複雜的誤導資訊的運動。但是看起來是由真實的作者寫的大量的文章和發帖,與官方陳述不謀而合,對官方的罪責提出了質疑,他說到。

“它的意圖就是減少外界對中國在疫情方面糟糕應對的關注,“楊說。”這是一種責任推卸。“

中國的懷疑和批評並不局限於美國或陰謀論。線上媒體也在廣泛的抨擊其他國家,從義大利到日本。

週三,一位中國婦女在北京的一條街上看著她的手機

撰寫《中信》時事通訊的中國政治觀察家比爾·畢曉普(Bill Bishop)表示,共產黨強勢的媒體正在系統地,有效地進行宣傳。在香港的民主抗議遊行之後,黨魁決定在11月加倍進行宣傳和愛國教育,這會突出党在高效,專制的領導在應對混亂方面相對於西方式的民主的優勢,比爾·畢曉普說。

這種觀點越來越受到關注,畢曉普說,他的岳母一直在催促他們從華盛頓逃回安全的中國。

“她一直在說服我們,說中國已經贏得抗疫這場鬥爭,而美國馬上要陷入一片混亂中,”她說。

還不清楚這些言論抨擊會持續多久。很多中國人都對其他人的線上行為表示失望。

一個在國有媒體《中國青年報》工作的社評作家,曹林寫道,看到中國人對其他國家受到疫情侵蝕時表現出的幸災樂禍情緒和妖魔化言論感到噁心。

“這是無視他人在抵抗疫情時的努力,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曹林說。

不過與曹林不同的是,其他人很快因為受到同胞的指責而沉默下來。

前國家媒體記者、著名的微信評論家王小磊敦促中國人停止指責其他國家,承擔一些責任。

王用了一個冗長的比喻,將中國比作公寓被洪水淹沒的房客,然後責怪他們樓下的鄰居。

王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做一個心理健康的人,修復你的地板。這篇文章上週五發表後,受到了包括《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內的一些有影響力的官方媒體官員的批評。

周日,王的文章已被審查並從中國互聯網上消失。

新聞來源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